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锦衣香闺 > 第三百一十九章 稍后一会儿
    林蒹葭没有想到事情竟然来得这么突兀,她都不知道这个孩子来得到底是不是时候。他们甜蜜时,期待的孩子不曾来临,如今他们陷入冰河时期,孩子竟然来了。

    “不了,我没这个闲工夫找他。”林兼葭知道诸葛苍定是觉得没法子跟她交待,所以这才躲到了诸葛筠笙那里去了。”

    刚挽起帐子的青衣一看到林兼葭的脸色顿时急了:“福晋,您怎么一脸怨念的表情啊,可是昨日没休息好?”

    “没,已经休息得足够好了。”她是确实没怎么休息好,可她如何也不能跟青衣解释她没休息好的原因。“爷离开久了吗?”她赶紧转移话题到。

    “爷一大早起床就离开了,连早膳都没来得及吃。也不知是什么样的棋局,竟然吸引得爷一大早就离开了。”

    “棋局?哼,这借口倒是够好的,也不怕风大给闪了舌头。”

    “呃?福晋,你刚才说什么?”青衣将帐子挂好,赶紧的将林兼葭扶了起来。

    “没什么。”林兼葭摇了摇头,“爷那里,我们就不必管了。他的早膳定会有人安排得妥妥当当的。”

    “福晋,您是不是在生爷的气啊?”青衣虽然反应迟钝,但是林兼葭脸上的表情过于明显了。

    “有吗?你看错了。”林兼葭伸手拍了拍脸蛋。

    “可是福晋您的脸上都写着您在生爷的气啊。”

    “青衣,你要相信,人的脸上有时候也是会表错情的。”林兼葭的神情僵了僵,随即非常郑重其事到。

    “呃?是吗?”青衣看着林兼葭格外郑重其事的表情,点了点头,“福晋说的,青衣都相信。”

    林兼葭在青衣的搀扶下起身,有些迟疑到,“青衣,我昨夜是怎么回来的?”

    “昨夜,我不是很清楚,”青衣摇了摇头,“昨夜刚入夜,玉衡便回来传话说,福晋您和爷不回来了,让我们先自行去休息。今天一大早青衣看到爷时还大吃了一惊呢。”

    林蒹葭紧握双拳,心里暗恼到,她就知道,诸葛苍定是早有准备,她竟信了他这大猪蹄子的话,太好笑了。

    “福晋,您和爷昨夜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林蒹葭的脚步顿了顿:“昨夜没留意是几时回来的。不过回来时应当挺晚的了。”

    “嗯。”青衣对于林蒹葭不会看天色辨认时辰觉得很正常,“福晋,您和爷以后再出去记得早些回来,夜深了气温会降低,特别是山上,温度更低,对身子不好。”

    林蒹葭神色尴尬,她侧过脸,“嗯,知道了。以后不会了。”

    “不会就对了。”青衣扶着林蒹葭在梳妆镜前坐下,“您要知道您的身子骨不比他人,我们还是要好好的爱护才好。自己的身子骨好了,比什么都强,至少做什么事情,福晋您也更能顺心顺意的去做,不是吗?”

    “青衣,你说的这些话我听进去了。谢谢你的好意。”林蒹葭转瞬神色有些好笑到,“青衣,你有没有感觉,你越来越唠叨了。”

    青衣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福晋这是嫌弃婢子唠叨了吗?”

    “哪有?!我可不曾有过这样的想法。只是你的唠叨,”林蒹葭的神色微微出神,“让我想起了我娘。”

    青衣神色一怔:“福晋,对不起,是婢子的错,婢子……”

    林蒹葭抬手制止了青衣的话:“青衣,这与你无关,不是你的错。”

    “那,福晋,你是想夫人了吗?”青衣神色小心翼翼到。

    林蒹葭眸色黯然:“青衣,我饿了。”

    “好,婢子这就去给您准备。”青衣为林蒹葭穿好衣裳后赶紧的转身出了去。

    林蒹葭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微微出神,手一伸,拿起桌面上的梳子为自己打理满头的乌发,脑海中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微微羞涩的笑了笑,可没过多久,她神色微恼的用梳子敲了敲桌面……

    “早膳时间都到了,你怎还不回去?”诸葛韵笙诧异的看着仍旧在自己跟前晃个不停的诸葛苍。

    诸葛苍停下了不停打转的脚步,撩起长袍跪坐到诸葛韵笙跟前,一脸笑意到,“哥,我许久不陪你用早膳了,今日我陪你一块用早膳吧。”

    诸葛韵笙静静的看了看诸葛苍,然后朝一旁的侍人点了点头,“吩咐厨房的人将九弟的早膳也备上。”

    “诺。”

    诸葛苍看着那侍人转身离去的背影,朝诸葛韵笙有些猥琐到,“哥,这侍人服侍你也快有十年了吧,看着人家深情以待十年,你就不动心?”

    诸葛韵笙手中一颗白玉棋子朝诸葛苍飞速一般的窜过去:“真真找打!你再胡言乱语就给我回去!”

