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双姝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再见舒窈
    “宫里再危险,至少还有嫦云陪着”我往后一回眸,温声慢吞地:“我是不耐烦做什么侧妃了,在东宫还没当够么,有什么好的名贵的傅忌不会给我送来,可惜天生就矮人一头,拿我爹的话来说,再尊贵也是小老婆。”小老婆就是不好,想当皇后想的都快的脱发了,还是没当上,只差那么一口气,真是叫人不甘心。

    我脑子渐渐冷静,只是很平静地说着:“如今做着女官就挺好,护着我妹妹一步步上去,瑀夫人的手不干净,总有落马到底时候,我要留下来看着,眼见为实,至少还能安心些。”

    公孙刿嗤笑一声,还跟大爷似地躺着没起来,手长脚长,一铺张开几乎占了整张床榻的大半,若不是我一直坐在床边上,怕是都快把我挤下去了。

    我深吸一口气,决心不跟这人计较,天都快亮了,我还得换衣裳回宫,嫦云也该从含凉殿起来了,那个公孙嘉奥如今倒是有意把嫦云往高了抬,可惜还没到时候,吕家身份尴尬,要抬举也得有个名头才行。

    我自己没福气,和傅忌这么些年净是开花了,一点果子都没有结下,要是嫦云有了身孕就好了,宫里最讲究的便是母以子贵,敏妃死了正好腾出地方,公孙嘉奥怕是早就下旨,要将嫦云封妃了。

    昨晚上还亲密无间,到了清早就又恢复了开始的模样,方才这一番交谈完全驴唇不对马嘴,一个说东一个说西,告诫她宫里没那么好呆吧,这女人却净说些什么小老婆,还有那个倒霉鬼傅忌,公孙刿品不出个什么滋味,就想这女人有时候像是水性杨花,有时候还真不是,那个傅忌纵然有一百个不好,她都能借着那一分好继续念着他,叫人莫名的来气,还夹杂了点不甘心。

    这么想着,他也起来了,举手投足说不尽的风流,也颇有气度,远非稚嫩少年可比,流连花丛那么多年,公孙刿的眉目似是天生含情,其实越是薄情的人眼神越是专注,好像看人时眼里只有你一人,这样的把戏我会他也会,做起来都是一把好手,所以势均力敌,总没有个尽头,如果不分出个胜负来,或许一辈子都要这样纠缠下去。

    也不知道公孙刿靠着这张脸,这双眼睛骗了多少女人,又有多少个女人上赶着被他捏在手心里利用啊..........

    我打了个冷颤,同这种人,纠缠一时也就罢了,真要纠缠一辈子,那还不如给我个痛快,叫我死了算了。

    知道了父亲在汝南暂时不会有什么事,我的心勉强放下了一半,刚放下不多时,肚子也很应景,开始咕噜噜地叫唤,昨晚上陪着嫦云,也没怎么用晚膳,算起来也是一晚上没吃东西了。

    侯府的侍女受过专业训练,不比宫里的差,一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一丝响动都没有,一顿的早膳伺候的舒舒服服,末了退了出去,还很贴心的把门给带上了。

    我也没顾得公孙刿同我还有什么话说,只管检查了遍身上的衣带子,还有头发有没有松散,瞧着有没有显得不稳重,侯府虽然很好,但我终究是个外人,何况侯府里还有个我不怎么喜欢的男人,我一直没告诉他,其实我心里怕的要死,广寒宫那一夜给我留下了不小的阴影,导致我现在看见公孙刿,这心总是忍不住顿上一顿,而后缓过了劲,才作出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来应对他的那些挑-弄,真的很累人。

    公孙刿见我往耳垂上挂了对珍珠耳坠,倒是饶有兴趣,上前包圆了我的手:“我记得曾送过你一对宝珞花钗,寻了摆夷望月池边上最好的白玉雕了素钗,又缀以珠饰,怎么也没见你戴过?”

    他的指节粗长,掌心温厚,胸膛贴在背上,隐隐还透着热气,我凝视着面前的铜镜,感叹还是琉璃殿那面立起来足有半人大的镜子看着清楚,而当初那个搂着我,说要与我织影成双的人也不见了。

    “那钗太贵重,我怕摔坏了,日后不好换钱,所以收起来了”我故意道:“广寒宫真是叫人穷怕了,什么好东西到了我手里都免不了被拿出来去换些日常的贴补,奉劝彻侯一句,往后倒不如送些实用的玩意儿来,我还能瞧得上些。”

    公孙刿笑笑,算是默许了我这点小脾气,只要我不太出格,不让他做些为难的事,比如把父亲从汝南赦回来,又比如帮我劝说公孙嘉奥,让他稍稍善待我们吕家的人,除开这些,他还是很愿意宠爱我的。

