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农门锦鲤妻:带个傻子去开荒 > 第五百五十二章是全能凌啊
    如今视频的时长已经升级到了半个时辰,也就是一个小时了,这么长的时长,可以学习到很多东西。

    看完了一段视频,她悄悄下床,搬了小炕桌到床上,拿了纸笔,把床尾莲花盏中那枚夜明珠拿到了桌子上,提笔把视频中重要的内容给抄录了下来。

    等抄录完了,又是半个时辰过去了,杨凌还没有回来,她把小炕桌拿回了原位,把手札收拾好了放到了书桌上,又等了片刻,刻漏指向亥时了,杨凌依然没有回来。

    她起身穿好了衣服,裹了披风出门,却是去了厨房。

    厨房亮着一盏小灯,所有的食材都已经收拾了起来,借着细微的灯光,只看见哪哪都收拾得铮亮。

    曲小白按着眉心发愁,她是想给杨凌做点宵夜,可这手艺……她想起病中杨凌嫌弃她做饭难吃,那个才是杨凌的真实想法吧?

    她是可以囫囵把饭做熟,可问题是,太为难杨凌的胃了。

    愁了一会儿,她开始翻找食材,想看看有没有剩饭剩菜之类的,不会做,热一热总可以了吧?

    在橱柜里扒拉了半天,终于找出来一碗剩汤,几个烧饼,虽然少了点,但杨凌饭量不大,应该可以了。

    灶里的火没有灭,用煤块压着呢,曲小白这个身量已经不太好弯腰,只能缓缓半蹲下去,用炉钩子松了松煤块,然后拉了几下风箱。

    也不知道是谁把一个瓷盆子放在了风箱上,曲小白没有看见,这一拉,瓷盆就掉了下来,“乒啪”,碎了。

    曲小白吓了一跳,一下子呆住,愣了半天神儿才想起来要收拾,手刚一落到碎瓷片上,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就落在了她手上。

    曲小白一怔,心里大呼完蛋,被发现了!

    “我……我就是饿了,想……想来看看有什么吃的。”她赶紧解释,平时撒个谎什么的挺溜的,也不知道怎么的,今天晚上嘴巴忽然就变笨了,说话磕磕巴巴不说,耳根子都还发烫了,心里也忐忑得不行。

    能怪谁?还不是怪杨凌平日太宝贵着她,恨不能把她供起来养着!害得她都不敢说是来给他做宵夜的!

    杨凌什么也没说,先把她给扶了起来,“身上没伤到吧?”

    他声音温柔,听不出情绪有异样,诺大的厨房,显得小灯的光很微弱,杨凌的脸藏在背光处,曲小白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但听起来,他好像没有生气……

    曲小白摇摇头:“没有,我没事。”

    “站着别动,等我片刻。”

    杨凌说着,去拿了笤帚和铁簸箕来,利落地把碎瓷片都收拾了,曲小白一直怔怔地看着,也不敢言语。

    就算是在收拾垃圾,他的动作也无比优雅好看,颀长的身姿好看得不得了。

    曲小白的忐忑渐渐消退,心里只觉暖暖的,柔柔的。

    嘴角不由逸出一点笑容。

    杨凌收拾完了地上的垃圾,把笤帚簸箕放回原处,走到曲小白面前,温柔地道:“想吃什么我做给你吃。”

    “啊?哦…”曲小白怔忡片刻,才省过来他说了什么,磕磕巴巴道:“你做什么我吃什么。”

    本来是她想做饭给他吃啊,现在怎么变成他要做饭给她吃了?

    她又不好说什么,只能点头答应了。

    杨凌心里却是说不清什么滋味。

    他清楚地记得,他病中的时候,傻逼地嫌弃她做的饭不好吃,把她做的饭都给糟蹋了。她很伤心,也很自责,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做过饭给他吃,就连那个时候做甜品,她也只是陪他玩而已。

    她说是自己饿了,可他又不是真的傻子,怎么会不知道她是要做宵夜给他吃?

    杨凌一边去橱柜里收拾食材,一边压抑着心里也不知道是酸楚还是甜蜜的滋味,努力让自己显得平静,但他到底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做不到完全控制自己的情绪,几乎就要控制不住。

    食材都搬到案板上,他才看见案板上的一碗剩汤和几个烧饼,曲小白很局促,“那个……我不会做别的,就想着凑合凑合。我……”

    杨凌似乎是僵了那么一下,情绪再也控制不住,一回身,嘴唇堵住了曲小白接下来要说的话。

    曲小白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懵了一瞬,但很快就融化在他温柔的霸道里。

    说不清是什么样的感受,只觉得他的情绪透过唇吻一股脑地涌向自己,似有千军万马过境,汹涌澎湃,甚至有些凌乱。

    虽然不知他为什么会忽然这样,但曲小白却深知他内心一直都比别的人细腻、敏.感,她轻轻抱住了他的腰身,极温柔地、一点一点回应他的吻,安抚他的情绪。

    杨凌的吻从一开始的霸道凌乱,渐渐温和从容下来,但血液的温度也随之攀升起来,不知不觉,就忘情了。

    曲小白心跟着突突跳得极不规律,最近因为月份大了,心率本来就不稳的她,感觉快要窒息,忙慌乱地制止了杨凌,“杨凌,我有点喘不过气来。”

    杨凌略自责地挪开了嘴唇,额头抵在曲小白耳边,轻声道:“对不起,我刚才太激动了。”

    曲小白懵逼地想了很久,也没有想明白杨凌今晚上为什么会这样,想到最后,觉得不明白就不明白吧,反正不明白也不会影响什么,抿了抿被杨凌吻得红肿的嘴唇,说道:“很晚了,咱们煮宵夜吃吧,吃完好睡觉。”

    “嗯,煮面给你吃好不好?”