    “成成,我不说了,不说了。哥,你就饶了我吧。”诸葛苍连连讨饶到。

    诸葛韵笙理了理袖子:“说吧,又跟蒹葭闹什么别扭了?”

    “我岂敢跟蒹葭闹别扭啊,我们好着呢。”

    “哼,你就编吧,若不是跟蒹葭闹了别扭,你会一大早的就来打搅我吗?!”诸葛韵笙挑眉到。

    “哥,你这可过分了啊,我之所以这么一大早的过来,是为了陪你好吗……”在诸葛韵笙一双洞悉的眸子里,诸葛苍再也说不下去了,“哥,你怎么看出来的?”

    “你们这几日一直黏黏糊糊的,没道理你今日一大早不陪着蒹葭,跑到我这里来刷存在感啊。”

    “呵呵……”诸葛苍傻笑,“哥,我是惹了葭儿不开心,不过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哄好的。”

    “你们两夫妻的事情我不管。”诸葛韵笙突然间神情严肃到,“我想跟你说的是你呆在五台山也有一段时日了吧。”

    “是有一段时日了。”

    “打算什么时候回京呢?”

    “哥,怎么了,可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吗?”诸葛苍神色严峻到。

    “是发生了一些事情,不过不是很严重。你先别慌。”

    “那就好。”诸葛韵笙既然说不是很严重,那就真的不是很严重了,“哥,是什么事呢?”

    “我久不在朝堂露面,你离京也有一段时日了。”诸葛韵笙说话的语气顿了顿,“朝堂上有部分人心惶惶的,想着做其它的打算了。”

    “是已经在做打算了吧。”诸葛苍眸底尽显严厉,“不然哥你不会亲自拿这个事跟我说。”

    “你说得不错,是已经有部分人在做打算了。”诸葛韵笙点头。

    诸葛苍身子往后一倚:“哥,你别担心,朝中不是还有父皇吗,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有他在,想来是没什么人敢在他跟前蹦跶的。”

    诸葛韵笙满眼复杂的看着诸葛苍:“苍儿,父皇不仅是我们的父皇,他同样是我们其他兄弟的父皇。抛开嫡庶的身份来说,我们兄弟十多人,都是他的孩子。”

    诸葛苍整个身子一震,他抬起头,一脸震惊的看着诸葛韵笙,“哥,你?”

    “苍儿,撇开身份,父皇他同样愿意做一个慈父。”

    诸葛苍沉默了许久才回到:“哥,我明白了,我会尽快回京的。”他完全没有想到有一日,会是诸葛韵笙给他打破对诸葛乾心头最深的期待。

    “苍儿,难为你了。”

    “哥。”诸葛苍脸色颇为难看的看着诸葛韵笙。

    “可是难过了?”

    “是的,很难过。”

    ……

    白雪看着吃得津津有味的林蒹葭:“福晋,真的不需要等王爷一块儿吗?”

    “真的不需要。”林蒹葭使劲的嚼着嘴里的早点,恶狠狠到,“他的早膳自有别人负责,不需要我们管。”

    白雪一脸忧心的看着林蒹葭,又看了看青衣。但当看到青衣一脸心大,乐呵呵的给林蒹葭布菜时,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一旁刚为林蒹葭上了药膳的花嬷嬷一把将白雪给扯了出去。

    “花嬷嬷,你怎么了,干嘛扯着我呢?”白雪出到了饭厅外,花嬷嬷才放开了白雪的手臂。

    “你这丫头,没看到福晋正乐滋滋的用早膳吗,你啊就别说不合时宜的话打扰了。”

    “可花嬷嬷,您一点都不担心吗?”

    “有什么好担心的,他们小两口的事情,我们作为外人的少掺和,说多错多。”花嬷嬷摆摆手到,“福晋今日看起来胃口不错,我再去多准备点点心,不跟你多说了啊。”

    白雪看着花嬷嬷兴致冲冲离去的背影,只能很无奈的折返回饭厅。

    看着乐呵呵的青衣,乐滋滋享用早膳的林蒹葭,她想,或许真的是自己太杞人忧天了吧。

    ……

    “你说什么?”原打算暂时不搭理诸葛苍的林蒹葭,怎么也想不到诸葛苍竟然会给她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

    “诸葛苍,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在通知我吗?通知我你所坐下的决定?”

    “葭儿,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生这么大的气?”

    “怎么,我不该生气吗?”

    “一回来就直接跟我说你已经做好的决定,商量都不曾跟我商量。”林蒹葭一边将手边的书册丢到一旁,“你有把我当做你的妻子,你有尊重我吗?”

    “葭儿,我当然有把你当做我的妻子。而且我怎么可能会不尊重你呢?!”

    “你尊重我?尊重我这么重要的事情你跟都不跟我商量一下?”林蒹葭眸底难掩失望到。

    “蒹葭,实在是这件事情太过重大了。所以我这才?”诸葛苍竟是说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