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双姝 > 第二百四十二章 不谈真心
    这次的谈话比较诡异,好在并没有不欢而散,我揉的手酸,但也不是白揉的,至少公孙刿还跟我提了一嘴嫦云,说的不多,勉强算是聊胜于无吧,起码我知道了嫦云和万氏还没撕破脸,但跟太后却是明晃晃的不对付了,老人家心里堵着一根筋,皇帝宠幸谁她就看谁不顺眼,以前是瑀夫人,现在万氏如愿地被打压了下去,她倒反过来盯着嫦云不放,看样子说什么也不打算叫她好过,三天两头不是喊她过去抄经,要不就是罚跪,要不是皇帝知道了过去捞人,怕是嫦云的腿都要跪坏了。

    年纪轻轻的就落一身毛病,我都怀疑邓夫子过去是干什么吃的,看着什么都会,可连嫦云的身子都调理不好,他简直枉为夫子,连喜欢都不配。

    外头人都看着嫦云短短时日内一跃而起,占尽风光,可谁又能相信宫里是这样的光景。

    心塞,但又无能为力,说的大约就是我如今的心情了。

    不敢在公孙刿跟前说朝政上的事,就只能在他耳边敲敲边鼓,我努力地捡些好话来讨他喜欢,言语中又不失娇蛮,别的不问了,唯独就想让他再多透露些瑀夫人和大皇子的近况,好歹心里有个底。

    这俩也不是省油的灯,多知道一些事总是没错的。

    毕竟是公孙嘉奥膝下第一个挂了序齿的儿子,公孙刖虽不讨喜,但占了长子这一天生优势,嫡庶之分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想必万松雪之前也没少为他打算。

    “若是能不动武,不动手就能坐上那个位子,那才叫兵不血刃”我跟公孙刿止不住地犯嘀咕,有点挑拨离间的意思,但是并不明显:“丘祢多远,你这一称病,白白便宜了大皇子一派的人,当初是洛家塞了个庶女进去,如今洛家没了,大皇子仍是站的稳坐得住,一点影响也没有。”

    傅森的伤势不知轻重,但就目前来看,他的人依然在外头蠢蠢欲动;

    这时候要是再来一场内乱,就彻底齐活了。

    话是这么说,可公孙刿显然有他的打算,更轻易不会在我跟前时流露,只干笑了一声,岔开道:“不说这个了,昨日下了朝,回去时路过御花园,正巧撞见了贵妃,她抱着猫坐凉亭里头不动弹,大约是前阵子乾寿宫跪经跪多跪了半宿,我冲她行礼,她也没什么精神。”说着,公孙刿又朝我戏谑地递来一眼,调侃道:“好在离得远,宫里又耳目众多,她才没法往我嘴里套话。”

    猝不及防地被拆穿,我的脸一下就红了一半儿,话里的意思我懂,意思就是我之前的边鼓就算是白敲了,公孙刿心里门清,反倒我这儿,看似聪明,可一开口就漏了底,听是听到了不少的话,可只要一琢磨,就知道这根本不算什么,不过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翻到明面上而已。

    “邬太后待在佛堂里从不往外多走一步,也从不掺和后宫的事儿,如今一门心思针对她一个,关上门来看不见听不着地由她作践,更不会有人敢站出来劝上一句了”我听见嫦云又被乾寿宫那位使唤,不由得垂头丧气,感叹道:“嫦云是实心眼儿,老人家再过火她能计较就不计较了,叫我看这不是心宽,这就叫活受罪。”

    “这是她自己选的,并无什么好坏之说”公孙刿道不以为意,顺手还拿了我一早就晾在一边的毛茶饮了几口,道:“你妹妹比你聪明,跪也不是白跪的,圣上虽不过问,但眼睛未必不看着。”

    没有好处,谁还愿意白白遭那个罪,未免把人想的太傻。

    “也是”我认同他的话,不免有些讪讪道:“所以你瞧着呢?我看这会子贵妃上头顶天了就两位夫人,你那皇兄未必没有封她当皇后的想头,嫦云想不想我不知道,可凤命却是实打实被算出来的,事在人为嘛~!”

