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双姝 > 第九十七章 等价交换
    吕嫦云知道今晚上注定是个不眠之夜,公孙嘉奥不说话,她也不会上赶着让他挑刺,这男人脾气怪的很,轻易不能得罪;

    吕嫦云只是想着明日得好好谢一谢刘御医,给他包一个大大的红包,或者说些祝他提前退休的好话;

    到底是伺候过姐姐的人,有眼光、有能力,只是那会儿太医院人才济济,傅忌的毛病又不好闹得人人皆知,说圣上有喜好施-虐的怪癖,是以只有个别的御医能进得帝王身侧,这刘御医爱偷懒,又不肯拎着脑袋去给皇帝断脉,所以就没让人记得住。

    想来这人年纪大了是有好处,只要最后诉说病情时沉吟一下,再故作高深地撩撂胡须,别人只看他那么一张老脸,都不好随便生出猜疑的心来,就是有疑心了,都怀疑不到他头上来。

    况且刘御医的确没有作假,他说的是实话,不过有些实话没有说出来而已。

    吕嫦云病了一场又一场,拖着小病不肯好,不必开什么九寒汤,不等身子好全了,她是断断怀不上孩子的。

    还没到时候,怀了也没用。

    公孙嘉奥在汤泉行宫倒是没怎么折腾她,他不做什么,那他们也算是相安无事,行宫的几天里一直都是夏美人秋美人两个轮轴转,把丽昭仪气的要死,三个女人斗的很有劲头,她在一旁倒是实打实地在休养,行宫的温泉是天然的,打庆州的河道一路九曲八弯地引过来,她住的那一块地方叫倚春榭,建的小巧别致,四周是汉白玉砌的砖,又朝下打通烧了地暖,刘御医说她体质偏寒,去行宫大有好处,就是出去吹吹风也比闷在宫里好,好些平头老百姓,一辈子也难受用一回。

    是彻侯想的法子,情致和便利都占全了,不是花堆里游荡的老手,定想不出这样的法子。

    吕嫦云想这彻侯果然是浪-荡子一个,先不提是不是他害死的傅忌,单说这人能有个长性就怪了,但凡朝堂上能混出个模样的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只是姐姐现在在他手里,倒不太好轻举妄动。

    如果......如果公孙嘉奥这头能挑过去的话,想来彻侯也说不出什么了。

    “彼此彼此”吕嫦云身无一物,进了宫连个贴心人都没有,按理应该将全部身心都攀附在这个男人身上才是,可她死犟着脾气,满心都是怎么把姐姐从冷宫名正言顺地要出来,只是心中没有成算,今晚倒是个好时候,就是说出来的时机要挑一挑。

    吕嫦云微微抬手,垂垂荡荡的袖子挡住了半张脸,打了个很是文雅的哈欠,才道:“圣上难得出远门,还晓得把水端平,哪边都看顾着,哪像臣妾如此蠢笨,哭不出成妃娘娘的千回百转,也笑不出贵嫔娘娘的八面玲珑,就是装个木头,都叫圣上看穿了。”吕嫦云叹口气道:“想那司膳房送了那么久的药膳,臣妾一日日看着,还真没发现里头有添了什么东西,有时根本连看都不看,一应都托人送进含凉殿,给姐姐用了。”她好像是真困了,都没等瑀夫人胡御医等人都退出去就卸了力气,软软的靠在隐枕上养神,说话时还抽空朝公孙嘉奥睨去一眼,殿里的龙涎熏的人发暖,夜已深,叫进宫人去熄了两盏琉璃罩,这下含凉殿里影影绰绰,那斜靠在矮塌的人侧着半脸,不消细看,便是格外动人,别有一股风情。

    想那吕兆年五大三粗,英武有余,跟俊秀一点边都沾不上,竟能生出这样标致的一双女儿,还真是叫人想不透。

    公孙嘉奥的脸也隐在那半面的烛光里,只有半面,那也是英俊的眉眼,他心情尚好,也不介意吕嫦云这会儿是不是又没规矩,就嗤笑一声,调侃道:“你倒是对你姐姐有信心。”他从书案后头近前几步,肩膀舒张,双手稍许抬起,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过来,替朕更衣。”

    “好歹是先皇宫眷,便是再大的风浪都见过,臣妾相信姐姐不会有事的”吕嫦云嘴巴上这么说着,整个人都很不情愿,但相处这么多天,宫里都换了个季节了,她再这般吊丧个脸,做出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好像也说不过去,且姐姐的事还得从他手里过,便依言上前,拿手开始拨他的扣子。

