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佔有姜西 > 第1386章 网吧,电话
    丁叮什么都没说,垂着视线,强忍着被酸涩席卷的滋味,荣一京轻声问:“怎么了?”

    丁叮暗自调节情绪,开口回道:“谢谢你觉得有幸福感。”

    荣一京微笑,“你给我的,谢我干什么?”

    丁叮说:“我很怕给你造成负担感,哪怕只有一点,我也觉得很愧疚,像是恩将仇报。”

    荣一京抬手摸了下丁叮的头,“再告诉你一个人跟人之间相处的小知识,没人会无缘无故承担别人给的压力,除了亲友,就只有愿意,如果我讨厌你,你再怎么用力,还是靠近不了我,如果一个人喜欢你,他会主动接近你。”

    丁叮被荣一京触碰的地方,头皮微微发麻,心里却是一阵浓浓的暖流淌过,她突然抬起头,看着荣一京说:“我没你说的那么好,最起码没那么善良,其实我挺自私的,因为你对我好,跟你在一起我也觉得特别幸福,都不用触碰,只要看见你,我就觉得像是跟太阳待在一起,从里往外的暖和。”

    丁叮的重点在于温暖,荣一京的重点在于……

    “不用触碰吗?”

    丁叮:“……”

    荣一京:“其实可以触碰,恒温不烫手。”

    丁叮知道荣一京在逗她,扯了下嘴角,轻声说:“京哥,你让我觉得这个世界既现实又美好。”

    荣一京问:“现实美好还是我美好?”

    丁叮笑容更大,“都好。”

    “非要选一个呢?”

    “那当然是现实。”

    荣一京撇撇嘴,感慨:“真现实啊。”

    丁叮笑着补道:“当然是现实不如你。”

    荣一京变脸变得很快,马上弯起眼睛,出声道:“我想在幸福感很足。”

    丁叮突然脑子缺根弦,对着荣一京做了个游戏里面的发射动作,做出的第一秒就后悔了,红着脸干咳了一声:“对不起。”

    荣一京假装在空气中抓了一把,“我收到了。”

    楼上,两人正在‘谈恋爱’,楼下,秦佔陪闵姜西在放映室里看喜剧片,一直没人来叫他们,说明荣一京和丁叮还没下来,秦佔看了几次时间,闵姜西心领神会,“我不饿,你不用叫人催他们。”

    秦佔吐槽,“把我这当网吧了。”

    闵姜西忍俊不禁,“等下别忘了从荣一京收费。”

    秦佔道:“荣一京说他们没在一起,不知道搞什么幺蛾子。”

    闵姜西说:“很正常,女人的心理向来难捉摸,不是荣一京有想法,丁叮就一定要马上点头答应。”

    秦佔一副过来人的姿态,“知道,还要考验一段时间。”

    闵姜西说:“丁叮倒不见得会考验荣一京,可能还没想清楚自己能给荣一京什么。”

    秦佔说:“他什么都不缺,让丁叮把德分给他一点。”

    刚说完,房间里传出手机铃声,秦佔从裤袋中掏出手机,闵姜西瞥见屏幕上显示着‘小舅’来电的字样。

    跟秦佔认识这么久,从来没听过他提到这个称呼。

    不光闵姜西诧异,秦佔也有片刻的意外,接通,“小舅。”

    闵姜西把电影暂停,怕吵到秦佔打电话,她能听到手机那头是个男人在讲话,但具体什么内容听不清楚,屏幕上的反射光照在秦佔脸上,闵姜西感觉到他情绪不对,过了会儿,听到秦佔说:“我管不了。”

    对方又说了些什么,秦佔面无表情,“让他们找好一点的律师,找我没用,我不是警察,也不是法官,还有其他事吗?没有我挂了,我还有事。”

    秦佔把电话挂断,闵姜西打量他的面色,“怎么了?”

    秦佔尽量换了副正常脸色,“没事。”

    闵姜西说:“你舅舅的电话?”

    “嗯。”

    “你亲舅舅,还是大哥那边的亲戚?”

    “我亲舅。”

    闵姜西很快捋顺,秦佔的亲舅舅,那就是丁碧宁的爸爸。

    “什么事把你气成这样?”

    秦佔随口道:“一些生意上的事,没事,你不用往心里去。”

    闵姜西直觉,不太像是生意上的问题,秦佔对公事的态度她见过,好与不好都只是一个结果,不会让他明显色变,关键事后还在忍着。

    闵姜西想仔细问问,恰好赶上昌叔过来敲门,荣一京和丁叮终于从楼上下来了,可怜荣昊一个人在后院招马逗驴蹉跎了半个多小时,总算凑齐了一桌人。

    桌上一共五个人,当真是心思各异,丁叮刚才在楼上求过荣一京,求他千万别当着别人的面跟她开玩笑,她接不住,荣一京答应了,没当众逗她,荣昊不着痕迹的观察荣一京和丁叮的脸色,怕他们出什么问题,他夹在中间好生尴尬,如果秦嘉定也在的话,一定很理解荣昊此时此刻的心情,别问,问就是难做。

    吃饭中途,秦佔手机又响了,他看了一眼,起身说:“你们先吃。”

    他出去接电话,闵姜西大抵猜到什么,面色无异,招呼丁叮和荣昊,谁料秦佔这一走,直到大家吃完也没回来,荣一京主动宽慰闵姜西,“他现在在公司的时间少,估计有什么临时的突发状况需要他做决定。”

    闵姜西说:“我让他忙自己的他不听,孩子在我肚子里,他在家也帮不上什么忙。”

    荣一京笑说:“是吗?我听他说,他可太重要了,每天给孩子读各种书,做各种亲子游戏,你跟孩子都不能离开他半步。”

    闵姜西皮笑肉不笑,“他可能得了孕期自我认知障碍综合症。”

    荣一京又陪闵姜西聊了十几分钟天,秦佔还是不见踪影,他主动道:“我先送荣昊和丁叮回去,你等下早点休息。”

    闵姜西起身送他们出门,秦佔没在客厅,也没在院子里,几人告别,闵姜西看着荣一京的车开走,她转身问昌叔,“阿佔在哪?”

    昌叔道:“之前看,好像去放映室那边了。”

    闵姜西来到放映室门口,敲了敲门,里面没人应,她推开房门,看到熟悉的颀长身影躺在沙发上,手臂横在眼前,不是睡着了,就是不想应声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