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双姝 > 第一百七十章 虚与委蛇
    被当成宝贝上供起来的感觉真不好,吕嫦云趁着胡御医来请脉时对公孙嘉奥这样说着。

    整日整日的躺着,整日整日地喝药,外加整日整日地记不住事,实在是叫人郁闷。

    她也算是心性坚韧之人,能说出这样的话,可见真是被憋坏了。

    公孙嘉奥很乐意看她趁着病时故意装的闲散惫懒,靠着他不肯动弹的模样。

    两国之间你强我弱,不可一言蔽之,就如吕兆年的死,更是不得已,他想她或许是清醒的,亦是懂得的,巩固江山总有那么多不得已,那么多看似可恨,实则正确的理由,可除此之外,公孙嘉奥自问并没有哪里待错过她,纵使当初他用了强,使的手段也不甚光彩,可如今吕嫦云便是什么都没了,至少还有他可以依靠。

    就像他当初扶持着万氏与邬太后抗衡,与氏族抗衡,同样是不得已,也是对万氏留有旧情;

    若是她肯,她当然会是最安全的那个,待到瑀夫人功成身退,他不介意给她更高位子。

    何况有了孩子,也不怕拴不住她。

    公孙嘉奥搅干了帕子,轻轻地往吕嫦云额上覆去,笑道:“羙儿这几日不知好不好,等你好了,朕便让宫人将他抱来,咱们一起瞧瞧。”

    羙儿是四皇子的小名,在北地的羌语里有健壮的意思,吕嫦云听见四皇子,倒是眼睛亮了一亮,回道:“也好,病了那么多日,怕是孩子还小,若是晚上哭着遍寻娘亲寻不着,再同臣妾一样闹出什么病来,这就是臣妾的罪过了。”

    公孙嘉奥倒不这么觉得:“北地男儿素来逞强好武,总不及你们靖国的贵族子弟这般羸弱不堪,羙儿便是哭一哭又怎么了?”

    这人真是哪壶不提开哪壶,连做戏都不肯好好配合!

    吕嫦云不由得沉了脸,她的喜怒素来不显,唯有亲近之人才可察觉,公孙嘉奥察觉了,也晓得自己老脾气又犯了,只好老老实实地赔罪,道:“朕已追封你父亲忠勇公的名号,倒是榆关...........”

    榆关百姓已是对吕家军民怨如沸,的确是不好办。

    明明始作俑者就在身边,却仍是不敢把他怎么样;

    这种滋味可真不好受;

    吕嫦云闭上眼,不愿意再听下去;

    她的头又开始疼了。

    公孙嘉奥见她躯体一僵,又开始紧闭着眼咬牙不肯出生,便知她这是一日例行一次的头疼又犯了,她年岁不大,容颜依旧妍好娇嫩,这样一个女子本不该有这么多毛病,可一想到这些毛病都是入了后宫之后才渐渐堆起来的,公孙嘉奥就稍许少了些底气,毕竟后宫就是一滩浑水,浑的连他都不愿意去收拾,所以归根究底,其中也有他撒手放任的原因。

    吕嫦云的头疼的时间不长,只要不去想那些烦心的,使人伤心的事,那么这阵头疼很快便能消下去,胡御医诊断出来的也是这个结论,也就是说,她体内的蛊虫暂时可用相思子压制,可头疼的毛病却是得靠自己,吕嫦云若是不那么聪明,若是能够强迫自己变得和姐姐一样,心放大些,装的再傻一些,说不准这毛病自己就慢慢的好了。

    这个法子说出来胡御医自己都很不好意思,好像显得自己医术很低,没什么办法了,就只好从自个的病患身上找办法。

    吕嫦云疼过一阵之后,精神只比先前稍稍差上那么一点儿,回头便看见自己方才始终捏着公孙嘉奥的手,她的力气不算大,可疼劲一上来,指甲便直直地戳进他的手背、掌心,现在松了手了,难免就留下几道红印。

    她默默挪开眼睛,没想到脾气这样阴晴不定的人,现在居然能这么让着她,吕嫦云心里说不出的奇怪,是以神情便有些不自然。

    公孙嘉奥从善如流地收回手,当然不会跟她计较这些,只是就着方才的话玩笑道:“爱妃可要快些好起来,不然羙儿闹将起来,旁人也哄不住,朕怕是真忍不住要把他丢给成妃代养几日,想必她也是极乐意的。”

    这会儿提起洛之贻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夏美人疯了,公孙嘉奥的意思是疯子便不用去管她,再怎么拷问也问不出什么,倒是吕嫦云不明白,夏美人为何同自己有这样的大的仇恨,便是有洛之贻撑腰,那么她又是从来寻来的宫人,能甘愿以身饲蛊,转而又来害她的呢?

