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双姝 > 第二百零六章 重整门户
    每次去齐开霁那儿,受委屈的人总是他,占便宜的总是我。

    真是个可怜的人啊~

    不过这对被公孙氏欺压已久的我来说,却是个难得的消遣。

    十五一到,彻侯便带着人去了冀州,不知道那晚我没去见他,他会不会生我的气。

    生气也没关系,到时肯定还是他忍不住,先来跟我服软。

    毕竟公孙刿不做亏本买卖,放线放了那么长,不能中途而废,还是得作出一副对我真心实意的样子,才能骗过外头的人,最好连他自己也骗过去。

    我在齐开霁那儿发-泄了我对公孙嘉奥和对香桃子的不满。他就像个漏斗,好的坏的一概全都接收,从任何地方看,阿柒都没什么大毛病,生的也是清秀漂亮,出宫怕是会惹很多大小媳妇的眼。

    如果他不是太监的话。

    风平浪静,也很没劲,最近老往司膳房跑,倒让我听见不少有趣的事,其中有一个不好的消息,和一个更不好的消息。

    分宫里的,和宫外的。

    宫里主要就围着吴美人来,她的心愿很简单,符合大多数不得宠的妃嫔的心理,只要能多见皇帝几面,偶尔慰藉一下相思就满足了。

    然而公孙嘉奥关心了她几回就再没了下文,上好的药油倒是没少赏给她,等到膝盖不发肿后,吴美人便又跟在行宫一样,变成了没什么存在感的摆设。

    甚至没过几天,都没人记得赏花会上头还有个美人摔了一跤,光记得圣上是怎么给璟妃开小灶,给璟妃撑腰的了。

    吴美人不晓得许多人从她被捎带着跟去行宫那一茬就开始记恨她了,偏巧她又是个和颐夫人一样的好性子,只可惜抗压能力不强,身边几个好姐妹见她也没在皇帝跟前留下什么印象,便又开始跟着金贵嫔‘打趣’人家;

    几车的风凉话一听,吴美人不干了。

    她哭了半天,晚上夜深人静,也没人来安慰她,她很自然地便想了最无脑,也是最难实行的一条路;

    她选择自-杀。

    吴美人首先拿了块细长条的带子,想把自己挂在房梁上。

    但是太高,踩了凳子也没够到。

    想吞金吧,很抱歉,穷的叮当响,金条没有,发簪倒是一大堆,吞下去大概会戳破喉管吧。

    那样太血腥了,也不行。

    吴美人想了一圈,最后觉得还是绝食比较好。

    结局当然和前番折腾没什么差别,依然是没死成。

    但是吴美人私下里寻死的事儿叫瑀夫人知道了,于是金妙意和那群小才人就遭了秧,要闭门思过整整三个月。

    三个月能发生很多事情,等解了禁,那黄花菜都凉了吧............

    后来证明,黄花菜果然凉了。

    瑀夫人出手整治了宫里爱串闲话的,等于是间接地把吴美人给推了上去。

    这回时来运转,吴美人一朝得幸,有喜了。

    还是寻死觅活前就有的,没想到她折腾了那么多天,这果子还稳稳当当地结在里头,金妙意和其他几人在宫里听见吴美人那儿传出来的好消息后,都觉得老天不开眼,白日里都能见鬼了。

    最后一件,便是国公府居然挺过了这一阵,又重新被皇帝任用了。

    这消息,比吴美人肚中结了果子这事儿要严重的多,因为成妃病好了的缘故,她又开始在宫里走动了。

    据说是找到了替罪羊,又有彻侯在皇帝跟前求情,原本十恶不赦的大罪也能得个缓刑,还给了成国公将功补过的机会。

    哦,还有大皇子新纳的妾侍,就是洛家那个庶出的姑娘,得急症殁了。

    总算是彻底地封了口。

    听重华宫的人说,那洛家的姑娘进了重华宫后,知书达理,温婉贤良,公孙刖还挺喜欢她的,说是过了年就给她正式的名分。

    可惜好好的一个女孩,说没就没了。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一脚不能踩死,早晚又要起来。

    先是我老爹吕将军,又是平阳翁主,他们还要祸害多少人?

