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娇雀儿 > 第133章 消息
    两人又回到了各自的位置上坐下,各自办自己手头的事务。

    因只要抬头,就可以看见对面耳房里坐着的青年,岑黛始终低垂着脑袋,不敢再来一回四目相对。

    只是她忍不住伸手,悄悄摸了摸自己耳尖,不出意外地触碰到了一股发烫的热度,顿时眼里就多了些羞赧。

    方才真的是隔得太近了。

    对面的耳房里,荀钰悄悄住了笔,抬眸看向对面正端坐着写字的小姑娘。

    明亮的天光从倾撒进来,仿佛还带了几分竹林里翠绿的颜色,将整间耳房都照得亮堂起来。岑黛整个人就坐在光亮里,衬得瓷白的肌肤仿佛也在发着光,耀眼又夺目。

    荀钰想着,当初在文华殿里的日子,似乎也是如此被光芒笼罩住的。

    在授课的正殿中,左右两面都是大开的窗子,辉光从外头照射进来,显得整间正殿明亮又宽敞。而殿内的师徒四人总是眉眼含笑,在光芒里和睦共处。

    只可惜……一切到底都过去了。

    荀钰回了神,最后看了眼对面陷在光芒里的小姑娘,眼底温和一片。

    不过幸好,他终于将这位仿佛会发光的小师妹给娶了回来,尽管已经出了文华殿,他依旧能够日日同这抹光芒共处一室。

    ——

    晌午时分,二人一同用过了饭菜。邢氏指了妈妈将昨日收到的贺礼挪送过来,还嘱咐岑黛午后往主院走一趟,她要带着岑黛好生认认这府里的人。

    正巧内阁这时候指派了人将整理出来的公务送入荀府,荀钰忙于处理政事,抽不出空陪岑黛一道儿过去,只吩咐何妈妈好生照顾她。

    岑黛走在前往主院的路上,心事重重的,想的都是何妈妈却才同她讲的荀家家事。

    荀家的香火,比起杨家和岑家来说自然是厚重得多的。

    但真要说起来,留在燕京这块地儿发展的,其实也就只有两大家子人。

    荀家这一辈有三条嫡支,大房二房都在主宅里住着,只除却有一支因公务的缘故而不得已搬迁到了河北,但也算京畿之地,距离燕京并不太远,逢年过节总是要回主家来祭拜的。

    还有几支庶出的子弟,因燕京已经有荀家嫡支盘踞,庶出子弟分摊不了多少祖上荫蔽,自然去了外省谋地方站脚跟。

    因家主荀阁老没有将家业托付给子辈的打算,而是决定直接交予嫡长孙荀钰,是以这些嫡支庶出到如今都未尝分家,只等荀钰接下重担外清算。

    即便这几家大多已经分开住了,但名头还绑在一起,依旧称得上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至于与荀阁老同一辈的那些荀家子弟,早已经分了家、同燕京荀家另算门户了。

    且说如今的这主宅中,荀家大房嫡出的小辈里,没有女儿,只荀钰荀锦两位公子。二房倒是有三个嫡出的小辈:第三个是荀钏儿荀铃儿头上的亲兄长,大名荀钧,早已成了家,甚至都有了一个尚未出世的孩儿。

    一一记住了人名,岑黛舒了口气,同何妈妈一道儿踏进了厅堂。

    邢氏见着人来,笑着扬眉:“瞧着,正说着呢,人就到了。”

    她招了招手,叫岑黛到跟前来,笑说:“好孩子,过来见见这家里的叔母妯娌。”

    岑黛应声,先看向左边席上的第一位夫人,认出了是在给岑骆舟送行那日见过的荀二夫人,于是福身唤道:“叔母。”

    荀二夫人林氏笑着扶起她,褪了一枚金镯子给她戴上,亲昵道:“大房媳妇快起来。”

    岑黛眉眼弯弯,又看向林氏身旁坐着的夫人,穿着月牙白的喜鹊登梅刺绣长衫,下身是水红色的百迭裙,瞧着贵气又明丽,猜想到这位应当就是荀钧的夫人,渤海侯府的嫡小姐,周氏。

    那厢周氏也在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她,这会儿见她转眸看过来,起身朝她颔首行礼,笑唤:“见过大嫂。”

    岑黛笑脸一僵,按着辈分来说,她的确是周氏的嫂嫂,可按着年纪……听着一个正怀着身孕的夫人这么喊自己,岑黛总觉着自己仿佛一下子老了许多岁。

    心中胡思乱想着,岑黛面上不显半分,轻轻颔首,回礼笑道:“弟妹好。”

    惹得二夫人林氏忍不住掩唇轻笑,同上首的邢氏笑道:“听听这辈分喊的,怎么我听着这么不对味儿呢?”

