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双姝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左右为难
    齐开霁是御前的人,不算头一号,但是上升空间还很大。

    加上他长得又这么秀气,应该已经有不少小宫女想跟他结个对食了吧。

    皇帝跟前当差不是那么容易的,到点儿了就要回去,走前他跟我又说了一通如今宫里的局势,说时肩背还微微低伏下去,手里的拂尘拿的很是稳当,像是眨眼间的功夫,这人就脱胎换骨了。

    再没人会像我那样大咧咧地喊他阿柒,有身份的人就是不一样,连个变化的时间都没有,有一个开了头,下一个就跟着叫,整整齐齐,改头换面,都改叫他齐公公了。

    看来我往后也得跟着改口才行。

    “济贵人还算得用,圣上不愿意见贵妃的时候,多半都是见的她”齐开霁笑了笑,说道:“不过司寝女官那儿的彤史我悄悄看过,济贵人自开春起底下一次都没记过档,兴许圣上召见她,也就是晚上说说话,白天再原封不动地送回去吧。”

    用词真毒,说的跟上菜似的,合口味了夹一筷子,不和口味的就原路送回去。

    我可能是一年多没回宫里头了,仔细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济贵人是谁,公孙嘉奥给人起封号想一出是一出,从嫦云那会儿就很不对劲。

    其实原封不动送回去没什么,真没什么丢人的,况且真金白银的东西和好处摆在眼前,也没人会再计较。我深信香桃子跟从前的我一样有追求,她才不在乎是不是得宠,只要公孙嘉奥看在嫦云的面子上不亏待她就得了。

    说完香桃子,我跟齐开霁打了声招呼就要往回走,可偏偏他老喜欢吊我胃口,动不动欲言又止,叫我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他欲言又止地:“不过济贵人她............”

    我被齐开霁的话弄得一头雾水,忍不住问他:“不过什么?”

    他比划了下手势,像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的样子:“算了,以后你自己见着了,大约就明白了。”

    这样只会越来越不明白啊..............

    不明白的我本来想顺路拐去昭圣宫,就是瞧瞧嫦云也好,可心里有愧,总觉得她这会儿也未必就很想见我,便灰溜溜的走了,还按着齐开霁说的,尽量避开旁人,尤其是几个刚来没多久的小贵人,一般刚入宫的新人都不好招惹,年轻气盛又自诩貌美,凑在一起就伸长了脖子要斗,不在宫里摸爬滚打一年长不了记性,实在得罪不起。

    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有些人你惦记她,她说不准也在惦记你。

    旁人都对吕嫦云闷罐子一样的脾气不抱什么希望,反之她自己也是,眼下一路困顿,风飘柳絮的天里她就要和清滟她们动手做冬衣了,毕竟内省局的东西一应都要供着瑀夫人那儿用,她们不自给自足,就只有挨饿受冻。

    小橘子对现状很不满,一开始尽出馊主意,说要不就称个病,病的越重越好,圣上听了就会来过了,反正主事的是彻侯,搅屎棍是太后,贵妃多无辜啊,吕嫦云大可以把自己说的可怜些,说太后身边的钟嬷嬷把四皇子硬抱了走,兴许看在孩子的面上,这件事就能平息下去,她也不用在昭圣宫里重复冷宫的日子了。

    吕嫦云那时正在拿丝线穿针眼,可能是觉得这样不成,就是为了傅森也得振作起来,于是说试试就试试吧,称病的由头也很简单,就是随便想了一个,今天她觉得心口疼。

    小橘子开心了,兴冲冲地想跑去含凉殿报个信儿,可不巧撞见秋贵人和蕙贵人提了食盒出来,若是皇帝领情还好,可他低头就闻到一股隐约的香味,就知道完了,两位贵人原路来原路去,公孙嘉奥心情不好,见谁都没胃口,她们这一趟算是白忙活了,连食盒里的小菜都没拿出来就被赶了回去。

    小橘子的下场算好的,掌嘴还是自己掌,可以控制手劲,扇的啪啪有声,但不至于真把脸扇成一个猪头。

    人呐,就是不能一帆风顺,总会遇到点背的时候。

    昭圣宫的历史那么辉煌,能住进去的最低也是个妃,从前靖宫里头的星命司都批过,说昭圣宫地气灵,是仅次于含凉殿的存在,不是一般人还压不住,就算压住了也得扛得动三灾八难,才能修成正果。

