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双姝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可有可无
    阳春三月,草木盎然。

    听说嫦云把上京的丝绸锦缎全给垄断了,绣娘们赶工赶的昏天黑地,也还是来不及供上她所需的八幅缎。

    听说茂嫔和济贵人有贵妃撑腰,在宫里肆无忌惮,已经接连拉下淑妃丽昭仪等人,连带着瑀夫人的地位也岌岌可危。

    又听说以大皇子公孙刖为首的朝臣们暗自结成一派,每日必有一封折子要提及后宫,就差明说璟贵妃血统不正,又牝鸡司晨。

    消息一阵阵从上京传来,听的简直叫人头皮发麻,就是没亲眼看见,我也能想出嫦云如今的日子;

    这才是真的踩在刀尖上,丝毫不给自己留退路啊.............

    “你父亲留在榆关的人马如今正好为澜恭所用,眼下的时机,她借势挑起骧国内乱是势在必行”傅忌说的头头实道,反倒衬托的我像个傻子,只有经了他提点,才能从一想到二,而不是只顾着心疼嫦云。

    “就算公孙嘉奥一而再再而三地对彻侯宽容,怕是也要忍不住伤其根节”傅忌抬手给我递了块粉蒸糕,又侧过脸轻轻咳了一声,才补充道:“可话又说回来,若不是有侯府暗中支持,他们怕是要将你妹妹千刀万剐,亦不能解恨。”

    我接过糕点,却没有吃的心情,叹了一声又一声:“所以这才是为难之处,若是嫦云失了靠山,单靠着公孙嘉奥的宠爱,怕是下场连成妃都不如.............”

    “那就要看他对你妹妹有多深的感情了”傅忌人在丘祢,也不是当年的九五之尊,看事自然愈发清明,仅仅是以局外人的角度,道:“但就目前来看,起码也不少。”

    “对,你说的都对”我下意识的,还想叹气,但下一秒就给收住了。

    静香说女人一旦开始叹气了,就代表她的心已经开始老去,而后人也会老的快,皱纹就一点一点开始爬到脸上了,跟她那个倒霉的娘一样,看见家里头要把她送给官员做小妾也不敢吱声,就只知道哭,哭的苦大仇深还极其欠缺美感,难怪她爹连结发之情都忘光了。

    人还是要多笑笑,心放宽些,才不至于被残酷的现实给压垮。

    就算傅忌说的那样清楚了,但依旧没什么用。

    远离上京,就等于远离了权利中心,就是想出一万种解决的法子,仍是鞭长莫及。

    傅忌看了看,见我很明显的高兴不起来,决心以后还是少说些上京的事吧;

    省的惹她心烦。

    虽然看她拐着弯地来问自己,那副小心翼翼,又兼之躲闪的神情,感觉也很不错。

    其实吕家如何,吕嫦云又如何,他一点都不在乎。

    他只是把所有的私心都留给了他的仙仙而已。

    那样无微不至的照料,那样毫无保留的笑容,似乎夜间那股难以忍受的疼痛,也可以悉数忘却了呢。

    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愣是发愁了好一会儿,回过神来才发现傅忌一直在看我,眼中的关切叫人心里一暖,便强打精神,也拿了块糕点递到他嘴边:“来,阿忌也吃。”

    “仙仙”傅忌苦笑道:“你明知我不爱吃甜。”

    可话虽如此,他还是很顺从地凑了过来,就着我的手咬了一口,似有若无的,还咬了咬我的指尖,道:“有点腻。”

    消磨完了一下午,解决了一盘粉蒸糕并一壶新茶,我肚子饱了一半,还有一半纯粹是茶水。

    傅忌陪我在外头说了一上午的话,方才说有点累,要去再歇会儿,我一边埋怨他近来怎么越来越嗜睡了,一边却还是推他从外间进了里间,替他除了外衣和锦靴,又掩好了被子,才踮着脚尖慢慢地退出来。

    刚出来没几步,阿宝就跟幽灵一样的窜到我身后头,看样子刚打了水回来。

    她不光人像,就连声音也很像幽魂,以前是大嗓门话痨,现在则是动不动就一个人躲到厨房和庭院的角落里,嘴巴里也叽里咕噜的,叫人以为她整日除了打水,便是施法念咒,有点民间跳大神那些人的腔调。

    我说不上来的,刚来时还不讨厌,如今却是越看越讨厌,可偏偏傅忌脾气好,只说让她少来伺候,也没把人给赶下山去。

    等什么时候有空了,我就再跟她吵一架,争取一鼓作气地把她给刺激走吧。

    我一点也不想看见她了。

    看着女人施施然离开的身影,昂首挺胸,似乎时刻都在提醒自己,她和傅忌才是天作之合。

    阿宝低头,把水桶里的水一股脑地倒进大缸里。

    她的手有些发抖。

    从来没有人告诉她,她也没有向任何一个人讨教过。

    原来这就是嫉妒的滋味啊................