    公孙刿面不改色地把我晾了半天的好茶给喝了,也不跟我说声谢谢,只是占着我的贵妃榻不肯起来,闲散道:“根底不正才有希望,只是你妹妹未必稀罕,兴许后位于她,反倒是祸端。”

    我没有想的那么深远,只是觉得傅森和公孙嘉奥两头终归要找一个靠上,嫦云才能有指望,于是顺嘴道:“祸福相依,免不了的,上京传的风言风语,无非就是拿我们吕家的根底说事儿,怕是万氏那头也伸手推了一把,宠爱比不过么,总是要在别处找回场子来,应该的。”

    公孙刿点头,凡事都要讲道理,既然享得了富贵,自然也要受得住磋磨,皇家里的孩子,谁小时候不是这么过来的,只是他和公孙嘉奥两人差在处事上头,看重的东西也全然不同。他那会儿一味地跟在几位兄长身后,努力地在父王跟前讨父王喜欢,连亲兄弟都恨不得忘了,就算在同一个宫里住着,也是看见当没看见。

    没办法,为了生存,他不得不这么做。

    公孙刿其实并没有皇兄那样的决心,不是所有人都能说放下就放下的。他和公孙嘉奥那时不过是个末等的皇子,生母在后宫落败了,再是美貌绝伦,也注定翻不出大夫人的手心,短短两年,他们在骧国的后宫遍尝人情冷暖,还是普通人家上早学的年纪,便过早地明白权利的可贵。

    最落魄的时候甚至连照顾他们的宫女都被殃及,上头的人说打死就打死了,给的理由是在皇子跟前无状,可谁都晓得她是被二皇兄给看上了,最后玩腻了便撒手丢在一边,最后尸首都瞧不见。

    不能再寄人篱下,就只能自己想法子。

    可皇兄能在生母死后不到三个月,就跑去大夫人的宫门前磕头,笑盈盈地叫着别人母妃。他却不能。

    两个人,选了两条截然不同的路,一个似乎是直通康庄大道,一个则是百般隐忍。

    好在隐忍的那个最后收获不菲,总算是值得。

    公孙嘉奥就是太明白了,所以无所畏惧,才什么都豁的出去。

    时至今日,就是知道皇兄的打算,知道他碍着孝道不能把太后怎么样,只能关在乾寿宫不肯放出来,公孙刿也还是不敢恭维;至少皇子成了年就该出宫开府建,光是半夜歇在大夫人的内宫里,等宫门放钥了再回去这一宗,就足够耐人寻味的了。

    这样的事儿算得上是宫廷秘闻,从前知道的宫人和侍卫都悄无声息地死了,唯一知情的就只有他和邬太后两人。

    他倒是宁愿不知道。

    我不是瞎子,看得出朝政的事儿让他心里很不痛快,但越是这时候,就越能打听出些有用的消息来,公孙刿需要一个地方让他说个痛快,那我就只能闭上嘴乖乖听着。

    趁着公孙刿也在,我都念叨了好几天了,这会儿一气点了好些个粉蒸糕来当夜宵,这东西难做的很,大晚上的还要起蒸笼,不过侯爷要吃,似乎也没人敢说什么。

    等到糕点端上来了,我便用手摇撼他胳膊,道:“久躺脑袋发晕,起来陪我吃东西。”

    公孙刿没胃口,可乐得看我吃,还不停地拿筷子给我把糕点分片。

    这就是做花瓶的好处了,人家没拿你当外人,只要装傻充楞就可以糊弄过去,再适当地表现亲-热些,甭管是谁,甭管面色再阴沉,不出几句话的功夫也转晴了。

    公孙刿心情不好,可有人却不知道,我这正吃着呢,舒窈那儿故技重施,前一晚截胡了今天也该消停消停,她倒好,破天荒叫了两回人,连措辞都是一个模子里照抄的,说小公子吹了风,喝了药也不见好,还是得侯爷过去瞧瞧才稳得住。

    分明就是一小风寒而已,也用得着这样大惊小怪。

    第一回公孙刿发话让府里的大夫去好好瞧瞧,第二回就难得地勃了舒窈这个侧夫人的面子,连从榻子上下来的心都没有,张口就对她身边的丫鬟说了声滚。

    我用脚后跟想想,都能脑补出舒窈现在的心情,应该是拔凉拔凉的吧。

    看着那个侍女慌不择路退出去的模样,我不由得重新审视起了自己在侯府里的位置,在上京也些日子了,我以为公孙刿真就是拿我当一件艺术品来收藏而已,可舒窈却不这么想,她从种种细节处窥得了我在公孙刿心中的地位,直接就拿我当最大的威胁。

    哪怕就是件艺术品,似乎价值也比一个无色又无趣的管家婆要高。

    男人啊,就是不能惯着。

    先动心的就输,后来的也不见得就是最好的,因为总有更好在前头等着。

    舒窈一介侍妾做到了侧妃,算起来比我待在公孙刿身边的日子要长的太多太多,她应该早知道她的男人绝不是什么情深义重的人,就像他说的,她为侯府诞育子嗣,她管着后院劳苦功高,她也不过是个责任,所以公孙刿可以养她一辈子;

    可她一辈子也不会快活吧。

    真要剖开了心谈感情,那还不如放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