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双姝 > 第二十六章 镜花水月
    成贵嫔演技好,大家配合的也好,可毕竟这孩子没真的落下来,瑞昌宫闹出岔子,不过是发作的借口,是撬口子的撬棍,至于撬开了之后该做什么,那是我这正主儿该操心的事。

    内省局的人是没了,可这几年贵妃也不是白当的,我掰扯掰扯手指头就能扯出三两件黑料,什么东宫那几个女人的胎啦,什么去年死了的那个燕贵人是被人打背后‘扑通’一下给推下井里的啦,总之有没有的都算上,连我自己干的几件事儿都毫不吝啬地给记在了皇后的头上,真是费了我天大的力气了。

    眼下为了面子不落,皇后的凤印暂且还留在身边,人也继续在凤阳宫闭门思过,不过千秋宴就别出席了,傅忌被皇后哭得有点烦,明知事情不对劲也不愿意查,情愿让皇后背了这个黑锅,回头就让张院判判了个邪风入体,要皇后退居二线好好的‘养病’,宫里头的事儿么,暂时都由我管着了。

    养病好,养死了更好。

    不过就皇后那个体格,怎么也得一个顶十个李昭容,树砍了根还在,一时半会儿地还死不了。

    啧,有点可惜。

    我其实回了自己宫里也纳闷,怎么皇后不倒的时候怎么都踹不倒,结果一倒便是这样的干脆,甚至连挣扎的痕迹都没有。

    最后还是香桃子说,许是她挣扎了,但是没挣起来,所以给我直接忽略不计了。

    成贵嫔那儿我看的好好的,不过她也说这孩子养的难,成天裹得跟个粽子似的,手脚也不发肿。

    我料想,她这样的,生下来也不一定有精力养,若是个男胎那可能难办了点,少不得要过河拆桥拆她那么一下,可若是个女孩儿那就好办了,哪怕她就是挤上了四妃,身边再添个公主,我也有的是法子收拾她。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先得让我老爹吕将军把成国公给收拾了,我才能收拾她。

    只是收拾了皇后,也算是个不小的收获。

    凤阳宫啊,终于要给本宫腾出位置了。

    我心里乐开了花,不能露在面上,只能回去对着乌梅子笑,笑的她寒毛倒竖,衣裳和被褥都叠的不整齐,怀疑我是受什么刺激,一下给乐懵了。

    老一辈的话有道理,人得意容易飘,这话来的不是没缘由,我这回可是真得意,也是真快-活,不插翅膀就能飘,不消怎么妆扮就是容光焕发——陪着傅忌在千秋宴上迎接使臣的是我,陪着他在琉璃殿看星星看月亮的是我,最后等傅忌老了,可能他就老的只剩下我了。

    千秋宴哪怕傅忌说了得俭省些,可靖国最不缺的就是上供,鱼米水乡温柔-乡,就是把国库里的钱全拿出来挥霍,也得甩脱了胳膊,甩上一年才挥霍的完。

    宴上有摆夷来的舞姬,有成国公进献的蟠虺纹铜镜,还有骧国侯爷带来的五抬八幅缎,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连着夜色也格外的美。

    靖宫里的热闹不必赘述,只连着三日的灯火辉煌,脸上笑的再累也是甘愿,蛟青缎并云雷纹的正服尊贵满当,绣的是和傅忌一式一样的五蝠拜寿,肤若凝脂,唇如艳桃,正是应了那句琉璃照明镜,霞晚残妆就的模样。

    我坐在原本皇后该坐的位置上,鬓边簪的是佛手花嵌南珠的玲珑偏凤,眉眼流盼间是止不住的耀眼风姿,傅忌的眼里有我,我眼里也有他,再热切的眼神都不比他看我的眼睛,是淬着光,藏着星儿的。

    傅忌和我在一起呢,

    我们这样多好啊~

    举着玉樽,我自高处向下看,看八方来贺,看父亲对着我行礼问安,看嫦云冲着我温柔浅笑,恍若置身云端,又夹着一丝说不清的恍惚........

    ........真是怪了,我不过陪着傅忌饮了三两杯佳酿,怎么就开始有点飘飘然了,

    眼光飘忽,神游天外,仿佛自己已经身在最高处;

    是了,从此以后,再没有什么可求的,也不必我来求了;

    就连邓夫子口中说的什么大限将至,那也给我甩到脑后头去,通通都不作数了。

    傅忌顾念着成贵嫔没能出席,还特地恩准了成国公去探视,又对着骧国的彻侯礼遇有加,乍一看,真是处处圆满,处处都是极致,再怎么笑都不会累,都快从脸上溢出来了。

    我是真心以为,这是我最耀眼的时候。

    我是真的高兴。

    酒喝多了,脸上就容易泛红,我跟傅忌又敬了杯酒,说着便要回去换身轻便衣裳,顺道再让乌梅子给我理理妆,出去时正巧看着李昭容远远也退了场,正扶着宫人往自个宫里走,还是老样子,咳的跟个肺痨鬼似的,叫人败兴。

