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差一步苟到最后 > 0624 屎壳螂成精
    天启元年的悄然降临,打乱了赵官仁所有的计划,不过他被柔然大军夹在中间围攻,想回头也没有办法了,只能耐下性子继续征战,不将柔然国打服就是功亏一篑。

    战斗整整持续了四天三夜,自觉没有退路的柔然大军也是玩命,数次与江北骑兵硬碰硬,完全没有任何退让的打算,企图用必死的决心,将侵略者们统统打回去。

    奈何赵官仁是个花样极多的坏种,东边放火、西边埋雷,强弩手集体上马推进,枪兵与弓兵通通变身为骑兵,龙骑军团甚至使出了秘密杀手锏——滑翔三角翼!

    这肯定是世界历史上的第一只空军,尽管只有上百人而已,可他们从空中化身“丢雷老母”,炸的柔然主力哭爹喊娘,很多人还以为触怒了神明,带来的心理压力远比身体伤害更大。

    第五天中午……

    疲惫不堪的柔然大军已死伤过半,终于出现了掩护撤退的迹象,赵官仁恰到好处的展开了绝杀,亲自跑到阵前挥舞草原神棍,施展刚改善的小装逼术——天神降临!

    天神一出!万兵齐跪……

    草原男儿们纷纷跪地哭求,这可是他们最敬仰的神明,大汗见了都是痛哭流涕,哀叹天亡我也,但赵官仁却一人一马提着神棍,肆无忌惮的走进了柔然大军之中。

    “天神有令!假传神旨者,斩……”

    赵官仁骑行到一位老巫婆面前,老巫婆已经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了,可他还是毫不留情的一槊捅下去。

    “噗~”

    作威作福几十年的天神代言人,终于被马槊捅穿了身体,赵官仁将天神奶奶高高的挑到空中示众,乌泱泱的草原大军彻底的怕了,趴在地上虔诚的祷告或赎罪。

    “可尔汗!你穷兵黩武,枉顾族人性命,跟我去天神面前受罚吧……”

    赵官仁猛地抛出一个绳圈,套住了八部大汗的脖子,大声喝道:“你们皆是有罪之人,但天神有好生之德,你们跪在此处好好忏悔自己的罪行,太阳不落不许起身,阿巴阿克拉!”

    “阿巴阿克拉!”

    柔然大军齐声高呼天神万岁,赵官仁便大摇大摆的牵着大汗,从万军之中飘然离去,而江北军已经将他们彻底包围,将近一比四的战损比,在任何国家都是一场大胜仗。

    “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飞驰的骏马像疾风一样,一望无际的原野随你去流浪,你的心海和大地一样宽广……”

    一阵嘹亮的歌声在战场中响起,只看下四部的王后和王姬们,在冬日格的率领下,带着各自部落最顶尖的美人们,大步走上了万军之中的高土坡。

    每个人皆是一身最隆重的红色礼服,齐声高歌练习已久的《套马杆》,四位地位非凡的王后更是集体宽衣,只穿吊颈的红色小抹胸,载歌载舞的迎接赵官仁回归。

    “哦!!!”

    下四部的战士们疯狂呐喊,他们遭受了两国的百年欺压,心中积怨早已到达了顶点,而赵官仁扛着马槊,牵着大汗,从堆积如山的尸骸穿行而过,一身的霸气早已征服了所有人。

    “欢迎您的回归,我们最尊贵的王……”

    四位王后用最臣服的姿态,跪迎骑上土坡的赵官仁,草原部落没有那么多男女规矩,王就是一个部落的头狼,他们能喝最烈的酒,睡最靓的妞,当然也会用妻妾招待尊贵的客人。

    “兄弟们!打扫完战场之后,咱们凯旋回乡……”

    赵官仁举起马槊一声呐喊,整支江北军瞬间沸腾了,赵官仁的部队从来不吃空饷,更不会克扣军饷,一场战斗下来,将军们分多少他就拿多少,哪还有不为他拼命的道理。

    ……

    江北军就地扎营,赵官仁牵着可尔汗走进了中军帐,可尔汗就像斗败的落汤鸡一样,跪在地上朝着日出的方向,不停的祷告忏悔。

    “哟~这不是沁娜王后嘛,怎么又让人抓住了……”

    赵官仁坐在军帐中的熊皮大椅上,沁娜和几个女人被捆了进来,沁娜显然是亲自参战了,一身的血液还有刀伤,蓬头垢面的十分狼狈,但这回她却低着头再也骂不出来了。

    “沁娜!你说你还能干点啥……”

    赵官仁翘起了二郎腿,坏笑道:“刺杀让我活捉了三回,如今带齐家底来找我拼命,结果又让我的人给抓住了,但我上回就跟你说过,再让我抓住你卖屁股都不行了!”

    “不求活命,只求速死……”

    沁娜面若死灰般的抬起了头来,但冬日格却掀开帐篷走了进来,一巴掌拍在她的后脑勺上,狞笑道:“想死?没这么容易,我会让你们这些娼妇生不如死,好好尝尝我们被欺辱的滋味!”

    “冬日格!你是不是往她身上撒尿了……”

    赵官仁皱眉扇了扇鼻前的空气,冬日格拔出一把小刀不屑道:“撒尿已经很客气了,接下来我要慢慢折磨她,还有她这几个姊妹,我要割掉她们的头发,为我的族人们报仇雪恨!”

