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双姝 > 第二百五十七章 一意孤行
    吕嫦云醒来时身边人显见的多出不少,都是生面孔,不过紧跟着看了看周围,她发现自己依然躺在昭圣宫里头,这些人明显都是特意拨来伺候的,每个看见她醒了都一脸劫后余生的模样,有脚快地已经往外头跑,估摸着是要通知含凉殿那块儿,贵妃娘娘睡了几天几夜没醒,再不醒太医院怕是一个脑袋也保不住了。

    胡御医最先赶来,邓藻良提着药箱紧随其后,上来就问她头疼不疼,嗓子痛不痛,好像她浑身都是毛病,基本上没一处是好的。

    除非把人整个劈开,把骨头都拆开治。

    邓藻良在宫里就是个挂名的大夫,前阵子昭圣宫大门紧闭,谁都没有放进去,知道她过得不好,不好也不肯挂嘴上,他在太医院早已急的没了主张,要不是顾忌昭圣宫都是皇帝的人,早就进去抢人了。

    昭圣宫一向得皇帝宠遇,可伴君如伴虎,她的性子外柔内刚,十次里有五次少不了言语上的冲突,但凡公孙嘉奥一有不顺心,还不是说放下就放下了。

    邓藻良仔细的看,这会儿就算看见吕嫦云脸上略有些血色,也没有彻底放下心来,她畏寒,三伏天要加一件薄衫,底子也亏损的厉害,额头浮着虚汗,瞧着两颊微红也不是什么好的征兆,或许还没到回光返照的地步,可寿数已然很有限,只是她自己不晓得罢了。

    从前才名远播,名冠上京的吕家二小姐,真正见过的人其实很少,因为吕嫦云都不怎么出门,唯一出门的几回大多也是进宫给昭圣皇太后请安,给她的姐姐瑞贵妃请安的。邓藻良有幸见过,她的眼神是轻灵的,如今就只有倦怠,邓藻良有种深深的无力,这地方不适合她,他也不能带走她,只是短短几年,就已经让她精疲力尽。

    他甚至都忘了后妃不得见外男的规矩,没等宫女放下床幔,就伸手要去探脉,好在被胡御医给拦下了。

    “没事儿”吕嫦云吃力地坐起身来,有宫女挪了厚垫让她枕着,还是那样的漫不经心:“只是腰里使不上劲,坐久了会发晕,可能多喝几贴药就好了。”她到底年轻,几次大动静依然闷不做声地扛了下来,就是几天睡着不成事,体力有些跟不上了,一说话就莫名的气虚乏累,吃吃不进,水也喝的少,就是昏睡的那几天太医院配了药来,也是公孙嘉奥一口一口地哺给她,免的她喝一半儿吐一半儿,夜里头抽冷子,紧闭着眼喃喃地说冷,叫人看了心疼。

    所以一个个的都有病,不是公孙嘉奥的推波助澜,她也不会一次次受人算计,没有邓藻良瞻前顾后,或许她还有出宫的可能,如今醒悟过来,除了后悔还是后悔。

    早知会这样,当初都干嘛去了?

    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毫无意义,邓藻良给她探了探脉,虚浮无力一如她昏睡的那一刻,压根就没有变好过。

    他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只好干巴巴地提醒着:“病由心生,药治身,不治心,娘娘若是想快些好全,最好少些思量,心情疏阔些,才是上策。”邓藻良是个好大夫,对待他所看重的人永远尽心尽力,跟着又道:“还有吃食上也需谨慎,苦夏虽难过了些,也切忌用冰,否则寒气入体,又免不了身上病痛............”

    他们当中隔了一层幔,吕嫦云在后头一直在点头,只是瞧不真周。“想彻底好全怕是不能了”她玩笑着,语气稀松:“不过人哪有不生病的,记得本宫的姐姐还说过,不生病的几乎都不在了,因为他们都跑去了天上,要做神仙去了呢。”

    这样的笑话原本该是很好笑的,可这会儿邓藻良却打心眼儿里笑不出来,只得无奈的低头附和着:“娘娘说的是。”

    御医的作用就是诊脉,开药,以及把小病往大了说,把大症候往小了说,就没有开了药还在一个宫里久待的先例,除非这个御医和那个娘娘有点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邓藻良就是不走也不行了,因为皇帝来了。

    说来也巧,今早侯府将小郡主送进宫来,人到没多久,昭圣宫就传了消息,说贵妃终于转醒。

    公孙彦姬对他这个皇伯父一向是谨慎有之,惧怕也有之,父辈的事情她不清楚,虽说得宠时她还跟着公主们一同来含凉殿给皇伯父请安,可说穿了,皇帝的分量她是明白的,进宫前母亲和那个女人就或多或少地提过,谁做了皇帝,谁就是天底下最不讲道理的人,他要你生很容易,要你死也很容易,一切都在弹指刹那而已。

