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娇雀儿 > 第25章 沉梦
    晚间时候,燕京又下了一场雨。

    屋外雨打芭蕉,屋内却是寂静无声。

    荀钰端正跪坐在矮几前抄着家训,对面坐了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家,正是着了深灰便衣的荀阁老。

    脱去那一身精神庄重的朱红官服,荀阁老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多岁,眼神浑浊鸡皮鹤发,同京中普通的老人家并无两样。

    桌案上的烛火“噼啪”响了一声之后,房间里终于有了人声。

    “你可知晓,祖父今日为何要将你从文华殿中带出来?”荀阁老执了剪子伸向烛芯,“咔嚓”一声,方才暗淡的灯花顿时亮堂了几分。

    荀钰垂首,笔下不停:“孙儿愚钝,还请祖父告知。”

    “是为了避嫌。”荀阁老抬抬眼皮,望着他淡声嘱咐:“左右你下午无事,往后你午时下了课后,便告辞回家罢,莫要在宫内久留。”

    见荀钰住笔抬头看向自己,荀阁老继续道:“如今文华殿里只有宓阳郡主一个女辈,虽是同门一场,但终究还是男女有别。如今她也快及笄了,你更应该避嫌。”

    他眼中带了几分告诫,肃声道:“虽豫安长公主的意愿暂且不明,但瞧着陛下的样子,应当是想要让宓阳郡主入主东宫。皇族威严排在首位,你同他们共处一室,切记莫要逾矩。”

    晚了,已经逾了。荀钰心说。

    顿了顿,他镇定开口,似是无意地发问:“祖父就如此肯定,宓阳郡主将会是东宫的女主人?”

    他可还记得,那个被他堵进角落里的小金丝雀眼中盛满了挣扎与不甘。

    荀阁老抬眼看他:“只要太子殿下与豫安长公主不排斥,这事便基本是成了。你在文华殿中呆了两日,难道还看不出来太子殿下与宓阳郡主并不厌恶彼此?”

    荀钰迎上他的目光,忽地想起了岑黛的那句“女儿心事”。

    岑黛似乎的确同杨承君亲近得很。

    荀阁老轻叹一声,亲自动手为荀钰研墨:“小心驶得万年船,无论这事成或不成,你总要记着避嫌。”

    他看着荀钰笔下的那篇家训:“庄家的现状你也瞧见了,除却一个庄寅,如今庄家嫡支尽皆不出彩,府内后辈整日都在明里暗里地争斗。也许下一个百年之后,庄家就该完全没落了。”

    “至于咱们家,”荀阁老顿了顿:“虽府内平和,但并不曾出现多少优异的后辈。如今是有我在,才能勉强压着所有人,让荀家在京中屹立不倒。等我哪日西去了,荀家若是没有一个优异的领军之人,只怕会步庄家的后尘。”

    荀钰紧了紧手里的狼毫。

    荀阁老同他对视,眼中悲喜难名:“所以阿钰一定不能出事。你是府上最合适也是唯一合适的掌家人选,未来这阖府的重担,除了你,没有人能够撑得起。帝心难测,你应当学会如何进退有度。以后在文华殿,尽量还是别同宓阳郡主走得太近罢。”

    荀钰眼中冷然,毫不犹豫地拱手:“祖父放心,孙儿明白。”

    长公主府,栖梧园。

    院子里点了明灯,暖光的光芒撒在檐下的小水洼上,倒映出了一片璀璨夺目。

    近来京中的天气不好,墙头草只能待在屋里宅着。成天到晚只能在一只笼子里蹦蹦跳跳,墙头草竟也不觉得烦,只要吃喝管够,它便不叫也不闹,乖巧至极。

    岑黛撑着脑袋瞧着墙头草啄着玉米粒儿,心绪逐渐飞远。

    白日里累狠了的冬葵侍立在一旁,掩唇打了一个又一个哈欠。岑黛转眸看过去的时候,她正在打今夜的不知第多少个哈欠,眼睛几乎快要睁不开了。

    岑黛轻叹一声,不欲再想今日文华殿中的事宜,吹灭了桌案前的烛火:“早些休息罢,明日还得起早上课呢。”

    冬葵这才睁开眼回过神来,忙扶着岑黛躺在拔步床上,放下轻纱床幔,吹灭了屋内烛火退下。

    闺房内暖香弥漫,没有月光的晚间莫名显出了几分幽深。

    和着屋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岑黛做了一个梦。

    周遭白雾升腾,岑黛独身往前走,隐约觉得眼前所见有些熟悉。

    也不知走了多久,眼前的白雾仿佛被人拨散开来,白衣青年背着身默然站立,如同静庭幽竹。

    ——这是她刚刚重生那日所做的那个梦。

    岑黛蹙眉,试探着唤了一句:“荀钰。”

    那青年闻声转过脸来,表情冷淡,眼神疏离。

    的确是荀钰,眼神却显得成熟锐利许多,浑身的气势也与文华殿中的那位“荀家大公子”有所区别。

    岑黛立刻睁大了眼,后退几步,干巴巴地低声道了一句:“荀首辅……”

    眼前的这人,是三年后的内阁首辅荀钰!

