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784败了
    轿椅在群臣边上慢悠悠地抬过,一摇一摆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秋风习习,把轿椅周围青色的薄纱掀了起来,也让那藏在薄纱后的人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身着明黄色龙袍的皇帝无力地斜歪在轿椅上,那张蜡黄消瘦的脸庞上,嘴歪眼也歪,两眼无神,骨瘦如柴的身子随着轿椅的摇晃一颤一颤的,仿佛随时会从上面摔下来似的。

    此刻的皇帝哪里还像三十几岁的人,至少比他的年纪老了十几岁,既憔悴,又苍老,没一点精气神。

    风一停,轿椅周围那薄薄的轻纱就又落了下来,挡住了皇帝的身形。

    几个跪在边上的朝臣目瞪口呆地看着那轿椅上的皇帝,甚至没注意到司祝已经念完了祝文。

    除了宗室亲王以及一些重臣外,大部分的朝臣自从皇帝去岁八月“卒中”后,就再也没见过皇帝,直到今日。

    整整一年过去了,即便如今的皇帝看着与曾经那个风流倜傥的皇帝判若两人,这些大臣也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皇帝。

    皇帝竟然也来了太庙!!

    皇帝在养心殿已经足不出户地养了一年病,无论朝中出了什么事,都不曾现身,那么今日为何是例外呢?

    那几个朝臣心里惊疑不定,傻乎乎地目送那轿椅慢悠悠地抬着皇帝往前殿方向而去。

    “咯吱咯吱……”

    有人看到了皇帝,也有人没看到,看到的人忍不住去扯身旁其他人的袖子提醒他们,于是,越来越多的人朝轿椅上的皇帝看了过去。

    原本庄严肃穆的气氛发生了一种微妙的变化。

    在众人灼灼的目光中,抬轿椅的人把轿椅放下了,停在前殿前方。

    两个中年內侍手脚利索地撩起轻纱,一左一右地搀住皇帝的双臂,把他从轿椅上“扶”了出来。

    皇帝四肢瘫痪,手脚不听使唤,根本走不了路,其实他是被人架着胳膊拉出来的,头颅朝一侧歪斜过去,彷如那断了线的扯线木偶般。

    这一下,跪在最前方的皇子、朝臣以及勋贵看得更清楚了,直愣愣地看着皇帝,还有几分置身梦境的不真实感。

    真的是皇帝御驾亲临!

    慕祐显、慕祐易等几个皇子的目光在皇帝的脸上流连了一番,便默默地收回了目光,谁也没有上前给皇帝行礼。

    周遭的众臣不禁交头接耳地窃窃私语起来,神情各异。

    某些敏锐的人已经看了出来,皇帝的龙体根本没有一点康复的迹象,他就像是一棵被虫蚁蛀空的老树,连根部都已经被蚀空了。皇帝这样子怕是活不久了……

    有人往前殿方向看了看殿内的慕炎,有人看向了站在典仪身旁的岑隐,一个朝臣轻声嘀咕道:“皇上怎么来了?”

    这也是其他朝臣心里的疑问。

    看岑隐的样子,显然早就知道皇帝会来,那么慕炎呢?!

    “莫不是因为祭礼,特意请皇上前来?”另一个朝臣不确定地低声说道。

    跪在最前面一排的端木宪也听到了这些人的窃窃私语声,一脸复杂。

    很多朝臣都不知道皇帝今天会来的事,但端木宪却是早就知道的。慕炎提前就告知了礼部,皇帝的出现势必会影响今日祭祀的仪程,所以端木宪作为首辅也听说了。

    端木宪只以为让皇帝前来是慕炎的主意,心里多少有些担忧。

    慕炎这件事办得鲁莽,皇帝毕竟是在岑隐的掌控下,想让皇帝出养心殿势必要经过岑隐的同意。

    说句实话,端木宪也没想到岑隐居然会同意,往岑隐那边望去,神色更复杂了。

    不止是端木宪,其他几个内阁阁老也是这么想着,彼此无声地对视着,猜测慕炎让皇帝来可定是带着泄愤的意思,心里都觉得慕炎为了争一时之气,未免也太鲁莽了。

    几乎所有人都抬头看着皇帝和岑隐的方向,四周除了回响在空气中的乐声外,没有一点其他声音。

    岑隐自然也注意到了众臣的目光,一个淡淡的眼风扫了过去,众臣吓得打了个激灵,全都不约而同地低下头去了。

    “簌簌簌……”