    曲小白瞪大了眼睛:“会不会太麻烦啊?还要现和面擀面。”她主要是想做点宵夜给他吃,如果还要麻烦他自己费劲,那这个宵夜就完全没意思了喂。

    “不麻烦,我找到了一块剩的面,可以做刀削面。你找个凳子坐会儿,一会儿就好。”

    曲小白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不会做饭也就罢了,她竟然进了厨房连食材都找不到在哪里,这就有点让人笑话了。

    笑话也没办法,谁让她在这方面低能呢?

    曲小白乖乖地在椅子上坐下,等着杨凌给她做刀削面。

    杨凌先去点了一盏更亮一些的灯,然后从刚才拿过来的食材里找了一些青菜出来,切好了,然后把身上的袍襟撩起来,卷了卷,掖在腰带里,矮身去把火点着了,刷锅、放油、炝锅、放青菜、添高汤,一系列动作做得行云流水漂亮至极,香气弥漫开来,还没有煮面,就已经让人食欲大振了。

    曲小白看得眼花缭乱无地自容艳羡不已,心里直叹杨凌这个看似不食人间烟火的妖孽沾染上烟火气之后,更妖孽了。

    很快水开了,杨凌一手拿面一手拿菜刀,把面往锅里削。他削面的动作不似厨子那般手法精巧,倒像是从剑招里演化而来,凌厉且迅速,看似没什么章法,面片似飞雪一般,在锅的上面成阵飘落,曲小白瞠目结舌,只几个眨眼的工夫,一块面已经尽数落入锅中,待锅开了,杨凌又磕了两个鸡蛋在勺子里,搅了几下倒入锅中,又加了些盐巴调味,直到面片盛入碗中,曲小白还没有从瞠目结舌中醒过神来。

    杨凌拖了张桌子过来,又拖了把椅子过来坐下,笑着弹了一下还在发呆的曲小白的脑门儿:“吃吧。”

    曲小白本来并不饿,但在目睹了杨凌犹如艺术一般的做饭过程以及闻到了刀削面迷人的香气之后,她的肚子很不争气地提示她:我饿了,很饿很饿。

    绿的菜黄的蛋白的面,光看颜色就让人食欲大盛了,而碗里的面片长短宽窄都均匀得可怕,这刀法都可以称神了吧?

    曲小白忍不住吞了口口水,不吝赞美:“太香了。夫君你这手艺绝了。”

    杨凌递了筷子给她,“尝尝味道。”

    尽管肚子表示它很饿,但曲小白也没敢狼吞虎咽,夹起一根面片放进嘴里,小小地咬了一口,咀嚼,吞咽。

    面片滑溜溜的,有蛋的香气和青菜的鲜味,好吃得她想哭,吞完了第一根面片,她吸了吸鼻子,“是幸福的味道。”

    杨凌陪她慢慢吃着。他知道这个时间段,她是从来不吃东西的,她那个小鸟胃,吃多一点东西都会难受,也不全是因为想要保持体形。

    “嗯,我幸福着你的幸福。”

    曲小白抿着嘴笑了笑。她是真的觉得幸福都满得要溢出来了。

    杨凌说的是歌词,她唱给过他听的《牵手》。下雪那天她和他手牵手走着,她给他诵完了那首诗之后,便又有感而发地唱了那首很动听很动听的《牵手》。

    吃完了碗里的面,曲小白道:“已经这么晚了,你手上的事明天再做,现在跟我回房睡觉好不好?”

    虽然是商量的话,但语气却不是商量,那就是强制执行的命令。

    杨凌从善如流地答好,把碗筷收拾到盆子里,灭了大灯,挽了曲小白的手往外走。

    手交到杨凌手上,曲小白脑子里再次浮现《牵手》的歌词,那样美而暖的唱词,就像是为她和杨凌量身定制的,她就给一路唱了回去。

    因为爱着你的爱,因为梦着你的梦,所以悲伤着你的悲伤,幸福着你的幸福。因为路过你的路,因为苦过你的苦,所以快乐着你的快乐,追逐着你的追逐……没有风雨躲得过,没有坎坷不必走,所以安心地牵你的手,不去想该不该回头……

    她唱的很小声,但完完全全是由心而唱,杨凌静静地听着,心里想,就这样牵着手走下去,哪怕一生都不停下来,一直走到地老天荒去也好。

    但这不可能。不可能的事情想想也就罢了。

    可即便不能这样走到地老天荒,他也会牵着她的手走完这一生的路。杨凌如墨眸底蕴藏了一抹坚定,细看之,却又是从容。

    次日,是曲小白要去女子学院教学的日子。杨凌推迟了自己的事情,亲自把她送到了女子学院,并叮嘱她只能讲一上午的课,他会来接她一起吃午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