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双姝 > 第二百零一章 当众羞辱
    谁笑了,应该问谁敢当着面儿的笑吧?

    后宫的语言博大精深,分明是一样的意思,可到了什么人嘴里,怎么问出来,还就是不一样。

    金贵嫔这话一出,吴美人本就已经脸色烧红,又听见有人轻笑,不知道是谁,还以为是笑她在圣上和淑妃跟前失仪,跟秋贵人在含凉殿时摔的简直有异曲同工之妙;

    吴美人是个内敛的人,可惜公孙嘉奥不喜欢太文静的,冰美人要冰,病美人也不能病过头,还是有点个性比较好,所以她安安静静,琴棋书画也不比靖宫的女子精通,就普通一美人,是以在宫里不敢争宠也不敢存什么妄想,只是多日不见天颜,心情太过激动,不自觉地就朝公孙嘉奥看了好几眼,觉得皇帝俊美又温柔,眼中的秋水满的都快溢出来了。

    宫里加上宫女,少说百八千个,几千个女人身边要嘛就是太监,要嘛就是少数在正清门值班的廷尉,所有的女人都围着一个男人转,不然就是跟一群阴-阳人打交道,便是妃嫔们也躲不了,皇帝一年到头轮班转都不一定转的到她们,于是绝大多数的都害了单相思,这很正常。

    吴美人朝公孙嘉奥看了好几眼,那眼神就差跟他说怎么还不来-睡-我了,不过公孙嘉奥一概都没看见,他和淑妃说话之余,只注意到吕嫦云面前的膳桌,看她都没动几下筷子,便吩咐了身边刘内监将自己跟前的软香糕给她呈过去,想的大概是她爱吃甜的,正好吃些糕点,开开胃。

    大家一看,哦,原来圣上不是给淑妃面子,是觉得璟妃难得愿意出门应酬,怕她受委屈了才过来看一眼的吧。

    多少年了,瑀夫人再得宠,她们都没受过这样的差别待遇,还是被一个不满十八的小丫头片子这样给打了脸;

    真是想想都要气死了。

    公孙嘉奥吩咐的很自然,丝毫没把别人放在眼里,这下更是把吴美人的秋波给通通反弹了回去,芳心稀碎一地。

    在场的曾经都被公孙嘉奥或多或少的雨露均沾过,次数不多,但对宠爱依然怀有梦想,吴美人这样的眼神人人都有,淑妃哪能看不出,她见皇帝只关心璟妃,倒也不吃心,只是客气地对吴美人笑笑,夸她有心了,然后接着换下一个才人上来。

    赏花会,虽然就是挂个名头,但也是要赏花的嘛~

    吴美人得不到皇帝的回应,只好收回目光,怏怏地退下去,可谁知光盯着皇帝了,脚底不注意,她甚至转了个身就倒了,犯的还是被自己裙摆绊倒的低级错误,可见思-春思的过头了,连路都走不稳。

    她也不知怎么了,许是很久没见到皇帝,承幸也就行宫那几天,委实是隔的太久,搞的她回去还抑郁了一阵,觉得既然圣上对璟妃那么看重,又是怕她胃口不好,又是带她出门散心的,那淑妃还点她随行干什么。

    摔的太夯实,直接连人带花盆一起倒在地上,那花盆还用的是青瓷,碎起来响动尤其大,有不少还翻溅到她的裙摆上,一时间所有人的眼睛都盯在吴美人这处,那眼神少有关心的,多半都是以看笑话为主。

    吴美人只带了一个小宫人,人家也吓坏了,手忙脚乱地来扶,全场整一个地安静下来,越发衬的她难堪。

    现在谁都以为她规矩没学好,还扰了大家的兴致;

    小小一个美人而已,真是该死啊..............

    吴美人脸上挂不住,被宫女扶起来后,更是头也不敢抬,脑子活络点的告个罪就赶紧地退下吧,她却不,就傻乎乎的站在那儿,眼里噙着泪要落不落,专等着圣上和淑妃发落。

    这不是找削么。

    金妙意想淑妃也真是不死心,大约是看成妃和成国公狡兔三窟没处藏,心里害怕自己家里头有一天也要被这么清算,这才急着培植新人吧。

    以前没看她着急过,现在倒是真着急了。

    自从吕兆年死后,吕家军便被常清带着去了汝南平乱,平的是豫王之乱,也许是愧疚,也许是合了胃口,璟妃如今和圣上互相磨了一年之久,谁都没想到这两人居然还有这样一天,吕美人也不是那个叫嬷嬷罚哭的吕美人了,她原来一直都使的苦肉计,可怜她们谁都没看出来,到发现时,人家已经是璟妃了。

    等人羽翼渐丰之后再要防范,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金妙意很理解淑妃的心思,但这样的事儿和她无关。

