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双姝 > 第一百二十六章 秦晋之好
    回宫还是要回的,公孙刿出了侯府,就换了他平素的那副面孔,招蜂引蝶,紫袍玉带,风流到骨子里,大约就是这么个光景,我心说这人就差描个眼尾细红,与人争个头牌做做了,真是风-骚、哦不,是风月无边啊~

    掐着点的赶回宫,公孙刿这个人虽然很不着调,但彻侯的名头响亮,在整个骧国宫廷都是横着走的人物,等闲招惹不起,能招惹的起也都是成国公这样的墙头草,别的人避都来不及,有这么一位大爷在后头,我几乎是大摇大摆的从正清门走了进来,途中没有一个人查问,也没什么不长眼地敢乱瞟,就这样回了毓德宫,很神奇。

    我想着权利真是样好东西,这种感觉我曾经拥有过,但是只有失去了才能顿悟,怪不得谁有了权就不舍得放下,什么万千宠爱,什么荣华富贵,都不如攥在手里的权利要紧,公孙刿有权利,我可以借他的势自由地出入侯府和宫门,没有人会,也没有敢过问一句。

    但离了他,我就什么也不是了。

    小橘子大约是心虚,一大早又不知道去司膳房做什么,齐开霁自己都是个半吊子,南翮才教他没几天,他自己倒收了个徒弟,两个半吊子,负负得正,真是鸡贼地快成精了。毓德宫的宫人各司其职,都是些半大不小的姑娘小子,就这么被家里人送进了宫,为奴为婢,熬到二十多岁才能出宫,我看着他们,就想起自己小时候,不是谁的命都这么好,生来便是人上人,大多数都要从底层做起。

    所以说我只是命好,日子却过得惨不忍睹,一手的好牌尽数打烂,如今还得跟他们一样,从底层慢慢打拼,然后拿回属于我的一切;

    想想,还真是心酸的过分呢。

    我咂么着那个庶夫人的名字,舒窈,念起来别有一股温婉的感觉,像是哪本书里提到过的,仿佛是‘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这样的句子,比我的名字好听那么一点点,也就一点点而已。

    话说,公孙刿让我见他那个庶夫人是什么意思呢,总不能是叫我见了吃醋的吧.......

    我想到这就一阵恶寒,连忙晃晃脑袋,把公孙刿和那个舒窈一同甩到夜郎国去了。

    日光灼灼,嫦云还没从含凉殿回来,我倒是在毓德宫迎头碰见了绿迤,她进来当了几日的差,看上去很习惯,每日也不惦记着往嫦云跟前凑,对谁都是淡淡的,不多话,也不关心别人是不是看得惯她;内殿还是我和香桃子看着,外头是清滟和小橘子,太后赐下的人不简单,怎么也该是个体面人,结果进了嫦云这儿只能委屈地做个三等宫娥,亏她是个好性子,也没有计较的余地,虽说木讷了些,也不爱说话,但有时候保持些距离感没有错,大家相处起来也不必那样尴尬。

    绿迤起的一向是最早的,出门却是穿的是最低等的服制,只比我之前那身蓝布袍子看着秀气那么一丁点,花色是最普通的的水蓝,香桃子穿着怎么都喜庆,她却不同,怎么都是苍白,白的有点营养不良。

    她看见我了,也没有惊讶,只是点了点头,喊了声:“姐姐好。”便径自忙自己的去了。

    那背影小小一个,可能绿迤跟在钟嬷嬷身边也没多少年,才十五六的年纪,可惜了了;

    是眼线,就不得不除。

    出了广寒宫,好不容易远离了被监视的生活,又冷不丁地与太后沆瀣一气,重新过起了这样的日子,眼下我只能寄希望与嫦云,希望她是对的,我自己已经错过一次,因为所托非人,所以错的离谱,更没有立场质疑她的决定,只能默默看着。

    况且,我是真的想出宫,想去看看。

    东宫之前,我所有的天地就是将军府,金丝雀一般的生活固然有其优越之处,可缺失的那些东西,如果没有经历过,那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真正开心吧.........

    快过正午了,嫦云从含凉殿回了来,我尽量装的跟没事儿人一样的给她张罗着午膳,嫦云也跟没事儿人一样地,权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我知道毓德宫危机四伏,万松雪不止有清滟一个眼线,邬太后也有绿迤,嫦云不可能不为自己做打算,例如清滟已经悄悄地投靠了嫦云,例如齐开霁会替我办事,也会提公孙刿办事,千丝万缕的联系忽视不了。

    但有些事,还是不要说出来比较好,至少两边都有余地。

    用午膳的时候,我忙着给嫦云布菜,嫦云倒是都吃,但每次只用那么一两口,吃的时候还随口一提,说平阳翁主终于松口,答应了,这话可把我给吓了一跳,忙问她答应什么了,谁知嫦云搅着一碗清露,卖了半天关子,才道:“答应同上将军常家结亲啊........”

