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前夫又想耍花样 > 第93章:叶希阳,怀孕五周
    她低声吼完就觉得胃里一阵翻滚恶心想吐,小7腹里还隐约有一些刺痛感,叶希阳忙站起来往卫生间里冲,一顿搜肠刮肚的大吐特吐出来。

    怎么回事?

    她最近早上起来总是有种恶心想吐的感觉。

    陆莉采不放心跟进来,看到叶希阳双手撑着洗手台,面色惨白的样子,不由得蹙眉,问:“希阳,你跟商陆那个的时候做过安全措施吗?你不是……”

    她的视线缓缓地落在叶希阳平坦的小7腹上,眼眸里露出几分神采,一副过来人能的样子笑了笑。

    “我认识个不错的妇科医生,我陪你去做做检查吧。”她说,“我怀着商陆的时候也是喜欢吐,前面四个月闹的我根本就不能好好地吃饭呢……”

    “我没有怀孕!”叶希阳面色一沉,目光狠狠地瞪着陆莉采:“这几天吃坏肚子了!”

    走出餐厅,叶希阳的手放在平坦的腹部上,脸色却是一阵阵的惨白。

    她猛地想到那个喝醉酒的晚上,她和那个男人在酒店里交缠的画面,身体突然被劈开时候那种疼,让她猛地清醒。

    她迷迷糊糊睁开双眼的时候,头顶刺眼的灯光让她看清楚了身上的男人是谁。

    她猛地想起了在酒吧里发生的事情。

    她喝的酩酊大醉给商陆打电话。

    但是商陆没有来,她跟着眼前的男人走了。

    清醒过来后,叶希阳心底就开始后悔,开始怕了。她抬手推打他,但是根本也无法再挽回那个错误……

    那一夜的记忆,对她来说就是给可怕的噩梦。她不想要再回忆!

    她猛地睁开双眼,手颤抖着放在平坦的腹部上,深呼吸一口气摇晃着头。

    不,不可能,她明明吃过药了,不会怀孕的!

    孟繁星当然不会那样乖巧的呆在颐园里。

    商陆前脚一走,她后脚就偷偷给苏音打了电话。

    半个小时后苏音便杀气腾腾的赶到颐园,直接冲了进来。

    黄姨见到苏音扶着孟繁星下楼,她在身后一步步的跟着,很是为难,哀声说:“孟小姐,先生让我看着你,要是你走了,我怎么跟先生交代?”

    孟繁星还是穿着出院时候的衣服,她抿着唇瓣看黄姨,说:“我跟商陆没什么关系,也没有理由住在这里,你要是拦着我,大不了我就报警。”

    她僵着两条腿缓缓地走出颐园。

    走了几步。

    她浑身都冒着冷汗,腹部的伤口有些疼,孟繁星估摸着又是崩开了,让苏音送自己去了医院。

    医生给她重新处理伤口,看着她腹部处的伤,苏音都忍不住抽口凉气:“真不知道你当时怎么想的?怎么能对自己下得去狠手?你不怕死啊?”

    她没有打麻药,药水碰到她伤口上的肉疼的她绷紧了脚尖。

    “怕啊……”

    可包扎的时候孟繁星一声都没有吭,唇瓣都咬的发白,浑身都是阵阵冷汗,连苏音都佩服无比。

    也想不到孟繁星单薄的身子怎么就能够扛起这么多事情。

    从处理室出去之后孟繁星微微的拱着腰才能让伤口舒缓一些,她一步步的走的极为艰难,苏音扶着她走到休息区让她坐下。

    或许世界真的不大,总是有许多狗血的事情无时无刻不在发生。

    孟繁星收回落在大厅里取药的长队伍上的视线,低垂着头看着膝盖上的伤。

    也不知道得等多久,这些伤口才能完全恢复。

    突然——

    眼前一道黑色身影阻挡了自己的视线,鼻尖闻到一股熟悉的浓郁香气。

    孟繁星顺着女人的高跟鞋看上去,叶希阳一手拎着包一脸傲气的站在自己跟前。

    她微微的蹙眉站起来想走,叶希阳已经出声叫住自己:“孟繁星。”

    叶希阳叫自己。

    可他们之间有什么好聊的?

    一个前妻一个现任,怎么说都觉得很尴尬。

    她扶着椅子缓缓地站起来,叶希阳眯着一双眼眸冷冷的看着她,忽然她伸出脚,孟繁星刚刚艰难的往前挪动一下脚步,整个人便重重的往地上倒下去。

    膝盖再次猛地撞到坚硬的地上,孟繁星浑身上下瞬间僵成一片,她疼的浑身一阵阵冷汗直冒,都没了知觉似的。

    叶希阳却是高高的抬着下巴,眼神里充满轻蔑看她。

    相比较叶希阳的高高在上,孟繁星摔在地上的样子十分狼狈。

    五年前,她被叶希阳狼狈的赶出颐园。

    五年后,她被叶希阳再次踩在脚下。

    孟繁星攥紧拳头咬牙从地上慢慢爬起来,膝盖上的伤口再次裂开,她定定的站在叶希阳面前,清冷的眼眸定定的看她。

    叶希阳抱着手臂环在胸前,孟繁星面色平静,抬手一巴掌狠狠地落在叶希阳脸上!