    她们金家是不入流,皇商而已,可除了钱,他们着实也没有什么污点,顶多都充了国库,再换两个头衔罢了。

    金妙意看吴美人还在哆嗦,看的有趣,还换了个舒适的姿势,想有些人不得宠,果然是有原因的。

    脑子不好,长得再漂亮也没用。

    行宫两回都没跟着去,金妙意看吕嫦云是一直不顺眼,但无奈并不能做什么;

    于是转过来再看看吴美人,也照样是不顺眼。

    这次纯属是意外,但也合了淑妃的心思,只要能给大家添堵的,她就不是很介意那人是谁,原本该是个捧花的小宫女一跤摔到圣上身边儿去,换了吴美人也一样,只是那宫女是她精挑细选出来的,从眉毛到嘴巴无一不是照着瑀夫人和璟妃的样子来,合该是能入皇帝眼的。

    这也怪不得她,上回在乾寿宫没能把潜在的对手拖下水,淑妃就暗自记到现在,后浪推前浪,金贵嫔说的时候她还不信,现在想来,倒真是有这个可能,那宫女生的太出色了,在被押进乾寿宫前她还很不屑,想到底是个什么货色,直到见了真人才晓得,璟妃居然把这么个美人藏在毓德宫里,还真是心机深沉啊。

    打发掉了还不算,淑妃是知道的,这宫里若是没有过人手段,君恩定然难留。

    既然璟妃都晓得在身边放那么漂亮的宫女,她这边也得抓紧些,不然等选秀一过,要塞人也塞不进了。

    这一下漂亮的宫女没用上,改成了吴美人,她心里头依然是不适意的,尤其是听着那窸窣的笑声,火气就开始冒了上来,金贵嫔不嫌事大,听她这么一嘟囔,大家纷纷转头,不看摔倒的,转而去看那笑声的来源。

    安静的时候,针掉地上都听得见。

    真巧,我那一声好死不死,正接在吴美人摔下去的那一刻。

    别说是吴美人听见了,我自己都听见了。

    ................

    若是这会儿没人的话,我都想扇自己一巴掌。

    吕仙仪啊吕仙仪,你已经不是瑞贵妃了,你要明白祸从口出的道理。

    我腹诽着,又默默的往后挪了半步,躲在嫦云身后,决定先发制人,把静香丢出来背锅。

    都怪静香吧,要不是她管不住嘴,就不会拖累我了。

    人多,谁笑一声哭一声也不好找,有两个选侍眼尖,存心的要添乱,不直接说是谁,只是不安好心,这会儿便窃窃地撺掇上了,道:“听着倒像是那边的声音呢~”

    那边,正好就是璟妃坐的位子。

    吕嫦云刚刚夹了片软香糕,还没进嘴里,就顿住了。

    她离得最近,分明听见了是姐姐,可仍是装的跟没听见一样,就提着筷子看那俩添乱的。

    公孙嘉奥也看,但不是看吴美人,反倒冲吕嫦云投去一眼,那意思,怎么你一出门就给我惹事。

    吕嫦云盯着看,也不挪脸,把那两个选侍看的极不自在,她们耍嘴皮子可以,正经的要跟高位的妃嫔干架,那一万个都不敢。只好干笑一声假装看风景,渐渐地连头也不敢抬了。

    我在心里给嫦云叫好,犯错了不要紧,要紧的是气势上不能输,得把占理的也弄成不占理的,那就是成功了。

    淑妃觉得有点意思,被吴美人搅和了好事也不那么生气了,她看着像打圆场,实际也跟着瞧好戏,这会儿就笑道:“璟妃妹妹倒是悠哉,方才怕是连头都没抬,光顾着吃了吧~?”说完朝吕嫦云身后瞧了一眼,笑的更开了:“前一阵毓德宫办喜事儿,我这儿还送了两柄玉如意过去,妹妹可瞧见了?”

    吕嫦云点头,淑妃喊妹妹听着就是亲近,她喊姐姐,听着就很没有感。

    “瞧见了,多谢。”她不冷不热,简单地回道。

    吕嫦云客气了一句,淑妃见好就收,也不多缠问,倒是金妙意听出了些苗头,并没有把话打住的意思,又上赶着插嘴:“到底是璟妃身边的得力人,甭管出身怎么样,叫太后赐了婚,那就是极大的脸面。”她说了一半,就见吕嫦云果然脸色开始发黑,心里不禁暗笑,道:“不过宫女能得个好归宿不容易,可见毓德宫人杰地灵,宫女都生的出挑,瞧着是极有福气的。”说着她就朝吕嫦云身后一指,对着一直在看她们斗嘴的公孙嘉奥,笑:“圣上仔细瞧瞧,璟妃和那女官一站一坐的,看着是不是就跟姐妹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