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双姝 > 第一百九十九章 谈何相见
    嫦云回来前这药得端出来凉着,秋高气爽,小橘子这家伙伙食滋润,又没在宫人巷饿过肚子,困了就地就能打起瞌睡,我看他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手里的小蒲扇却还在一下一下地摇,把烟都扇到了我这儿。

    后来他倒是醒了,被被我赏了两个板栗给敲醒的,要说太监就喜欢夸大其词,挨打很正常,可我刚刚分明没使多大劲,小橘子就一直捂着脑袋喊疼,龇牙咧嘴的,跟个上蹿下跳的猴崽子一样。

    香桃子被贬走了,嫦云本来还挺客气,想着哪儿来回哪儿去,广寒宫瞧着就很好,最后还是我这头拍板,叫嫦云把香桃子发落去了司针局,人各有各的活法,她有志气,想当人上人,我跟她主仆一场,自是要成全她的。

    十二司各司其职,不用说就知道其实内省局也没比宫人巷好到哪里去,尤其是司针房几个老嬷嬷上了年纪,在宫里当了一辈子老处-女了,心理很难说还有正常的,她们人前温和可亲,往娘娘那儿裁衣量身都笑的能溢出水来,可背后教导小宫女都喜欢拿针戳,越漂亮的扎越狠,一针戳进去疼的鬼哭狼嚎,可偏偏不留血不留印,哭的死去活来,第二天也还是要端着盆洗衣裳。

    洗衣服是用不着热水的,试想一下,姑娘家的大冬天的拿手去泡冷水凉锦缎,那还能有好?

    但是艰苦的环境,才能更磨炼心志,出身改不了,那就只有吃苦了,苦中苦换得做一个人上人,这个道理我都懂了,那么香桃子一直都觉得自己很聪明,比乌梅子绿迤她们都聪明,想必也能懂的吧?

    和小橘子嬉闹一阵,心头的烦躁总算去了一些,想说要不就去外面透透气,一出去就看见清滟在不远处招呼我,笑着问我要不要打叶子牌。

    我摇摇头,说没钱,没兴致,也不想打,清滟也不恼,就笑眯眯地走了,说如果静香到时候要赖账,她就把这账扣在我头上,谁叫静香喜欢我,老在背后说我的好话呢~

    清滟走了,同样的袍子,同样的绢花,宫女都一个打扮,可当时初见还不觉得,只知道是瑀夫人派来的眼线,后来被金贵嫔派来的嬷嬷折磨的够呛,再之后就是跟在嫦云身边久了,人也开始脱胎换骨,行事越发的稳重起来,就算长得漂亮,也是那种不普通的漂亮,起码在一众好看的宫女里头,是出挑的了。

    我不由得哀叹一声,嫦云可能是我见过的最没上进心的‘宠妃’了,别人身边的大宫女要不就是三十出头二十七八,老姑娘失了鲜嫩,皇帝看不上,她们使唤的也安心,可毓德宫真是大不一样,随便拎一个出来都是中上之姿,绿迤还是太后照着最最开始服侍公孙嘉奥那个宫女的模样挑的,就恨不得找个机会把绿迤送到含凉殿的龙塌上去,幸好绿迤没香桃子那么上进,不然刚解决一个又来一个,我好歹满肚子的坏水和学问(?),难道都要用在怎么整治这些宫女身上么?

    心胸宽广是好事,可若是一丁点的危机意识都没有,那我可真要好好说说她了。

    晌午嫦云从颐夫人那儿回来,脸色红润,看外表似乎是很健康,我也希望她是真的健康,可以不用喝那样怪异的,有股子甜腥气的药。

    如今四皇子已经可以跌跌冲冲地小跑着冲进她怀里,就是手上腿上的肉都挤在一块儿,四肢摊开来,就像好几块东拼西凑的莲藕,只有让人想咬一口的欲-望。

    嫦云看见孩子一直都是温柔的,就是力气不够,抱四皇子一下没抱起来,反倒被他拿手用口水糊了一脸,我在嫦云身边别过脸,觉得这孩子真是不讨喜,得亏没糊我脸上,不然我大概又得把他随手扔出去。

    情人还会闹别扭,但亲人却从来都没有隔夜仇,记不清是谁先服软,但我们俩还是跟以前一样,我会吐槽齐开霁送来的糕点越来越难吃,嫦云也会叮嘱我少往外走动,可这样的话我们俩都没怎么听进去,若是走出这道宫门就能高枕无忧,嫦云又何必一趟趟的来回宫中,今日是在颐夫人那儿,明日又约了结伴去探望平阳翁主,翁主是个好人,但好人没好报,翁主的家在平阳,孩子在平阳,驸马也在平阳,而她却只能在宫里枯坐,常常一坐就是半天。

