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双姝 > 第一百五十二章 争权(二)
    嫦云醒过来的时候,广寒宫里已经完全变了个模样。

    如果说我在的时候这里充其量就算是个避风躲雨的破庙,那么现在很明显就是这座破庙已经从里到外都给粉刷了一遍,连破了好几年的窗户和窗杈子都给好好地用明纸糊了上去,白花花明晃晃,晚上瞧都很亮堂,想必也是很经得起风吹日晒的考验的。

    尽管是仓促地修缮,可也比之前好了太多,真是让人在感动之余也生出一种不安来,怕只怕公孙嘉奥动了让我们在这儿长居的念头,不打算赦免嫦云让她回毓德宫了。

    那可真是要歇菜了。

    我在广寒宫的几天里忙的是脚不沾地,连颐夫人多番探望都给挡了回去,对外的借口一概是璟嫔难产,生了小皇子得好好休养。托乾寿宫的福,倒是没哪个女人敢明着往广寒宫伸手,不过乾寿宫的人可不一样,公孙嘉奥都没做什么,他们倒是隔三差五地便要来瞧一眼,生怕我抱着孩子要消失一样,我对钟嬷嬷算是断了仅剩的那么点好感,这个老女人跟她主子一样的奸猾,得亏嫦云把孩子换了出去,不然我很担心那个小肉团到了她们手里,不折腾死也得去了半条命。

    倒是小橘子对付那个小肉团子很有一套,他说没进宫前家里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在照顾孩子这方面算是很有经验了,孩子只要是哭喊,那必定就是没吃饱饿的慌,只要往他嘴里塞个奶嘴,保管安静的跟小猫一样。

    我对照顾一团没长开的肉丸子没什么兴趣,但还是要说一句,孩子的脸蛋可真嫩,戳一下软乎乎的,为着这个,我逢着心情不爽就会跑过去对着团子戳戳弄弄,可奇就奇在但凡我动手了这孩子必定就要哭闹,旁的不管是嫦云还是小橘子伸手去抱,不定乖得跟什么似的,好像天生就跟我不对盘,小橘子有回见我有伸手去扯孩子的脸蛋,还破天荒地对我发了脾气,说大约是我身上戾气太重,小孩儿不经吓,说完就把孩子给抱开了。

    好嘛,连小橘子都敢滋哒我了,这广寒宫还有没有我的立足之地了!

    我到嫦云面前去告状,说这么个小毛头,毛都没长齐就能把我搅的焦头烂额,偏偏对着小橘子清滟他们又乖巧的很,一口就是一个奶泡泡,转头成日的看见我就哭,这算什么道理。

    “孩子还小,认生也是正常的”嫦云因还在月子里,头上戴了抹额,当初不晓得孩子的性别,做了好些个小肚兜,都是红艳艳的,穿在小团子身上倒也喜庆。

    她知道自己生的是个女孩儿,可刚生出来没看两眼就给连夜送了走,心里的苦楚大约细密的说也说不出,就只好暂且拿现成的孩子做个例子,尽尽做娘的心。

    嫦云醒过来从小橘子那张臭嘴里得知了那晚我干的‘好事’,差点又跟我翻了一回脸,最后还是我死皮赖脸的,拿姐姐的身份和情分来压她,她这才没跟我置气,只说那孩子本来就是个苦出身,爹娘不要已经很可怜了,偏偏又被调包换进宫里来,她自觉已经很对不起这个孩子,若是那晚直接给我一枕头送去了西天,她以后要如何面对自己的女儿,她还有那个脸么。

    我看着嫦云那张稍见丰腴,但还是很年轻,年轻到一条细纹都没有的脸,不由得就叹道:“你自己都还是个孩子,怀了身孕那阵我常常白日里就犯迷糊,看你脸蛋瞧着还跟从前一样,身姿却是日渐长开了。”末了我还加了一句:“那公孙嘉奥原来还好这口的啊.............”

    嫦云本来听前半句还好,听到后头就又忍不住想掐我了,好气又好笑:“姐姐不也年轻轻的,怎么说话还跟从前一样,整日的不着调,也不怕挨打。”

    一听到挨打我就怕了,但只仅限于皮-肉之上的那种,精神上的我不怕,怕就怕自己的这张脸破了相,或是又遭了什么罪,被洛之贻压着罚跪的耻辱我到现在都没忘,只可惜嫦云投靠太后只是第一步,且成国公如今的风头都快大过彻侯去了,这个仇怕是一时半会儿还报不了。

    “太后倒是发了话,说让咱们回毓德宫去,这不摆明是得罪皇帝么”我想了一会儿,还是担心道:“我早跟你说同彻侯没什么好谈的,他开三分利,你倒好,上赶着去接五分,还偏要我捏着腰牌去找他,这下白白落一个把柄在他手里,往后怕是更难过了。”

    “这不打紧,咱们的目的不单纯,他没好到哪儿去,亲弟弟篡亲哥哥的位,说出去遗臭万年,少不得多筹谋一二”吕嫦云看自家姐姐一眼,决定有些话还是不要说得太明白比较好,只是大致的说了几嘴,含糊道:“其实不管是复国,还是篡位,都要把当下的障碍扫除,才能搏个万一,我同彻侯在这一点上,还算是有商有量,互不干涉............”