    习习秋风吹着几片落叶打着转儿飘了过来,落在几个大臣的肩头、发顶,却是无人敢动,无人敢拂。

    前方传来了岑隐阴柔的声音:“皇上自知罪孽深重,今日来太庙向列祖列宗和崇明帝谢罪。”

    他的声音不轻不重,清晰地回响在每个人的耳边,群臣皆是一动不动,低眉顺眼。

    岑隐说什么就是什么,又有谁敢说不是!

    岑隐一边说,一边随意地抚了抚衣袖,转头看向了皇帝,问道:“皇上,是与不是?”

    “……”皇帝握了握拳头,眸底幽深,心口更是恨意翻涌。

    他艰难地环视着跪在地上的那些朝臣,这些人平日里叽叽歪歪的,做出一副清高的样子,其实一个个都畏岑隐如虎。

    他不能把希望全都寄托在这些软骨头上。

    禁军,禁军只听命于皇帝,他们才是他真正的倚仗!

    待到祭祀进行到最后焚化祝、帛的步骤时,今日随行的禁军就会进来行三拜礼,然后护送众人离开太庙,这就是他让禁军救驾的机会!

    皇帝在心里告诉自己,唯有有了禁军的支持,这些早就对岑隐和慕炎心怀不满的朝臣们才敢站出来支持自己。

    这时,岑隐语气淡淡地又重复问了一遍:“皇上,是与不是?”

    他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语调舒缓随意,仿佛他面对的人不是大盛皇帝,而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普通人。

    如果是过去的皇帝,此刻已经失态地翻脸了。

    可是自从他从昏迷中苏醒过,一次次地遭受挫折,让他开始认清了现状。

    今时不同往日,他现在虽有皇帝的名分,但也仅此而已。

    想要从困境中解脱,他必须静待时机,一击即中。

    皇帝咬了咬后槽牙,心里是恨不得撕了岑隐,但终究还是忍下了,他艰难地从牙齿之间挤出了一个字:“是。”

    皇帝像是大着舌头似的,声音含糊不清,但是在场的人都是听到了。

    周围又静了一静。

    臣子们面面相觑,神情更古怪了,若非他们今天亲眼目睹,亲耳所闻,他们也不敢相信皇帝会这么说。

    莫非是皇帝卒中后,连脑子都出了什么问题?

    他们完全不知道皇帝和岑隐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现在能肯定的是,今天的太庙祭祀怕是没他们之前以为的那么平顺。

    有人放大胆地抬头瞥向了前方的皇帝,只见皇帝在那两个中年內侍的“搀扶”进了前殿,与此同时,小蝎解下了岑隐的披风,岑隐也进去了。

    岑隐一走,所有朝臣都觉得空气一松,长吐了一口气,一个个脖颈后早就出了一片冷汗。

    现在风一吹,众人都觉得凉飕飕的,觉得自己简直是要吓出心疾来了。

    被架进了前殿的皇帝心里多少有些紧张。胜败在此一举。

    他费了这么大的功夫,终于离开了养心殿那个牢笼,这一路上,皇帝是忐忑的,就怕功亏一篑,也预想过各种变数,比如岑隐临时反悔了,或者慕炎反对。

    幸好,一切顺利,他终于还是来到太庙了。

    皇帝的眸底掠过一道异常明亮的光芒,压抑着快要翘起的嘴角。

    礼亲王作为宗令自然也在,看着皇帝被人“扶”了进来,心里又惊又疑:慕炎和岑隐的葫芦里到底埋的是什么药?!

