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双姝 > 第五章 良辰莫负
    造-孩子-的过程总是很一言难尽。

    尽管每一次都感觉差点喘不上来气,但我还是没有被憋死,还是能够憋出一口气,继续哄着只在床上闹脾气的傅忌。

    想想白天都是他哄我,晚上也都是我哄他,

    如此你来我往,有来有回的,大家才公平嘛~

    只能说,这么多年,我跟傅忌都习惯了。

    他是想改改不了,我是想劝劝不住,只好被动地习惯,彼此才能图个安心。

    强忍下身上的不自在,我对着傅忌-潮-红一片的脸,暗赞他俊美的同时,也不免有点胡思乱想。

    说实话,当年在东宫的时候,还是有过几个低微的小贱人怀上傅忌的孩子的..............

    我不担心傅忌对她们有情,人都已经给我弄死了,骨头都不知道烧成哪种灰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只是,我总是免不了要去想,要去猜,猜傅忌当初在对待她们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是和对待我一样,睡个觉都不消停,每次都搞-得-我气都喘不上来呢,还是会故作温柔,小心翼翼地掩饰自己的不安,不让那群小贱人们轻易察觉。

    这个问题说不重要,也挺不重要的。

    但这问题坏就坏在,一旦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就每每都要搅的我日夜难安,肠胃不调啊...........

    想想看,皇帝只有一个,然而后宫里头还坚挺活着的女人少说也有十来个,再算算没有名分的和名分太低的,那简直就是大杂烩,什么好的坏的肥的瘦的都齐全了。

    大家都是人,还都是女人,谁都想做那个唯一。

    这一说到唯一,那事儿可就说不清了。

    不过啊~我倒是跟她们这群庸俗的女人不太一样。

    我不光想做傅忌的唯一,我还想被他好好珍惜呢~

    我想着,要是什么时候能和傅忌等价交换一下就好了,我也不求他有多爱我,只求他待我的真心比我待他的要多上那么一点点,一点点也不算太离谱。

    这样的话,我如今这点子牺牲和付出,也算是有了些许回报了。

    其实前者说好听点,是傅忌拿我当自己人,大方地向我袒露他的一切,根本不分好坏;可若是说的不好听了,那就是他看我傻,知道我做了贵妃,又是吕家的人,荣耀和权位都是在我看来最最要紧的东西,所以压根就不会拗着他的意思。

    这么一看的话,明眼人其实顿时就能明了,其实无论傅忌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反抗,甚至还会想尽办法讨他的好,生怕哪里出了岔子,我的一切就要保不住了,就好比现在这样。

    可是再往深里想,我暂时也没别的办法,

    唉...谁叫我傻呢?

    我有时光是想一想,就觉得自己好可怜,

    可怜到自己都要为自己流下一把辛酸泪.........

    不过这种事儿也不能多想,因为想多了,就没意思了。

    毕竟我私心里,还是希望傅忌属于前者。

    我希望傅忌是因为喜欢我家族的同时,也同样的喜欢我;所以,他才愿意大肆挥霍国库给我打造琉璃殿;所以他才会容忍我无休止地打压他的后宫、所以才会对我这样的包容,这样的好。

    虽然明知道这大概是我想多了,但偶尔拿出来安慰一下自己,我也很满足了。

    春-宵一刻值百八十金,痛归痛,但也不是没有-爽-的-时候。我与傅忌的乌-发各自披-散,继而交-缠,说不清是谁先放柔了声音,又或是谁在轻声附和。直到我无意间在床帏内拿眼随意一瞭,才发现外头的红烛居然已经燃了快一大半,少说也得有一个时辰了。

    果然大家都是年轻人,体-力-就是好啊..........

    伴随着傅忌的一声-声粗重-喘-息,我那口憋了半天的气终于缓了上来。

    我的傅忌,终于消停了。

    他把我紧紧地圈在怀里,睁着双水雾迷蒙,像是哭过的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对着我道:“仙仙,朕是个没用的皇帝.........”

    可就算是红肿着眼,他也依旧是那个俊美、温和的傅忌,和方才的那个他真真是两个人。

    又来了,看吧,傅忌这家伙又来了.......

    每次但凡他这样,在我面前露出这样无助和迷茫神情时,我脑子里好容易压下去的粉红泡泡立马就全都冒了出来,不光能让我甩掉刚才在床塌上的不和谐,且足足甩到十万八千里不说,还让我又双叒开始对他心软起来了。

    谁说红颜祸水容易祸乱朝政,

    其实男色也很误国啊...............

