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双姝 > 第五十二章 新人入宫
    齐开霁这回运气好,并没有因为两块糕点而挨揍,很顺利的就领了冷宫这个月的份例,还有一两块根本不够扯开做衣裳的料子回去了。

    但回去的时候就有点不太顺利,好像他的运气来的快去的更快,几步路就用光了一样。

    他被成妃给逮住了。

    准确地说,是被成妃养的猫给逮住了。

    说来也是很叫人气闷,洛之贻这几日都没被传召进含凉殿里,打扮的再漂亮也只有猫看没有人看,似乎公孙嘉奥最近在忙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工夫搭理她,除了每日的赏赐还是丰厚的叫人眼红以外,她已经有好一阵子没有和如今的圣上说过话了。

    今日是应着天气好,她从瑀夫人宫里出来就派人去了小墨轩,约了敏妃出门散散心,谁叫有了身孕的女人底气足,瑀夫人那样得宠,公孙嘉奥还偶尔会抽空见她一两回,不为别的,就为了她那个肚子,这一点点脸面,他还是舍得给的。

    皇帝表现出对敏妃的关照,哪怕只有一星半点,那也足以叫人瞩目,后宫的人自然是看在眼里的,洛之贻哪怕再讨厌敏妃这个草包,也不得不先放软了身段,一个劲儿地跟她搞好关系。

    没办法,有瑀夫人在的后宫,那情势跟从前的瑞贵妃在的时候一模一样,可偏偏这二人性子截然相反,瑞贵妃那是唯恐天下不乱,顶好后宫所有女人死绝了,好留她和皇帝双宿双飞;瑀夫人倒不一样,脾气孤高,不挤兑别人,也从不屑和别人交好,愣是靠着冰雪般的清冷之姿得宠多年,公孙嘉奥明着不说,可一得空了就要去她那儿坐坐,虽说偶尔才留宿,但瑀夫人的恩宠一点一滴的从未间断过,多年攒下来,早就是似海深的根底,轻易是动不得的。

    瑀夫人根基太深,一时间不好贸然靠近,其他女人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洛之贻心里有谱,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不然也不会斗倒了皇后和瑞贵妃,混到今天这个地位。

    为了照顾敏妃肚子里的宝贝疙瘩,她一早就命人摆了精致的点心放在园子里,又加了厚实的软垫,也不单是为了散心,这些日子敏妃见皇帝比她见的次数都多,说到底还是为了能从敏妃这儿套出点儿什么话,好叫她心里有个底。

    洛之贻这猫是新养的,脾气不好但是长得漂亮,通体乌黑没有一根杂毛,由于性别为公,平常最喜欢的就是吃饱了倒在主人的胸前打瞌睡,再不然就是一个闪神就蹿了出去,去御花园还是聆风亭都只能随它的意,反正到了饭点怎么着都会回去的。

    这猫爷对男人不感兴趣,感兴趣的就只有娘娘们温温软软的手,方才成妃只顾着跟敏妃说话忘了它了,它受了冷落了,就开始往外跑,总之天大地大哪里都是它的天地,一下从成妃的膝盖上头跳下来,走着走着寻着了香味儿,便就着性子往前一扑,齐开霁怀里的两块粉蒸糕就到了它的爪子里,也不是馋了要吃,只是猫爷随了主人,私底下使性子怎么痛快怎么来,糕点几下就稀碎成了一团,连末子都没了。

    齐开霁跟这只肥猫大眼瞪小眼,瞪的那叫一个气,真是生平第一次跟一只畜-生对上了眼,还少说有好几眼,过了片刻才突然反应过来,又忙抱起来往回走,赶紧的趁成妃没有发现,直接把猫往无人的地方一丢,腿脚麻利地溜吧!

    说到跑腿,齐开霁不是吹,他敢说宫里论腿脚,还真没人比他还快的,各种小道儿数他最熟;然而御花园真是太大了,今天这个主子来逛一圈,明儿那个娘娘又来走一走,女人们换了新环境,还来不及感叹靖宫的壮丽宏伟,就已经过上了愈加靡费精致的生活,连带着养的那些个宠物都身价倍增,脖子上挂的不是玛瑙石的链子,要不就是串珠的牵绳,女人们除了比衣裳比妆扮,居然连这上头也要比。

    真是闲出毛病了。

    成妃眼下是四妃之一,地位仅次于瑀夫人和颐夫人,最近又和敏妃交好,可谓风头正劲。

    以前去昭圣宫请安的时候,他就时不时地听贵妃提起过,说成贵嫔这个人啊,惯爱做表面功夫,姐姐妹妹张口就来,并且人越多的场合她的脾气就越好,见人不笑不说话的本事生来就会,足可见成国公这个老冬瓜从小就教的好。

    初初在司膳房当差的时候,齐开霁是领教过后宫妃嫔的脾气的,据他观察,高位的主子们一般都不爱折腾,每天的工作就是梳妆打扮,静候着皇帝大驾,活的还是挺滋润的,低位的也是同理,就是知道皇帝多半不会来,所以心也放的很宽,也是混吃等死的态度,没有追求也不怎么糟心,更不爱跑外头惹事儿。