    不温顺的人难得温顺一回,就让公孙嘉奥很受用,他闻着吕嫦云发间淡淡的冷香,就将手臂轻轻放下,从她身后绕过去,再贴着脊梁骨轻轻一按,吕嫦云没有防备,一时被抱了个满怀,两个人贴的越发近了。

    殿中气氛不再那么古怪,也没有第一回那么剑拔弩张,时间不能磨平一切,但至少能让人学着去忘记,苦中作乐也是乐,人总是要向前看的。

    好像两个人难得这样心平气和的在一块儿说话,就是不说话,安安静静地抱在一起,都叫人看着稀奇。

    “既然进了宫,就别去想那些不相干的人了吧”公孙嘉奥喜欢她身上的味道,叫人心静,又有点痒痒,他低头凑近了,明显感觉她朝后瑟缩了一下,公孙嘉奥手上也不松开,反倒更用了力,贴着她耳朵吹气,似是劝服,又像是放低了姿态来彤跟商量:“好好地呆在朕身边,朕不会亏待你,嗯?”

    吕嫦云被耳垂上那股热气激地一激灵,从脊背下头窜到上头,有一瞬间,她好像马上就要被公孙嘉奥布置下的天罗地网,被他刻意营造出的温情给罩进去,她明明对他无情,心里明明还想着豫王,明明是两根透明的线,一头是她拽着不肯松手,还有一头却不在她手里,就着她的腰肢缓缓缠绕,一点点地收紧;

    她好怕,怕一陷进去,便再也挣脱不了。

    一个皇帝,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就宠爱她,就算不亏待,也只是不亏待,何苦要说的这样的缠绵,吕嫦云是知道的,姐姐做贵妃时有多不容易,傅忌忌惮他们,忌惮的晚上睡觉都睡不好,还不得不把姐姐捧上高位,国破那日不说力挽狂澜,可攻城需要时间,至少临了还有退路,只是傅忌还是抛下了她,又抛下了一切,以为一切都能干净;

    这就是前车之鉴,吕嫦云不容许自己发生这样的错误。

    她想明白了,便又可以冷静地看待一切,温情不过是装出来的,有她在,父亲就会一直替他卖命,可笑叛国的明明是成国公,可背上骂名的却是吕兆年,还自诩读书人,以清名名扬天下,还真是可笑。

    公孙嘉奥没察觉到她情绪的转变,缓缓地松开了,只道:“怎么不说话?”

    吕嫦云回过神,就摇摇头,说她只是累了,想躺会子,公孙嘉奥便拉着她一道躺了上去,她身上力气是有,但后劲不足,白天阳气很够,还能撑一撑,一到了晚上,又经过两堂会审,这人到了床上就恹恹的,公孙嘉奥很好心地将吕嫦云收拢在臂膀里,将自己的体温渡给她,好叫人不这么冷;

    躺了一会儿,公孙嘉奥就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她们动了心思的?”

    虽不至于累的直喘气,但说话有气无力的,他问一句吕嫦云才答一句:“臣妾爱喝茶,闺阁中除却笔墨丹青,更尤擅制茶,大约是清滟头一回给臣妾泡茶的时候就知道了吧........”

    “相思子是禁物,非御医造册不得入手,你又是如何弄进毓德宫的?”

    吕嫦云差点就要睡过去,冷不丁的公孙嘉奥又问了一句,只好就着困意再张口答道:“姐姐在广寒宫没事养花弄草的,能弄到很正常,相思子与一品红属品类相似,寻常人很容易就糊弄过去了。”

    公孙嘉奥看她一闭眼就要睡过去,存心的不想让她好受,过了一阵又把吕嫦云给弄醒,挑着眉毛故意道:“既然那个清滟不得用,不若朕许你自己从外头选人来伺候?”

    吕嫦云在男人的怀里,两头都是温热的呼吸,就是这会儿躺在一张床上,心里想的也还是一个天一个地,她怕公孙嘉奥这是在试探,不好一口答应,倒显得别有用心,只是就着慵懒的口吻,含糊又不失恭敬,道:“有圣上发话,臣妾倒是很愿意,只是不知彻侯肯不肯放了我姐姐.........”

    “这有什么”公孙嘉奥听了且笑:“朕是皇帝,朕说的话,他还是听得进的。”

    吕嫦云得到意料之外的答案,也没有特别高兴,或是高兴一阵,只是安静地等着下一句话,不然她凭什么白白地就能把姐姐接到身边,彻侯能拦下成妃,不代表皇帝就有这个义务去拦。

    可惜所有的好处,都要用同等的代价去换的。

    公孙嘉奥见她瞌睡彻底散了,便悠悠地开口:“豫王在汝南,朕打算派忠勇公前去收复失地,爱妃以为如何?”

    吕嫦云一凛,一下就把眼睛睁开;

    这回是彻底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