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娇雀儿 > 第153章 背道而驰
    荀钰闭了闭眼,也不再看他,只道:“……殿下,臣所想要防备的,就是荣国公岑远章。shubao22_la殿下此番轻易做下决断,一个不好便是落了他荣国公设下的陷阱。”

    第一次听他自称为臣,杨承君很是愣了愣,继而又听到下半段,皱眉道:“防备荣国公?”

    荀钰瞥向他,眉眼肃穆:“我自幼便因故与岑家嫡长孙岑骆舟相识,他们岑府内的阴暗腥臭,我得以窥见一斑。那荣国公是个如何心狠手辣之辈,殿下不会知道。”

    他微微拧眉:“此次岑袖做出异动,脸面打着图谋不轨的心思,实际却送来了荣国公的死穴,其中究竟有多少刻意多少装疯卖傻,只有国公府众人知晓。”

    杨承君抿了抿唇,心中也有些不妥:“本宫会看好岑袖,不会给予她半分信任。首辅既然是想防备除去荣国公,便也应该知晓,利用岑袖带来的手段是最快的方法……”

    荀钰却截了话头,强调:“也是最危险的方法。”

    “我不认为岑袖带来的利益能够大于弊处。殿下始终抱有侥幸心理,以为自己足够聪明,不会踩到任何陷阱,却不妨想想,一旦踏入深潭,紧接着便可能是荣国公早先埋伏下的剿灭毒计。”他沉声道:

    “凡事都有利有弊,唯独岑袖入宫这一件,我认为弊大于利,完全没有可取之处。”

    杨承君咬了咬牙:“所以你是想说我早前的想法过于幼稚浅显,你想说一定玩不过他岑远章、想让我放弃岑袖这条路子,去等着你慢慢地熬等下去?”

    “我知道殿下在想什么。”

    荀钰放眼看向身前宫城,轻声道:“就好比前年的西南诸省疫病一事,那时是因为有太子妃及时呈上药典,疫病这才得以被迅速消除。殿下在那一回吃到了甜头,于是这次便也想找到一份新的‘药典’,是不是?”

    他转过头来:“殿下是否以为,岑袖就是那个能解决一切隐患的关键?”

    杨承君仿佛被戳破了心思,面上红一阵白一阵,说不出话来。

    荀钰淡道:“殿下的心思,未免太好猜了一些。”

    连他都能猜得出来的心思,只怕那位善于攻心、隐忍蛰伏了多年的荣国公,也早已经将杨承君的单纯给摸了个一清二楚。

    杨承君愤然抬眼:“是,从头到尾只有你荀钰聪敏稳妥,你永远都不会错,本宫就是阅历浅薄、容易上当,是个只会自行其是的傻子是么!”

    荀钰皱眉:“殿下不该同我比,你我之间并没有必须你死我活的争端。殿下应当同荣国公和庄家主比较,比起那两只狐狸,你的确是阅历不足。”

    杨承君冷笑:“不该同你比?荀首辅不若好生去想一想你过去的所作所为,再来想想你这番话到底合不合适?”

    他攥紧了拳头:“你嘴上永远都在说不想同我争、不想同我抢,可你却又无时无刻不在同我争抢!你只会说我的打算弊大于利,却从不设身处地地去想我是否已经走投无路!你说要转攻为守,为此将我苦想了一整个年关的方案全部否决,我都认了。可后来呢?你说要往下拖,期间却从不给我哪怕半点施展拳脚的机会。”

    杨承君扯了扯嘴角,气得眼圈微红:“你只会将所有责任包揽在自己身上,你不放心、不信任其他人,仿佛所有人都是蠢货。当你说要守的时候,我何尝没有找你商议过?可你什么都不说,不将其他人放在眼里。现下好了,我好容易寻到了另外一条路子,你却又巴巴地跑过来,跟我谈论什么利弊……”

    他嘲讽道:“敢问首辅大人,你难道不觉得你太过自私、太自大了吗?难道这世上只有你荀首辅是聪明人,只有你是一心一意忠君报国,其他人都是酒囊饭桶?从头到尾你都是在孤军奋战,那是因为你亲手推开了身边的所有人!”

    “荀钰,你就不会觉得孤独吗?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学过众志成城的典故?”

    荀钰抿紧了嘴唇,无法回答。

    杨承君深呼吸几口水,慢慢地冷静下来:“等何时荀首辅能改掉你这孤高过头的毛病、会正眼看人地同人讲话,本宫再来同你玩君君臣臣的游戏,否则你我永远只会不欢而散。”

    荀钰眼睁睁地看着他拂袖离去,嘴唇翕动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老师在离京前说的没错,他们师兄弟都有毛病。一个自行其是,一个自视甚高,各自都有缺漏和不足。

    目送杨承君背离自己远去,荀钰缓缓垂下头来,低声道:“对不起。”

    ——

    岑黛这日抽空进宫了一趟,如今已经临近二月末,李素茹腹中的孩儿也有三个多月大了。

    “宓阳妹妹来了。”李素茹笑着迎她进来,眨了眨眼道:“小妮子忒的心狠,都不来看看我的么?我在这宫苑里头,都快发霉了。”

    岑黛抿着嘴笑,扬眉道:“表嫂不是经常能够见到你母家的姊妹么,怎么就发霉了?”