    记得嫦云有一回看了她回来,踟躇半晌,才半是惋惜半是感慨地对我说,她只是远远地看了看,只瞧见翁主孤坐的背影,就回来了。

    仅仅一个背影,就已是满目萧然。

    颐夫人是及笄了就被昭圣皇太后下旨嫁过来的,嘉世公主老早就死了,她连个娘家都没有,自然也不必奢求她对故国覆灭有多深的感触。

    可翁主,却是实打实的可怜了。

    我想,终究是我对不住她们一些,对不住嫦云更多一些,她一个人扛起了复国的大计,又将仇恨埋在心底,而我在这之前,就只会借着傅忌来逃避,把这样残忍又无奈的现实通通丢给了她一个人去应付;

    作为姐姐,我还真是很没用啊...............

    嫦云是我的妹妹,可以说这世上除了她,也没人愿意这样包容我,还敢和我说怄气就怄气。我们幼年丧母,如今又丧父,剩下的就只有彼此,我气她与虎谋皮,她怨我沉溺过去,我们两个原本是很合得来的,只可惜方枘圆凿,生性就是不同,倒后来渐渐地都有了自己的棱角,虽不至于渐行渐远,可终归是合不到一块儿去了。

    仇怨能放的还是要放下才好,当初的我或许还会干笑一声,说翁主横行了大半辈子了,也会有栽下去的一天,可如今的我过得很累,每天都非常非常累,翁主性情刚烈,舍得一身剐,宁可坐孤城,我自问比不上她,甚至我自己都和公孙氏的人牵扯在一处,纠缠不清;

    我早就没什么立场去嘲笑他人,遑论是说风凉话了。

    “这雨总算是停了,再下下去,好容易屯的桂花蜜都要被淹了,再重做一坛又得等到明年”我对着嫦云发牢骚,桂花蜜我不喜欢吃,纯粹是嫦云爱吃甜的,我才肯动手给她做,以及我刚才发牢骚的重点其实并不在桂花蜜上,而是另一件事。

    抱怨完了连绵的阴雨,我很想问问嫦云,问她淑妃脑子是不是被雷劈过了,重阳节好好应个景呆自己屋里摆弄茱萸不好吗,就非要弄个赏菊会,菊花又不是什么名贵的花种,宫里匠人所一捞一大把,我看都不要看了,又不是没见过,淑妃突然搞这么一出,这是安的什么心?

    说到淑妃,嫦云就有点漫不经心,这是无名小卒,不足挂齿,她只是自顾地翻着书页,头也不抬,道:“我这儿还在发愁,听傅姐姐说,她手头上有一盆金边乾坤带,伺候了四个多月,前阵子刚刚窜出了些花苞,生怕天热天冷的,又枯了下去。”她说着又翻过一页:“我倒是想同她讨来,可她死活都不肯。姐姐你说,赏菊会那天,咱们该拿什么花儿出来才好?”

    “别太出挑就行了”我想都没想:“静香喜欢弄这个,到时候随便拿一株,赏花赏花,哪有真赏花的,最后还不是得看人?”

    吕嫦云听了就干笑一声,笑不达眼的,知道赏花没什么大不了的,犯不着这么警醒,于是也不提了。

    面上端的住,才能在宫里不叫人看出深浅,她自个不说,那谁也不知道,其实吕嫦云方才心里着实是慌的很,一本博古通要捏在手里一直在翻,实际什么都没看进去,包括说拿什么菊花去花会,这也是她故意岔开的,就是在想到底要不雅把傅忌事儿告诉她,这几日晚上连觉都睡的浅,满脑子净想这事儿了。

    心事不堪扰,她这就把书放下了,没办法,小时候眼睛受过伤,不能长时间地盯着一个物件,不然就要发酸,要流泪,这一宗毛病算是没法根治了。

    闹困了就睡觉吧,大晚上的看书,没的把眼睛给看坏了。我见状,起身给她去的收拾床被褥子,收拾完了回过身,嫦云还是方才那个姿势,神色不太自然,像是酝酿了很久了,可又像是无从说起的样子,瞧着纠结的很。

    “怎么了?”我奇怪地看着她。

    吕嫦云心跳的快,并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话,只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从哪儿都是不好说的,难不成就这么明晃晃的告诉她,其实她一直心心念念的傅忌没死,他从国破当日就被救走了,只可惜摔断了腿,也摔伤了心肺,便是你们相见,也没多少剩下的时间可以在一起了。

    这样的话,是个人都说不出口的吧。

    “没什么”吕嫦云敛眉低眼,轻声道:“夜深了,姐姐也早些去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