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双姝 > 第七十六章 人员到齐
    公孙嘉奥不是个纵-欲的人,封吕嫦云嫔位也是出于各方面的考量,于公于私,他都得对这个女人留点余地;

    于公,她是吕兆年的女儿,于私,这就涉及到公孙嘉奥某些很一言难尽的私-欲,或者说是恶趣味也行,总之他这个人很自我,高兴的时候别人也必定得高兴,他不高兴了,就是天大的喜事,别人都得哭,还必须哭的跟死了全家一样。

    人吕嫦云也没惹他也没做什么弑君的行为,就是说话冲了一点,不带敬语,也没有身为妃嫔的自觉,这很正常,一个本来可以做豫王正妃的人,顿时就成了一个微不足道的美人,还是敌国皇帝的妃嫔,这种情况普通人一辈子也撞不上一回,慢慢改正就行。

    按理说吕嫦云跟她姐姐一样,都算是很看得开的人了,她从进了宫就很乖巧,乖巧的几乎跟个木头一样,可就是这样谨慎了,公孙嘉奥却仍是不想看她痛快,不想她活的这么淡然,好像什么都不在意,不入眼,在她这儿,宫里的人就是跳梁小丑,她就是个看戏的人一样;

    就连他这个皇帝,她都不放在眼里。

    家宴上的吕嫦云在他眼中留了一抹还算惊艳的倩影,而在傅宝音宫里养病的吕嫦云就多了一点人气儿,演技不行,就靠着一张巧嘴在那儿硬撑,她那副疏离中透着冷漠,冷漠中透着不屑的态度就像一根倒刺,扎到了就让人疼的一激灵,所以算是歪打正着,逆着顺了公孙嘉奥的毛,把他的胃口都吊上来了;

    想置身事外,哪有那么容易。

    很明显,吕美人头一回侍寝就是场彻头彻尾的惨剧,公孙嘉奥的那点私-欲来的莫名其妙,就是当时一瞬间浮上来,卯足了劲想让她哭,让她叫。

    她叫出来了,可能他也就算了。

    刚过易折,男人可以强悍,可以厮杀,但要强太过的女人,下场一般都不怎么好。

    公孙嘉奥很少有这种感觉,这很难得,就像是一个人渴了很多年,都渴习惯了,这时突然就有个人给你递了杯甘露,还跟你说这甘露不能一次性喝完,不然就再也没有下一杯了。

    那还能不省着嘛?

    岁月悠长,公孙嘉奥在这个位子上坐的久了,都已经记不清自己上一次正眼看一个女人是哪年哪月才有的事了,有是有,但一定过了很久,久的他连第一个喜欢过的人长什么样都忘记了。

    都说当皇帝的要有肚量,他是对吕嫦云隐约起了兴趣不假,却也不好逼得太狠,自己之前的确是让人遭了大罪,回过神来才想到,怎么也是自己的女人了,面子上的补偿还是要的。

    其实他所谓的补偿就是大行赏赐,缎子啊珠宝什么的,吕嫦云有点惨,她已经在短短的时间里传了三回御医,前两次是有胡子的刘御医,第三次是公孙嘉奥派去的小内侍,也就是脸型变了一点,同时还把眉毛画粗了的南翮公公,他在吕嫦云封嫔的那天中午,又带了个比较年轻的御医来了毓德宫,给她把了把脉,又开了张新药房,南翮手里还端了一碗热腾腾的药,说璟嫔娘娘头一次侍寝实在是辛苦了,这是圣上赐的补药,要她赶紧的趁热喝。

    吕嫦云读的书多,又不是学医的,她鼻子是真的不灵,闻不出里头放了什么药材,只是觉得很苦,喝下去更苦,估计不是什么慢性毒药,不然边上的清滟精通医理,怕是脸色早就绷不住了。

    她后来有问过小橘子,宫里有没有这样的规矩,比如妃嫔侍寝完了都要喝避孕的汤药这类的,小橘子是司膳房负责洗菜的,但偶尔也会帮忙去太医院送药材,他当时想了想,想好之后就说没有,宫中除了皇帝,就是皇嗣最重要,血脉的传承放到哪里都是头等大事,除非是圣上不想要孩子,不然怎么可能赐这种东西下来呢?

    吕嫦云当时听了,就点头,表示知道了,也没想太深;

    或许,公孙嘉奥也没那么无聊;

    真要防着她,那还不如直接一碗红花来的干净,何必事后再上一碗‘补药’呢?

