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玄幻小说 > 霸器 > 第0548章 月姬的抉择
    叶川有些失神,这一刻他只感觉自己的大脑有些空白,一时间竟来不及反应。

    月姬身为补天阁之主,明知陆九渊是受那面镜子之命,前来杀他,在这种时候,她竟还义无反顾违抗了那面境子的意志,挡在了他前,并将他送走。

    她明知陆九渊借来了补天阁的部分威能,她阻拦不住。

    她明知她与陆九渊九交手,毫无一丝胜算。

    她明知她违抗补天境的意志,便只有一个下场。

    可她仍是没有过一丝犹豫,一丝支援,毅然选择了保住叶川,自己则如飞蛾扑火般,迎向陆九渊。

    “轰!”

    陆九渊一脚踏碎了一座山,凌空而行,立在空中如神明般俯瞰地上的月姬,眸光阴冷,高高在上道:“你可知你在做什么?”

    镜光照耀,月姬只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在悸动,主上神威之前,她虚弱不堪,全无神境威能。

    “你该知道,我有主上神光庇佑,仙山禁制限制不了我,即便你放他离开,他依旧逃不走,一样要死!”陆九渊冷冷说道:“你明知结果如此,还是要这般选择吗?”

    月姬惨笑了一下。的确,借来了主上部分威能的大阁主,在这重禁制中便是无敌的存在,即便她送走叶川,对方一样能很快追上,她这样做,似乎完全没有意义。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你向来冷静睿智,不为外物所动,也正因如此,主上才会让你掌控分阁,但你今日的选择,却如此愚昧,完全不像往日的你。”陆九渊说着,眸光愈发冰冷。

    月姬再度惨笑,谁说不是呢?以前的她的确冰冷无情,时刻都能保持着冷静,但似乎自从在葬兵谷遇见某个人,被某个人看过真容之后,便在悄然间发生了改变。

    这一刻她忽然间想起了当初在葬兵谷中的种种,从和那个小贼初次相见,彼此勾心斗角,互相都想杀死对方,再到后来连续被那小贼所救,共度生死难关。

    仍记得双方生机几乎流尽,共顶着一头白发时,那可恶的小贼曾嘻笑着说,他们这也算共度了白头。从那一天起,这一句话她就再没忘记。

    在她回到补天阁后,尽管她在所有人眼中依然冷静睿智,但却总是莫名会想起那可恨的笑脸。

    原来那个无耻又可恨的人,早已不知什么时候,在她心里深深埋下了一颗种子。

    再后来关于那小贼的种种消息不断传到补天阁中,他成了主上想要抹杀的存在,在考入东山书院时又传来了死讯,虽然和他相隔千里,但她的心却不知因他而经过多少起落。

    她这才发现,早在不知不觉间,那个人在她心里埋下的那颗种子早已根深蒂固,再也无法拔除。

    “你可知罪?”陆九渊并未急于动手,而是立在空中,冷冷看着月姬。

    他负着双手,冷然道:“主上栽培你多年,你能走到今日实属不易,若你愿意回头,现在亲手去将他擒来,在我面前将其格杀,我仍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月姬木然一笑,她很清楚,对方给他这个机会并非是因为仁慈,而是不想浪费阁中多年的栽培。

    毕竟,能将她培养到如今这一境界,补天阁亦是耗费了许多心力。

    见月姬不为意动,陆九渊冷然一笑,道:“你莫非忘了,当年加入补天阁的初衷?”

    这句话令月姬浑身一震,那木然的双眼似乎又重新焕发了生机。

    “只要你继续为主上效力,待到日后主上恢复昔日神威,便可逆转天命,替你复活你的夫君!”陆九渊见月姬有所意动,继续说道。

    月姬身躯急颤,似乎陷入了痛苦的挣扎。

    日有阴晴,月有圆缺,世间万物莫不如此,皆有残缺之处。而补天境之能,便是可逆天改命,补足残缺,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此境也有逆转生死之效。

    月姬最初效力于补天阁,便是因为补天镜对她承诺,日后会为她复活她的夫君。

    她一生以纱遮面,便是为了她那已死的夫君,可见用情之深,是以此刻当陆九渊提及此事,便是连月姬的心神都开始动摇。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陆九渊的冷喝,声音振聋发聩。

    只见月姬身躯急颤,泪眼朦胧,陷入了痛苦而艰难的抉择之中。

    陆九渊静静等着,他太了解月姬,平日无情,是因为她用情太深,心中只有她那夫君一人,始终无法放下。

    因为至情,所以无情。

    她相信月姬最终还是会选择对叶川出手,继续为主上效力。

    果然,片刻过后,月姬停止了颤抖,泪水止住,眼神渐渐变得坚定。

    “唰!”

    月姬起身,沉默无言,展开身形,顺着叶川所在的方向追去。

    见此,陆九渊脸上露出满意的冷笑,而后脚踩虚空,隔着一段距离,远远跟在月姬身后。

    只要月姬能亲手斩掉叶川,以后她只会对主上更加忠心。

    “嗖!”

    地平线上,一道身影在飞奔,速度快到极致,在身后留下了一道长长的残影。

    这是叶川,他被月姬推出百里之外,本可以退走,但月姬如此相待,他又岂能直接离去?

    所以他选择了回头,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只可惜在此重禁制中他修为受限,无法飞行,只能奔行。

    “该死!该死!”

    叶川一路急奔,一路在心中大骂,心急如焚,“月姬,你可不能死啊,若你死了,我欠你的将一生都还不完!”

    月姬如此相待,哪怕叶川是个傻子,也完全能感受到她的心意。

    他万万没有想到,月姬这补天阁之主,竟会对他动了真心。

    最难消受美人恩。

    以前他以为在补天阁时,以为月姬想帮他是看在昔日共过患难的情分,但如今月姬为了他慷慨赴死,他这才明白,这早已远远不是情分那么简单。

    他万万没想到,月姬那样一个对她夫君用情至深的人,竟然会为他动情。

    “妈的,你这破镜子最好保佑月姬无事,否则本尊必再将你镇压三万年!”叶川心中怒吼,恨不得能插上翅膀,回到原先的所在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