    它就像一条毒蛇一样,时时刻刻都在啃噬着自己的四肢和感官。

    明明傅公子第一次因为疼痛而晕厥,是她熬了药给他灌下去,还有他独自一人的时候,也是她插科打诨地说那些根本不好笑的笑话,就是为了逗他开心,让他的背影看上去不那么孤单,那么寂寞。

    可是,可是她现在真的好难过啊。

    难过的连话也不想说了。

    只剩下那股强烈的欲-望,那种想要让人顷刻间消失的欲-望,如燎原之火般不停地滋长。

    再差一点点,自己的理智恐怕就要被燃烧殆尽了吧。

    阿宝看着微微波动的水面,倒映着一张面无表情,只剩阴暗的小脸。

    怎么办,

    连她也分不清到底哪个是自己了。

    所以说不要招惹女人,也不要小看女人。

    她们的感情热烈而真挚,可妒火也一并汹涌。

    一旦爆发出来,那后果是不可想象的。

    可再压抑着妒意,再是享受着为数不多的温情,人总是要以各种姿态迎接下一日的到来。

    眼见着太阳出山了,天气越来越好,我的心也开始活络起来。

    听李侍卫说山脚下的驿馆开了好多年,规模没变过,菜式也没变过,可就是生意好。

    里头的掌柜可谓真人不露相,长得磕碜但经营有道,很懂得饥饿营销,驿馆的菜好吃,汤面也好吃,一到赶集的时候,来往的商旅渐渐多了,不管吃没吃过的,无不夸那儿的厨子手艺好。

    我来丘祢这么多天,愣是没有去尝上一尝,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

    每次一有什么遗憾,我都忍不住要在心里把邓夫子给拉出来鞭-挞一番。

    他那会儿赶路赶得我屁股都要颠开花了,也不肯给我开个上好的雅间让我休息一下,等把我安全送到丘祢后,更是连句好话都没有,一句“大小姐系自珍重”,便骑着照影要赶回上京找嫦云。

    嫦云这个二小姐说什么他就听什么,到了我这里...........

    可能我这个大小姐就是路边捡的吧。

    傅忌说丘祢好,那就是好的。

    同理,他喜欢的地方,自然也是我喜欢的。

    这里的民风很淳朴,但也不乏什么小道消息。

    现在最能提起百姓们兴趣的,就是上京的事儿了。

    璟贵妃厉害啊,逼死的新人一批又一批,连曾经万氏都要仰她鼻息才能过活。

    不过这局势还说不准,天知道大皇子有没有本事,皇帝会不会又找着新欢。

    茶馆里说书的人嘴巴都缺德,不敢指名道姓,就拿话本子里头的人直接往上套,有道是人老天爷给你开了扇门,就必定要给你关掉所有的窗,贵妃跋扈,可她身子也不好,有时候站着站着就要昏过去,让周围的人见了都焦急不已。

    据说进宫的大夫名医没有一万也有一千,可下场却是一样的惨,毕竟皇帝发话了,治得好一世留名,荣华享用不尽,治不好就很简单,就是一个死。

    如今也就一个人逃过了,听小道消息,说那大夫姓邓,单名一个隐,单靠着一贴良药,就在太医院里挂了名,别的主子娘娘一概不伺候,只在昭圣宫专伺汤药。

    至于其余的那些个‘名医’么,几乎个个都走到了人生的终点,贵妃只要喊一句不舒服,他们下一秒就要人头落地,跟本没得挑拣。

    说书先生说的眉飞色舞,最后咽了口唾沫,对此作出了评语——“自古红颜祸水,可见跋扈之人身带恶疾而不得治,真乃善恶有报,恶人自有天收啊!”

    其实还有好多个版本的,但不方便一一赘述,吕嫦云在宫里闲的没事儿时,倒是会招来济贵人来聊天解闷,听她说说外头是怎么编排自己的。

    她真的一点都不生气,纯属是好奇而已。

    香桃子,哦不是,人家现在也是贵人了,虽然公孙嘉奥对她不过是看在吕嫦云的面子上,但好坏她还是分得清的,自己虽然有些宠眷,但和正主比起来还是一文钱都不值,顶多是贵妃不方便的时候,她作为一个可有可无的替补而已。

    要是她穿着打扮再稍稍朝着吕嫦云靠拢一点,那就更像替补的了。

    只是她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所以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自从淑妃和丽昭仪接连被除去后,这宫里的派系已经分明的不能再分明了,以前还有金贵嫔横插一脚,但现在,只是瑀夫人和璟贵妃两厢对垒,看谁先把对方扳倒。

    换做是从前的吕嫦云,那胜算着实不算大。

    可如果是的现在的她,那就说不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