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双姝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命悬一线
    要不怎么说人以类聚,不是好人还真凑不到一块儿去,吕嫦云虽然有心眼,但她交好的是在宫里压根没一点用处的颐夫人,别人更是看都不看一眼,倒是很有当初瑀夫人的样子,一概是不争不抢,该要的自然会慢慢落到她手里。

    还有的人是明着不争,私下却是万分的计较,洛之贻的演技已然练到了家,出门进门从来不肯摆架子,遇着谁都是好声好气,第一次见面就能喊金妙意姐姐,连蔻荷轩的几个小才人都受过她的恩惠,何况是一个小小的夏美人。

    夏美人是有备而来,换了身葱黄柳绿的衣裳,十分的水灵鲜嫩,像个邻家妹妹似的就上了门,身后还跟了一个貌似面生的宫女,不像是上了年纪,可一看就是在宫人巷饱受摧残,是个有故事的人。

    既是来投诚,那她自然准备的十足充分,夏美人也不是傻子,自己就只会唱曲这么一项技能,皇帝听了三天不厌,迟早也是要厌的,而那个丽昭仪看她得意了没几天,凑上来踩一脚,落井下石都算是她法外开恩,这会儿不定想着怎么收拾她呢。

    丽昭仪是瑀夫人的狗腿子,照理说投靠金贵嫔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但夏美人心中有谱,金妙意要是能靠得住,她也不会混了这么多年还只是个嫔,商贾里金珠银珠堆起来的‘闺秀’,满宫里有谁能真的看得上她。

    夏美人没有藏私,正对了洛之贻的胃口,两人一合计,毓德宫不好伸手,那广寒宫总是能伸进去的,于是一拍即合,两个女人在昭圣宫里说了什么没人知道,但她们说完了,天色都已经暗了下去,可见双方探讨之密切,交流之深入,也就间接地代表,这好容易消停下来的后宫,又要出更大的乱子了。

    公孙嘉奥精力真好,在我眼里,他几乎是不厌其烦地往自己后宫塞一些幺蛾子,比傅忌还过分。

    且他能在一群平庸之色里头一眼挑出嫦云,是他运气好。

    我一直认为容貌出众的人多是风流多情的,似乎不多情一点,也对不起他们这张脸;

    我的傅忌是当中的异类,他的唇薄,唇色淡,所以他不多情,但却很凉薄。

    公孙嘉奥和公孙刿惹下的桃花都不少,女人们爱他,无非是为了富贵和权势,可到头来,权势还没到手里,真心却先付了出去,当初的雄心壮志都不见了,她们或多或少都得过一阵两阵的宠眷,所以心里便仍有幻想,以为自己还有希望,就算做不成皇后,那做一个有地位的女人,也不过分吧。

    “就数姐姐有追求,便是换了旁人,但凡连转一转这个念头,都要被你拿出来取笑,笑到姥姥家去了”嫦云笑着睨我一眼,略显丰润的脸上似乎是许久都不曾见到的轻松惬意,道:“如果我不进宫的话,或许会觉得她们恶毒。”其实嫦云的行动已经不是很方便,两条腿更是浮肿的厉害,每每靠着那位胡御医施针才能好过一些。

    她摸着肚子,已经过了最艰难的几个月,心态也是一如既往的平和,说道:“可我呆久了,却觉得,住在这宫里的人没一个是真心快活的。”

    “吃的不好睡的不好,当然不快活,能快活的大约都不是什么凡人”这话她已经说过好多遍,每次都是一模一样的词,我再三忍耐,才把自己想说的话给憋了回去,她现在孩子都不晓得能不能平安生下来,还有空可怜别人。

    再说了,那群小贱人有什么可悲的。

    我闻着嫦云身上的幽香,好像还混杂着一丝淡淡的乳香,感叹这样的美人也亏得是我妹妹,不然我早翻脸了,跟着我便摸了摸嫦云的肚子,不管摸了多少次还是觉得很新鲜,里头有我的小侄儿,或是小侄女,身上流着我们吕家的血,我很有信心,说不定将来我心情好,还能把他们往祸国殃民那一路去调-弄。

    祸国殃民也没什么不好的,因为但凡你自己得意了,就必然要有人见不得你得意,还要伸脚踩死你。

    那还不如一条道走到黑,到死也这么得意下去。

    “希望这孩子能长得像你吧,不然我可对他没好脸”我摸够了,便抽回了手,斜斜地倚在嫦云身边看她做针线,喃喃道:“真是奇了怪了,我进冷宫,你也进冷宫。”我说着说着便又想叹气:“住在冷宫里安胎,你姐姐我这也是头一回见识啊............”

