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双姝 > 第一百零三章 形势分析
    “我怎么记得,万这个姓在咱们南边地都不多见呢.........”我纳闷了半天,公孙刿那人别的不灵,就探听消息搜刮黑料最有用场,谁的黑底都瞒不过他的眼睛,包括百八十年前的,我没见过瑀夫人,不过听嫦云说的,这只多脑子里转了几遍,除了公司棍?也怪我危机意识不强,认死了一个仇家就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打从进冷宫起就没想过洛之贻以外的女人,倒是嫦云入宫那日公孙刿才同我说过几句,说的也不详细。

    “我倒是记得,圣祖那一辈儿的时候,平阳百里氏姑且只是寒流清贵,反而是远在泸州的万氏,这才是真正的大族”嫦云咬着下唇,思索了良久,才对着我道:“不过朝堂更迭,那万氏于朝中不过任职中流,家中又无适龄女子充入后宫,便渐渐地没落了下去。”

    我得了嫦云的体香,这才下想起来这瑀夫人是什么来历,不由得冷笑道:“若是没猜错的话,那瑀夫人祖父原是通判,混在行人司手底下办差的,因犯了事儿,被人参了一笔,说她祖父贪用军饷,这才被流放汝南,可见隔了这么些年,人家跑关外去了,照样活的风生水起。”

    “姐姐不明白”嫦云知道我的意思,却还是摇摇头,说道:“那万家到了关外,也不过是保着性命,自古异人北迁,到了骧国的都城,总要隔上三代才能彻底融入其中,这还仅是保全性命。”她想着前日万松雪那副滴水不漏的口齿,又看她见状不对时每每都能及时抽身,有些不安道:“姐姐你想,这样一个大族从清贵落成了庶民,要想从头再起何其难。只那万松雪是金妙意的婢女,后又以罪奴之身进宫,又封夫人,于宫中多年屹立不倒,可见她的手腕。”

    “那她怎么不去折腾金贵嫔,何苦来折腾你呢?”我拿眼不住地朝嫦云身上上下打量:“你看看你,谁跟你站那儿一比都比你胖太多,宫里的女人你有空的时候腾出手去对付就得了,做什么要把自己搭上.........”

    “姐姐好不容易回来了,怎么见了面就说人家”嫦云见我又开始止不住地数落她,赶忙夹了一筷又一筷的饭菜,不住地往我碗里添:“圣上封我做璟嫔目,自然有他的打算,不然为何放着好好的宠妃不喜欢,非要来找我这样的,他的目的就是要告诉我,既然他能把我捧起来,也能放任几个女人把我拉下去。”

    嫦云遇事素来看的仔细,只说一念之差,公孙嘉奥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只等着看她怎么选。

    “我听你话里意思,如今倒是和那个颐夫人相处的不错,那日万松雪借着敏妃的事儿朝你发难,最后还是她带着物证来替你开拓的”我劝她,在宫里孤身一人是不行的,总要找个帮手才行,那傅宝音虽然胆小,但心中依旧留恋故土,未尝没有复国的念头。

    嫦云说颐夫人思念故土是真的,但她在宫里无依无靠也是真的。

    “何况傅姐姐一心痴恋圣上,安于现在的日子,我与她不过是闲时稍稍聊得来一些,并未真正与她交心过”几回相处下来,嫦云已经把傅宝音摸的透透的,只说:“上回我在她宫里养病,圣上隔几日便会来看我,每次一听到外头圣驾要往她这里靠近了,傅姐姐的眼里就会有有那么一刻生出光彩。”嫦云看我一脸不相信,又肯定地点了点头:“我见过很多回,次次都是这样,若非真心爱慕,断然不会有这样的眼神,傅姐姐以为自己藏的很好,可她眼里的光是藏不住的。”嫦云说着又看了我一眼:“就像姐姐当初看着先帝眼神,只要心中有那么一点情意在,都是藏不住的。”

    好端端的,怎么又说到傅忌了...........