    仿佛过了很久,又好像没有很久,背后的温度又开始变得灼热,我对着镜子臭美,小橘子说我瞧着跟秋美人一个岁数,真是瞎了他的狗眼,我这会儿看着自己,怎么也只有十七八的模样,正是花开正盛的时候,嫦云也说我脱了那身厚实繁复的贵妃服制,看着也年轻多了。

    我正想说什么时候能够回宫,外头的侍女倒是先抢在我之前开了口,深蹲一礼,切切道:“侯爷,庶夫人说小郡主想爹爹了,闹了一晚上,这会儿知道您歇在偏苑,便一路跑来了,想要见您呢。”

    庶夫人?那可真惨啊,有了孩子还只占了个‘庶’的名头,连侧妃都算不上,我相信她叫侍女说这话没有恶意,顶多是好奇心止不住,不探求一二誓不罢休,想来女人都是娇贵的,不细心呵护就会死,何况我对公孙刿又没有爱,自然可以以一种看好戏的心态看另一个女人正式亮相,哪怕我与她现在的境遇都差不多,都靠着同一个男人,不过她是靠他荣华富贵,而我是靠他打发寂寞。

    侍女这几句完全打破了室内的氛围,我将耳坠子与发簪戴好,整了整衣衫就转从屏风后头绕了出来,公孙刿倒是和刚才一样,脸上看不出什么波动,不过整个侯府姬妾无数,孩子却只有这个庶夫人生的小郡主一个,估计也是宠的厉害,所以明知道那个侍女的话说的不合时宜,他也没怎么生气,总归是见女儿要紧。

    我出去时那个庶夫人倒是早早地便侯在偏苑外头,就站在扇形回廊前,恭敬垂首,原以为也该是个明艳的美人,没想到长得这样普通,绯红衣裙,但不娇艳,反倒有种意外的朴实,一看就是个过日子的那种女人。

    绯红非正红,一个妾室穿很应当,我瞧了瞧自己身上的女官服制,觉得人靠衣妆这话说的不是很对,有些人穿再鲜亮的颜色,都透着一副老实相,怎么看都是朴素的,哪像我,穿了宫女的衣裳也是不伦不类,走在宫道上还是一眼就被洛之贻给认了出来。

    庶夫人很识礼,甚至还冲我笑了一下,外加点了点头示意,看不出是怎么想的,我觉着既然能在女人如云的侯府安全的生了孩子,身上必然是有些过人之处的,这个发现很叫人意外,倒是让我对公孙刿高看一眼,可见这人挑女人的眼光也不是那么糟糕,能够穿过她朴实的外表看透她的内在,想必这位庶夫人不光温柔小意,掌家的本事也不错。

    我与她打了一个照面,印象还算不错,就是不知道我这样的放在她眼里,是不是一样的感受。

    公孙刿跟在我后头,负手漫步,悠哉悠哉,倒是这庶夫人见了他,显得很是恭敬,恭敬到先款款下拜,后再起身释放眼中的爱意,这先后顺序分的很清楚。

    “妾身拜见侯爷”

    公孙刿点点头,也不管我在一边合不合适,只是随意道:“起来吧。”

    “谢侯爷”舒窈起了身,见了公孙刿身边那个陌生的面孔也不怎么惊讶,道:“侯爷,今日不必上朝,不若去瞧瞧彦儿吧,她上回得了小马驹,闹着要您带她去跑一圈儿呢,妾身实在是拦不住。”

    大清早的要骑马,那小郡主的精神可真好,庶夫人也精神好,还能大早上的就来请安,我并不愿意久留,留在侯府干嘛呢,看别人一家三口恩恩爱爱,然后刺的眼睛疼么。

    “今日还有事,明日吧”公孙刿也没有折了自己这位庶夫人的面子,两个女人见面,谁尴尬都不会露在面上,何况尴尬的又不是他。

    是以他只是道:“舒窈,你先退下。”

    那庶夫人柔顺的没有任何异议,道了声是便走了,她的目的不过就是来看一眼,看完了自然要退下。

    然后呢,然后怕是要回屋子里慢慢回想,想自己哪里比不上对方吧。

    “舒窈?倒是个好名字,取名字的人也挺有文化的,听着像是个良家子啊~”我本来还想同公孙刿打几句马虎眼,夸他眼光不差,家有贤妾,外有娇花,实乃人生赢家,可惜此话未出,公孙刿便轻飘飘地瞥了我一眼:“怎么,不想回宫了?”

    “.......”我适时地闭了嘴,彻侯果真厉害,吾等虾兵蟹将实在是招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