    从正殿匾额挂上去的那一刻起,后头修成正果的人统共就两位,一个是昭圣皇太后,一个是曲贵妃。

    吕嫦云目前还不知道,不过三灾八难倒是不少,小橘子跟在她身边,且有的好熬了。

    蕙贵人容长脸,柳叶眉,发起火来也是小家碧玉的模样,隐约有些刁钻相,身旁秋贵人又是个三两肉扶不上墙的主,这两个凑在一起也不是什么好事,欺负别人不行,欺负一个奴才就是信手拈来的事儿了。

    小橘子好歹是昭圣宫的管事太监,落到这两人手里哪能有好,先是一个劲儿地给蕙贵人求饶,进了萃湘馆都饶不了,最后还是秋贵人慈心,听个响儿也听的耳朵起了茧子,就说便宜他这个小太监了,她们给圣上做了些东西过去,倒了又嫌可惜,就赏他吃吧,也不多,吃不完也没什么,她们还准他带回昭圣宫去,就算是给贵妃娘娘找个贴补加个菜,算是开-荤了。

    最后这些东西吃没吃完不知道,总之小橘子跪的膝盖头紫黑一片,回来更是大哭,嚎啕着说新进宫的小主怎么能这样呢,得饶人处且饶人,金贵嫔都不闹腾了,她们以为靠上瑀夫人就万事大吉,圣上都不见她们,她们竟然还得意上了。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

    清滟和绿迆嫌小橘子聒噪,又心疼他出去跑个腿就要遭这样得罪,于是赶忙翻箱倒柜,找出收着的伤药来给小橘子敷上,边儿上贵妃娘娘的绣工很好,在小橘子还在哭天抹泪说委屈时,她已经做了打了对同心结的络子,就是特意用了老旧的丝线,做的样式也不新鲜了。

    “送去含凉殿吧,今晚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南公公在外头守夜,他会放你们进去的”同心结做了三天,吕嫦云扯完了线,又翻出个小盒子,把做好的同心结放了进去,说道:“我能想到的法子就这有这么多,若是这一招不行,那我就亲自去含凉殿请罪,多跪上一会儿也不打紧。”

    跪就跪吧,又不是没跪过。

    争宠争的那么为难,简直世间少有。

    清滟觉得她这品性实在不该当个贵妃,至少荣辱不惊这一点上,她更有皇后的样子。

    只是人各有命,人都在宫里了,能依靠的也只有皇帝一个。她伸手用锦盒装了同心结就去了,比小橘子要好一些,从昭圣宫到含凉殿的路上一切太平,蕙贵人和秋贵人也没那个闲工夫在晚膳前满宫里走动,就是在和御前的人周旋时看见济贵人从里头刚好走了出来,老相识一个成了主子一个还在跑腿,两边看着都有些不自然。

    不过香桃子至少还厚道些,并没有拦人,就当做没看见一样转头就过去了。

    清滟侧身看她一眼,忍不住就要长叹,在毓德宫里时多爱俏,布鞋子上头都要绣两朵桃花上去,香桃子总是笑眯眯地跟谁都好,脸色红润且饱满,哪里像现在,一天到晚穿的不是紫就是青,金钗银钗没有,从耳坠子到步摇一应都换了绢花和珍珠,生生把她的活力给掐没了,就是打扮的再像,也不过是个随时可换的替代而已。

    果然能陪在皇帝身边的都不是凡人,保持平常心最要紧,不然一天到晚都在受委屈,很容易就要想不开。

    南翮帮着把东西递了进去,刚才济贵人来伺候着用了半盅参汤,这会儿皇帝还没歇下,又重新看起了奏折,看样子晚膳又是和之前一样,原样端上来,等凉了再端下去。

    其实昭圣宫做的鲫鱼膏很好吃,清清淡淡的,也最合他口味。

    可惜就这么僵持着,谁也不肯退一步。

    公孙嘉奥是忙,水患止住了,随即而来的赋税又成了问题,逼着百姓交,他们会造-反,不交也不成,发兵的钱粮只够几月的效用。他这个皇位怎么来的,大家都心知肚明,眼下靖国的余孽仍是蠢蠢欲动,其中就有那个怎么都死不了的豫王。

    他正在看常清写的折子,常清的品性没的说,能悄无声息地除去公孙伏都,就表示这人并不单单会行军打仗,他对阵的兵法与谋略也是格外独到,只是出身微贱一些,找机会多提拔就是了。

    公孙刿还在牢里,怎么处置也是一个难题,分明常清有大把机会可以斩草除根,把旧主的事儿给抹平了,到了皇帝跟前就好比一张白纸,还能继续做他的心腹大臣。

    可惜了他不上道,始终不愿意赶尽杀绝。

    亲弟弟一直关着是不太好,可就这么放出来,又不足以震慑那些老臣。

    公孙嘉奥依然很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