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双姝 > 第二百三十九章 重返京都
    回京的路并不漫长,统共才十来天,掰了指头数一数,我很快就能见到侯府里头的老熟人了,舒窈就算了吧,倒是公孙彦姬挺可爱,比宫里头金贵嫔她们生的要可爱的多,至少是个小孩儿的模样,没有小小年纪就精于算计。

    再一个,她虽是舒窈生的,但眉眼全跟公孙刿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脾气爽直也就罢了,关键还不讨人嫌。

    我要是能生孩子,也想生一个这样的。

    但是最好眼睛和嘴巴像我,鼻子像傅忌,这样就完美了。

    他鼻子生的好看,比我都好看。

    琢磨着见了侯府的亲眷该做些什么反应,我一琢磨起事来就顾不上旁的,加上精神头还没恢复,十来天而已,我醒着的时候撑死了也就三天左右,其余时间除了睡就是睡,当中有一回还发了噩梦,梦见傅忌没了,回头就看见有团瞧不见的白雾劈头盖脸地就往我身上扑,躲闪都来不及,好悬没把我吓死,那会儿一脑门的汗,嘴巴里嘟嘟囔囔的,就跟被魇了魂儿一样,还是公孙刿看着不对,硬是把我摇醒,手心手背上全是我拿指甲掐出来划痕,好在只是破了皮,并没有见血。

    后来我是怎么睡下去的来着?哦,似乎是他重新帮我安顿了,还有一下没一下地往我后背上拍,跟哄孩子一样,像是在做我曾经对着傅忌做过的事儿,一边拍嘴里还一边哼哼着,像是北地的草原古调,音不重调子也听着很不适应,跟靖宫庄重的礼乐完全不一样。

    虽然不太习惯,但好歹听着平和悠远,起码我之后再没有发过噩梦了,算是有些效果吧。

    这一向都是我哄别人,少有人这么待我,脑子里明明想的是这人不靠谱,说不准我一跑跑一年,又把他的新鲜劲儿给勾上来了,真是十足的不可信;可转头又换了一边脑子想,管他呢,且走一步看一步吧,我如今舍得一身轻,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他爱折腾就折腾吧,只要腻味了之后大发慈悲给我送回到嫦云身边,那就算是待我不薄了。

    就这么想一出是一出,把这一切归结下来就只剩了一句话,车到山前必有路,管山的那头是刀山还是火海,去就得了。

    侯爷微服出行也不是一般人出行能比的了的,吃喝先不说,但凡我身子能经得住颠腾,也不会一路拖这么久,现在唯一后悔的是没把刘老头给捆上,他的医术虽比不上邓夫子,但这么多年的医书也不是白看的,多大的毛病,但凡他一套玉门十三针下来也能好个大半;

    其实吧,当年他一心听命于傅忌也是情有可原,我早就想通了,也从没有怪过他,傅忌是皇帝,他指明来要给哪个妃嫔下药刘老头不下也得下,根本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

    宫里靠本事吃饭的大有人在,可真要论本事,他才是有真本事的那个人,只是干得活上不了台面,又生不逢时,所以在太医院混了这么多年两个院判都没混上,也是够可惜的。

    想想宫里少了这么个有趣的老头,还真是叫人伤感啊。

    走走停停,反正又走了差不多十来天吧,一路过了三回通关的文牒,期间我对公孙刿是多有不满,他看我看得严实,一会儿说不能吹风,一会儿又说我两个面纱都不戴就撩帘子朝外看,明显就是在卖弄风-骚,把我憋得满肚子火,无奈又没处说理去。

    讲道理么,我铁定是讲不过他的,歪理更是讲不过,托彻侯的福,这一路上风景我是一概没看,全程除了汤药就是干粮,没一个是能入口的东西,好容易在丘祢长回来的那点子嫩肉,现在全褪下去了,下巴也从鹅蛋成了尖角的鹅蛋,怎么瞧,都像是在朝着面黄肌瘦那头发展;

    我心里多少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除了没人的时候偷偷摸摸下巴摸摸脸,其他时候都不敢问人拿镜子来细瞧。

    公孙刿当然把我的小动作都看在眼里,但安慰是别想了,他近来总是喜欢拿余光打量,一般都是从我下巴扫到胸-前,也不知在打量什么,只是道:“是瘦了些,连那儿瞧着也小了。”也不说那儿是哪儿,但那眼神不实诚,总是要把人看得面红耳赤,恨不得跳起来养天发誓以证清白。

    我生气啊,气的都别过脸不看他了,可公孙刿也不恼,说完后又意味深长地笑了一笑,像是在筹备什么大餐,只是不疾不徐道:“回去叫人好好补补。不要急,很快就又长回来了。”