    心思一动,脑子便又开始隐隐作痛...........

    吕嫦云叹口气,答道:“是,臣妾自当尽力而为。”

    不知道为什么,公孙嘉奥没有表现的很明显,可他对四皇子的关爱却是体现在细枝末节处,她有时很奇怪,从古至今,但凡是个皇帝,便总是偏爱幼子,放着一个好好的长子不爱,而去爱一个乳臭小儿;

    可见生孩子也得看机缘,就算生对了性别,也得分清楚时候,若是赶在皇帝年富力强时生一个,那往后的糟心事儿可就多咯.............

    冷美人开起玩笑也很冷,可惜皇帝喜欢,别人就只好苦哈哈地陪着一起冷下去。

    瞧瞧,如今多好,比当初冷若坚冰,磐石不动的模样好了不知道多少,公孙嘉奥在她身上看不到任何人的影子,没有万氏那般的功利,邬太后的强势她也没有,更不及她姐姐瑞贵妃那般过于迫近,咄咄逼人的美貌;

    从进宫开始,不论是吕美人也好,或是璟嫔也罢,她终究还是原来的那个吕嫦云,不曾改变。

    不曾变过的最是可贵,公孙嘉奥希望她改变,却又不希望她变得太多,像这几日的相处就已经很好,你问我答,没有争吵,没有多余的人,仿佛从来没有过什么豫王,什么婚约,自然也没有了争吵的理由。

    有了这层想法,二人之间自然是暂时的云开雾散,皇帝不时便好言好语地哄,只是当初从未认真地哄过女人,姿态看着倒有些故作深沉,可即便他脸上没有笑模样,但一举一动却是极尽温柔,宫人们有瞪大了眼睛怕闪了眼的,也有暗自不服气的,多少人盼着能得到皇帝一夕的宠爱呢,皇帝能够做到这样已经是很不容易,可偏偏璟嫔就是不乐意;

    短短几日,这是多大的恩宠啊,早已打破了当初瑀夫人的记录,亲自喂药,亲自抱着供她取暖,连顶撞几句都不曾生过气,这是宫人们从来都没有见过的。

    璟嫔,哦不,再过不久就该叫人家璟妃了,南翮猜测着,大约是这几日便要下旨,淑妃算是重臣之女,成妃与成国公沆瀣一气,敏妃么,也就是个牺牲品,唯独璟嫔却是皇帝真心想册封的,可惜当中一波三折,折腾了一圈他也没发现,人家其实并不在乎这个。

    但由嫔到妃,跃了三级,还是在成国公在前朝多番构陷的情况下,简直堪称壮举;

    此等荣耀,往后怕是眼红的人会变得更多吧。

    好歹四妃里头凑不出一桌麻将,凑一桌斗地主还是可以的,眼瞧着这块缺口终于给补了上去,南翮高兴,颐夫人高兴,毓德宫上下都高兴,只是旁人见了就不是那么痛快了;

    人群当中最不好受的当属成妃和金贵嫔,后者还好些,顶多是眼红一个新人一步登天,搂着女儿抱怨两句而已,而前者怕是气的连话都说不出,白送了个夏美人到万松雪手里,结果吕嫦云跟磕了仙丹一样,几次三番愣是没死,成国公在宫外也听说了女儿干得好事,还特地派人进了宫给她传了句话,大意就是以后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还请娘娘少做,不然丢人不说,到时候还不是家里头给她收拾烂摊子;

    他这个国公爷平日里都很忙,不知道下一次还能不能‘抽空’来给她善后;

    这样的‘好事’筹谋一回就很费劲,他希望洛之贻在脚跟立稳前,再没有下一次了。

    洛之贻很听话,她也觉得这会儿出手没好事,尤其璟嫔现在改了性子,居然玩起了欲擒故纵的把戏,有圣上护着,还真是不好再贸贸然地出头,免得步夏美人的后尘。

    果然,被预言出凰命的女人就是不一般啊................

    吕嫦云午睡起来,下地还没走几步,就见宫人端了汤药进来,温温的还冒着热气,可那药味儿泛着一股苦味,便是吕嫦云这样喝惯汤药的人都不怎么愿意喝。

    从前她摆架子,宫人们就会害怕,就会放着药不敢上前来伺候,可现在他们自觉拿了圣旨,反正璟嫔娘娘不肯乖乖喝药,那他们便请更厉害的人来治她。

    于是公孙嘉奥刚同成国公议完政事,便亲自来看她来了。

    “嘴里没味道,不想喝,都撤了吧”背对着隔绝了视线,是以她压根没见着男人靠近,吕嫦云很不乐意闻到药味,干脆嫌弃地撇过头去,冷冷的,却像是在撒娇:“整日整日的就吃这些,你们那位圣上这是要饿死本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