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双姝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梦的预示
    我时常想,其实做宫女不难,艰难的是生活,嫦云想要的是自由,我想要的却是万人之上的荣华,是堆积起来的富贵,可偏偏老天爷就是爱开玩笑,都不给我们真正想要的,嫦云在含凉殿过的靡费又精细,每日所耗的名贵药材差不多能救活十七八个人,凡此种种,皆可看出皇帝对她的宠爱,最近更是成为了后宫的热门话题。

    听南翮说,公孙嘉奥怜她大病初愈,已经松口封了她璟妃,过往的事也说好了闭口不言,算是坑了嫦云这么久后,第一次真心实意地给她赔了个不是,对他整个人而言,也非常具有纪念意义。

    可惜皇帝这只能算是口谕,还没走正轨流程,靖宫的规矩延循了四百年,骧国也差不多,从九卿当中的昭容开始,妃嫔们就该有宝册和宝印了,可公孙嘉奥还真是小气的要死,别说是宝册,他连动个笔宣个诏都没有,我脑补了一下自己彼时在册封大典上的风光,又脑补了一下嫦云在含凉殿一脸无谓的神色,觉得这大约就是风水轮流转,当初有多辉煌,如今就有多惨淡,我做的那些亏心事没找上我,倒全冲着嫦云去了。

    ...............

    是我欠她的。

    当我把这话说给公孙刿听时,他倒想的没我那么悲观,还有闲心跟我开玩笑,直言依他看来,公孙嘉奥对嫦云的喜欢至少有一半是真的,不然他那个皇兄也不会故意冷落成妃和瑀夫人那么久,还放着不赐死夏美人,留她在宫里做个筏子,换做是傅忌,他大概除了和稀泥,就是两边都不得罪,毫无天子应有的魄力,果真是个病弱的草包,连他皇兄的一半都做不到。

    “不过傅氏子弟挑女人的眼光不错,至少没看走眼”公孙刿煞有其事地对着我的脸做了一番总结,随后点头道:“唔,死了也不算亏。”

    傅忌都烧成灰了,可所有人,甚至连公孙刿都觉得习以为常,他们总是不肯放过他,放过这个病弱苍白的男子,还要拿那些所谓的旧事来调侃,作为嬉笑的谈资,这对傅忌是极大的不尊重。

    也是对我和他感情的一种亵渎。

    我双手握拳,深深吸气,而后再徐徐地吐气,极快地做完这些流程,才勉强压下心火,斜眼看他:“旧事重提有意思么,就算先帝死了,可有的人还没死,如今新匣装旧剑,便是贵妃没了,尚且还有侧妃的位子惹我惦记,彻侯难道也忘了么?”

    公孙刿不想我能说出这样直白的话来,一时间没作声;

    可他转念一想,随即便笑了:“忘却是不曾忘,只是现在不成了,皇兄待见成国公,不待见我,我要什么没什么,怕是再过不久,常清都要同我作对,来踩上一脚了。”

    这话没道理,谁不晓得彻侯是皇帝的亲弟弟,是宠臣之中第一人。

    他若是得罪了皇帝,失宠了,那我怎么办?

    我的隐忍,我的委身,我为自己,为嫦云做的一切,那还有意义么?

    我心下一紧,有些茫然了。

    “这种事习惯了就好,毕竟.........”公孙刿见我蹙眉疑惑,也无意审问,只是报以一笑,单臂揽我于膝上,语气恰似春风和暖:“人心难测啊~!”

    从广寒宫回去时我还是没有回过神来,刚一只脚踏进宫门,便听见四皇子熟悉又几乎无时无刻不曾停歇的啼哭,那哭声如魔音催耳,声声不绝,想趁人不注意捂住他的嘴是不可能的,清滟和小橘子非跟我急眼不可,倒是香桃子还算和我一条心,知道抚养一个小屁孩的不易,私底下没少安慰我,让我往后有机会自己也生一个,兴许就不会这么烦了。

    可是,自己生一个,是不是会很痛,是不是跟傅忌那样,时刻都让我感觉自己都在被撕裂,被盘剥殆尽,连呼吸都是窒闷的?

