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快穿:大佬你人设崩了 > 第297章 受虐?我可以的(1)
    【欢迎你进入新的任务世界,加油!】

    唐玉一睁眼,脑海中便蹦出了系统冷不丁的加油声,她顿时愣住了,心中暗忖,又是一个怎样的任务世界?

    正当她沉吟之际,一道低沉的男声响起,语气冷漠还充斥着浓浓的嘲讽。

    “呵!你还没死!是舍不得我,还是舍不得我的钱?”

    唐玉循声看去,只见一个五官俊美,身材挺拔的男人,正西装笔挺的站在她的面前,而刚刚那句嘲讽十足的话,也是从他的口中说出。

    这是什么情况?这个男人又是谁?怎么这么有优越感?

    紧接着一连串的回忆涌入她的脑海中,脑袋一阵钝痛,让她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她是涂家大小姐,涂林玉,跟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家庭联姻,这个男人并不喜欢她,但至于为什么要娶她呢?这就有点狗血了,因为想要报复她,所以在结婚后,涂林玉便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身心的折磨,让她日渐憔悴,这一天,她终于受不了,决定自杀!

    很显然,原主已经死了,如今这具躯体里的人是唐玉。

    至于这个男人为什么要报复她,原主的记忆里也没有,她也无从得知,不过这个男人有个习惯,每次在折磨完涂林玉后,他还会给她一笔钱,这当然不是安慰,而是羞辱,不过,每一次涂林玉都没有要,反而是声嘶力竭的跟他争论,但结果呢?男人冷笑着离开,丝毫没有将她当成是一个人。

    回忆结束,涂林玉脸色一沉,胸口一股无名火蹭蹭的往外冒,心想,这个男人也太过分了,这种男人为什么还会存在?而最奇葩的是,原主居然还喜欢这个男人。

    “当然是钱了!”

    涂林玉缓缓抬头,迎上了男人阴鸷的眸子,不急不缓道。

    此话一出,男人愣了一下,紧盯着涂林玉,似乎没想到她居然会如此坦白。

    “你倒是坦白,但我的钱岂是你能肖想的?好好在医院待着,可别那么轻易死了,否则你的家人一个也跑不了!”扔下这话,男人便转身离开。

    涂林玉住在医院内,期间没有人来看过她。

    直到三天后,她出院。

    来了一个年过半百的男人,身材发福,还有点秃顶,但看起来却依旧气势十足。

    涂林玉看着此人,微微皱眉,记忆中,她好像叫这个人爸爸?可不知为何,她现在根本开不了口。

    涂子海缓缓走近涂林玉,一脸的严肃之意,幽暗的眸子淡淡的扫过她,随即沉声道:“玉儿,不要再做傻事,霍岩霆他再怎么不好,也是你的老公,你要多忍让!”

    忍让?呵!记忆中,这个父亲好像就是一直让原主忍让的,到最后,原主死了。

    现在他来这里,居然还是让她忍?

    不就是因为霍岩霆有钱么?涂子海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被折磨得不成人样,可他却连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反而是斥责她做了傻事。

    “忍?然后呢?他才会继续投资你的公司?”涂林玉冷眼盯着涂子海,面无表情道。

    涂子海被戳中心事,脸色顿时一僵,并立即反驳道:“你在胡说什么?我这不也是为了你好?你以为你能跟霍岩霆抗衡?”

    涂林玉沉默了,别过脸不愿看他。

    “玉儿,我知道你受委屈了,可他点名要娶你,我也没有办法啊!现在咱们的公司发展势头正好,若是有朝一日能够超过霍家,我一定让你风风光光的回家!”涂子海语重心长的劝说道。

    记忆中,涂林玉听到这话已经不下十遍,每次只要她被霍岩霆折磨后,她便会去找涂子海诉苦,可涂子海每次都是用这样的理由搪塞她,最搞笑的是,原主居然相信了。

    而他如今还想拿同样的借口来糊弄她?是当她傻么?

    “是吗?那不知道得去猴年马月!”涂林玉冷冷道。

    涂子海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料,家业是从上一辈传下来的,那时候他们涂家还是上流社会的常客,可如今传到他的手里,却几乎要破产,甚至到得靠卖女儿,才能维护那表面的繁荣。

    “你……你就这么不相信我?”涂子海有些不悦,狠瞪着涂林玉道。

    但涂林玉根本不愿再跟他废话,便冷冷道:“我要休息了,你走吧!”

    涂子海站在原地,却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反倒是努力压下了心底的怒火,沉声道:“你今天出院,还是回家再去休息吧!”