    通常第一次的晚上,是个女人基本都会喊疼,在骧国的后宫里,这些佳丽没有三千,保守估计也有三十个,她们要么是柔柔地哭,要么是细声细气地求饶,连眼泪都是计算好的落下来,才能博得他人怜惜,绝大多数都是为了情-趣。

    这些公孙嘉奥早就‘欣赏’过多次,几乎什么声调的都听过,唯一的感受就是有些女人叫的好听,有些女人叫的很平,就只是这样而已。

    所以就吕嫦云那天的表现,大家完全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就算是公孙嘉奥对她起了兴趣,那也不完全是在床-上得来的,人家看的是更深层次的东西,岂可一言以蔽之。

    当皇帝的人没那么肤浅,不是光看一个女人好看,就昏了头,为了美人不要江山了。

    只有傅忌那样的可怜虫,才会找这样的借口,守不住祖宗打下来的基业,又不好当面承认自己无能,就只好临死前把脏水泼到女人身上,真是叫人看不起。

    公孙嘉奥从那天之后就不知道怎么了,总感觉没有尽兴,但也懒得再让吕嫦云过来,于是第二天就召了金贵嫔,金贵嫔是十年如一日,一直都很热情,对外嚣张对他听话的跟只小狗一样,看得出她是真的把他当成一个丈夫来爱的,公孙嘉奥以为金贵嫔的热情能冲淡他那点不痛快,哪怕这个女人他不喜欢,但偶尔用一用也可以治标不治本的缓解一下,于是就破天荒的连着让金贵嫔来了含凉殿三趟,生生的就抢过了吕嫦云封嫔的这场风头,把原本全部属于吕嫦云的目光都弄到她身上去了。

    这么做的后果就是,后宫很多人看最近都是金贵嫔一枝独秀,难免就有点心气不平,一不小心就忘记去找毓德宫的麻烦,只一门心思想着怎么把金贵嫔的气焰给打压下去,以至于吕嫦云封嫔当天,来贺喜的人只有寥寥几个,还是平常都没见过几面,连名字都喊不出来的几个生面孔,吕嫦云尽到了地主之谊,留了她们用茶,但女人们兴致不高,说了两句话就走了,看样子对她的敌意少了很多,全转移到了金贵嫔身上;

    意外之喜来的太突然,是以吕嫦云窝在毓德宫闭门不出,安安心心的喝了几天补药,身体大好。

    不光如此,她还特意跑去向瑀夫人诉了一顿委屈,迎春家宴上被下毒这事公孙嘉奥说是要查,到最后其实还是不了了之,因为查到谁都不好,瑀夫人旁观者清,当然晓得这件事是保不齐就是吕美人自己干的,但她打压的是金贵嫔,虽说本意不是帮她,但也算做了件好事,所以也乐得卖她一个面子,就准许吕嫦云自己挑几个宫人去毓德宫伺候,不必通过内省局挑人了。

    吕嫦云也没客气,回去就把人挑出来了,当中有宫人巷的嬷嬷一名,还有司膳房的小橘子,再加上有两个针线活做的特别好的宫人,一共是四个人。

    嬷嬷是老嬷嬷了,资历很深,从前不知道在多少个主子身边呆过,底细很不清楚,这是吕嫦云为了给瑀夫人面子,也为了消除旁人的戒心才选的,而小橘子更不用说,一定是感恩戴德,发誓要好好伺候璟嫔娘娘;只是挑来挑去,轮到最后那两个宫女就让人犯了难,吕嫦云纠结了半天,觉得这两个宫女都差不多,刺绣谁都会,她也不缺人做衣裳,想着留一个就差不多了,便随手一指,让当中长得喜庆的那个留了下来,又叫那个留下来的宫女出去挑了个会拨弄花草的宫人进来,也算是各有所长,互不干涉。

    直至到了这会儿,毓德宫这人啊,才终于齐全了。

    你要说宫里的人傻,她们还真不傻,吕嫦云是装傻,金贵嫔是傻而不自知,就冲她那脾气,典型的得理不饶人,这下得了圣上安抚,尾巴就又翘起来了,看她趾高气昂的那个样,真是极其无比的讨厌。

    尤其是她还生了公主,不管公主将来如何,总算是有子嗣傍身;

    这可太招人恨了。

    就这么样个脾气不好的女人,皇帝为什么还要费时费力地去安抚她,答案也很明显——就是为了让金家乖乖地掏出银子,当这个冤大头呗~

    金妙意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只当公孙嘉奥念起她的好处来了,就算再多的新人进来,她在圣上的心里也是特殊的,公孙嘉奥那三天把她哄得很好,金妙意回去对着下人也露了好脸色,晚上卸妆时再看看镜子里那张并不见老,甚至依旧艳丽无比的容颜,还沾沾自喜上了,想她再保养保养,说不定还能再怀上一胎。

    她自己也不想想,自己往含凉殿进出的功夫,家里转头送出去了多少银子,金贵嫔的爹在她当贵嫔的那年就被提拔成了少府郎中,就是给直隶总督负责当秘书的工作,工作的主要内容就是混日子,顺便掏钱,可以说是花钱买官身;

    这钱不能说不值,毕竟少府郎中这个官职有前途,名声也还不错,算是能站到朝堂上,和皇帝离的比较近的职位,所以金老爷明明知道帝公孙嘉奥就是看中金家的钱,还是怀揣着一颗感恩的心,很主动的接受了。

    帝王之心不可测,明知你要被套-牢,但还是不得不走进这个圈子里,这是明晃晃的明升暗降,商人能脱胎换骨多不容易,他们金家到了这一代似乎是时来运转,跟对了人,押对了宝,终于才往上走了一步,名声比做当商户时好了许多;可换来清誉的代价也是惨重的,银子就跟流水似的从手里拨出去,有些进了国库,有些就充作军饷,圣上除了表扬,说你清廉以外,该拿的还是要拿,毫不手软。

    关于家里的事,金妙意一概不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是幸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