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双姝 > 第二百三十一章 连夜离京
    贵妃屈尊降贵来看自己,这从侧面来说也是一种震慑,茂嫔心情很复杂,说不上对她是真心叹服还是假意服从,但吕嫦云想的很明白,只要茂嫔肯管住嘴巴,肯替她办事就行。

    吕嫦云看得很开,她能把人收拢到自己麾下,但管不了人家的思想,管不了茂嫔是喜欢吃面还是喜欢吃饭,喜欢吃荤的还是吃素的。

    她不能逼着人说自己有多好,本来女人间就没什么真挚的友情,不过就是拿如今手上有的东西来同她们达成交易,什么时候她筹码用光了,那她们也是好聚好散,同住一个地方,又服侍同一个男人,实在没必要闹得太难看,对吧?

    面和心不和是宫妃相处的基本素质,但茂嫔真是很客气,每回吕嫦云来看她,虽说都是在布置任务,但她每回也是好声好气地送出去,那种很不能十八里相送,一路把人送到昭圣宫门口的架势,叫过路的宫女太监们看了都觉颇为感动。

    吕嫦云都感动了,心想是不是该让茂嫔再升一升位份,这样她用起人来也更方便一点。

    俗话说主子得脸,鸡犬升天,吕嫦云得脸了,她身边的清滟也跟着沾了光,以前她还不是贵妃时,清滟就只是清滟姑娘而已,现在时移世易,瑀夫人和璟贵妃一个是新欢一个旧爱,圣上给她们搭了戏台坐底下看戏,谁唱的好说不准谁就是皇后,妃嫔们一边押宝,一边对她的客气程度也大幅上升,姑娘不叫,都改叫清滟姑姑了。

    可见身份上去了,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清滟想再过个两年,她人就是再年轻,估计也要被叫老了。

    安排完了最新的工作,茂嫔表面上是同意了,但是要怎么做,怎么给瑀夫人一个‘惊喜’,这个吕嫦云一概不管,她只是要看最后的结果而已。

    光明正大的躲懒,也是没谁了。

    怪不得人人都削尖了脑袋想往上爬,手里有权人又有势,有些时候只要动一动嘴巴,就有那么多人上赶着帮她做好,这也太方便了。

    吕嫦云闲着没事就爱绣些小东西,自己的孩子不在,也做不了,她就顺手给五皇子做了个香包,里头都是她朝邓夫子要来的,能够宁心静神的药草,胡御医随着院判给五皇子诊过几次,他说五皇子体质不好也是怪淑妃,给茂嫔大吃大补,但补的时候她还留了个心眼,就怕把茂嫔补的太好,所以把当初对付吕嫦云那一套饮食相克的法子给拿出来使,只是最后孩子生下来了,茂嫔也没死,是以母子两个都元气大伤,孩子在肚子里憋得都差点死了,生下来又怎么会好。

    胡御医不擅儿科,但也能说出些道道来,他说五皇子睡觉老容易被惊动,一次两次哭还成,日日夜夜的哭,他去茂嫔那儿的时候看那里的宫人脸都苦了,眼底下都泛着乌青。

    一个小孩儿,简直愁坏了一个宫的人。

    吕嫦云自己也是母亲,她也是心疼孩子,才想着要做点什么。

    不论如何,孩子总是无辜的。

    她那时是这么对邓藻良说的。

    也不是个个小孩儿都跟公孙玉琲一样,小小年纪,却已经懂得许多东西,更晓得利用自身的优势为母妃和自己带来便利。

    毕竟一棍子也不能打死一棒人,孩子嘛,教教总会好的,总比大人要有希望。

    五皇子体弱,易被惊吓是实事,茂嫔知道她的好意,于是推脱了一下就收下了,不过在上演十八里相送时,她脸上的笑更明显了些,比之前还假。

    不管如何,她收下就好。

    看茂嫔这么识相,吕嫦云就已经满意了,她对下属一向很优待,吴家只是小门小户的出身,能自己养孩子也不是光靠一个嫔位就能落得的结果,不过是她运气好,颐夫人不是计较的人,瑀夫人有大皇子,也看不上她,就只有淑妃腆着个脸硬要把她挪自己宫里去。

    要是当初没有贵妃说话,茂嫔就是生个金蛋出来,也还是要抱给别人养活。

    所以没有了淑妃,就没人稀罕她生的是金蛋还是皇子了。

    人总是要有点幻想,反正大家都正当盛时,身子也没什么大问题,谁知道一夕恩宠以后能不能怀上呢?

