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双姝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再续荣光
    说走就走,有八卦可以听、可以看,傻子才不去。

    以前八卦都在我一个人身上,什么瑞贵妃今天又逼着谁罚跪抄经啦,隔天瑞贵妃又抢了皇后料子啦,如今风水轮流转,虽然不在高位了,但至少能够暂时远离那些不相干的人和事,我从没有想过沉溺在从前,若是一味地后退,那便把自己逼到了死角,我还费那么大劲和公孙刿周旋,我图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自己能过得好,能有朝一日,重新拾起从前的荣光么。

    阿柒老说我心宽,他不知道心宽才能成事,若是把什么名节看得比天都大,那我跟彻侯这档子事儿,只怕死上十回都不太够,死了都要刨尸挖坟,人家是千秋万代了,我却得世世受人唾弃,多不公平。

    一路拐着弯儿地跑到含凉殿,我和小橘子去的貌似有些晚了,没赶上热闹的时候,像这种事不会有妃嫔亲自过来打听,倒是其他几个生来便是顺风耳的小宫人很热情,热情的不像是‘顺道路过过来瞧瞧’的,宫里的管束一向严苛,所以大家也都是顺道停了一会儿,便都回去了。

    来时的路上我和小橘子还聊,说这公孙嘉奥也真够可以的,都知道北地有收继婚、娶寡妇的先例,没想到骧国的妃嫔那么多,足足是傅忌的两倍,公孙嘉奥身体再好,哪怕一天轮一个都轮不过来,果然是闲着闲着就闲出事儿了,一会儿死一个敏妃,一会儿又死一个才人,接下来要死谁还真不一定,不过这人数倒是可以维持在一定的水平线上,来一个新的就死一个旧的,对于后宫的人来说,反倒是好事。

    小橘子昨晚上跟着去宴上了,真不是我说,他的审美简直比齐开霁还差,我原以为整个宫里除了我,只有嫦云可以算真正意义上的美人,可小橘子却说秋美人也挺漂亮的,那鹅黄色的舞衣转起来就跟一道道流光,转得金贵嫔那脸都绿了,不论走哪儿都是一道亮眼的风景,也难怪常将军喝成那样都没看花眼,上去就逮着了。

    我无语半晌,得亏听了公孙刿的话,昨晚下了的死力气,才把嫦云打扮成了路人甲,不然天知道没了秋美人,会不会轮着别人,会不会好死不死就是冲着嫦云来的。

    “谁让这会儿不是秋天,咱们那位秋美人生不逢时啊”我低着头,和小橘子头也不抬地朝前走,以防路上撞见什么不该撞见的人,边走边装模作样地感叹道:“鹅黄色的不吉利,我瞧着今后怕是有一阵没人穿了,那秋美人估计回去就把那件衣裳给烧了,不然日日看着,多心烦。”

    “听师傅说,秋美人这回丢人丢大发了,满心欢喜地去侍寝,半道儿出了这样的事,外臣和妃嫔纠缠在一起,我看秋美人今后的前程算是完了”抛开胆小怕事,替公孙刿通风报信这一点,小橘子本质上还是个比较单纯的小太监,我听着外臣和妃嫔勾结这一句,不知怎么的就有点不舒服,也没想着往自己身上套,只是这样的事不光彩,不管说的是谁,听着总是有点心虚的,嫦云没有说出来,不代表她不知道,她给我留了脸,我就更不能再陷进去,公孙刿不是个好人,我也不是,这样骗自己又有什么意思。

    我估摸着秋美人大概以后是要深居广寒了,小橘子咂咂嘴,说了一声可惜,那秋美人的舞姿真是宫里少有,以后可能再也看不到咯。

    说完,他便转过来偷偷看了看我的脸,接着凑近了,仔细端详道:“其实姑姑你年纪看上去也不大,眉是眉眼是眼的,左边儿眉毛里还有颗痣,我师傅说这些藏在眉毛里咯吱窝里的都叫贵人痣,谁生了这个,就是命里带贵气的,姑姑若是换身衣裳,再捯饬捯饬,肯定要比秋美人好看那么一点点...........”

    “!!!...........”我站住了脚,两只手浑身上下地摸了一遍,摸遍了身上的口袋,没有摸出什么可以往小橘子脑袋上捶的物件,只好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往前恨恨地走了几步,走着走着又顿住了,又倒退了几步,用阴恻恻的口气问小橘子:“你说,我看着像是和秋美人一个岁数的.........?”

