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双姝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动向不明
    不管众人心里怎么想,至少吕兆年一时半会儿还不会死,在成国公瞎蹦跶的时候,后宫也没闲着,洛之贻和夏如晴这两个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灯,能在短短的两天里就成了好姐妹,成功建立起了非常微妙的友谊,可见公孙嘉奥平日里是有多放任后,也不知她们这样的友谊又能维持多久。

    丽昭仪人不怎么样,可有句话说得对,先动心的人死的惨,只有先动手的人才活得长,有道是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夏美人背靠成妃这条大船,又有香竹在侧,连成妃的黑底她都晓得,实在是得意的恨不能笑出声来,还专门挑了个艳阳天,跑去老对头秋贵人那儿耍了通嘴皮子。

    还不光是夏美人,旁人也是如此,当初风光过一阵的秋贵人在平阳翁主的接风宴上闪了腰,又跟着在含凉殿出了丑后,也不甘就此沉寂,虽是秋风扫落叶,怎么也熬不过炎炎的夏季,可女人的斗志却是吹不灭的,一入宫门深似海,她是蹦不起来了,可收拾个夏美人依旧是不在话下,在璟嫔安于广寒宫避祸养胎时,便不动声色地靠上了淑妃这颗大树,宠爱谈不上,但内省局的奴才见惯风向,待她倒是逐渐客气了起来,总之克扣月例的情况是再没出现过了。

    不过真要说这两边谁更胜一筹,那还是洛之贻更有底气。

    毕竟成国公这样的爹啊,有一个就够了;

    多了她也消受不起。

    万松雪本该是很放心的,便是再来多少新人她都不足为惧,可惜有太后暗里的帮衬着,璟嫔算是把孩子给生了下来,丽昭仪那日去看了一眼,回来便编排上了,说璟嫔生产时吃了不小的苦头,广寒宫遍寻御医寻不着,最后闹到了御前才算有了着落,金贵嫔莫名其妙地又挨了一顿训斥,等她回过神来,那胡御医拎着药箱已经往广寒宫那儿赶,说进去不多时,孩子便已经差不多能看见个头了。

    金妙意惨遭禁足,又兼诉苦无门,委屈的厉害,她身子是不爽,可也不是故意挑着璟嫔发动的时候,谁知道她说生就生,还闹的架势这么大,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受亏待了一般,这怎么能怪到她头上去呢?

    她算是把璟嫔恨上了,可惜毓德宫的人实在是乖觉,璟嫔又不常出门走动,多日下来,她几乎连个把柄都抓不到;

    金妙意想,这也不要紧,只要玉琲带着玉楼往她们父皇面前撒个娇卖个乖,这事儿也就揭过去了。

    这回是那吕嫦云运气好,生的艰难,可大小都保住了。

    下回,不知她还有没有这样的好运气。

    爱计较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好,万松雪就很看得开,她的确是厌恶金妙意,可也明白真要论起长短来,还是自己对不住对方多一些,最重要的是要看得开,该出手时出手,不该沾染的便不沾染,像丽昭仪就很不喜欢成妃,总是在私下里说洛之贻生的一脸的妾像,可说归说,人家的出身却是好上她们当初太多。

    有些时候,她瞧洛之贻那副笑里藏刀的模样,便会时不时地想起从前的邬太后,万松雪平生除了在金妙意身边做侍女时受过磋磨,剩下那些吃过的暗亏几乎都是拜这个老女人所赐。

    可邬太后为人再狠毒,也不屑那些猫三狗四的伎俩,便是害人也害的坦坦荡荡。

    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可万松雪瞧自己如今的行事与作风,多少都比不过当初太后那般。

    她的手不干净,做不到问心无愧。

    好不容易才除去敏妃,一个不防却让璟嫔扶摇直上,万松雪盘算的不可谓不深远,只是她敢得罪太后,却不敢惹怒皇帝,丽昭仪一贯是耐不住性子的,好几次在她跟前出谋划策,说要讲璟嫔给踩下去,最后都被她给否决了。

    不为别的,便是昭仪就比嫔位高了三级,可宫里降位封妃的事情不少,重要的是皇帝喜欢。

    就目前来看,公孙嘉奥还没有对毓德宫那位从产生厌倦,但凡往后宫走动,璟嫔那头总是少不了的。

    可想而知,膝下有个一儿半女的有多硬气,连位列九卿之首的昭仪都要忌惮三分。

    先不论敌我之分,光是眼门前四妃的缺,就必须得有人填上去;

    这倒是让万松雪犯了难。

    颐夫人不必多言,一如既往,是个草包,璟嫔往日里同她交好,非但一点用都没有,反倒就秋贵人一事便出面了好几回,凭良心说,若是将洛之贻与吕嫦云放在一块儿,她宁愿让后者补上妃位那个缺。

    若是吕兆年倒了,璟嫔在宫里便是真的孤立无援;

    只剩下皇帝一人可以依靠。

    那才叫真的坏事了。

    ...............