    谁急了!我又转过来瞪他,不妨正巧对上公孙刿的眼睛,北地的人眉目深邃,尤其公孙氏的人都长了一双虎狼一样的眼睛,那点精明强悍都隐藏在不靠谱的表象之下,我分明见过很多回,也还是忍不住地要缩脖子,就更别提阿宝那样的,不吓瘫就不错了。

    “谁急谁知道”我慌忙的垂下眼,小声气道:“反正不是我急。”

    生气是生气,但没到气头上,所以听上去慢声款款的,有点别样的意趣,让人很受用。

    心心念念的宝贝失而复得,这样的喜事也该叫他好好乐一乐了。公孙刿轻抚着手中的柔夷,心道肤若凝脂也不外乎如此,可惜傅忌倒霉,摊上成国公一家老小,后头豫王也瞅准时机往他身边使绊子下锁扣,大好江山和红粉佳人一个都受用不上,合该他英年早逝,白白把宝贝送进他手里。

    但是她那天哭的伤心,也哭的真,那副恨不得生死相随的模样别说是他了,随便换个人上来,都瞧着眼热,他杵在边儿上干看着不叫事,说不准还要被当成那棒打鸳鸯的恶人;

    天可怜见的,拆散有情人简直缺了大德,天打雷劈也不为过。

    如果不是亲眼瞧见,公孙刿怕是还不敢信。

    她在广寒宫死皮赖脸讨好自己,故意使小性儿叫他把她饶出冷宫,桩桩件件,都表明她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主,但凡自己能过得好些,就管不上别人死活了。

    不过她好就好在自私的坦荡,有什么都事先撇的干干净净,就算事出突然也不会叫人动心思去翻她的旧账,勉强算是讨人喜欢。

    可他到现在才知道,原来她只是在他面前才会努力维持娇纵却顺从的假象。

    她在喜欢的人跟前,分明不是这样的。

    她可以上山拾柴火,可以进厨房当个灶下婢,只是因为那人是傅忌,所以她才会无所不能,才能收起娇纵的一面,甘心去哄着脾气属实不算好的那个人。

    说来稀奇,谁能想到前朝妖-妃和废帝之间,居然不全是利用,居然还有真感情。

    天底下最可笑的事,也不过于此了。

    公孙刿心情堪称愉悦,因着傅忌死了没人再能拦着他阅美,且吕嫦云在宫里大有越过她姐姐的势头,不管是生活还是事业上,他都是一片光明,只等着龙椅上头换了人坐,一切就功德圆满了。

    然而上位者喜怒不形于色是基本,真回了上京还是得低着头拾起朝笏,老老实实地给皇帝当差,布政司这一职自从洛震烨死后几乎就是荒废了,公孙刿如今要重新安排布置起来不容易,毕竟布政司说白了就是替皇帝管钱的宫内衙门,天子脚下尚且要夹着尾巴做人,他也不好上来就管的太严,叫那些个亲王督军把之前私吞进去的银子都吐出来,这样太得罪人,还是得换个迂回点的法子。

    侯府告假快一个月,皇帝在上头坐镇,心里门清,可官员们不知道,只想当然的认为彻侯又在搞什么以退为进的把戏,上回就是这样,他全权退出,把成国公捧得不知天高地厚,结果怎么着,小小一宗受贿案,折下去多少人,文官一派嘚瑟了没几天,几乎都给整的死绝,如今清一色的全是寒门子弟。

    原先倒还有忠勇公可以领着说几句话,可有鸡贼的只微微转了转脑子,就摇头说不成不成,现如今宫里的璟贵妃盛宠无匹,比当年万氏还有过之无不及,好歹万氏还是官宦人家,只是家里获了罪,出身低了些,可璟贵妃却不一样,本来该是钦定的豫王妃,前朝功臣之女,只阴差阳错才入了宫,再者她进宫开始这后宫的事儿就没停过,敏妃淑妃还有丽昭仪都相继折在她手里。

    若是这样的女人有了靠山,还成了皇后,那才真是叫吕家得了道了。

    外头传的神乎其神,但从香桃子嘴巴里说出来,就顶多是饭后的笑料,吕嫦云每次都听的津津有味,可惜不好去申辩,难不成她逮着就解释一通,说其实这些都不是她自己的主意,她压根就做不来什么宠妃,还不是跟着姐姐有样学样,凡事都往招人恨的那头去做,什么半路截胡,什么乱吹枕头风,她做的别扭,可公孙嘉奥却是相当受用。

    她不是个好演员,可皇帝捧场,久而久之,这‘好名声’就传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