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娇雀儿 > 第11章 庄老先生
    岑黛忙提着金玉鸟笼哒哒哒地小跑上前,还没来得及唤出声,那被关在鸟笼里的小八哥立刻在一阵摇晃中大叫了出来:

    “嘎!慢点!”

    骇得岑黛立刻停住了步子。

    那厢将将转过头来的豫安表情立时一顿,迟疑地看向正在笼中扑棱的灰鸟:“这是八哥?”

    岑黛点点头,将东西搁在高架上悬好,面上全是欣喜:“是表哥送予宓阳解闷的。”

    豫安将手里盛着香粉的玉盘搁在八仙桌上,蹙了蹙眉:“既是从东宫出来的,怎的如此粗鄙?”

    话毕,踩在细长金杆上的小八哥像是听懂了一般,立刻炸开了浑身灰羽。可它偏头瞅了瞅贵气逼人的豫安,顿了顿,挪着脚背过身,却是突然闭了嘴。

    几番变换看得岑黛眼角一抽,这小八哥竟还是个欺软怕硬的?!

    豫安只瞥了一眼便没了多少兴致,执了铜鉴盖子放回熏炉上,牵着岑黛绕过屏风去了已经摆了饭菜的隔间。

    母女二人落了座,身侧上前了两名婢子,躬身端上铜盆热水。

    豫安仔细洗净双手,转身帮着岑黛擦干手上水珠:“外头这雪一时半会应当是停不了了,宓阳还有功课未完成,午后便不出去了,可好?”

    岑黛乖巧应声:“好。”

    豫安舒了口气,执起镶金漆箸为小姑娘布菜,温声嘱咐:“后宫并无主事的女主人,你太子表兄自有东宫内的一应事宜要处理,宓阳可得记着莫要给舅舅表兄添麻烦。”

    大越如今并无皇后。

    先皇后去得早,而后璟帝再未立后,只一心专注培养皇后之子杨承君。前朝起初还有大臣上表提及后位空悬,结果被璟帝一拖再拖,之后也就没人再议论了。

    后宫女眷虽是单薄了些,但胜在无人与太子相争,必定不会重蹈上一辈夺嫡之争的覆辙。璟帝心里盘算的也正是这个打算。

    岑黛笑弯了眼,撒着娇:“娘亲每年都不忘说这个,宓阳早就记在心里了。”

    豫安笑瞥了她一眼:“偏你嘴贫,快用饭罢。”

    午后豫安离了长宁殿,准备帮着清算一遍宫内过年所准备的物什。

    岑黛留在偏殿练字,身侧冬葵正在清点今日一并带进来的行李。

    笔下小楷工整,一横一撇自有一番气韵。岑黛抿唇认真写完了一帖之后才松了口气,提起纸张吹了吹,眼里漾出了一抹笑意。

    她自幼就受着豫安的磋磨,去学习什么琴棋书画,“琴棋画”学得都很是普通,最拿得出手的只有这一手字。

    幸而这唯一的优势也着实是出彩得很,相仿年纪的女孩儿没人能够越过她。豫安心下满意,也就不再勒令她学好其他三样技巧了。

    那厢冬葵已经收拾完了东西,端过来一碗热腾腾的牛乳茶,好奇地往桌案上瞥:“今年的练字功课郡主不是早就写完了,怎么今日还要练字?”

    岑黛收拾了几张帖子,而后接过茶盏,弯了弯唇角:“明日就要去拜访那位庄老先生了,既是去拜师,总得备些东西才是。”

    冬葵恍然:“郡主有心了。”

    岑黛垂下眼睛,自然是有心的。

    既然已经知道表兄杨承君不可能是前世的下毒凶手,她自然是想要与这位未来的帝皇走得更近些。

    岑黛小小抿了一口乳茶,香甜的热气蒸腾,遮住了她眸底的一抹暗色。

    她在盘算。

    既然已经猜测到在所有人的身后藏匿了一只手段不小目的不明的“黄雀”,为了逃脱三年后的死局,她只能尽量给自己增加能够使用的筹码。

    表兄杨承君到底是大越太子,身在东宫,一言一行皆有璟帝盯着,她背着“深闺乖顺郡主”的名头,不大可能从他这处得到朝堂上的消息,所以只能借着大哥岑骆舟去窥探那人的蛛丝马迹。

    而杨承君……若是未来命运的大致走向依旧会顺应前世,那么杨承君必定会在三年后继位登基。

    岑黛闭了闭眼,松松吐出一口浊气。

    即便能够找出"黄雀",她也依旧是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深闺郡主,可能依然无法扭转必死的命运。在这种情况下,此时的杨承君于她来说无疑是一个不小的助力和难以得见的庇护所。

    只是她同杨承君虽是表兄妹,但平日里的接触并不算太多,后来更是因为太子娶妃而因为避嫌逐渐疏远。若是这次能够与表兄拜入同一师门,似乎却可以另当别论了。

    ——想不到,一次重生之后的意外落水,竟叫她看见了许多个打乱前世轨迹的机会。

    杯中乳茶已经见了底,岑黛搁下茶盏,软软靠在椅背上,闭眼轻轻嗅着暖香。

    尚且只有十三岁的闺阁少女,手中连半分压人的力气也无,实在是……太弱小了。

    弱小得只能任人宰割。

    忽而耳边传来金铁交鸣声,岑黛睁开眼,看见不远处的金玉鸟笼摇摇晃晃。

    小八哥上跳下窜,见她偏过头来,径直对上了她的眼睛:“咋滴,瞅啥呢?”

