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贤妃黑化指南 > 第一百八十章 发誓
    这就得感谢云褶鹄平时勤于耕种,皇宫里别的不多,皇子还是挺多的。

    今天兰贵妃能提携二皇子,明天云褶南就能提拔三皇子。

    至于谁在云褶鹄心里份量重,这还不明显吗?

    云逸展撑在地上的胳膊一软,尚来不及求情,墨萧的教导就如疾风一般铺面而来,下手之快,之狠,云逸展只有提着口气,勉强逃命的份。

    上次云逸弘拉苏凝雪的手就被云褶南扇了一巴掌,云褶南以为这么大的事在宫里传开了,定没人敢再为难苏凝雪。没想到,还真有找死的,手都打到苏凝雪脸上来了。

    不过,经过这次墨萧地狱般的教育,他相信以后肯定没人敢明目张胆地给苏凝雪脸色看。

    “下次能学会躲吗?”

    “这也不怪我啊,他动作太快了。”

    “确定不是你学艺不精?既然嫁进王府了,明天开始你恢复训练。”

    嗯?

    做决定都不需要她同意的么?

    好像云大爷一向不征求她意见的。

    “他刚刚说的话你听到了吗?苏凝悠-”

    “墨棋已经查清楚了,他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其实是漏洞百出。”

    “你准备怎么办?要交给皇上处理?”苏凝雪问的有点纠结。

    云逸展的所作所为理当收到重罚,可兰贵妃嘱咐的话...如果云褶南决定举报云逸展,她还得再跑一趟漪兰殿。

    “本王无意牵扯进他们的争斗。这个时候惩罚他,等于给皇后机会翻身,本王暂时不想看到他们之间的平衡被破坏。他不是让成项明给他办事嘛,那就让成项明暂且折腾着吧。”

    “嗯。”

    嘴上这般应着,出宫后,苏凝雪决定跟苏剑武回一趟苏府。苏剑彬或许对她有几分误会,可她不想毁了这份难得亲情。

    真如苏剑武之前说过的,在她最需要帮助的那段时间,苏剑彬给她的亲情比苏剑武更多。

    如今苏凝悠出事,她也不能真的做到袖手旁观。

    马车快到苏府时,云褶南那边却派人送来消息,说刘氏和苏剑彬还在贤优王府附近,没回去呢。

    “这事不是让成项明去办了吗?”

    “成大人确实办了,但成大人离开后,刘氏又回来了。贤优王府门口有刑部的侍卫守着,她靠近不了,就在不远的地方瞎闹。”

    “王府没人管吗?”

    前来送话的人,稍稍一愣,随即道:“没有王爷下令,属下等不敢擅自做主。”

    贤优王府家教可真严。

    苏凝雪立刻让马车调头,又往贤优王府去,路上苏剑武问起了昨晚的情况。

    “王爷他,对你还好吗?”

    “嗯?”苏凝雪还在想苏凝悠的事情,一时没反应过来,抬头看着苏剑武,见苏剑武脸上表情扭扭捏捏的,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她才明白苏剑武在问什么。

    这种事,一般都是新婚回娘家那日,娘亲负责问的。可苏凝雪没有娘亲婚前教导,苏剑武只好厚着脸皮问了。

    苏凝雪脸刷一下就红了,“那那个还行。”

    她能怎么说呀,又没发生什么。

    “额,快快到了,父亲不如想想怎么劝二婶他们回去吧,这件事不简单,他们被牵扯进来是意外,可若想讨回公道,这一时半会儿只怕成不了。”

    “嗯。”说到正事,苏剑武脸色又冷静下来。他还没调查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但今天他和云褶南一同走出勤政殿,云逸弘说,苏凝雪和云逸展在一起。

    随后,贤优王府的人不知在云褶南耳边说了什么,云褶南当即就跑去找苏凝雪。

    苏剑武已经略微猜到一二。

    苏凝雪不希望他知道,他就不多问,做好苏凝雪需要他做的便好。

    马车抵达王府附近,老远就听到百姓们议论纷纷,刘氏的哭声一声高于一声,她不再辱骂苏凝雪,她只是不停地为苏凝悠哭泣。

    相比较言语,百姓当然更吃这一套。

    苏凝雪没下马车,苏剑武一个人走过去。刘氏和苏剑彬瞧了他一眼,谁都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咳咳”苏剑武清了清喉咙,平静道:“先回去吧,有什么事回家再说,若真的是凝雪做了什么,我把她叫回去,你们当面说清楚。”

    “你把她叫回去,叫回去又能怎样,我的悠儿能回来吗!”

    苏剑武眉心微沉,将目光落在苏剑彬身上,苏剑彬扶着刘氏,竟然看也没看他。苏剑武道:“她糊涂,你也糊涂了吗?苏凝悠昨天到底为何能出现王府门口,你还真要我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

    凝雪不开口任由大家误会她,可这件事从头到尾,到底是谁在挑事?到底是谁做错了难道你这个做父亲的心里没数吗?”