    她笑吟吟地坐在李素茹身侧,垮了脸:“更别提我娘亲现下就住在宫里,听闻每日都要往你这处来一趟呢,我这个亲闺女别提有多醋了。”

    李素茹笑着捏了捏她的脸颊:“宓阳要是醋啊,不若也尽快怀一个,姑母那样宠爱你,指定天天都去荀府看望你。”

    岑黛始终对小姐妹的调侃无动于衷,摆出一副脸皮厚的表情来:“够没呢,不着急。”

    李素茹笑过了,才问及她今日入宫的目的:“是为了你家的那位四姐姐来的?”

    岑黛表情一肃,连忙问:“表嫂见过她了?”

    李素茹摇摇头,笑道:“我如同个会化的泥娃娃一般,整日受人护着,殿下可不敢让你那四姐姐离我太近。”

    岑黛舒了口气,握住她的手:“离远些也好,谁晓得她打了什么算盘。”

    虽说上辈子李素茹腹中的孩儿最终是平安降生,身为太子侧妃的岑袖并不曾做过什么阴私手段。

    但如今两世已经有了这么多的迥异,岑黛并不敢肯定岑袖这辈子一定会老实。

    李素茹拍了拍她的手背,温声道:“宓阳放心罢,我心里有数的。”

    岑黛点了点头,而后期期艾艾道:“不知我那四姐姐身在何处?我想去见见她。”

    李素茹掩唇轻笑:“就知道你好奇心盛,肯定想来探探她的虚实。殿下将岑小姐安顿在东宫临门角落处的小院子中,平日加派了金吾卫盯着,不许她离开院子半步。”

    岑黛咋舌,突然觉着自家表兄在对着外人时,真真是无情狠厉。

    李素茹弯弯唇角:“你若是要过去,我让宫女陪着你。”

    岑黛颔首,笑眯眯地抱住李素茹的臂膀撒娇:“表嫂最好啦。”

    李素茹佯装瞪她一眼:“你惯会撒娇贫嘴,快快去罢。”

    岑黛眉眼弯弯地起身,跟着李素茹的心腹宫女快步离开。

    待行至李素茹所说的小院子前时,岑黛果真瞧见了来回巡逻的金吾卫,足见杨承君的谨慎。

    小宫女递了牌子,岑黛这才得以踏入院落。

    岑袖衣着朴素,正安安静静地坐在院子里喝茶。周遭不远处站了许多身形魁梧的婆子,时不时地都往岑袖那处打量片刻。

    听着动静,岑袖连忙转头看向来人,见着是岑黛,只微微扬了扬眉,并不多惊讶:“五妹妹。”

    岑黛眸光复杂:“一别数月,宓阳倒是没想到再次见到四姐姐,竟然会是在这深宫中。”

    岑袖也笑,依旧是记忆中单薄怯弱的模样:“可不是么,谁能想得到今日呢?”

    岑黛审视了半晌,径直走到她跟前站定:“你到底想做什么?”

    岑袖稳稳地坐着,抬眸看她:“我以为五妹妹还记得的,当初我也帮了大哥哥许多,引得了父亲怀疑。怎么,五妹妹是忘了么?当初是你说大哥哥会做我的靠山,可最后,他却逼死了祖母,一身轻松地升职离京。”

    她红了眼角,抬手抹眼泪:“五妹妹,我可真的是走投无路了。”

    岑黛耐心地听她说完这一通,眉开眼笑:“四姐姐魔怔了罢?你到底是个什么秉性,家中兄长姊妹都是清楚的。这时候还在我面前抹眼泪,有什么用?”

    岑袖便立刻抹干眼泪不哭了,唇角扬起:“你既然不是来看我抹眼泪的,那是想来干什么?”

    她正视着眼前的小姑娘,娇娇柔柔地笑:“五妹妹一向聪敏,你应当知道的,我什么也不会告诉你。”

    岑黛却扬眉道:“咦?是不会告诉宓阳么,还是说,其实四姐姐也不知道你自己入宫的目的?”

    岑袖笑脸一僵,沉下脸道:“你怎么知道?”

    岑黛顿时眉开眼笑起来,娇俏道:“我猜的,毕竟四姐姐打小就爱将有的说成没的,将没的说成有的,是也不是?不过瞧着四姐姐现下这模样,看来宓阳是猜对了。”

    岑袖一愣,咬牙暗恨,再不肯多说一句。

    ——她记得父亲的交代:“好袖儿什么都不需要做,你唯一的任务,就是留在东宫,仅此而已。在前期,切记装作老实无害一些。不是为了让太子对你放松警惕,而是为了让他觉着事事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叫长期受到忽视和打压的太子殿下,难得地觉得自己没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