    从昨晚开始算起,她已经实打实地哭了两天了,到这会儿还是红肿着眼睛,就是用了些粉盖住,也依稀有哭过的痕迹。

    侯府解了禁,可怜侯府的小郡主却不能住下去,公孙刿在书房一夜没出来,舒窈也哭,搂着她一起哭,可惜天亮的太快,御前的人亲自来接,就表示这人你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女人家除了哭似乎也阻止不了什么。

    进宫了待遇就是不一样,彻侯犯事,郡主却升了衔儿,一切都找着公主的范本来,改称号、改头衔,乾寿宫那儿倒是没动静,不过齐开霁按着皇帝的意思去走了一趟,回来就跟刘大监汇报,说乾寿宫里已经拾掇出一处偏殿,郡主身边跟着的人打发一些,只留奶嬷嬷和贴身的伺候,钟嬷嬷的意思是太后礼佛,喜欢安静,最忌讳人多。

    刘大监奸猾,从来不得罪人,就是说人坏话都没有过,可连他听了也免不了为郡主担忧,意思说邬太后多厉害,当初一张利嘴辩的那么多大臣都不敢说出个不字儿来,还是常清临头一盆冷水才把她泼的没了话说。

    她最忌讳旁人说她失势,尤其是圣上把侯府的小主子塞进来,日日在跟前杵着,还美曰其名怡儿弄孙,这不明摆着戳她的眼么。

    郡主往后的日子啊.......怕是难捱了。

    齐开霁回去细细琢磨,也是,太后心里有火气,又因为偏帮彻侯而彻底拘在宫里,甚至自由出入的权利都没了,很难说会不会就此迁怒到彻侯身上。

    内省局的人敢克扣昭圣宫的份例,却不敢克扣乾寿宫的,养育之恩比天大,真要论起来做太后的好处比皇帝多的多,从没有太后因为获罪被拱-下台,就算她朝天上捅个篓子没关系,自然会有皇帝来收拾,收拾完了,她还能继续颐养天年。

    昭圣宫那位和郡主比起来,明显是前者更重要些,吕嫦云在邓夫子走后又歇了会儿,感觉有点力气了,才在宫女的服侍下用了些鱼片粥,她这是虚不受补,就是天上的仙丹拿来也补不进去,小橘子见主子有复起的架势,尽瞎出馊主意,还说要不炖一只大蹄髈,整个吃下去兴许就能好,结果话没说完就被静香掐了耳朵拎出去了。

    公孙嘉奥来时她还在和清滟打商量,清粥怎么都比苦药好喝,清滟却说良药苦口,加了蜜饯这药效就打了折扣,可吕嫦云怎么不肯,只说她这会儿什么都喝不下去,再不成就把药搁着,凉了再喝。

    太医院开药一向是只有更苦没有最苦,吕嫦云这样子明显是喝怕了,无奈讨价还价的招数用的还很不熟练,耍无赖的本事连她姐姐的半成功力都没到,轻易就败下阵来。

    吕嫦云没察觉,清滟也没察觉,公孙嘉奥只好假意咳嗽了声,只等着清滟快步地退了出去,才上前拿过晾了许久的药,轻声道:“喝吧,已经不烫了。”

    遇上清滟还可以讨价还价,拖着不肯喝,一遇上他,吕嫦云就只能彻底认栽,忍着那股药味,就那么一口气喝了下去,喝的太急了呛嗓子,她也跟着咳嗽,面上涨的通红。

    好心给她拍拍后背,她也依然紧绷着,骨架纤细,脆弱的好像一捏就会碎掉。

    “臣妾没事”他拍的力气不算太大,慢慢的就缓过劲来了,吕嫦云美目流转,浅浅笑道:“只是记性不太好,没有清滟在边上盯着,怕是喝了几顿药都不晓得。”

    她的记性其实不差,只是事关自己,她从来都记不牢。

    见公孙嘉奥沉默不语,吕嫦云想了想,又说道:“其实..........圣上如果现在要处置我也没什么,只是姐姐那儿......”她语气小心:“不知圣上可不可以放过我姐姐,她从来不晓得我同彻侯商议的那些,不过是我一意孤行,连累了她。”

    公孙嘉奥说:“好。”

    吕嫦云知道自己在卖乖、在讨巧,甚至试图用他的怜惜来遮掩,不喝药多好,他来看她,只是因为放不下,所以她只是虚弱地伏在他肩头,再耳语呢喃几句,就已经成功了。

    昭圣宫的待遇又恢复了当初那样,内省局的管事怕的眉毛都在掉,缺的太多,一时间还凑不齐,东拼西凑的,还挪了几个贵人宫里的物件给填上,这才紧赶慢赶地送到贵妃宫里。

    公孙嘉奥也恢复了作息,时常会去走动。

    二人很有默契,都闭口不谈那日含凉殿发生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