    “没有啊,圣上只是容易心软,容易被自己的情绪所左右。”我见完事了,还没来得及缓和自己的气息,便使劲地搂紧了傅忌,往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以表示我对他的喜欢,大大的喜欢:“况且圣上对臣妾这么好,就算圣上真是个不务朝政的昏君,那臣妾也喜欢~”

    我趴在傅忌的身上,亲-了一口-又一口,亲-的时候心想,明明傅忌比我还大个四五岁,可现在把整个头埋在我的颈项之中,看着就跟个孩子似的。

    还是那种听话起来特别听话,不听话起来特别不听话的死小孩。

    “满宫里只有你敢说这话。”我哄人的话刚说完,傅忌就伸手往我腰-上掐-了一把,笑着道:“让你骂朕是昏君,看朕不治你的罪。”

    这一掐就没刚才发病的时候力气那么大了,我心中大定,接着就把锦被往上拽了拽,把我和傅忌都包了进去,这回换我伏在他怀里,换我撒娇了。

    我在被子里露出半张脸,笑眯眯的对傅忌说:“圣上,明天臣妾还要去给皇后请安,咱们早些安置吧。”

    “皇后总是板着个脸,也不知她每天心里都在想些什么,大约觉得这世上所有人都活该欠她的。”傅忌与我相拥在一处,看样子心情甚好,此时更是有心思开着玩笑,又拿起我的一缕头发卷着玩,说道:“仙仙想去就去,不想去的话朕就让南翮走一趟,帮你告个假,都随你。”

    “臣妾不能不敬皇后娘娘的,只是........”哄人的话谁都爱听,我美滋滋地看着傅忌,如果忽略身上的酸痛和一身青紫的话,他几乎就是个完美的夫君了。

    不过再完美,也不是私有的,而是公用的。

    哎,真是想想就觉得很不甘心。

    傅忌发-泄过后,心情从阴转多云,再从多云转成万里无云,这一回他低下头,总算眼里不再有怒火,寒风凛冽陡然间就改成了春风化雨,连雨水都是泛着暖意的,指不定哪一滴就能滴进人的心里去。

    他心情大好地看着含情含怯的美人,又见美人光滑的肌肤上隐约又有青紫的痕迹,不免在满满的爱怜之中又带了丝愧疚,说话也更温和了。

    见我的香-肩上还留着没消退的牙-印,傅忌便满是歉意地对着那块地方又亲了一口,也不说破,单是侧首轻-吻我的发,轻声地问道:“只是什么?”

    我心知这个时候的傅忌极好说话,但凡我说什么,几乎就没有不成的,便软绵绵地开口道:“臣妾前几日才得了圣上赏的蛟青缎,刚裁完衣裳,正想着明天穿着去皇后那儿显摆显摆,可是臣妾的那些头面、都戴腻了.........”

    傅忌听了,极是宠溺地刮了刮我的鼻子:“就知道你要跟朕讨东西,也好,朕早就命内省局替你做了套珍珠头面,明天一早就让南翮给你送来。”

    珍珠头面?也还算不错,至少戴着比黄金和宝石的要轻一些,还能显得我比皇后年轻。

    漂亮的首饰哪个女人不喜欢,尤其是傅忌一直都这么把我放在心上,我还是很开心的。

    于是我很满意的,又凑上去-亲-了傅忌一口:“那臣妾谢过圣上啦~!”

    傅忌笑着刮了刮我的鼻尖,也回-亲-了我一口。

    这样子亲来亲去,好像永远都不嫌腻呢~

    如此,我和傅忌亲-完了嘴,又说了很多没有营养,又不着边际的话,帝妃二人才将将睡下。

    殿内的灯,终于彻底熄了。

    傅忌这一晚带着我歇在新建成的琉璃殿,不是我自己住的昭圣宫,可谓又是一次天大的恩宠。先别说皇后有没有在毓德宫气的跳脚,就在外人看来,我和傅忌也是一夜的温-存,可实际闹得跟打仗似的,也只有我们俩自个儿心里清楚。

    不过想来也是,只有傅忌好了,我才能好。

    他不好了,我第一个就要不好,大大的不好。

    另外,傅忌的外表和心计我是知道的,只是他这样的自卑,有很大原因是因为他的母妃,还有他幼时压抑的生活,这种压抑不会把人逼疯,但却比让人疯了更难受。直到他做太子时,这种情绪已经作成了旧患,怎么治也治不好了。

    他会发脾气,会控制不住地施-虐,施-虐起来还必须要人去哄,每每叫我哄的难受,看得也很难受。但难受归难受,我自己就看得很清楚,反正这些都不是傅忌的本意,做都做了,只要做了之后有好处拿,那就不算亏。

    况且这都是我这么多年都做惯了的事情,做的比皇后还顺手,就算傅忌当年第一次对我这样时,我也没多大的惊讶,就那么很淡定的接受了,也习惯了。

    万人之上哪有那么好当,富贵尊荣哪有那么好享。

    无需别人多嘴告诉我,我自己第一个就想的通透。

    笑话,都被傅忌折腾了那么多年,我可真是太有感触,太明白不过了。

    简直明白的不能再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