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娇雀儿 > 第141章 东宫喜事
    荀钰轻轻颔首,在一旁的软榻上坐下来:“一路劳顿,辛苦阿慎了。”

    邢慎撇撇嘴,随意丢开手里的小核桃,瞧见那乌溜溜的物什准确无误地掉进荀钰身边的茶盏里,懒洋洋地叹道:“可不就是辛苦么?要不是表兄在信中提及京中事宜,我可舍不得通州那块高地儿。”

    他背靠着窗棂:“通州天高气清,小小的城池里没有多少勾心斗角,也没有燕京里头的规矩和约束,我整日打马穿街,别提有多快活。”

    荀钰定睛看了他一眼,片刻后道:“瞧着的确是过得很不错,身量高了,比四年前离京时健朗得多。”

    “表兄也不差,”邢慎弯起眼眸,仿佛是个极其开朗的儿郎:“四年前表兄尚且还只是个初进内阁的普通学士,如今我一回来,你竟成了声名远播的内阁首辅。人人提起表兄,总要称赞一句国士无双。”

    他忽然收了笑,狭长的眼眸中闪动着狠戾的光:“表兄手中的权势都这般大了,还特特传信命我回来。怎么,莫不是有什么事,连你都觉着棘手?”

    荀钰重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淡声:“命都不一定保得住,哪里是一句棘手足以形容。”

    邢慎一愣,皱起眉头:“你站在陛下这边,还保不住命?”

    他只觉得怪诞,荀钰年纪轻经验少,玩不过所有的老狐狸便罢了,可那位活了几十年的越璟帝,难道也玩不过么?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荀钰抿了一口茶水,忽而想到那日梦中,荀首辅对自己说的那一句“你会死”。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有些惶惶不安。

    诚然,璟帝手中既有权又有兵,他更有足够多的手段和经验。面对众多盘踞在京中的世家,璟帝顶多也只会觉得有些吃力、多耗些时间心力而已,并不至于陷入被动的境地。

    尽管璟帝的手段如此完备,可……

    邢慎默了默:“我能做什么?”

    他庄重道:“我可不是你,手中并无权力,兵权也没有多少。除却一身功夫,以及对邢、荀两家的世交有些联络之外,我可再没有别的本事了。”

    荀钰道:“要的就是无权无势的你。”

    邢慎一挑眉:“何解?”

    荀钰轻声道:“陛下重用的是舅舅邢副都督,不是你。你时不时地游移在那群老狐狸视线之外的地方,却又熟知我们两家的利益关系网。”

    邢慎道:“你想拿我做最后的后手?”

    他眉头紧锁:“不容易,能叫你连最坏的打算都给做满了。”

    按着他同荀钰这些年的相处经验,能够叫心高气傲的荀家嫡长孙做出的最坏打算,向来都是以舍弃,来换取根基的保留。

    荀钰揉了揉眉心:“表面来看,陛下占尽了优势。可你知道的,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万无一失的计划。更别说对面的那群老狐狸,这段日子委实有些太过安静了。”

    邢慎翻了个大白眼,撩了袍子从桌案上跳下来:“我就说我讨厌你们这些文臣的勾心斗角,俗话说‘攘外必先安内’,换作我辈,却成了安内必先攘外了。”

    ——

    因府中多添了一位小小姐,荀家府中近日热闹得很,各个都喜欢往二房走走坐坐,总要看看小小姐今日是个什么模样。

    皱巴巴的宝髻小朋友没过几日,就逐渐白嫩圆润了起来,成为了一只玉雪可爱的小团子。就连总爱板着脸待人的荀阁老见了,也难得地露出了几分笑,抱着小重孙女儿不肯撒手。

    这厢正院的次间里正一片欢笑,众人将将迎完了邢家将领回京,正逢荀阁老抱了宝髻到次间来逗弄,便纷纷围上来说笑。

    有祖父在场,荀锦难得地老实下来,只不停地拽荀铃儿的衣袖,轻声问:“大哥怎么还不回来?”

    他可还在等着荀钰归家之后,一家人好开饭呢,可怜那一盘烧鹅,也不晓得要在锅里等多久才能上桌。

    问多了几次,荀铃儿也懒得应付他,兀自上前去抱宝髻了。

    幸而荀锦未曾多泄气太久,临近午时便听婆子道大公子归家了,径直朝着正院而来,身边还跟了邢家的嫡长孙。

    荀锦当即就跳了上来,撒开腿就往外间跑,正好撞到荀钰面前,笑嘻嘻地问好:“大哥回来啦!”

    荀钰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扶稳了粗莽的小公子,随意应了声。

    身后邢慎走上前来,狠狠在荀锦头上挠了一把,勾唇道:“四年不见,子锦是越来越虎了,还长高了不少。”

    荀锦睁大了眼,忙抱住邢慎的胳膊,兴冲冲道:“表兄!子锦可想你了!”