    “怎么样,我这对莲花绣的好不好?”嫦云对我的话完完全全的呈无视状态,只是晃晃手里的绸缎,是八幅缎做的底子,上头的两朵红莲混着金线,艳丽之余还有点盛到极致的糜-烂,总之就是很好看。

    她绣的是好,比司针房的姑姑还好,我记得我有一件火红色的大氅,是比狐裘早了一年多,傅忌赏给我的,那大氅上头绣了密密麻麻的辛夷和连翘,傅忌说我难得穿红色,倒是比穿绿色的好看许多.............

    嫦云见我盯着这块绸布出神,便朝我笑道:“要是姐姐身边的梅姑姑还在就好了,她从前给姐姐选的衣裳,梳的发式,一贯都是最漂亮的,第一日梳的什么样子,第二日必定便有旁人效仿......欸对了,梅姑姑如今还在不在宫里?”

    我摸着那块莲花的印子,细想了想,便答道:“香桃子前些日子去瞧了瞧她,回来跟我说是宫里有个侍卫瞧上她了,两个人正好又是同乡,想必家里头也是过了路子的。”我咂么着嘴,想着乌梅子有个好归宿,我这个做主子的也算对得起他了,只是堂堂瑞贵妃身边的大宫女,最后就嫁了这么个老实头,真是埋没了。

    “香桃子说那侍卫算半个北地人,不过祖上是逃荒来的,家底也算干净”我补充道:“乌梅子这人啊,人是耿直了些,估计人家看上她。单纯是就看她好脾气好生养,想来很快,她便要出宫了吧~”

    嫦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经过这么多天,乌梅子总算是很突兀地被提及了一次,但这次的对话还是以嫦云的沉默做收尾,并且在之后几天再也没有提起过;

    宫里的春天素来留不住,袁贵人以前是蜀地来的,倒是有说过,说出生在夏季的孩子在她老家通常都是煞星转世,因为带不来雨带不来收成,蜀地已经热的快死人了,夏天的产妇更是难熬,热的没力气,生不出要憋死小的,生出小的又收不住,血流光了要死大的,十个里头八个要在鬼门关晃几圈,能母子平安的还在少数,当时听听我还很不屑来着,想我要是生孩子,怎么也该是风和日丽,傅忌要为我大赦天下的,倒是看见嫦云怀的这样辛苦,我才记起袁贵人这张破嘴说过的话,心里顿时又记恨起了她,可惜袁贵人命不好,已经被一刀劈死了,我记恨也没有用,只能满含怒气,努力地帮嫦云打扇子,想让她晚上睡的更好一些。

    天气已经开始回暖,且暖的有些过头,连广寒宫都很稀奇地被阳光普照了两三回,我在广寒宫也没事做,就陪嫦云说说话,再不济就是捏着公孙刿给我的那块腰牌发呆,并且不时地就看见嫦云招了香桃子和清滟到近前去,悄咪咪地不知道在商议些什么的,但我总认为不是好事,而且开始闹起了脾气,心说嫦云现在已经开始光明正大无视我这个姐姐,宁愿叫外人去给她办事了。

    就在我忍不住要去嫦云那儿细问的时候,嫦云却是主动地找到了我,趁着四下无人,又是我俩同在一屋时,突然对我道:“姐姐不如帮我一件事吧。”

    我的眼皮登时就是一跳。

    嫦云的打算很明显,孩子是要保住的,但不能留在宫里,她必须要找人把孩子送出去;

    最好再从外头接收一个新的进来。

    我按照嫦云的嘱咐,私下预备齐了她想要的东西。

    很快,就到了嫦云生产的时刻;

    很不幸,天气还是在回暖。

    唯一的感觉就是,闷,还有热。

    哪怕是大半夜的生,也还是很热,热的人火烧火燎的,好像天一亮,就什么都来不及了。

    那种随处隐现的血腥气,几乎浓烈的把广寒宫浆洗了一般,不管用了多少水,反正怎么泼都泼不去。

    我被嫦云攥着手,努力地保持镇定,直到这会儿我才惊觉冷宫的好处,毓德宫人多眼杂,哪比得上冷宫地势偏远,不然胡御医也不会来的这么方便。

    不过吃苦头的终归还是嫦云,她不能喊、不能叫,宫里没有一个御医敢给娘娘们扎针催产,一旦催的不好,也是会要命的,这个责任他们付不起,但胡御医年纪轻轻也不知道哪来这么大胆子,他就敢帮着嫦云扎针,所以嫦云的命算是全捏在他手里了,怎么也得撑着一口气,万不可泄力。

    我的手已经被捏的发紫,可嫦云却还是没有松手的打算。

    她这会儿已经疼得说不出话,只顾着用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