    “你好像得意忘形了吧……”

    赵官仁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冬日格连忙收起了小刀,跪到他身边笑道:“王爷!妾身不敢杀您的战利品,只是稍微责罚她们一下,好让她们知道您才是草原的主人啊!”

    “可尔汗!你不要磕头了,磕了也没用……”

    赵官仁推开冬日格说道:“你的外孙女叶若卿是我妃子,真要论起来的话,我得叫你一声外祖父,所以我不会赶尽杀绝,但你得给死去的族人一个交代,还有长期被你们欺压的下四部!”

    “唯有一死!”

    可尔汗痛不欲生的闭上了双眼。

    “死容易!可你的族人们你就不管了吗……”

    赵官仁说道:“如果不想下四部冲到柔然国,烧杀抢掠的话,你到你的族人们面前谢罪自刎,我娶你两个小女儿为妃,保你的家人们继续荣华富贵,你们上四部变为下四部,如何?”

    可尔汗睁开眼说道:“毋宁死!不受辱!”

    “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猪狗不如吗……”

    赵官仁冷声说道:“将来燕云山以南是王家牧场,本王会派人教他们读书写字,让大夫带着药品过来开医院,商队过来平价交易,不必朝贡,更不用贡献女子,只有联姻和公平交易!”

    “你就是想奴役我们,我不信你……”

    可尔汗面无表情的摇着头,但赵官仁又冷笑道:“看来你是一点都不在乎族人的死活了,那咱们就不废话了,冬日格!杀光伯坎王族,吞并他的族人,将他们从八部中抹去!”

    “遵命!”

    冬日格的双眼一亮,抄起一把刀就要往外走,但沁娜却急声喊道:“慢着!我愿替我父王谢罪,我们也愿意让出北方草原,成为下四部,只要王爷遵守您的承诺!”

    “你凭什么替我做主,他就是一匹狼,他要让八部都做奴隶……”

    可尔汗气急败坏的瞪着她,可沁娜却怒声说道:“父王!如果不是你逼大姐刺探军情,她贵为吉国皇后也不会死,如今更不会死伤十多万族人,是你的贪婪毁了草原,毁了我们的家,你……罪该万死!”

    “你敢!”

    可尔汗惊怒万分的瞪着她,谁知冬日格突然一刀劈了过去,可尔汗瞬间人头落地,鲜血溅了沁娜一脸,但她只是垂下头呜呜的哭了起来,冬日格则狞笑着踩住她爹的头。

    “很好!”

    赵官仁起身说道:“可尔汗自知罪孽深重,自刎而死,沁娜!我的承诺必将兑现,你们即使成为了下四部,你们也会比从前更好,去安抚你们的族人吧,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

    “谢、谢王爷”

    沁娜哭哭啼啼的站了起来,侍卫们将她们的绳索都松开了,等沁娜等女抱着尸体出去后,冬日格又急忙问道:“王爷!您就这样放她们走了吗,他们还有十多万战士啊!”

    “难道你爹是摆设,你们克烈族都是蠢货吗……”

    赵官仁将她抱到腿上坐着,说道:“我会将俘虏驱赶到南部,你们有充裕的时间调兵遣将,一鼓作气拿下柔然城,我只有一个要求,不准杀害妇孺和俘虏,将他们送到南边草场来居住,明白吗?”

    “妾身遵命!我的好王爷……”

    冬日格美滋滋的亲了他一口,笑道:“四部首领的嫡女都准备好了,她们会带着嫁妆随您去吉国,等您登基为帝之后,我会亲自率领使者过去,俯首在您的脚下,成为您真正的臣子!”

    “俯首称臣只是表面工夫……”

    赵官仁傲然的说道:“心里服才是真的服,反正你跟你爹都给我记住,好好做你们的草原王,如果敢把马蹄踏到江北来,我不介意远征漠北,在你们全家头上撒尿!”

    “妾身对天神起誓,绝不敢对您有不敬之心……”

    冬日格连忙指天发誓,赵官仁拍拍她的屁股让她站起来,说道:“吉国很可能会起尸瘟,你们攻下柔然国之后,一定要在燕云山修筑一条防线,我会派遣防疫官来帮助你们,敢怠慢可就是灭族之祸!”

    “明白!妾身不敢怠慢……”

    冬日格非常认真的点了点头,说了几件要紧事之后便出去了,这下八部之间算是彻底成了世仇,以后有下四部在南草原做缓冲,吉国给他们输血兼挑拨,草原八部休想再统一。

    “叶子梅怎么会自杀,毒粉究竟落到谁手上了……”

    赵官仁掀开帐篷走了出去,苍茫的草原上有数不清的人和马,还有密密麻麻的尸体和头颅,若是在一夜间全都尸变的话,光想一想就头皮发麻,不说席卷全球也差不多了。

    “嗯?”

    赵官仁忽然一愣,一只小甲虫正推着粪球,卖力的从他面前经过,看样子像是刚孵化不久,被炮火从地里炸出来幼虫,这正是他最喜爱,但是从未谋面的小昆虫——屎壳螂!

    “如果不是家里负担重,谁愿意吃屎啊,对吧……”

    赵官仁蹲下来盯着屎壳螂,拔了根草戳了戳屎壳螂,谁知屎壳螂忽然停下来说道:“你没吃过屎,怎知屎不好吃,不信你尝尝?”

    “卧槽!屎壳螂成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