    我离了小厨房,又去嫦云那儿转了一圈,没找着人,找小橘子说说吧,他却道嫦云一早便一直等着消息,只等着圣上一下朝,她便传了轿撵往含凉殿去,只怕是吕将军有什么不好吧。

    我听了没说话,又接着朝偏殿走,果不其然里头只有两个小宫女和一个奶娘看着,嫦云定是着急坏了,竟然连四皇子都没来得及安顿,只是让奶娘好好哄着,便急急地往圣上那头赶,也不怕那些好事的上门来抢。

    我心跳的厉害,却也知道这会儿不是该出去惹眼的时候,便只管守在偏殿,看好孩子才是要紧。

    嫦云很少有这样坐不住的时候,依她的性子,若是急着去寻公孙嘉奥,那必然是出事了。

    我联想起公孙刿晨起与我对视样子,意识到他原来并非是同我开玩笑。

    留着那块腰牌,兴许真能派上大用场。

    我打发小橘子和小路子守在毓德宫门口,把门关了也不要紧,总之现在出去没好处。

    把大门和角门都守住了,里头的事儿便传不到外头去,我只叹自己与那个四皇子依旧不甚亲近,他对我的排斥和讨厌已经连没脑子的静香都能看出来,清滟抱他时他还会咿咿呀呀地笑,可不管是睡着也好,还是吐奶的时候也好,这小屁孩就是不愿意朝我伸手,哪怕我提着小木马去逗他。得到的反应也只是同一种——哭。

    哭就算了,只是四皇子每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叫外人听了,还以为我在里头怎么他了。

    别人不敢说,嫦云却敢,她说我这是活该,我那会儿还不信,满不在乎地说小孩子连牙都没长全,难不成还真长了记性,嫦云见我嘴硬,便择了一日,特地等哄了四皇子睡下,想让我接着过去抱抱,可谁知刚一触手,这小祖宗便很不给面子地哭嚎了起来,跟钟嬷嬷来广寒宫那日一模一样,直到我彻底高举双手,彻底投降,他才肯在嫦云的怀里再次被哄睡过去。

    以前看刘采女,还觉得有个女儿还挺好的,可现在...............

    我越发地不想要孩子了。

    香桃子跟往常一样,照旧是贴身跟着嫦云,可她今日把嫦云送到了含凉殿便自己回来了,回来时正好见我守着四皇子大眼瞪小眼,且都没什么好脸色,一个面沉似水,一个瘪着嘴要哭,剩下一个奶娘夹在当中更是左右为难,不知道该怎么打圆场。

    反正现在毓德宫只要是个人就比我会带孩子,香桃子也照顾过四皇子几日,便同我道:“小主子能吃能睡,又的格外粘咱们娘娘,圣上来瞧好几回了,都说这孩子不认生,谁抱他都笑呢。”

    “可惜了”我撩起袖子管,怎么都憋不出好气:“他怕是记恨我上回没能捂死他这回事儿,如今见着我活像见阎王一般。”我道:“怪不得傅忌说孩子不能乱养,不然养得好是应该,养不好是祸害,我看我这辈子怕是跟子女之缘沾不上什么边儿了。”

    “哎呀,话不能这么说”香桃子伸手逗了几下四皇子,几下便把他给逗的忘了哭,这才抬起头,道:“如今宫里除了瑀夫人和金贵嫔,便是咱们毓德宫还有一位皇子,多金贵啊!”

    “是是是,天底下就这小祖宗最金贵”我翻个白眼,无意跟她讨论孩子的问题,只是同她说起近日来宫里的动向,在谈及秋贵人和淑妃时,我还有点纳闷,便问了一句:“当初嫦云跟我说秋贵人能成大器,还当着皇帝的面一直抬举她,我心里头可一直都记着这话呢,可方才几我回来时见着蔻荷轩门庭若市,怎么,寻着新靠山了?”

    香桃子说可不是嘛,淑妃亲自抬举的,领着她往含凉殿走了好几回,只是碍着璟嫔在,有几回也没能进去,可淑妃也是老人了,内省局怎么也得给她一个面子,不然秋贵人哪有现在这么得意。

    但秋贵人后边就出了常清那档子事,可见是没什么前程了,淑妃抬举她有什么用。

    我深觉奇怪:“好端端的,怎么秋贵人还跟淑妃搅和到一块儿去了?”

    香桃子也不知其中内因,只是大胆猜测道:“或许是瞧着咱们毓德宫有皇子,眼热了,想借秋贵人的肚子使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