    我见嫦云分析的头头是道,又故意无视了她最后的那句话,心说傅忌已经不在了,就算我对他有情意,那他也看不见,说出来也没什么一死了;

    反倒是公孙刿那人,半夜走宫走出瘾头了,还真动了想把我弄进侯府的心思,齐开霁说起这回事儿的时候好悬没把我吓出病来。

    公孙刿常说我没心没肺,好赖都不分,好的时候千般好,可傅忌一死,我还是要操心冷宫的伙食吃不吃得饱,冷宫里的人能不能合得来;

    这就是理想和现实的区别。

    好在,离开了广寒宫,总算是没有那么被动,宫人巷都有专门负责指派宫人的记档,不光是毓德宫,所有妃嫔宫里的宫人都有记录在册,往后他也难见我一面,只要嫦云这个璟嫔在,那他一个侯爷也不好光明正大地就进来,半夜爬墙都不行。

    我想到此处心情便好上许多,又反过来给嫦云夹了不少菜,哄着她多吃一些。

    嫦云倒是很听话,不过想来是喝药喝出副作用了,胃口小的可怜,皱着眉才一点点地吃了小半碗,怕是真的吃不下,再吃就要吐出来了。

    这身子,到底是做了什么才能糟践成这样..........

    我私心里还是觉得她应该再吃的胖一些,像我这样的不过是营养不良,好吃好喝地调理一阵就好了,只是嫦云跟我不同,瘦的过犹不及,将她天生的淡雅自然抹去了不少,那样好看的宫装本该以她的容色衬托,可现在瘦的过头了,成了她去衬那衣裳,袖口处晃荡的厉害,那腕子细的,让我怀疑她是不是快要羽化登仙了,就跟神仙那样每天靠着一点甘露活着。

    用完午膳,嫦云便借口留我在内伺候,挥退了一干毓德宫的宫人们,我跟她的兴奋劲已经淡下来了,我们俩都不是来这后宫里享福的,确保自身安全、顺便搅乱后宫的浑水才是目前最应该做的事情,我在冷宫呆了那么久,习惯倒是没怎么改,一拿起筷子还是好像还是做贵妃那会儿的调调,只是以前讲究食不言寝不语,现在就不能计较那么多了,从傅忌再到傅森,还有那个公孙刿,我肚子里攒了好些话没有跟外头的人说,嫦云逢着我开口时,一贯只负责听,时不时地再应和两句,她跟我都是一家的,只是身份倒了个个儿,我曾经最在意的,她得到了,我最不在意的,她也得到了。

    天下世事,果然都很奇妙。

    本来嫦云今日一天都在毓德宫,她对外称病许久,连瑀夫人那儿也说了,叫她不必日日都去请安,我们姐妹俩可以有说不尽的体己话,只是毓德宫一向处于女人们的话题中心,敏妃死了才几天,就开始琢磨着怎么在皇帝面前得脸,对她们而言,不过是死了一个女人而已,没什么稀奇的,公孙嘉奥给敏妃添了三个字,改成了端和敏蕙,又下旨要风光大葬,内省局只要把人家的后事办好,办得体面一点就能交差。

    除了敏妃的哥哥,大概也没睡想真心为她哭一哭了吧.........

    一说到敏妃,嫦云总是很惋惜,她说宁愿宫里这样胸无城府的女人多一些,十个也好过一个万松雪,好过二十个洛之贻,可惜真正有本事的人总是能活下去,敏妃怀了身孕本可以压着不说,偏要那么早地便嚷出来,还一个劲儿地同洛之贻交好,以为能寻个帮手,谁知真正帮她的人一个都没有,还不是就这么白白死了。

    和嫦云说话,好过和齐开霁那个死太监说话,起码我不会动不动就给他气死,嫦云温柔又不会的过于违拗我的意思,对于身心发展也是有点好处的;我瞅瞅天色,虽然很想就这样陪着嫦云说一晚上的话,可宫里头主子和奴才从来都不能混在一处,不光做主子的没体面,连奴才都是要被打板子,这是规矩。

    其实毓德宫如今都是自己人,也无需避着旁人,清滟在瑀夫人那儿得不了好,索性临阵倒戈,成了嫦云身边的人,香桃子么,那是我送去给嫦云使唤的,祁贵人自从在冷宫住过后,便脱胎换骨,在宫里混日子混的理所当然,还有小橘子,那更巧了,司膳房出来的人才,可谓是天时地利,毓德宫里全是臭皮匠,一个能顶三个使。

    香桃子见我在毓德宫过得不错,心里也高兴,只是总管不住自己嘴,动不动就冒出一句‘贵妃娘娘’,把我吓的浑身一机灵。

    每每她这么说了,我总是要跑去香桃子跟前耳提命面地‘教导’她,贵妃有什么好的,说进冷宫就进冷宫,看看当初凤阳宫那位不也还是死了?还是洛之贻下的黑手。

    如今我算看开了,这宫里什么位分都是假的,唯有握在手里的才是真的。

    我手里暂且没有什么东西,不过嫦云有,她有公孙嘉奥面上的宠爱,有宫里这些个用得着的人才;

    最重要的,她还有我这个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