    自己生的,总是要比抢别人的要好。

    女人就是容易自我感动,心想自己都这么努力了,送子娘娘怎么还不送个孩子给她们。

    好像有了孩子,她们就能做一个好母亲似的。

    宫里易子抚养是惯例,为的是不叫生母仗着资历对朝政指手画脚,靖宫是这样,骧国也是这样,总之很没天理,生母不亲就算了,到时再碰上个养娘不爱,好好一个孩子就这么断送在这些个妇人手里,也不知道这规矩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好在,高位的妃嫔总是有抚养孩子的权利,不然也太不近人情了些。

    吕嫦云刚回昭圣宫,小橘子就几步跑了回来,脸上的细汗蒙了一脑门,害的清滟和绿迤都瞪他,喊他先去擦把脸再去给娘娘回话,邋邋遢遢的成什么样子。

    吕嫦云不介意,她看人喜欢挑机灵的,话多的,仿佛自己不能有的,看着别人有了,她就能开心一点。

    这一点她和傅忌倒是很像。

    小橘子一张嘴一开就跟泄了洪似的,叭叭的一直都没完,他说茂嫔送完人回去就把香包给烧了,那药香味原本很淡,但他小橘子可是在毓德宫蹲了半年多药罐子的人,这点本事还是有的,茂嫔那里烧的很小心,大概是架了白骨炭一点点烧的,可惜还是有些许味道从红墙高瓦上飘出来,他这个狗鼻子往那儿一站,一闻就闻到了。

    清滟听了就有点不满,说真是白瞎了那些好东西,贵妃特意拜托了胡御医一样样挑出来的,那香包对于小儿惊梦,急喘咳嗽有很大的好处,可惜茂嫔防人之心太强,人家的好意她不领,还提防着娘娘要害她。

    油盐不进的人啊,现在腰杆子足,不愿意吃嗟来之食,那就别临到头了再怪人没提醒她。

    其实五皇子从生下来开始就不怎么好,如果不早点医治,就算茂嫔把他给养大了,估计最多也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病小子。

    吕嫦云倒是习惯了,一个眼神就让清滟噤了声,话说的不疾不徐:“随她去吧,只是稚子无辜,她提防着也没错,就是可怜了五皇子,他母妃不晓得过犹不及的道理,一味地娇养着,怕是公主都没这么细心,若是再死撑着不肯用药,大约撑死也活不过七岁了。”

    绿迤提了茶水来倒,也觉得是这个理:“可惜圣上对茂嫔的宠爱还不如济贵人,不然娘娘也不必这样费心筹谋了。”

    吕嫦云听她们都喊她娘娘,要不再正经一点儿的就是贵妃娘娘,心里就很有一种不真实感。

    不论听多少次也还是会恍惚。

    人好少啊,现在能大咧咧喊她嫦云的人越来越少了。

    她都怀疑他们喊的贵妃娘娘到底是不是自己。

    贵妃上了宝册,受了贵妃的金印,就等于盖棺定论,生死都是皇帝的人,现在她就是什么都不做,外头的人也都拿她当坏女人来看,车轱辘话来回说,也都是她的出身。

    哦,还有姐姐这个瑞贵妃‘珠玉在前’。

    她这个妖妃的名声看来是好不了了。

    吕嫦云尽力了,她想对五皇子好些,想让这孩子能活的时日再长一些,可她做的都做了,人家就是不领情,她也不能逼着人去领。

    姐姐的名言之一——做人嘛,最重要的是问心无愧。

    坏要坏彻底,好也要好的彻底,最忌讳的就是半途而废。

    至于别的,那都不重要了。

    晚膳没等来皇帝,多半就是在忙政务,吕嫦云本想早点洗洗睡下,可心里总是有些不好的预感,像是有什么事马上要发生,或者是已然发生,而她可能知道了,也什么都改变不了。

    这种感觉好久都没有过了。

    果不其然,皇帝没来,胡御医却来了。

    胡御医说给贵妃送新配的安神汤,这就是个借口,实际还是邓藻良要见她。

    吕嫦云刚卸了钗环,素着一张脸也别有一番韵致,换做以往,邓藻良肯定会多看上两眼,感叹他的二小姐真是长大了。

    “豫王三日前传信,说他的人发觉彻侯这几日称病在家,实际早已连夜离了侯府,跟着的人看他带的人只有贴身几队”邓藻良面色沉重:“看他这样着急,似是有十分要紧的事,才会这样急着离京。”

    这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吕嫦云心头一跳,很自然地就想到了跟彻侯唯一有过牵扯的人,问道:“可是姐姐远在丘祢,已经过去一年了,便是南翮都说,姐姐和傅忌在那里一切安好,怎么会................”

    邓藻良知道这事儿紧急,这时候再派人去丘祢也不知道能不能赶得上彻侯的脚程,他很不确定,但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猜想:“兴许,宫里还有咱们不清楚的眼线,把大小姐的消息传到侯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