    身侧冬葵忍不住掩嘴轻笑一声:“这八哥说的哪里的话呢?当真是有意思。”

    岑黛撑着脑袋看着那笼中黑影,心下的凝重逐渐松缓下来,突然道:“这八哥似乎还没有名字。”

    冬葵忙惊喜地转过身来:“郡主可是要给它取名儿?”

    那头金玉鸟笼摇晃的动静小了些,灰羽鸟儿蹦跳着转过身,睁圆了的小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见状,岑黛眼里的笑意更深了些:“不敢在母亲面前闹腾,只敢在我这儿娇气……吃软不吃硬,既如此,就叫墙头草罢。”

    说罢也不管那边愈发摇晃的鸟笼子了,径直转过身继续写着帖子。

    冬葵端起空茶盏,立刻懂了岑黛话里的意思,咯咯直笑:“墙头草,惯是会见风使舵,这名字真好!”

    岑黛眼里笑意更深。

    晚间璟帝留了豫安和岑黛一同用饭,饭间虽然无人讲话,却让岑黛觉得比在长公主府时还要来得轻松自在。

    次日早晨,岑黛心下惦念着拜师一事,遂起了个大早。

    她今日没再穿宫装,老老实实着了一件私塾女儿常穿的保暖便衣,收整好了昨日写好的帖子,匆匆忙忙去正殿寻豫安。

    “起这么早做什么?”豫安捏了捏小姑娘的脸颊,身后张妈妈正在为她挽高髻。

    岑黛将手里的匣子捧上,睁大了乌溜溜的眼睛:“想去见老师!”

    豫安轻笑:“这时候还没有下朝呢,庄老先生同你表兄都不在后宫,你去哪里见老师?”

    她将小姑娘搂进怀里:“先吃早饭,待吃过饭了,娘亲再带宓阳去见庄老先生。”

    岑黛娇娇俏俏地应了。

    饭后母女二人又说了些体己话,豫安估摸着下朝的时间应当快到了,这才牵着岑黛出了长乐殿。

    屋外大雪依旧不曾停歇。

    东宫,长廊宫檐之下,杨承君一身明黄蟒袍,竟是在与一位红衣朝服的老者同排前行。

    岑黛远远地望过去的时候,立时就猜测出了这老者的身份。

    众人口中的庄老先生,庄寅,当今太子太傅。

    能够让太子自愿后退半步与之并行的老者,只能是杨承君的老师了。

    这般想着,眼见两拨人马即将遇上,岑黛忙低下头,规矩了眼神。

    “姑母。”杨承君笑着先开了口。

    豫安笑了笑,轻轻颔首,转而看向他身旁的老者,稍稍福身:“庄老先生。”

    算是大礼了。

    可一礼还未行完,庄寅却是脚下一阵踉跄,借着杨承君的虚扶闪过身,生生避开了礼。

    岑黛面上笑容未变,仍旧乖顺地立在豫安身侧。

    庄寅不动声色地瞥了她一眼,回头恭谨地朝着豫安拱了拱手:“长公主殿下折煞老臣了!”

    豫安弯了弯唇角,眼里带了几分暖意:“多年过去了,先生依旧如同以往一般谦逊。”

    庄寅摇头苦笑:“多年过去了,长公主殿下依旧还是惦记着折煞老臣。”

    竟是旧识么?岑黛眨了眨眼。

    杨承君掩唇轻咳一声:“此处风大,姑母与老师若是要说话,不如入了殿内再叙。”

    一行人这才抬了步子,继续往东宫内行去。

    “昨日陛下便同老臣递了消息,想来长公主殿下身边的这一位就是令嫒罢?”暖阁之内,庄寅笑眯眯地看向岑黛。

    豫安笑着颔首:“正是家女宓阳。”

    岑黛顿了顿,眉眼弯弯,朝着庄寅行了一个晚辈礼。

    庄寅扬了扬眉,躬下身同岑黛平视:“收徒一事可不算小,敢问宓阳郡主,此番究竟是想要同老臣求学,还是想要拜老臣为师?”

    岑黛一怔。这两者有什么不同么?

    求学一事是越璟帝早先递了消息的,无需她说什么,庄寅不会不收她。而她……而她本来的目的和期望,也不过只是能够同杨承君一同学习而已。

    可现在迎着庄寅炯炯的目光,岑黛却觉得喉咙里干涩一片,有些说不出话来。

    老者略显浑浊的眸子里闪烁着暗光,莫名让她产生了一种近乎信任的直觉:拜师是不一样的。

    岑黛对上庄寅的双眼,忍不住攥紧了双拳,藏在宽松裙摆下的两腿微颤。

    她应该争取一下的。

    岑黛倏然不抖了,她不可见地松了口气,再抬脸时已然笑得娇憨:“宓阳,想拜先生为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