    邢慎扬了扬眉,道:“可别,我还记得你今儿个在朱雀长街上喊的那句劳什子第二帅,子锦好生给表兄说说,第一帅是谁?”

    荀锦笑嘻嘻的:“还能有谁,当然是我大哥咯!”

    屋内荀阁老掩唇沉沉咳了一声,骇得荀锦连忙规矩了动作,推着邢慎和荀钰进屋:“咱们先进去说话。”

    邢氏纵容地由着荀锦耍完宝,这才同邢慎点头:“阿慎回来了。”

    邢慎笑得亲和,拱手:“姑姑。”

    这厢行过礼,他又一一喊了房间中的众人,带转向周芙兰身边的岑黛时,顿了顿,复又笑开了:“嫂嫂好。”

    瞧着人高马大的青年躬身朝自己行礼,岑黛抽了抽眼角,点头致意。

    荀阁老只道:“一路辛苦了,过后替荀爷爷向你父亲道声好。”

    邢慎恭谨应下。

    邢氏却问:“你才回京,今儿怎么有空到荀家来?不用先去同你母亲道声平安么?”

    邢慎回答:“早前入宫述职时,我身上无事,故而比父亲更早得空,那时候便回家了一次。因午后还要前往京郊军营操练,于是就赶着这时候来跟姑姑问声好。”

    邢氏惋惜道:“不留下来吃饭呀?”

    荀锦却松了口气:“太好了,少了个抢肉吃的。”

    邢慎睨他一眼,笑眯眯回话:“今日没准备好探看的礼物,等何时有空了再来荀府探望,届时再来姑姑这儿讨碗肉吃。”

    他刻意强调了“肉”字,还朝着荀锦瞪了瞪。

    岑黛忍不住扬眉,这青年个子虽高大,但却比荀钰荀锦更要嘴甜,惯会引人发笑,难怪荀锦会说他在京中比荀钰更受女儿家欢喜。

    邢氏果真被他逗笑了:“你别听锦哥儿那小气鬼说,他在这家里一向是最没地位的。阿慎什么时候过来,记得提前知会儿一句,姑姑给你准备好吃的。”

    她忍不住叹声:“瞧你这孩子瘦的,在军中没少吃苦罢……”

    岑黛听着家中几个长辈纷纷问候邢慎,恍然发觉邢慎同荀家人的感情似乎深厚得很。

    正旁观着,荀钰已经挪到了她身边来,弯腰附在她耳边小声道:“宫中出了件喜事。”

    一股热气袭来,岑黛只觉得耳朵痒得紧,但因着这会儿自己正处在众人的包围中,遂不敢做出什么大的动作吸引众人目光,只强撑着小声回问:“什么事?”

    她本不打算搭理荀钰,有什么事不能放在下午回去自己的院子里说?他现下这般动作,分明是故意的。

    尽管看清了荀钰的真实目的,她仍旧还是忍不住自己的好奇。

    瞧着小姑娘就这么轻易地上钩了,荀钰眼里好笑,音色却未变:“太子妃有孕。”

    岑黛睁大了眼,掩唇凑近了些,压下心底的惊愕,轻声问:“是今儿个才传出来的消息?”

    “嗯,”荀钰道:“太子妃近日身子不适,晨间太医把过脉,称是已经有了近两个月的身孕。”

    岑黛舒了口气:“幸好前些时候我命人多打了一些金锁和项圈,这回可就不会觉得匆忙了。”

    话毕,她又忍不住轻声感叹:“时间过得真快啊,入秋时表嫂才入宫,如今年关还未到,就传来喜讯了。”

    岑黛忽然顿住。

    倏然而逝的时光提醒了她,如今距离前世的那场乱局并没有多少时间了。这些日子在荀家的温暖和心悸几乎就要让她忘记了外面的艰险。

    在前世,太子妃有孕后发生了什么?

    在李素茹生产前的那段时光,她日日在闺中读书写字,几乎不曾听到过什么大风声。不过联想这一世发生的诸多风雨……她猜测在那段时间里,璟帝、杨承君以及荀钰应当正在着手肃清朝堂和世家。

    后来李素茹顺利生产,杨家的小皇孙健康降生。

    再后来……璟帝重病,不过月余便仓促崩殂,太子继位,荀钰被杀……

    岑黛忽然笑不出来了,她强撑着心中的慌乱,扯了扯荀钰的衣袖:“师兄,近日朝中可发生了什么大事?”

    荀钰垂眸看着脸色微微有些发白的她,蹙眉不解,坦然回答:“暂时并无什么动静。”

    岑黛瞧着他风轻云淡的模样,没来由地有些心慌。她总觉得,始终认为自己稳操胜券的璟帝一党,似乎忽视了某些严重的灯下黑。

    可到底还有什么手段,能够影响到璟帝的胜券在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