    小橘子点头,发现我脸色不太对,又很快地摇头,那样子真是跟齐开霁一模一样,聪明劲儿不往好处使,全用在趴墙角给人开后门上了,真是什么师傅带什么徒弟,一个个都专门来气我的!

    “秋美人比夏美人早进宫两年,如今不过二十出头,也挺年轻的”小橘子这人啊,连安慰都安慰不到点子上去,也没看我头发气的都快竖起来了,仍旧在一边儿嘟囔道:“我这也没说错啊...........”

    没说错个屁!我这才多大,就给人叫姑姑了,他也不嫌自己给人家当侄子够不够岁数!我已经气得头发竖了又软,软了又塌,没工夫跟小橘子计较这个了,只管着往南翮身边去,看看能不能打听出什么来。

    含凉殿真是够远的,以前都是乘轿撵,从来没踏踏实实地走过,这一走走的人直冒汗,我惦记着嫦云早上胃口不好,想着等会儿从含凉殿后头绕个路,再去司膳房瞧瞧有么有什么蜜饯和点心,嫦云她这人,高兴和不高兴都差不多,区别就在眉眼间那一点微小的差距上,我看她眼下黑青,可眉眼却是松泛着的,料想她心情还不错,也就没往深处想。

    嫦云用早膳时还同我说了个笑话,说昨晚金贵嫔果然吃醋了,眼睛恨不得瞪穿秋美人,把她瞪出几个窟窿,嫦云说的时候,还跟我学了一段金贵嫔说话的调调,先是使劲掐着嗓子,又翘着兰花指甩着帕子,用金妙意的口气,说那个秋美人也不算什么厉害人物,平时就打扮的花红柳绿的,说话还总是喜欢娇滴滴地捧着心口,也没见她昨晚上跳着跳着就转晕过去啊~

    嗯........这话,听着的确是金贵嫔娘娘的口气,真是叫人酸的牙都快掉了。

    既然金贵嫔见不得别人好,那别人不好时,她自然更乐得再踩上一脚,估计踩了一脚的还不算,还得原地再碾一碾,最好秋美人也学之前那个才人一样,一个想不开就吊死了,还不脏别人的手,多清净。

    我好歹还端着点架子,不好和各宫的宫人们走的太近,小橘子一个人倒也吃得开,他们做这些多半也是主子的授意,我跟小橘子走过去看着,眼下还有一两个小宫人凑在含凉殿门口不住地给南翮他们塞红包,要不就直接抓一把碎银塞进手里,若是关系好的还能得一两句,关系不好的,塞了红包也是白搭。

    大家多是问一句就走,南翮见着我倒没什么,只冲我摊了手,待小橘子放了些散碎银子上去时,才开了口,说常将军从昨晚上就跪在含凉殿里,到现在都没出来,没让他跪在外头,是圣上顾念着将军的脸面,不好贸贸然地开发。

    这下好了,没能打听到一手消息,只知道秋美人被送了回去,还是大晚上的穿着舞衣被赶出去的,据南翮说,秋美人出来时她身边的宫人也脸上无光,那表情跟吞了只苍蝇似的,主仆几个一路哭哭啼啼的好不可怜,金贵嫔连觉都不睡了,还特意等在自己宫门口,大晚上拿了把摇扇,就为了看秋美人倒霉的样子,再好好碾上几脚。

    小橘子不知道,我和嫦云却是知道的,常清的酒量不至于那么差,唯一的可能性便是有人在他的酒水中添了东西,可这也只是猜测而已,至于宴席上布置的御膳,其中只有内省局和司膳房的人经过手,这回真真是同瑀夫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就算是有,凭嫦云一个人,能查到个皮毛就差不多得了,我回去同嫦云说了这事,嫦云那会儿刚用完了早膳,发了会儿呆不算,居然又开始绣花,花架子上头的花样从洛阳锦改成来鸢萝,又从鸢萝改成了玉妆花,也没见她裁到袖子上,她绣了半天不算,末了还笑话我白跑一趟,说其实她早就猜到了,敏妃的后事刚过去没多久,就上赶着发作人家哥哥,公孙嘉奥脸再大也不会这样做的。

    我在她耳朵上轻轻拧了两下,没好气道:“就数你聪明,皇帝做什么你都知道,那你怎么不算算父亲什么时候回来。”我坐到嫦云身边,同她道:“唉,也不知你什么时候能跟姐姐我一样,要做就做人上人,一个嫔位都不够塞牙缝的。”嫦云看着我,眼眸清亮,还是那样温柔;

    大约母亲还在世的话,也会这样看着我们吧。

    我给她缕了缕头发,感叹道:“果然,只有皇后的位子才配的上我妹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