    荀钰轻轻瞥她一眼,并不在意她摆出的忌惮和防备,只重新背过身,轻声道:“我问心无愧。”

    又是这一句。

    岑黛攥紧了双手,大着胆子追问:“什么问心无愧?”

    荀钰却仿佛不曾听见她的这一句,背着她向前走远:“君子行方正。”

    岑黛皱紧没有,刚准备出声叫住他,却攸地看见远处白雾吹散,一座庞大的高台逐渐出现。

    台下人群拥挤,朝着缓步而来的白衣青年破口大骂。台上站了个刽子手,眼中带了讥笑,身前摆了一架闸刀。

    岑黛愣愣怔怔的,看着荀钰挺直了脊背赴死……

    鲜血飞溅出来的一刹那,岑黛阖上了眼。

    “荀钰!”

    岑黛倏地坐起身,睁大了眼睛,两手抓着锦被不住地大口喘气。

    外头天光已经大亮了,小雨已经停歇,窗外有鸟雀在清脆鸣啼。

    “问心无愧……”岑黛呐呐道。

    荀钰是对毒杀璟帝的恶名问心无愧么?

    岑黛闭眼靠在床沿,再度想起了梦中白衣青年赴死时的背影。无畏闸刀,无畏台下众人评说,仿佛是真的君子坦荡荡。

    可如若前世毒杀璟帝的人不是他……为何荀钰不曾说过半句辩解?

    岑黛还记得前世,名冠燕京的荀首辅从被压入狱到被斩首示众,都不曾表现出反抗的心思。在众人眼中,这同认罪并无区别。

    他默认了弑君的罪行。

    认罪……岑黛陡然睁开了眼!她忽然想起了一个被她遗忘许久的关键:荀钰为什么要弑君?

    深受璟帝爱重、位极人臣的青年首辅,因何原因要弑君?岑黛有些茫然,只觉得有些前世荀钰的举动有些突兀。

    良久之后,她轻轻垂下眼睑,重重吐出一口浊气,起身穿衣。

    ——冬葵昨日说得不错,不管荀钰在他人口中是正还是邪,她都不应当贸然轻信。

    况且,如今的荀钰也不是三年后那个古井无波的内阁首辅,他尚且还只是一名小小的内阁学士。

    她要亲眼去看清荀钰其人。

    冬葵听到厢房里的动静,揉着眼睛进来,有些惊诧:“郡主今儿个怎的起得这么早?”

    岑黛扣好衣襟处的珍珠缠丝盘扣,眼中笑意浅淡:“做了一个梦,也想通了一件事,便睡不着了。”

    早晨时分,天只晴了片刻便又层云密布,开始下起阵雨起来了。

    荀钰在文华殿的长廊前收了伞,缓步往正殿的方向走。

    今日他来得晚了些,还未入正殿便听到殿内传来了二人的说笑声,想来杨承君同岑黛都已经到了。

    荀钰面色不变,拐角踏进大殿。

    梳着十字髻的小姑娘温声抬起头,脸上笑容却不再如同往日一般倏然收敛,反而愈发灿烂了起来,笑吟吟道:“荀师兄早。”

    荀钰前进的动作微顿,转眸认真打量了一眼小姑娘的瞳眸,有些莫名,却还是淡声应了一句:“嗯。”

    杨承君惊讶扬眉,左看看身边浅笑吟吟的这个,右看看不远处已经安静坐下看书的那个,有些会不过神来。

    若是他没有记错,昨日他这表妹可还说了自己不欢喜看到荀钰的罢?怎么今日就唤了一副表情?

    他沉思片刻,最后只心说了一句“女人心海底针”,便没再多在意。

    同门和睦,总归是最好不过的。

    如是寻思着,杨承君将桌案上的纸张收了起来,问道:“说起来,明日便是上元了,老师应当会许我们一天空暇,宓阳可做好了过节的准备?”

    岑黛摇头,笑眯眯地坐回自己的位置:“母亲向来不甚喜欢府中喧闹,每年只是在府上赏灯,随意打发时间而已,并无多少要准备的。”

    杨承君若有所思:“如此。”转而看向荀钰,带了几分期待:“荀公子上元可有打算?”

    荀钰抬头,淡声:“家中长辈自有安排。”

    杨承君哀叹一声。

    岑黛侧头看他,奇道:“表哥问这个做什么?莫不是想要出去瞧瞧热闹?”

    杨承君眼睛里亮晶晶的,小声道:“想去看看京中灯市。”

    岑黛扬了扬眉:“且先不说舅舅会不会允表哥出宫,便说近日的阴雨天气连绵不断,京中道路尚还未干,明日的灯市办不办得起来还得另说呢。”

    杨承君立刻想到了这一茬,无奈扶额,只得将外出的想法歇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