    其他几位宗室王爷们都默默地看向了礼亲王,想看看他到底事先知不知情。

    气氛微凝,所有王爷们都是敛气屏息。

    这时,庄严的乐声再次停止,典仪宣布“奉祝、帛送燎”,司祝、司帛立刻就请祝、帛出前殿,恭敬地送至燎炉焚化。

    见状,皇帝眼睛的更亮了,暗道:快了。

    礼毕,慕炎从蒲团上站起身来,神情冷淡地看向了皇帝。

    自皇帝瘫痪在榻后,每次见到慕炎,都不得不屈辱地仰视对方,此刻终于能与他面对面地平视,却也没觉得痛快。

    他骤然间发现,不知何时,慕炎长得比自己要高了大半个头。

    俊美的青年身形颀长挺拔,目光明亮锐利,他只是这么站在那里,就恍如一把鞘中的名剑,散发出一股无坚不摧的气势,连站都站不稳的皇帝立于他身旁,显得如同垂暮之年的老者。

    慕炎冷声道:“既然皇叔是来此谢罪的,那就跪下吧,为十九年前犯下的杀戮,为这些年的祸国殃民,向列祖列宗谢罪。”

    “……”皇帝瞪大眼睛看着慕炎和他身旁的安平,心里再次后悔自己当年没有斩草除根。

    安平嫌恶地瞥了皇帝一眼,觉得多看他一眼都脏,催促道:“还不让他跪下!”

    两个中年內侍立即就领命,强势地把皇帝往蒲团上压了下去……

    皇帝想要挣扎,可是他的四肢都不听使唤,他的挣扎就像婴儿似的无力,目光不甘地看着前方崇明帝的牌位。

    他不想跪,也不愿跪!

    “踏踏踏……”

    后方突然传来了整齐的脚步声,整齐得仿佛是同一个人发出的一般。

    来了!终于来了!皇帝急切地转头往殿外看去,对他而言,连扭头这个动作都那般吃力,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才勉强把头转过去一些。

    殿外,近百名旗手卫的禁军踏着整齐划一的步伐朝前殿方向而来,两列禁军士兵十步一岗地在殿外两边站好。

    旗手卫指挥使则带着两个亲兵大步流星地一直走到了前殿的正门外,双手抱拳,正要行礼,就被皇帝打断了:

    “张勉华,快!快救驾!”

    “他们……慕炎,岑隐,安平……他们都是乱臣贼子!”

    被內侍押着跪在蒲团上的皇帝犹如看到了救星似的,吃力地高喊着。

    然而,即便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他的声音也不过是常人说话的音量,最多也就是前殿中的几人听到而已。

    一众亲王郡王登时觉得头皮发麻,恨不得根本没听到。

    皇帝又看向了礼亲王,再道:“皇叔,慕炎谋害朕,是弑叔……也是弑君!”

    只是说了几句话,皇帝已经是气喘吁吁。

    他目光灼灼地盯着礼亲王,现在有了旗手卫的支持,又有礼亲王出面,外面还有文武百官作为见证,这可是一个名正言顺治罪慕炎的大好机会!

    慕炎如此肆意妄为,搅乱朝纲,自己现在也是顺应民心!

    这一次,真是天时、地利、人和。

    “……”礼亲王是一个头两个大,一会儿看看皇帝,一会儿看看张勉华,一会儿又看看慕炎,脑子一时有些混乱。

    其他亲王郡王们全都紧抿着嘴,一声不吭,心里多少有几分同情礼亲王。这宗令可不好做啊!

    须臾,礼亲王把拳头放在唇畔,清了清嗓子,迟疑地看着慕炎问道:“阿炎,这是怎么了?”礼亲王勉强挤出一个笑,语气好生好气的。

    皇帝没想到礼亲王会是这番表现,心中一冷。

    慕炎又斜了皇帝一眼,负手而立,似笑非笑地说道:“皇叔,您可是亲口说要来谢罪的,君无戏言,这才不到半盏茶功夫就不认了吗?”

    皇帝脸色铁青,觉得礼亲王是不能指望了。

    他恨恨地再次下令道:“慕炎和岑隐……勾结成党,以下犯上,胆敢软禁朕,罪无可恕!”

    “张勉华,给朕拿下……这两个逆贼!谁敢违抗,格杀勿论!”

    最后四个字,皇帝说得是杀气腾腾,可他现在跪在蒲团上,说话时,又含糊不清,气势总是少了几分。

    然而,张勉华依旧站在前殿的正门口,一动不动,既没有进殿,也没有退下。

    慕炎勾唇笑了,俯视着跪在蒲团上的皇帝,摇头叹气道:“果然是不认账了啊!”

    “也是,皇叔从来就是这样,无论是十九年前,还是现在。”

    “一个弑兄夺位、荒淫奢靡、差点就让大盛国破家亡之人,又怎么懂得反省什么是错呢?”