    这话我一听就头疼的厉害,嫦云太聪明了,所以我理所当然地就不是很想动脑子,反正事事尽在她掌握,我要做的不过是收拾残局,顺便关键时候出来撑撑场子;

    有时候想想,堂堂一个贵妃只派这么点作用,还真是屈才了。

    我一向以为自己跟公孙刿就是很单纯的可以晚上睡一个被窝的关系,可那说难听点,不过就是见色起意,各取所需,现在好了,打从我拿着腰牌去寻他的那刻起,我和他之间便真真切切的有了利益的兜搭;

    日后若再想撇清干系,只怕是难呐..............

    我一边叹息着自己的烂桃花,一边又惦记起远在汝南的父亲来,邓夫子夹带着送进宫来的纸条其实每一张公孙嘉奥都看了,可惜北地的人打打杀杀的厉害,玩起心计来还是差了一口气,邓夫子的字写得好,一手飞白龙飞凤舞,同样的,他的梅花纂也是京中一绝,一个字里头可以夹杂着好几朵梅花,按花瓣的辦数和字的勾棱分辨出这里头的真正意思,和嫦云那支簪子是一个道理。

    但最近的消息都不太好,邓夫子说那个公孙伏都不好惹,几次挑唆的父亲同常清争吵,最厉害的一次两边都拔了剑,偏偏父亲刚刚醒了不多久,气急了就复发旧伤,这下常清更是蹬鼻子上脸,仗着自己同平阳的百里氏结了亲,话里话外都拿先帝和豫王挤兑他,邓夫子该劝的都劝了,可似乎并没有起多大的效果。

    这样的话看了让人揪心,可又想不出破解的法子来。

    很快嫦云就出了月子,乾寿宫的耐心大约到了顶,听绿迤说太后很看重小皇子,说是想接过去照顾几日,但我和嫦云都不这么想,兴许刚开始是几日,之后便是几月,再之后索性不给了,那找谁说理去。

    只是嫦云很快就想出了办法;

    她选择去找公孙嘉奥说理。

    在宫里,生了皇子的一概都是大功一件,哪怕璟嫔之前一直在广寒宫呆着,可她若是想进含凉殿,也没多少人敢拦她,兴许是保养得宜,又或是生了孩子,给她身上又添了点不一样的东西,总之吕嫦云态度很好,公孙嘉奥也就当什么事都发生过一样,晚上久违地又搂着她睡了个好觉,第二天起来就下旨让她迁进了毓德宫,不过妃位还是差口气,大概是前一晚吕嫦云的态度虽然好了点,但是还好的不够,他得了点甜头,还来劲了。

    我又过上了和小橘子,还有静香一起嗑瓜子的无聊日常,但显然太平日子不长久,嗑瓜子这样绿色无害,又可促进感情的事儿都没人陪我了,小橘子算一个,香桃子算一个,还有清滟也上心的厉害,几个人整日地就围着那个小肉团子转,嫦云说按照序齿,这个孩子应该是四皇子,前头三个哥哥里就瑀夫人的大皇子还健在,所以是仅次于大皇子的尊贵,怪不得邬太后急了眼,怎么都要让钟嬷嬷把孩子抱进乾寿宫里去。

    偷天换日在宫里不是不可能,光是靠自己必然不成,不过公孙刿这彻侯的名头实在是好用,我原以为宫里那群女人眼红嫦云的好运气,必然会群起而攻之,然而这回我却想岔了,自从嫦云又住回了毓德宫,且又恢复了从前出入含凉殿的频率后,宫里的确是传起了闲话。

    可这闲话却不是关乎嫦云,而是朝着我来的。

    开始时不过是老调重弹,把璟嫔同前朝的瑞贵妃串起来,说妹妹跟姐姐还真是同一个路数,但到后来就不对了,传言愈演愈烈,到最后竟然演变成了瑞贵妃同豫王有私,联起手来祸乱朝政,逼得忠良自尽,更纵容吕氏一门独大,自此害的靖宫倾覆,再无还手之力。

    更糟糕的是,这阵谣言跟风一样,还传到汝南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