    回头说说李昭容这人吧,可能是窝囊了点,但她活的却很明白,想的也开,可能是底下人离圣上隔得远,媚眼抛了也是给瞎子看,没瞧着贵妃还没出够风头呢么,她一介宫嫔没什么能耐,也没新人们那么不怕死,还不如早点吃饱了肚子回宫,赶紧洗洗睡下吧。

    再一个,皇后眼下还被禁着足,除了袁贵人那个蠢货,谁敢这时候给贵妃找不痛快?

    女人的心思不好猜,我吃多了酒,人又飘着,全然不知李昭容心中所想,只是很好脾气地觉得出都出来了,也不好叫人就这么回去,便改了路线,想着跟她顺道儿一起走走,说两句话,听着李昭容咳嗽像国寺里的方丈敲头钟,一下又一下的,权当醒神了。

    之前皇后疲于应付宴席的大事小事,忙的都快撑不住了,才好说歹说地把大头分给了我,这回皇后倒台了,那真是天上砸馅饼,皇后忙活的功劳挂到了我肩上,大头和细宗全落了我的口袋,唯独李昭容倒一直没变,就是个职业管账本的。

    像她这样的脾气和性子啊,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最好,不贪权不贪财的,奴才们看从头她身上捞不到油水,除了给她碰几个软钉子,也做不了旁的,还是得老老实实的补上亏空,好给主子们交差。

    我瞅傅忌的意思,估摸着得等千秋大宴之后,才能腾出手来好好理理这皇后的事儿。

    天大地大皇帝最大,皇后再冤枉再狠毒也得靠边儿站,一切都等到明天再说。

    李昭容身量不短,但在我跟前就时刻短了一截,就比如这时候,我问她皇后还有没有揪着院判的小辫子不放,嚷嚷着要出来面圣,她也不敢给我说个准话,只管拿好的来应付我,只说:“嫔妾一直照娘娘的意思,不敢往凤阳宫里进,只顾着拿好的吃食和供应送进去.........”

    “嗯”我手上用了一点力,握了握李昭容的手,夸奖她听话:“这便是了,本宫知道你一贯是个善心人儿,也不和她们似的爱闹腾,你放心,叫你送进去的东西也不是什么坏东西,不过就是看不得咱们皇后娘娘一日日地煎熬下去,连圣上都说了,凤印照样是她的,皇后宫里一切都照旧,本宫也没什么坏心,不过就是想叫她渐渐地忘了事儿,最后再让院判定个失心疯,放心着吧,届时供谁都供不出你来。”我见李昭容面有惧色,笑的更是欢畅:“大不了等你晋了位,本宫容你时时去照应这,咱们一起尽点心,也算对得起皇后娘娘立地成佛,成全咱们这一回了,是不是?”

    李昭容还能怎么办?不答应的话,贵妃也能转手就让她得失心疯,既然上了贵妃和贵嫔的贼船,更为了以后自己的在宫里有个依靠,哪怕知道是贼船,还大有可能翻船,她也得硬着头皮上了。

    我送李昭容回了宫,临走前又给她整了整绯色缎面的披风,好声道:“贵嫔许的你什么,本宫约莫也晓得一些,不过本宫心田宽广,不吃你们好姐妹的心,李昭容是聪明人,因小失大这四个字想必还是清楚的、总不见得咳嗽咳多了,脑子也咳坏了吧?”

    李昭容吓得差点跪下,贵妃的手温热,她的手指头却是冰凉:“嫔、嫔妾.....不、不敢......”

    哼,不敢最好。

    我给李昭容整完风衣,扬长而去,只留着她在自家门前哆嗦成一个,半天都没缓过来。

    回了昭圣宫,乌梅子又拾掇拾掇,给我换了身提花纱的通袖大袍,袍子是杏黄,比明黄浅了几号,上边的花样很有意思,是葡萄缠枝并着结花长穗,黄底的袍和浅紫的圆点子格外相称,尊贵之余又不失活泼,只可惜美中不足,挑头面时犯了难,我对着镜子还是有点不满意,想了想没什么好怪的,要怪也是怪我不当心,于是顺势就责怪起了在身边站着的乌梅子:“偏凤不好看,压得脑袋都沉了,你去,给我换珍珠的来。”

    乌梅子愣了下,很老实地答道:“珍珠板不是早坏了么,珠子都没找着呢。奴婢方才看了眼,珍珠的头面只南公公送来的那一套新的,不过前一阵儿您天天戴着,今日可不成了,今日是千秋宴的最后一天,娘娘看看,要不换个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