    我的生气是露在脸上的,不比嫦云,我知道她比谁都希望洛家倒台,父亲的死,绝大多数都是成国公的责任,或许还有别人的吧,但先解决了大头,再解决那些幕后推动的小人,事儿得一样一样做,路要一步一步走,我气的在嫦云面前破口大骂,反倒是嫦云安慰我,说早晚都要来的,生气也不值当。

    然后她竟真的再没提过这一桩糟心事,专注着去逗弄四皇子去了。

    看看四皇子,又看看嫦云,我见她老神在在的模样,觉得洛家的复起有些不太寻常,只是嫦云这儿我从来都问不出什么,只好默默的把疑惑咽回去,专等着见分晓的那一天。

    其实还有一个很让我看不顺眼的地方。

    四皇子越来越胖了,小小一个人,不知打哪儿来的胃口,见着什么就往嘴里塞,还把我给嫦云做的桂花蜜舔舔弄弄浪费掉半坛子。

    实在是可恶。

    有孩子的好处是可以打发时间,所以成了实心饺子的吴美人一下就成了香饽饽,不过她也真是脑子不好,瑀夫人说要给她换个地方住,她犹豫了半天也没个想法,其实这会儿她便是要求独居一个宫室都没关系,可胆子小,又在瑀夫人和淑妃貌似关切的话中摇摆不定,直接就让边上刚刚病好的成妃钻了空子,说要不就把人挪到昭圣宫吧,她看吴美人亲切的很,必定会像照看妹妹一样照看她,出了事儿都算在昭圣宫头上,管保出不了乱子。

    我掰了块牡丹饼,对嫦云肯定道:“看着吧,到时候去母留子,成妃在岸上干站着不出力都能白得一孩子,这宫里的天就要变了。”

    “但愿是个公主吧”嫦云说道:“三公主病恹恹的,二公主又太精明,不管怎么说,公主总是比皇子要好,宠起来没什么后顾之忧。”

    是个公主还好,吴美人说不准还能捡回一命。

    成妃的算盘打的很好,吴美人就是想回绝也不可能了,瑀夫人拍板,所有人都亲耳听,亲眼看见,便是求到了皇帝跟前,也会被说成是她仗着身孕,无理取闹。

    就当我以为,洛之贻会继续得意下去的时候,洛家又翻车了。

    还是再起不能的那种。

    我想的很正常,换做是我,我也会以为这阵风已经吹过去了,往后办事小心些,不留人话柄,皇帝就不会说什么,再者,成妃宫里住了怀了孕的妃嫔,吴美人母子都被她攥在手心里,看样子公孙嘉奥也是默许的意思,谁会想到还有秋后算账这一说呢?

    所谓秋后算账,大约就是眉目都收集齐了,就差走个流程而已。

    洛震烨还是看见提督府来拿人的时候才反应过来——他这是被彻侯算计了。

    想喊冤,可找谁去喊,彻侯带着人去了冀州,日行千里都追不到人的,他当初就是听了公孙刿的话,明里暗里地搜罗其他几位大臣私下往来,卖官鬻爵的罪证,开始时收效颇为可观,他借此培植了自己的人脉和势力,文武两派谁不敢给国公府一个面子,尤大人便是那时候给他举荐了上去,盐运一向都被分到布政司麾下管辖,他这也是职务之便。

    谁晓得彻侯临走前答应的好好地,到了圣上跟前居然又反咬一口,当初成国公做的那些事儿全抖搂出来了,真正的何止是贪-污受-贿那么简单,甚至他女儿在傅忌身边那些个陈年旧事都被一应翻了出来,一时又成了上京客家客户的谈资,火热程度丝毫不亚于当初的吕氏姐妹。

    公孙刿这一手坑刨的好啊,自己全都摘了出去,给了成国公那么多甜头,还假意退让,将手里的机要一概都让了出去,原来跟皇帝打的是一样的主意,要钱要粮,要处置老臣,又要打压北地的贵族,好重新启用官员,都说了饭要一口口吃,脏了手的活计他们可不会干,那就先推个靶子出来,事成之后杀了平物议,平民愤,直接拿现成的就得了。

    我一直认为公孙嘉奥凡事都靠一个‘拖’字,汝南一拖拖一年,拖死了公孙伏都,耗的傅森四处打伏击,却不想他下起手来也那么快,洛之贻算在后宫女眷里头,入了宫就是皇帝的人,九族里头是可以除名的。

    但洛家其他的人,就没那么走运了。

    好在,吴美人没干成的事儿,洛震烨干成了。

    可能是天牢的房梁比较低,他一挂就把自己挂了上去,并在死前留了血书一封,还妄想着能把彻侯拖下水,可谓是死前最后的挣扎。

    当然也有传闻,说成国公其实一开始没挂上去,他脖子上有两道手印,似乎是掐死了再套了绳。

    不过管他呢。

    昔日的仇人死了,我自然是开心的。

    刚叫我开心的是,成国公的死,成功地帮我们父亲重新正了名,反正宣旨的人是这么念的,大意就是说洛家哪里都不好,又贪又黑,还残害忠良。

    忠良的名单里头,就有吕兆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