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双姝 > 第四十九章 泪流无语
    这种情况,就算屋里不是个男人,换成个女人,那也是足够让人惊恐的了。

    所以现在她惊恐,是应该的。

    公孙刿好整以暇地坐着,逼仄简陋的环境下也是良好的涵养,常服修身,乌发用宝冠一丝不苟地束在头顶,底蕴从指上的扳指,从领口斓边上透出来,不消多看便知是个金尊玉贵的齐全人物。

    他就这么看着刚才在怀里还乖得跟小猫儿似的女人缩在角落里系带子,姿态那叫一个狼狈,不过脸色潮红,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总之跟千秋宴上的她一样,又有哪里不太一样,挺生动的,也很好看。

    他就这么看着,压根都没有出声阻止,只是有点觉得有点浪费时间;

    反正衣裳穿的再多都是无用功,等会儿还不是要脱的。

    醒了有醒了的好处,轻易得手的都没有长性,你追我赶的才有别样的刺激。

    或许,等会儿不脱衣裳,就这么半遮半掩的,也成。

    要不说是王侯的出身浪-荡子的脾气呢,偷香窃玉你情我愿的多好,可他不要,非钻到这上头,惦记起别人的东西来,古有皇帝风流的,再怎么着也是到外头去打野食,打的也是外头的花魁花娘这类的红粉胭脂,像他这样打野食打到冷宫的,起码在骧国里是开天辟地头一遭。

    半夜来访,总不能是来找我唠嗑打碎催的,就算是地主家的傻儿子,进了洞房也知道吹了灯该干什么,我要是连这个都看不懂,那也别在这宫里混了,重新投胎去长个脑子还差不多;

    总算将衣裳给收拾规整,我认为自己现在这模样可以见人了,这才恶狠狠地转过头,眼睛有点浮肿,可能是没睡醒,也可能是平日里偷懒睡的太多,总之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锋利的眼刀,并且穿好了衣裳后,我老觉着我的舌头还有点发麻,脑袋也有点昏昏沉沉,也不知是不是刚才亲完落下的后遗症,做梦的时候被占了太多便宜,一下子缺氧了。

    呸!恶心!!

    不管如何,吃亏总是我吃,面前的男人太过从容,体力也是占了压倒性的优势,眼下最要紧的是不能继续吃亏下去,不图以后如何,至少也得想法子避过这一回才行。

    人生急智,总是要在危急关头才能有些意外之举,我不动声色地往里靠,想着床边矮架子上还摆了个裂了半个口子的小铜盆,那是偶尔身子不舒坦了,准备到外头打了热水擦身子用的,祁贵人屋里也放了一个。

    也不知道我这个盆的分量够不够,砸到头上能不能把人一下给砸昏过去,最好直接砸死也行。

    再不济,还有隔壁的李昭仪可以帮着拦一拦,疯子跟疯狗都是一样的,被憋狠了,放出来人畜不分,见着人就咬,误伤都无所谓了。

    可想是这么想,这身子却是实打实受了凉,以至于此刻说话总是有点中气不足,我满脑子都是找东西掷过去,哪怕当个凶器也能防身,不过这个计划需要趁人不备才有可行性,于是只好忍着怒火和他周旋,冷哼道:“.......我倒不知,如今靖宫里改了规矩了,走宫都能走这么远,侯爷果真是好兴致阿........”

    冷宫缺盐少糖,连点个灯都是奢侈,幸好今晚的月亮够大够给面子,满满地铺开照下来,竟然连冷宫都能照顾到,看人都看的格外清晰。

    公孙刿今年三十,年纪刚刚好可以挂个整数,不说泡在花丛里多久,倒是常年浸淫在权谋中的人身上总有一股得天独厚的尊贵,朝堂上是分帮结派的地方,他人光是杵在那儿,是笑是怒不论,眼睛一对上便是气势如山,等闲人怕都来不及,更不至于被一个十八岁的半吊子贵妃给砸一顿。

    几乎是她一开口,他就知道接下来她要做什么了。

    “醒了?”就在她手就要摸到边儿上的时候,他倏地笑了一笑,知道这是在搞拖延战术,也不接茬,干脆地欺身上前,几乎一点余地都不留,只露出一口光洁的牙齿,还有劈头盖脸的苏合香,和国破那天是一样一样的,都叫人心生恐惧,也叫人无处可逃。

    他笑:“既然醒了,那咱们就继续吧。”

    继续干什么?这个问题的答案不言而喻。现下前路被堵,铜盆是不指望了,我发抖着,又吸了吸鼻子,在本就不大的床板上缩着往后退,想捶后头的墙去叫李昭仪,然而后知后觉的才发现这办法太蠢,根本是自损一万敌损一千,不说李昭仪是不是睡死了没反应,我这倒是前路后路都没了,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