    如果生孩子真的那么容易的话,刘采女当年也不会足足生了一天一夜,才把傅忌的孩子给生下来了。

    可见这样的事情并不容易,嫦云那日如浆出的汗水我到现在都没忘记;

    那样的痛不必感受,就已经刻在心里,刺进了根,再拔不出去。

    我想,我可能真是跟孩子没有缘分。

    就是有,我也没那个心去照顾他们。

    整日的就知道哭,真是吵死了。

    毓德宫事务繁杂,清滟如今泡茶的功力渐长,绿迤也将后苑管的井井有条,反观香桃子倒是消瘦不少,刚进毓德宫看不出来,如今腰肢盈盈,软乎乎的婴儿肥褪去一半,抬手间已有嫦云那般弱柳扶风的意思在里头,当初我就防着她接近傅忌,没少‘提点’过她,这会儿毓德宫算上我,已经有三四个漂亮的宫女了,个个都是不简单的人物,我无意和嫦云相争,也看不惯公孙嘉奥的德行,就怕她们几个生出些旁的心思来,一朝飞上枝头,不好控制。

    不过凡事皆不可先入为主,嫦云素来以当家大妇、王府正室的仪容来要求自己,想来无论是宫里随便一个女人,若真是叫皇帝看上了,她也没空去吃那个闲醋,还不如想想法子,看如何为豫王铺路来的实在。

    我陪着香桃子为四皇子摇着摇篮,又把公孙刿的话放在口中咀嚼再三,觉得他还是在和我开玩笑,或许皇帝对他不满是有,防备是有,可成国公不过一介外臣,且傅忌就是因为听信了成国公的挑唆,才将豫王贬斥去汝南,公孙嘉奥若真想任用这样一个两边摇摆的墙头草,那他和傅忌又有什么区别。

    香桃子会唱摇篮曲,轻声漫语,摇篮里的四皇子明显睡的很安静,所以这个小屁孩也不过如此;

    公孙刿做事无比周全,外头抱来的始终比宫里土生土长的要来的顽强,该哭就哭,该吃就吃,那眉眼倒是能看出俊俏的底子,鼻梁挺巧眼睛有神,只是不知道长开了之后和皇帝像不像,能不能像在广寒宫那样的糊弄过去。

    关于孩子的问题,我和嫦云也争执了许多次,我总说孩子不能惯着,叫嫦云别一听见人哭就抱怀里哄着,他哭累了自会睡着,多来几次没人理他,等哭坏了嗓子喝不进奶水,他就知道好歹了。

    可惜我这一番育儿心经,最终只换来了嫦云的一句“姐姐怎的如此恶毒”,便随即划上了句号。

    嫦云不在,含凉殿的消息却是不断,我见她封了璟妃,这宫里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变化,毓德宫几个小宫人早就呆不住了,整日正事不干,就琢磨着怎么回自己原来的主子身边去伺候,我想着抓是抓不完的,倒是等嫦云回来再一个个地发落也不迟,反正皇帝欠她的不少,又有四皇子这块免死金牌在,做什么都有底气。

    我观瞧对面的香桃子,她也和刚才的我一样发呆出神,看得出她最近也颇有烦心之事,一把手乌梅子已经在外头好好过日子了,我猜测她这个二把手所能想的,也不外乎是终身大事的问题;

    人心散成一盘沙,爱怎么地就怎么地吧,公孙刿说他不久便会失了权势,此话一出,似乎连带着我对他的那一点心动都给抹去了,我决心多往司膳房走走,那儿有个冤大头起码是真心的,是真心的喜欢我,爱慕我,但凡我要什么,只要他能做到的,便永远不会拒绝,可以充分满足我的虚荣心——哪怕他只是一个太监。

    我已经不止一次地和小橘子说这日子过不下去了,也不止一次地利用齐开霁对我的好来指使他为我跑动跑西,就像邓夫子说的(邓夫子:?),人总是要往前看,傅忌脾气不好,那就哄哄,公孙刿若是只心悦于我的容貌,那就不要让他丧失新鲜感,利用从来不是单方面的,他们享受着权利带来的好处时,我也在为自己打算,且算的很有分寸,可以说是不露痕迹。

    苦夏长,更漏残,夜里闷热的厉害,我因频出虚汗,晚上常常睡不好觉,就是睡着了也多半梦不到什么好事儿,我有时梦见自己进了侯府,可惜侯府里不止我和舒窈两人,公孙刿有好多好多从女人,她们从亭台楼榭中走出,又自走廊的尽头隐去,我有次追上去,低头就看见地上一滩红粉骷髅,有些赤红的血肉还依附在骨架上,无一不在预示着女人间争斗的残酷。

    这绝对不是什么好的兆头............

    绝对是个噩梦。

    此外,我还梦见战场枯骨,又见刀剑乱舞,而我那恍如天神一般的父亲也不像个天神了,他的苍老大有腐朽的气息,老的不再能够为我和嫦云避风挡雨,从保护神退化成了普通的凡人,这场梦境无比的真实,也无比血腥,我似乎看见自己的父亲浑身沐浴着鲜血,胸口被一杆银枪贯透,可他左手勒紧缰绳,右手的长刀始终未曾放下................

    而后我便醒了。

    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脸上湿漉漉一片;

    原来,我做梦的时候,便已是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