    涂林玉微怔,并未多想。

    不过涂子海给她办理了出院手续,接着又把她带上车,直接送到了霍岩霆的别墅。

    当看到周围熟悉的一切时,涂林玉眉头紧拧,随即转头看向涂子海,冷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怕她逃走?所以亲自将她送回霍岩霆的家里?呵!还真是想的周到!

    “霍少正忙着公司的事情,没空去接你,我恰好顺路,就把你送回来了!”涂子海说着谎话,却脸不红心不跳,十分自然。

    涂林玉冷着脸不语,顺路?霍家在东,涂家在西,根本就是两个不同的方向,他却说他顺路?

    骗鬼吗?

    涂林玉也懒得搭理他,默默走下车。

    而这时,别墅的仆人便立即迎了上来。

    “夫人,您回来了!”

    涂林玉淡淡的扫了此人一眼,没有作声,而是径直往别墅走去。

    平日里,别墅几乎没人,只有一个负责打扫以及做饭的阿姨,当然也是她负责涂林玉的起居生活,霍岩霆其实很少到别墅来,不过每次来,都会把涂林玉折磨得死去活来。

    “夫人,您住院的这段时间,都瘦了!我给您准备了一些鸡汤,您一会儿喝了吧!”阿姨客客气气道。

    涂林玉这才正眼看了这位阿姨,轻声道:“王姨,你有心了,先放着吧,我一会儿再吃!”

    王姨点点头。

    涂林玉走进别墅后,便径直前往了自己的房间。

    粉嫩的装修风格,差点让她落荒而逃,这种风格,根本不是原主喜欢的,当然也不是她喜欢的,可她记得,从她住进这里开始,便是这个风格,而霍岩霆还每次都在这种情况下,折磨她,让她道歉,让她忏悔!

    可她连忏悔的事情是什么都不知道。

    每当霍岩霆发泄完之后,就跟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不愿再去接近涂林玉,对她也是无比冷漠。

    “王姨,帮我搬家!”突然,涂林玉退出了房间,冲着楼下吼了一嗓子。

    听到这声音的王姨,急匆匆的从厨房跑出来,满脸惊慌道:“夫人,您这是做什么?少爷说了,您不能换其他房间!您只能住在那里!”

    我靠!这该死的男人,还真心不恶心死她,不罢休啊!

    “别废话,你听我的吗?”涂林玉不耐道。

    没办法,王姨只好给霍岩霆打去电话,说明情况,她虽说是来照顾涂林玉的,对她也是十分客气,但她终究是霍岩霆的人,所以一有什么情况,她便会第一时间告诉霍岩霆。

    这也是涂林玉刚刚才知道的。

    涂林玉正在房里收拾东西,根本没有察觉到屋外的动静。

    突然,一道高大的身影儿走近,站在门口,冰冷的眸子正死死地盯着涂林玉,冷不丁出声道:“你想搬去哪里?”

    “哪里都行,只要不看到这么恶心的房间!”涂林玉想也没想道,可话一出口才意识到不对劲,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眼熟?

    她手上的动作轻轻一顿,随即转身看向了声源处。

    只见霍岩霆正站在门口,冷冷的盯着她,脸上早已经蒙上了一层愠怒。

    涂林玉一怔,心想,这个男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为何她一点也没察觉?

    “恶心?你竟然说这个地方恶心?”霍岩霆冷声道,冰冷的语调不带任何的感情起伏。

    而他正朝着涂林玉一步步走近。

    眼看着霍岩霆靠近自己,涂林玉脸色却愈发难看,脑海中不禁划过那些旖旎却万分羞辱的画面,她不禁拉长了脸,冷声道:“你想做什么?又想恶心我?还是恶心你自己?”

    撕拉!

    霍岩霆一言不发,大手一伸,便直接撕烂了涂林玉的半截衣袖。

    紧接着高大的身影儿向涂林玉压来,面上则是挂着浓浓的嘲讽,仿佛此时的涂林玉,在他的眼中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玩物。

    霍岩霆毫不温柔的解开涂林玉的上衣,大手钻入她的衣裳内。

    涂林玉看到他的举动,脸色也越发难看,这个男人还真是让她恶心,如果他是她要攻略的对象,她一定要咬死那个深井冰!

    呕——

    突然,涂林玉忍无可忍,竟当着霍岩霆的面,吐了出来。

    汤汤水水瞬间吐了霍岩霆一身。

    他猛地弹起来,一脸阴狠的瞪着涂林玉,厉声道:“你这个女人,在做什么?”

    涂林玉毫不在乎的起身,并随手擦了擦自己的嘴角,淡淡道:“不好意思,你实在是太恶心,让我忍不住吐了!”

    “你……”霍岩霆眸光阴鸷,狠瞪着涂林玉,却一个字也说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