    “我知道!我知道是我家悠儿强人所难,可她有什么损失?她昨天还是风光大嫁不是吗?我的悠儿呢?我的悠儿却被人-”苏剑彬一哽咽,眼角不自觉落下泪来,他赶紧用衣袖擦干净。

    他没跟着刘氏一起闹,他只是在这里陪着刘氏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了。

    “大哥,你别逼我。你要维护你的女儿,我的女儿我也会心疼的。”

    “我逼你?凝雪是什么样的人你接触这么久竟不了解?她若真想对凝悠下手,她何须等到自己新婚当晚,她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被人指着鼻子骂?”

    “她现在是贤优王妃,谁敢骂她!”刘氏大吼一声。

    苏剑武同样不甘示弱,指着四周叽叽喳喳的人群,质问:“没人敢?没人敢那围在这里的是什么?坐在地上闹了一上午的你又是什么?你们都不是人吗?”

    刘氏继续哭,不吭声。

    苏剑武道:“若不是凝雪顾念旧情,你以为你们能安然无恙地在这里闹到现在?你们想发泄,她容你们发泄,你们骂也骂了,闹也闹了。现在是不是该冷静下来想一想还能为你们的女儿做些什么?

    她的遗体已经抬回苏府放着,你们可以继续在这儿闹,任由那尸体发臭腐烂;你们也可以选择跟刑部合作,好好查清楚到底是谁害了她。

    你们在这里缠着凝雪能改变什么?仅凭你们哭几声,刑部就会将她捉拿归案?”

    刘氏擦着泪,苏剑武的话似乎让她冷静多了。苏剑彬依旧扶着她,脸上神色看似没什么变化,但他眼底多了几分思量。

    “大哥,你当真不会包庇?”

    “这件事我暂时不会插手,只要你们不过分,你们想怎么查我甚至可以帮忙,必要的时候我会向皇上禀明,要求三司会审,还凝雪一个清白,给凝悠一个交代。”

    “你...你说真的?”刘氏也动摇了。

    她当然清楚在这里哭闹没有用。苏老太君告诉她,就算不能替苏凝悠报仇,也该来这里将苏凝雪的名声闹臭。

    她以为苏剑武云褶南会不惜一切包庇苏凝雪,那当然豁出去一切跑到这里来撒泼。可若苏剑武不插手,她当然希望能查清楚是谁害了苏凝悠。

    她一介妇人,不懂什么大道理,可让女儿死得瞑目,她还是知道的。

    “大哥,你敢当着这么多的人面起誓,你一定会秉公办理,还我女儿公道?”

    “我敢。”苏剑武正要起誓,马车上却突然又走下一人。

    百姓们当即被吸引了视线。

    “哎?那不是贤优王妃吗?”

    “哟,她一直躲在马车上听着呢。”

    “这会儿下来什么意思啊?莫不是不同意苏将军说的话?”

    百姓们又议论开了,刘氏和苏剑彬看向苏凝雪,心里亦是类似的猜测。

    苏凝雪停在苏剑武身旁,却是微微一笑,对着苏剑彬和刘氏道:“二叔二婶,此事不必父亲起誓。我本人愿意亲自起誓,此事,我父亲定不会插手或左右事情结局。

    如若我违背誓言-”

    “凝雪!”苏剑武心头一咯噔,连忙拉住苏凝雪。

    他是不会违背誓言的,可苏凝雪下来那一瞬,他心头突突直跳,有不安也有期待。当苏凝雪说出这些话,他是感动的。

    他从未为这孩子做过什么,可她竟然愿意......

    “父亲不必担忧,既然我们不会违背誓言,又何必在意是谁说的。我说与您说还不是一回事嘛,再说,我想二叔二婶更希望听到我保证。”

    “如果是你,你必须保证十七王爷也不会插手。”刘氏恶狠狠地说道。苏剑彬看着苏凝雪,眼底也是一样的意思。

    众人都以为苏凝雪会顺他们的心思,苏凝雪又是一笑,却是道:“王爷的事情我不能替他做决定,他想调查就调查,想插手便插手。

    我可以保证我不会左右他的行为,但我不为他的决定负责。二叔二婶也该适可而止才是,毕竟我们心知肚明,今天这事到底跟我有没有关系。

    你们把锅砸在我头上,我觉得我已经够给面子了,我的耐心仅限于刚才的起誓。如果你们还是不依不饶,我宁愿一辈子承担骂名也绝不让你们调查清楚真相。

    苏凝悠只能死不瞑目,这是你们想要的结局吗?”

    刘氏一怔,当然不是!她当然不能放过真正杀害苏凝悠的凶手!

    “我们就信你一次。”

    她颤悠悠地起身,苏凝雪给她让道,她临走前还瞪了苏凝雪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