    后宫里最可怕的,往往都是那些一夕得过恩宠,而后过几日就被撂开手的,最后只得了个不上不下的位分,这样的女人容易钻进死胡同里,怨是不敢怨的,皇帝皇后,还有贵妃她一个都得罪不起,又要违心地跟新进来的妃嫔们搞好关系,日子久了憋得慌,这人就要憋出毛病了。

    别看李昭仪那时候木讷不爱拔尖儿,但他那时负责给马进宝打下手,也帮着伺候过几回李昭仪的膳食,没想到李昭仪在外头一切都好说,一回到自己宫里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别的不喜欢,就喜欢欺负新来的小宫女,叫人跪在敲碎了的瓷片碎渣上头,还不准喊疼,且一跪就是半个时辰打底,往往都是袁贵人来了才能劝得住几句。

    再看看刘采女、祁贵人这样的,活的是憋屈,但好在没有憋出病来,一个装了那么多年慈母,为了活命连脸皮都不要了,倒贴上一个太监,还有一个是本来就没什么追求,在冷宫过的跟以前没什么区别。

    只有李昭仪,进去不过三天,就疯了。

    齐开霁怀里的猫太沉了,也不知平时喂了多少东西,一个劲儿地要从他怀里往外跑,没走几步手上就被划了那么多口子;只看成妃娘娘养的猫爷脾气那么不好,他大约也知道了,其实成妃并不如大家嘴巴里说的那么完美,多半也是装出来的,不过是演技太好,别人看不出来,瑞贵妃看出来了而已。

    宠妃养的猫果然不好惹,齐开霁抄近道,御花园有个九曲回廊,廊下一条凿开的小湖,里边全是顶个肥的大鲤鱼,经过的时候怀里那叫一个惊心动魄啊,他双手夹着猫屁股和猫尾巴,防止猫爷要往下跳,真是累死个人了。

    好家伙,通体一团黑的大猫被养的太好,毛光水滑的,一看便知成妃素来宝贝的紧,每天都是大鱼大肉的天天喂进肚子里,活的比他们这些奴才要好两倍不止,起码不愁吃不愁穿,饱了接着就往主人的胸-脯子里一倒,大爷一般的生活。

    齐开霁确信成妃不一定会认出他来,若是赶上她今个儿心情好,顶多给猫爷抓一下也就算了,可他不能不赌那个万一,若是给成妃认出来他是管事儿的,前些日子还为了瑞贵妃出言拦过她一回,那下场绝对就不止被猫划两下了。

    再往前便是聆风亭,已经能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两位娘娘喝着茶说着话,一个穿了嫩红,一个穿了鹅黄,穿鹅黄的那个身形有点臃肿,但是笑起来声若银铃,听上去有点缺心眼儿老好人的感觉。

    齐开霁躲在回廊后头,还额外空出了手去捂猫耳朵和猫嘴巴,也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就躲在一边看着娘娘们吃茶聊天,偶尔亭子里穿过几阵春风无痕,倒越发显出一幅岁月静好的画面来。

    看画面是挺美好的,但是只要一听见她们说的什么,那可能美好一下就变得不那么美好了。

    “圣上昨夜在含凉殿宣了好些个大臣,我去的不巧,过去时刚好碰上侯爷从里头出来,人倒是客气,可身份摆在那儿,还不是客套了几句就走了。”敏妃怀相挺好,近来越发爱吃酸的,这会儿拿了颗话梅含在嘴巴里,酸的眼睛都眯起来了,啧啧道:“虽说酸儿辣女不可信,但我还是希望肚子里的是个的公主,公主比皇子好,养着贴心。”

    后头还有半句话她没说,不过洛之贻坐在一旁含笑点了点头,也是心知肚明,养女儿么,最重要的是不碍眼,别人的眼睛都盯在龙椅上头,区区一个公主有什么,提防的必要都没有,旁人也不见得就要斩草除根。

    “姐姐好福气,不管是皇子还是公主的,圣上一定都喜欢”洛之贻陪着笑,也不说跟自己相关的话,全绕在敏妃上头,哄她开心:“圣上这阵子忙,妹妹消息不灵通,到现在才听见些许风声,说是内省局那块儿已经预备着要选了新人进来。”她说着就有点怅然,但很快又笑起来:“妹妹听见这消息的时候,半夜里还难过了一阵子,可转念一想,姐姐倒是不必担心了,新人来的再多有什么,姐姐单是看瑀夫人膝下的大皇子和三公主就晓得了,不管是男是女的,总归是一重依靠,好好养着,日后且有的是福可享呢~”

    敏妃一听,果然高兴了,她年纪不小,但心性一向简单,说难听点就是傻白甜,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真真跟她那个一身杀伐染血的大哥是完全的不一样的人,还好她还不算倒霉,还有个亲哥做靠山,不然就这智商,也不会一路无惊无险地混成了妃位,放在洛之贻这样的女人面前,十个也不够看的。

    “新人么,也不见得就要从內宫大臣里头选”敏妃一撇嘴,偏头在小宫女端着的长颈玉瓶里吐了话梅的瓤核,又拿帕子擦了擦嘴,这才道:“妹妹还不知道吧,这回要进来的人来头可不小,听说还是吕家的女儿,将军府里头出来的小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