    随着慕炎的一句句,皇帝气得嘴角直哆嗦,颊侧的肌肉颤抖不已,连胸膛也随之剧烈起伏着。

    慕炎背手朝皇帝走近了两步,皇帝下意识地想要退,但是他的身体被两个內侍紧紧地桎梏住,根本就动弹不得。

    慕炎长长的影子投在皇帝歪斜狰狞的五官上,映得皇帝越发猥琐。

    “那就让我这个做侄儿的来教教您吧!”慕炎高高在上地俯视着皇帝,仿佛在看一个蝼蚁般。

    “你在位十九年,大盛人口锐减五千万,还不足盛时的一半。曾经,你继位时,国库丰盈,足足有六千万两白银,可是此后财政每况愈下,到了最近这几年,国库年年都入不敷出。”

    “南境一度沦陷两州,北境连年战乱,至今未平,还有,这几年大盛境内更是内乱频发……”

    “你可知错?!”

    慕炎盯着距离他不足三尺的皇帝,质问道。

    在场的诸位亲王郡王们自然也听到了,神色复杂,脸上有惭愧,有思忖,有恍惚,也有追忆……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若是大盛垮了,他们这些个慕氏子弟也得不了好。

    只有大盛昌盛,才有他们这些宗室的好日子,他们才能是高人一等的亲王郡王,子孙以恩荫。

    殿内的气氛越发凝滞。

    皇帝又羞又愤又恨,一张脸红了白,白了紫,紫了青,色彩精彩变化着。

    他昂着头,怒声质问礼亲王等宗室王爷们:“朕一贯待……你们不薄,你们为什么不护驾?!”

    “张勉华,你们还在……等什么!快拿下……这两个奸佞!”

    然而,无论是那些宗室王爷们,还是张勉华都没动,张勉华高大健壮的身影仿佛一座小山似的矗立在前殿的大门外。

    众人的静默让皇帝开始有些慌了,眼眸中的血丝更密集了。

    皇帝不禁想起了羽林卫指挥使高则禄。

    他一直以为是高则禄这乱臣贼子趋炎附势,投效了岑隐,直到此刻,他才开始设想另一种可能性——

    难道说不只是锦衣卫、金吾卫和羽林卫,而是说,所有上十二卫都被收买了?!

    不,不可能!

    上十二卫可是皇帝的亲卫,大盛百余年来,上十二卫一向是只忠于皇帝的。

    皇帝想要说服自己,可是心里又有另一个声音告诉他,没什么是永恒不变的。

    比如耿家。

    曾经崇明帝恐怕也像自己信任上十二卫般信任着耿海,耿海背叛了崇明帝,投效了自己。

    也曾经他也信任耿海如心腹,但后来呢?!

    皇帝的脑海中闪过这些年的一幕幕,想到耿海意图谋反最后被岑隐所诛的事,想到耿家被自己夺了权……

    一瞬间,心头仿佛有一道闪电劈下,皇帝突然就明白了。

    他是不是错了?!

    是岑隐说耿海谋反,是岑隐令人杀了耿海,是岑隐让袁惟刚顶替了五军都督府大都督之职……后来连魏永信也死了。

    他身边的亲信一个个被除掉,渐渐地,他身边就只剩下了岑隐,以致他对岑隐深信不疑。

    是不是很久以前,岑隐就和慕炎暗中勾结在一起了?!

    所以,岑隐在很久以前就背叛自己了?

    皇帝的脸色刷白,冷汗急速地从额角、颈后、背后渗出,身子摇摇欲坠。

    这一刻,皇帝后悔了,他应该相信耿海的。

    如果耿海还活着的话,耿海对自己忠心耿耿,自己怎么会落到今天这个孤立无援的地步!

    现在的他还能冀望谁呢?!

    皇帝吃力地再次环视那些怯懦的宗室亲王郡王,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皇叔,”皇帝缓缓地说道,“朕是皇帝,你……你们宗室应该知道,朕在位上,比慕炎更好!”

    “还有你们……你们要小心,以后慕炎迟早会清算旧账!”