    她手垂落的时候肩膀扯的一阵阵的疼,叶希阳的脸也被猛地带到一边,整个人差点就滚在地上。

    叶希阳捂着脸满是不可置信的看她:“孟繁星,你算个什么东西,你敢打我?”

    孟繁星目光平静的望着叶希阳扭曲的美艳脸蛋,她和叶希阳不可能只当前任和现任的关系,既然已经撕破脸,那大家又何必装下去。

    “叶希阳,你下次再来招惹我,试试看?”她平静淡漠的警告:"你最怕的是商陆离开你吧?"

    她知道怎么把针往叶希阳心上刺:“现在商陆巴不得我们一家团聚,你再惹我试试看?我不介意让你这五年的坚持都落空!”

    “你!”叶希阳美目圆瞪,五年前孟繁星悄无声息的走,没有闹出什么幺蛾子,叶希阳以为她就是好脾气任由人揉搓捏的软柿子,却不想孟繁星柔柔弱弱的,其实就是一块钢铁。

    心里又暗骂秦久洲!

    废物!

    一个孟繁星都搞不定!

    她咬牙切齿的看着孟繁星,忽然漂亮的眼瞳里又扫过一道冷光,扯了扯嘴角看着孟繁星讨厌的嘴脸,道:“孟繁星,你在骄傲什么劲儿?你以为商陆真的喜欢你?不过是因为你有孩子,商陆是想从你手里得到孩子而已!”

    孟繁星惨白的脸上表情凝固。

    叶希阳从小就在豪门游走,各类各样的人她都很清楚,一看孟繁星的表情心底便有了几分猜测,她勾着唇角冷厉一笑。

    “我跟商陆很快就会结婚了。”叶希阳轻轻的牵动了唇瓣。

    孟繁星早就知道这个消息。

    但现在听到叶希阳说,心脏上还是有针在轻轻的刺过一样,从脚心处传来一种……无力的感觉。

    孟繁星垂在身侧的手攥紧,声音淡淡的:“说完了吗?”

    她一点都不怒?

    叶希阳觉得胸口好似堵住棉花似的,孟繁星装什么?

    听到这里难道还没有感觉?

    她目光恨恨的看孟繁星:“商陆很喜欢孩子,他跟我说过以后想要多生一些孩子,至于你的儿子,孟繁星,我并不想要。你不是和宁伯程在一起了?你想要多少钱都可以告诉我,拿到钱就跟宁伯程一起离开香城,永远别再回来。你不想让商陆找到你们母子,我可以帮你们。”

    孟繁星望着她:“你有这样好心?”

    叶希阳气的磨牙,手指用力掐着包里刚刚拿到的检查报告单,想到医生刚刚欣喜的说:“恭喜你,叶小姐,你怀孕了。”

    从医生办公室里出来叶希阳浑身都一阵阵冰凉。

    想也没想,叶希阳就跟私人医生预约手术,在门口看到孟繁星的时候,她直接迈步朝着她走过来。

    叶希阳眼眸微眯,死死地瞪着孟繁星看,她把检查单拿出来在孟繁星眼前晃了晃:“看清楚了?”

    孟繁星的目光紧紧地锁视上面的内容。

    叶希阳,怀孕五周。

    几个字眼瞬间好似一道惊雷从天穹劈下,她脑袋里面一阵眩晕——

    叶希阳和商陆……有孩子了?

    他们在一起五年,商陆是个正常不过的男人,跟她结婚的时候除了不方便的时候,商陆几乎每晚都要,她在他的生活里‘死了’五年,商陆怎么可能会不跟叶希阳发生关系?

    更何况他们是名正言顺的未婚夫妻?

    “我怀孕了,有了商陆的孩子,若是你和那个孩子没有出现,一切都风平浪静,可你现在回来了,就已经影响到我们的生活。我不可能容忍你的儿子来分夺属于他的一切,父爱,包括商家的继承人位置!孟繁星,只有你离开一切才能重新回到原来的轨迹。”

    孟繁星的心口一窒,她咬着牙齿站在原地,好半天没有说话。

    叶希阳见到她一直都不出声,瞬间急了:“我跟你说话,你听到了没有?”

    苏音刚刚好取完药回来,拨开人群就看到叶希阳站在孟繁星面前说什么话。

    她快步走过去护在孟繁星跟前,梗着脖子好似护着自己的鸡崽子似的护着孟繁星:“姓叶的,你想做什么?”

    孟繁星刚刚站着好会儿了,现在也不知道是心疼,还是哪里更加疼,她双腿疼的有些站不住了。

    她摇了摇苏音的手臂,声音嘶哑的说:“苏音,咱们走吧。”

    苏音的眼珠子狠狠地瞪着叶希阳的脸,她扶着孟繁星一步步的转身走出医院。

    在医院门口的地方,商陆的电话打进来。

    孟繁星低头看了一眼电话后,用力的掐断,将电话号码重新拖进黑名单内。

    在路边拦了车子,苏音送她回家,车子缓缓地在路上行驶,孟繁星腿上的伤口传来一股一股的疼痛。

    她仰着头靠在车厢后面,一言不发的看着车窗外。

    苏音瞧着她平静的侧颜,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问:“繁星,刚刚叶希阳跟你说什么了?她没欺负你吧?”

    孟繁星皱了皱眉,嘴角扯着一个讥讽又淡漠的笑。

    “她让我和宁伯程离开香城,因为,她怀孕了,担心我的孩子会跟她的孩子抢夺商家的继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