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双姝 > 第十五章 宛若天真
    李昭容站着,然而远不如跪在地上来的踏实,我闲的无聊,随口跟李昭容掰扯了几句话,见她一点反应都不肯多给,只好无聊的撇撇嘴,转头往女人堆里看了一眼。这一看也是毫无新意,压根没有看见几个出挑人物(可能在我眼里她们根本就不算什么人物),倒是看见那身藕色的外罩,觉得好像是有点眼熟。

    但隔了一天半的功夫,我早记不起来那个耍杂技的才人是哪张脸了。

    倒不是她长得普通,实在是这宫里的人太多了,有的脸我纵使天天见,也不一定能把每个人都认全,除非都跟李昭容似的身有特长,能年年天天地坚持把难喝的汤药当成三餐的饭来吃,且这么多年还吃得不亦乐乎的,否则还真就泯然于众人,别说是我,傅忌见了,也顶多瞧个囫囵个儿,认个脸熟也就得了。

    可宫里的女人,尤其是进来做妃嫔的女人,其实也不会真难看到哪里去,都说深宫里藏着美人,细想想,哪个朝代不是这么回事,不过是一群女人围着一个男人,天长日久的,这脸不变也得变,就是从前看着还算乖巧温顺的,现在也都是一脸的苦相。

    我闷声算了算日子,是一个名字也没想起来,一个人也没记住。

    也对,这批才人和选侍还是去年进来的,如今一年过去了,还没人家刚进来三个月的成贵人有本事,直接踩着皇后的肩给蹬到贵嫔去了。

    可能冲她那个肚子,指不定还得再往上进一步,直接就是个四妃了。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啊........

    我真是想想就很气,看着这群小贱人就更没什么好脸色。

    人家现在有身孕可金贵了,我不能拣硬柿子,就只好挑软柿子捏了。

    那就.........接着跪吧!

    跪一跪活络一下膝盖,好歹是跪不坏身体,更跪不出人命的。

    就算皇后真问起来也找不到什么说辞,凤阳宫和含凉殿一样,就是个供在云层上头的高位,只能供世人敬仰,不能轻易惹上什么凡尘;再者,皇后之下还有三夫人这几个名号顶着,夫人是比贵妃高一头,可惜皇帝难得才封一个;自打开国以来,能年纪轻轻就封从一品夫人的不常有,一般都是皇帝没了,赏给生前得宠的妃子养老的位子,省的皇帝老了要宾天了,届时皇后熬成了太后,回头想翻起旧账来,害怕保不住几个贴心人,这才额外多了这么三个位子。

    这一波操作,可以说是很良心了。

    而三夫人之下就没有别人跟我挤了,就只我这个正二品贵妃最大。

    堂堂一个贵妃收拾不了皇后和贵嫔,我还不能收拾她们了还?

    就算跪的厉害了,她们坚持不住了,那说到底也是她们自己身子不好,要是真有硬气的,能多坚持一会儿的,那索性咬着牙跪上两三个时辰,跪到傅忌下了朝亲自来看,这才是真的聪明人。

    说不定还能入了我的眼,到时我也跟皇后学学,光明正大地跑傅忌跟前吹吹风,也赏她给个贵嫔做做。

    宫里,聪明人难得,聪明且识时务的人更难得,通常不难得的也没什么好听的称呼,暂且就叫作庸碌之人吧。

    所以她们庸碌无为,没个人样,干脆就只能停留在第一层面,傻不愣登地跪着,一点都不晓得进取,只能跪着,跪到昏过去为止。

    我是有心也有闲情,想看看她们能跪多久,然而皇后耐心比我少,凤阳宫门前叫贵妃罚跪,传出去首先是她的面子挂不住,再传到傅忌耳朵里,他碍着吕家不会来怪罪我,反倒是皇后那儿少不了‘关切’上几句,她干嘛还要冒着惹恼下属得罪上级的风险与我对着干,跪上一会儿赶紧把人都喊起来,再对着女人们表示下友好,替我拉一波仇恨,两边都有台阶下,这才是聪明人。

    我领先于众人,无视掉身后头一堆歪歪扭扭,已经连站都站不稳的女人们,进去就和皇后你来一嘴我还十句的进行了一番‘友好会谈’。

    会谈也不是光聊宫里的事,辅城公主嫁出去五年,五年了,什么果子都没结出来,就只得了一个勉强好听的封号,连骧国的使臣来了,都直言说她过的不好,话里话外更透出一层意思,可能是辅城公主性子太过绵软,骧国的国君不满意,这不,可能还得从咱们宫里再挑一位公主嫁过去,不然人家估计等不及傅忌上请和书,自己就要把人给退货了。