    这副垂死挣扎,蜷缩着躲在床上的样子分明称了公孙刿的意,早知道她是个刺头,学不来含羞带怯的态势,难得露出几分可怜相,就是最好的调味,没兴致也弄得有兴致了。

    她这模样,说白了倒让他想起来今早用过的一碟水晶糕,摆盘摆的就让人很有食欲,糕点是白白嫩嫩、晶莹剔透的,雕成一朵朵玉妆花的样子,和她素白的腕子差不多,看着就很馋人。

    “贵妃娘娘在找什么?”寸寸迫近还有工夫消遣,他往空荡荡的床板看去,笑是笑着的,可笑的让人脊背发寒:“隔壁那个女人太吵,往后叫人单独辟开个院子,分给娘娘您单住可好?”其实问了等于白问,她的意思在这场游戏中也不是最主要的,他看她开始挣扎,使了蛮力了,一副鱼死网破的架势,倒也不气馁,循循善诱,温和的语气和手下的动作截然相反,一手制住了她的腰身,一手压住了她的胳膊,拉起来死死地定在脑袋上头,嘴巴里倒是继续好言好语,不过不是当面问,而是凑到她耳垂子上,一口长一口短的喷着热气,十足调-情的手腕:“还是,娘娘喜欢有人在一边儿看着?”

    卧槽,感情又是个变-态..........

    我结结实实地无言了,只感叹此等变脸的本事,从前我只有在成贵嫔和皇后身上才见识过,刚刚还坐着不动,满口娘娘长娘娘短的,这会儿衣袍一撩,身板一靠,直接就摸过来了;

    这哪里是个侯爷,分明是个登徒子,还是黑了心烂了根的那种!

    自打傅忌走后我这还是头一回和一个男人这么近,托傅忌的福,我对床-上运动一向没什么好感,以前不拒绝也只是为了图个孩子傍身,现在傅忌不在了,大半夜突然冒出来的又是个没怎么相处过的男人,别说是骧国的侯爷,是皇帝的亲弟弟,就算是天皇老子来,我不想的事就是不想,大不了鱼死网破,死了再下去和傅忌哭呗!

    “你、你放开!放开我!!!”双手不自由,手指头总是自由的,我拿手紧紧抠着质量本就不怎么好的床柱,都快把指甲抠烂了,小指头的指甲本来留到了一寸长,到了冷宫我就把它给剪了,现在正好方便,床板上的木头生了倒刺,刺进手里,血点子一丝一丝地往外冒,这样的疼的实在叫人清醒。

    绝处才能求生,被逼到了一定程度,挣扎的力道也就大了起来,公孙刿一时压不住,竟然真的被推了个趔趄,下巴也被她的头给撞了个实心儿,下了床捂着,老长时间都没能回过神来。

    情势突如其来的就被逆转,我一个箭步跳下床,鞋子都没来得及踩,伸手就要去够门,好似屋外便是广阔天地,屋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地狱,还是十八层豪华套餐。

    只叹老天不公,刚才那一下没能把人撞昏,这么快就让人恢复了。

    这一出闹的不好看,公孙刿下巴隐隐作痛,也久违地来了脾气,这门是锁死的,外头还有他的人看着,自然不必担心,只是堂堂一个侯爷,要一个女人还要的跟过五关斩六将似的艰难,说出去常清都要笑话他。

    想他原来想的多好,觉得这人聪明,也该认清楚形势,他一个骧国数一数二尊贵的人,肯一而再再而三地给她行方便,她也该拿出仅有的东西来报答报答,金银这些俗物不值钱,她一穷二白,能给的只有自己。

    可结果呢?三贞九烈起来闹的都快要撞墙,跟他想的完全不是一回事儿。

    他这边急,我那边恼,两边都不消停,长久的拖下去一晚上估计都分不出胜负,公孙刿决定速战速决,这一回上去就使了力气,发狠一样地把人往后拖,拖的时候也不闲着,衣带子不必靠解的,两手往边上一扯,布袍的料子脆弱,耐久又不高,只听得‘嘶拉’一声,怀里的人一时间春-光-大泄,这下什么都干净了。

    没头没脑的就成了这样,谁也想不到的;我这头刚一触及门把子,身体陡然就是一轻,天旋地转的就重新回到了万恶的源头——那张木板床上。

    头发散了,衣服破了,我却咬着牙还是不肯服输,但无奈刚才消耗的力气太大,身上也被撕的东一块西一块,处境比之刚才更加危险,真是待宰的羔羊,困死了都没处藏。

    傅忌不在了、老爹和嫦云也隔了一道道宫墙见不得、连我身边的香桃子和乌梅子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今晚上是早有预谋的,齐开霁说是管事儿的,也只不过是任人使唤的奴才而已,只可怜我到现在才发现。

    发现了也晚了。

    眼底有了点雾气,气苦到了极点就是委屈,我知道今晚上是躲不掉了,只是眼泪不听话,我想憋回去,它非要落下来;

    将军府的姑娘,一身傲骨,只有受尽娇宠的养大,从来都不怎么哭的;

    可是现在,我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