    “怎么可能!”我嘴巴大的都能塞下半个鸡蛋:“先撇开两国的那些恩怨,区区家奴出身的蛮子,还想同咱们关内大族结亲,姓常的他也配?!”

    嫦云点头,确定道:“昨晚圣上亲自颁的旨,我在一旁绣着荷包,闲的没事就顺势看了一眼,圣旨上头写的的确是翁主之女下嫁常清,成亲之后便定居上京,也好和翁主时时相见,免了骨肉分离之苦。”说完,她又喝了口汤,道:“看样子,翁主怕是回不去了。”

    我还是不可思议:“翁主那个眼高于顶的脾气,能单枪匹马冲来上京,明显就是打定主意不结亲了,你那个皇帝到底用了什么法子,才逼得翁主应下的?”

    “平阳翁主倒是不愿意答应”嫦云托腮思索了片刻,才道:“可惜驸马在平阳久等翁主不回,又听闻圣上在宫里欲对翁主不利,急红了眼,刚出了平阳便被刺史捉了个现行,这下圣上有了说和的条件了,说其实嫁给上将军没什么不好,驸马平安,百里氏延续满门荣耀,不过说来的确是高攀,可现在毕竟不是从前的靖宫,天下易主,也说不清谁比谁更高贵些了.........”

    “听闻要对翁主不利.........”我嘬着牙,不知为何,只觉得牙根发酸,可能是被公孙嘉奥的手段给寒的牙倒了:“这消息递还真是恰到好处,听闻而已,听谁的闻呢、这样捕风捉影的事儿在宫里稀松平常,我看不见得是驸马太过急切,倒像是消息封锁的太好,翁主在宫里好吃好喝的,谁会怠慢她,偏偏别人是不会信的,皇帝不过是实话实说,可越是好的就越是叫人生疑,驸马是入赘上门,年纪又小了翁主两岁,同翁主感情笃深,难怪要沉不住气了。”

    平阳,那可是数一数二的富饶之地啊;

    只要搞定了平阳翁主,还愁其他的州府不乖乖听话吗?

    虽说公孙嘉奥这目的是达到了,可使的手腕着实是不甚光彩,平阳翁主怕是要气得吐血了,做好了在宫里以命相搏的打算,可人家根本没照着她想的来,四两拨千斤,几句话一传,女儿没保住,驸马也差点没保住,这一趟上京,到底算是白来了。

    “圣上从一开始便已算好,不管翁主来或不来,总是逃不了这一出”嫦云也替翁主抱了两句不平,应道:“傅姐姐那儿也得了些消息,说翁主这几日日日都要求见圣上,但是次次都被一群人前呼后拥地给拦了回去,人人对着她都是好话说尽,圣上也只是避着不见,没给什么脸色看,这样的软钉子天天碰着,翁主的面容也显见的憔悴了不少,怪可怜的。”

    “这宫里谁不可怜,便是当初阴损如成贵嫔,如今的她也是可怜,天知道皇帝要她进宫是为了什么,可能样样都有,就是缺了喜欢吧”我也叹道:“这些都还不算太严重的,就是翁主那儿不安静,孩子毕竟是母亲的命啊,命门都被人攥在手心里,她还能怎么样呢?你说像刘采女那样的毕竟是少数,自己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说扔给别人养就给扔了,得亏翁主面硬心软,没有亏待小公主,换做是我也不忍心,到底流着傅忌的血,我要是有那个本事,倒也想去照顾她。”

    我只是有感而发,也没察觉到嫦云的脸色变化,她貌似是被说的有点不自在,兀自撇过了脸,手里羹勺也不搅了,左手下意识地想抚上腹部,却在伸到一半是落了回去,整个人若有所思的样子。

    我顺着她的脸往窗户外头看,也没什么好看的,宫里的景致最好的都在聆风亭,如果要看鸢萝和玉妆花的话,就该去昭圣宫,毓德宫虽说缺了景致,可胜在静谧安宁,此刻没有穿堂风,没有外人,香兽里燃着上好的苏合香,白烟缓缓旋绕出空灵的圆线,只有帘幔轻微摇晃,而嫦云的侧脸就沉浸在这淡淡的光圈里,有种超脱众人之外,近乎神圣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