    皇后和我略略交流了下宫务,就清了清嗓子,准备避重就轻地和大家伙说叨说叨这事,尤其是得往轻里说,不管前朝吵成什么样子,都得维护好傅忌的体面,以及后宫的体面。

    毕竟送公主传出去好说不好听,堂堂一方大国,先帝在的时候修道观开炼丹炉就花了不少钱,也不晓得多练兵巩固边防,只能勉强算个守成之君;而更倒霉的是,傅忌登基没几年,就为了讨我开心,跑去造了个什么琉璃殿,搞得如今国力要强不强也就算了,连公主都要连着送,还怕送的不好惹人家不开心,想想就够让人憋屈的。

    这样万一要出了什么事,百姓和大臣不会怪傅忌,通通都得把这事归到琉璃殿,最后再砸到我头上来。

    别看我傻,有时候连我都免不了怀疑我最最亲爱的傅忌,怀疑他这是故意拿我当借口要坑我来着..........

    像已经仙逝的昭圣皇太后曾经就说过一句至理名言:后宫是女人的天下没错,可前朝但凡出了什么岔子,第一个逃不开的就是咱们这群女人。

    关键时刻,男人要找借口,永远都要找到女人身上,

    真是极其的不要脸。

    傅忌不愿意打仗,想着先发展民生,这是好事,也是长久的治国之道,百姓有钱了,朝廷只会更有钱,那时候底气一足,想打谁不是打,只是现在这段过渡期难熬,千般万般的艰难气短,唯有嫁公主一条路好走。

    公主嘛~早晚会再生出来的,再怎么说也比两国兵刃相见要好。眼下傅忌还年轻,也不是很着急繁衍子孙这等首要任务,他不着急,女人们再急也没用——这就导致了从东宫到现在为止,他膝下连一个成年的皇嗣都没有,只有一个刘采女生了二公主,两年前刚断了奶,出嫁是嫁不了了,送给人家当童-养媳倒是勉强可以。

    刘采女以前是刘选侍,生了孩子按照旧例升一级,李昭容胆子是宫里数一数二的小,她的胆子勉强大一些,不过也不多,就指甲盖那么点,一旦外头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被害妄想症发作,二公主想去聆风亭放个风筝都要带着一堆人跟着去,生怕一个不注意,自己唯一的命根子就要被高位的妃嫔给抱走。

    那十月怀胎等于怀了个空气,她只混到了个采女,结果什么都白忙活了。

    我晓得自己的脾气不好,所有的柔情和蜜意目前统统都施展在了傅忌一个人身上,精力也实在是很有限,更不怎么想抱养别人的孩子,生怕又教出一个跟我一样的反面教材,到时候就算刘采女不跟我拼命,那小屁孩儿也得把我逼疯了不可。

    说来说去,还是不能避重就轻,刘采女冷汗都吓出来了,缩在袁贵人身后不敢探头,连喝茶怎么喝都忘了,只一门心思竖着耳朵,关心着二公主有没有被提起。

    所幸,皇后关照了刘采女几句,只是叫她好好照顾二公主,平日里少出门走动,也没想真的跟刘采女过不去,她的目的不过是借机敲打敲打,提醒大家(尤其是我)最近都夹着尾巴做人,不能奢靡也不能铺张,更不能惹圣上生气,甭管私底下闹得多难看,面子起码要保住,更别吃饱了撑的与怀了身孕的成贵嫔为难,不说别的,光是成国公在外头给她撑腰这一条也够了,人家进了宫就是皇帝的小老婆,家世也不差多少,进了宫成了贵嫔,已经算是有头有脸的主子了。

    更加上她现在身怀有孕,也算是近期这一片阴霾里头,唯一可以见光,可以高兴一场的喜事了。

    “得了,本宫也乏了,你们退下吧,这段日子都仔细着点儿,别惹出什么笑话,叫咱们圣上知道了挂心。”皇后拿帕子掩了掩嘴巴,挑着一双犀利的凤眼,在看大家都起身往外走的时候,才额外提了一嘴:“贵妃妹妹留步。”

    我很听话,皇后叫我留步了,我就真的走了几步,转身又走了回来,没等她重新喊赐座叫沏茶,就自说自话地一屁股坐在了方才的位子上,眉眼弯弯,星眸璀璨,嘴巴没彻底笑开,然而唇角微抿的弧度正正好好,是在傅忌眼里,最最自然、最最天真的那种笑脸。

    皇后单独留话了,那不是大事也一定不会是好事,我心中警铃大作,然而面上不动声色,只是一味地笑,笑的甜腻动人,真真宛若一个无知少女:“姐姐说吧,臣妾听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