    邢氏也笑:“不对味儿么,我却莫名觉着很是有趣味哩。”

    她笑弯了眼,叫一群人重新坐下,温声道:“我也不多陪你们说笑,总该说说正经的东西了。”

    “咱们家的家规,摆在首位的便是一句‘家和万事兴’。在后宅里做什么事,都得将这一句时时记挂着,话过脑子之后再说,心里有数之后再做事。”

    岑黛有些诧异地抬眼,见着邢氏虽是在笑着说话,可那笑意却是不达眼底的。

    荀大夫人将同一个意思重复强调了许多遍,分明是打着训话嘱咐的名头,在特特地告诫某一个人。

    她自认自己作为新妇,初来驾到的,应当还用不上荀大夫人这般郑重的告诫。可如若不是自己,那荀大夫人这是在告诫谁?

    岑黛隐晦地转动目光,将目光搁在了对面的大房婆媳身上。

    林氏依旧还是在笑,只嘴角的弧度浅淡了许多。一旁的周氏却是已经完全地收了笑,垂着目光不知在想什么。

    岑黛一一记在心里。

    荀家的家规十分严厉,府中下人不敢随意在私底下编排主子,是以何妈妈在同她介绍这荀府后宅中的众人时,并不敢多提什么不该说的。

    这一点,估计邢氏心里也清楚。

    她现在当着众人的面儿把这事揭开了说,想来一是为了告诫周氏道理,二是为了提点自己这位妯娌并不大好相处。

    心中感念婆婆的有心,岑黛继续听她往下讲。

    邢氏会做人,只说了几句严厉的就没再说了,后来提到的都是家里几个媳妇如何分配后宅事务的问题,末了又同岑黛说,明日要带她好生看看这府里是如何掌家的。

    岑黛应下,同林氏笑说了几句,多是围着已经出嫁的荀钏儿说的,周氏安静地在旁边听着。

    快黄昏时,岑黛才领着何妈妈回了风来堂。这时候荀钰还未忙完,岑黛也不欲去打搅他,径直往卧房的方向走。

    冬葵正在院子里遛八哥,手里拎着一只鸟笼在竹林四处溜达着,嘴里还念念有词。

    岑黛笑出声来:“冬葵这是在念叨什么呢,活像个跳大神的。”

    冬葵见她回来了,眼睛里顿时亮了起来,抬高了手里的鸟笼子,朗声道:“婢子在带着墙头草适应新地方呢。”

    她小心越过一些碎石,提了鸟笼子走到近前来。

    岑黛瞧着懒洋洋趴在鸟笼子里的墙头草,扬了扬眉:“这鸟儿怎么是这副模样。”

    冬葵想了想,犹疑着道:“怕是还在认生,被这院子还有周遭的面孔都眼生着呢。”

    岑黛笑说:“就它这么点儿大的脑瓜子,哪能想这么多东西。”

    说完就要往屋里走。

    后面冬葵跟着她,笑嘻嘻道:“这深秋夜里凉的很,婢子带墙头草去屋里煨煨暖。”

    岑黛蹙眉,心说墙头草不是一只都是搁屋里养着的么。

    她将将转过头,却见冬葵朝着自己打了个眼色,又隐晦地看了看正在长廊不远处站着的何妈妈,于是笑道:“成。”

    房门在身后阖上,屋内再无其他人。

    冬葵将鸟笼子搁在一旁的桌案上,从袖袋里掏出一封信笺来,沉声道:“不久前‘路子’递进来的,婢子已经着人掩去了痕迹。”

    岑黛颔首,接过信笺拆开。

    信纸上只寥寥写了几排字,笔劲暗藏,纸上一角只留了“卫祁”二字。

    岑黛蹙眉看完了内容,沉沉叹出一口浊气:“北边打起来了。”

    冬葵惊愕抬头:“这时候打起来了?”

    她迟疑道:“婢子依稀曾听张妈妈提起过,说那北边蛮夷虽一直在内战,时而会牵连到大越边境,但对大越生不出多少影响。怎么这回竟然打起来了?”

    冬葵皱眉:“这样一来,陛下清洗燕京世家的打算岂不是又得往下拖下去了?”

    她如今是岑黛的心腹之一,什么事都知道一些,也晓得杨家一干人的打算。

    如今岑骆舟离京、豫安和岑远道和离……杨家早已经打草惊蛇,是以只能尽快地施展手段,否则越拖越久恐怕会生异变。

    “不会推迟。”岑黛抿唇将信纸伸进烛火里,又伸手除了余灰,并不打算瞒着冬葵:“这回的战事,是舅舅指兵去打的。北狄小国,虽然对大越并无威胁,但在边境线上胡来总归是太恣意了些,舅舅这般做,怕是想要立刻平定北边的乱事,好将安插在那边的兵力抽一部分回来。”

    “抽回兵力?”

    岑黛沉了沉眼:“通州、幽州等地的兵力,都要抽回燕京来。”

    她回眸看向冬葵,弯了弯唇角:“世家在朝野上盘踞勾结,根子扎得极深,一群人若是要联手起来,话语权不会小,否则舅舅也不会忌惮那些老臣到如今。”

    “冬葵可知道,在说话没人听的时候,什么样的招数更能管用?”

    冬葵张了张唇,脑子里已经有了预想。

    岑黛冷声道:“兵。”

    谁的拳头大谁说话,朝臣敢不听,那就用长戟刀剑压着他们听!

    手中的兵权,才是璟帝手中最大的一张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