    在皇帝逼人的视线下,那些宗室王爷们都缩了缩脖子,依旧没人敢吭声,也包括礼亲王。

    他们有的在瞥着慕炎,有的在瞥着岑隐。

    自打进入前殿后,岑隐还不曾说过一句话,任皇帝谩骂,他却不动如山,似乎根本就没把皇帝看在眼里。

    皇帝对着礼亲王等人再次喊道:“快,拿下慕炎和岑隐,把他们碎尸万断!”

    皇帝的心里更慌了,心里的忐忑如野火般肆意蔓延开去。

    这些日子来,他一直觉得慕炎年轻气盛,为了替崇明帝出那口气,就把自己放出来“谢罪”,他必须抓住这最后一个机会。

    偶尔,他也怀疑过,慕炎是否认定自己已经翻不了盘,所以完全没把自己放在心上,又立即否认了这种想法。

    就像那天到养心殿外哭诉的曹爱卿一样,大部分的朝臣还是忠君的,只是这些文臣趋吉避凶,不敢轻易与慕炎、岑隐硬碰硬罢了。

    他相信只要天时地利人和,这些朝臣宗室勋贵一定会选择效忠自己这个“正统”皇帝。

    即便崇明帝已经正名,慕炎也还是一个身世有疑的乱臣贼子,他是成不了气候的!

    这几天,皇帝一遍又一遍地这么告诉自己,现在却发现事情和他所预想的不一样。

    他与世隔绝了一年,朝堂的变化太大了!

    皇帝的心凉了。

    慕炎轻蔑地又看了皇帝一眼,转头问礼亲王道:“皇叔祖,您觉得如何?”

    慕炎的神情和语气都极为平静,仿佛在问对方喝不喝水一样。

    但是听在礼亲王和其他王爷们的耳中,慕炎的这句话却是带着深意。

    慕炎这是在逼他们在他和皇帝之间做出选择。

    礼亲王心头像是压着一座小山似的,喘不过气来。

    他看看皇帝,看看慕炎,又忍不住再去看站在那里的岑隐,瞳孔中明明暗暗。

    其他的宗室三三两两地面面相觑,依旧沉默。

    皇帝自然能看出礼亲王的踌躇,脸色更难看了,咄咄逼人地又道:“皇叔,你为什么……不遵旨?!”

    他们一个个都不怕狡兔死,走狗烹吗?!

    他当年没有斩草除根,才落得这个下场,慕炎还会重蹈覆辙吗?!慕炎迟早会把他们都给清算了!

    “……”礼亲王攥紧了拳头,觉得喉头微微发紧。

    成王败寇。

    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来,皇帝在这场权利的博弈中,彻底败了。

    现在已经是慕炎要皇帝生就生,慕炎要他死就死,皇帝的命就握在慕炎手中,殿外的旗手卫也同样在慕炎和岑隐的掌控中。

    局势不可逆转。

    如今的皇帝不过是一个连话都说不清、连站都站不住的废人而已,无兵无权,除了皇帝这个名号,他一无所有。

    旁边有一个亲王大着胆子悄悄地拉了拉礼亲王的衣袖,给他递了一个眼神。

    识时务者为俊杰。

    在这个时候,为了皇帝去得罪慕炎与岑隐,根本不值得!

    再说了,这些宗室王爷们本就在担心慕炎会不会因为崇明帝的事清算,现在正是他们投诚表态的大好时机。

    礼亲王其实心里也有了计较,飞快地看了一眼扯他袖子的那位亲王,对方也有数了。

    礼亲王朝皇帝走近了一步,把平日和善的面庞板了起来,语气冰冷地说道:“皇上,你弑兄逼宫,有罪在先。今天你既然主动要求来此请罪,那必是认识到自己的罪过了。”

    “慕氏列祖列宗在上,你今天就有好好跟你皇兄赔个不是!”

    礼亲王身后的其他宗室王爷们也此起彼伏地频频点头,唯恐自己落后一步会引来慕炎的不满。

    皇帝瞳孔猛缩,心头最后一簇火苗被掐灭了,狠狠地瞪着礼亲王以及他身后的那些宗室王爷们。

    自他登基后,待这些慕氏族人不薄,可是这些人全都狼心狗肺,忘恩负义!

    皇帝目露怨毒之色,就像是淬了毒似的。

    ------题外话------

    皇帝盒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