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特殊魔物收容所 > 数学不好的碟仙
    刘申愣了一愣,只觉得心脏被萌得砰砰跳。伸手捏了捏小木槿的冲天辫,然后转头对原慕说,“是挺凶的。”

    小木槿得意的扬起脑袋,又做了一个恶犬咆哮的动作。刘申见状,立刻郑重其事的又重复了一遍,“真的超凶!”

    原慕笑着把小木槿抱起来,奖励它一块小饼干。

    小木槿用前爪抱着啃,满足的眯起了眼。

    屋里蹦Q出来的黄毛胖啾张开嘴打了个哈欠,一个没站稳,就坐在了地上,和后面出来的白毛胖啾滚成一团。

    原慕路过,顺手把两只小啾一起捞起来,放在肩膀上,顺便邀请刘申留下吃饭。

    刘申沉迷萌物不可自拔,也没清楚原慕说什么,反正全都点头应了下来。

    小潭边,扒拉着岸沿探头往这边看的滑瓢没眼看的抬起一条腿捂住眼睛,只觉得这个看脸的年代真的是太要命了。

    谁能想到他才是这个家里唯一人畜无害的小可爱呢?

    ----------

    快过年了,原慕这头的工地还剩下五分之一的进度。刘申和原慕商议剩下的年后再说,所以从今天开始工地就停工了。

    至于工程队的工人们这两天也都准备着各自回老家过年。

    刘申明天也要走,所以原慕留下他一块吃顿饭。

    再加上今天千盛和王启也说上山要给原慕送些年货,索性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人一多,话就多了起来。更何况千盛原本就有点中二,在配上一个同样是话篓子的王启,闹腾程度不比三大憨批主播同在的时候。

    和徐有才的作死程度差不多,千盛也是个混不吝的。听说他们上次玩碟仙的那个盘子竟然还在,千盛兴致一起,立刻找到原慕和他商量。

    “原哥,把碟仙借我看看行不行?”

    原慕想了想,“也不是不行,不过你们人不够吧!”

    “够够够!”千盛打包票,“就是一百个我们都凑得齐。”

    原慕见状,便给千盛指出了盘子的位置,“就在那,你去吧!”

    “好嘞!谢谢原哥。”千盛兴冲冲的跑到墙角,捧起盘子就跑。

    王启那头正打算直播原慕做饭,结果刚架上摄像机,就被千盛一溜烟的拽走了。

    “艹!我不玩这个,英雄你快放开我!”上次玩完之后,柳丁神经比树桩子都粗,自然没有什么感觉。而徐有才有鬼媳妇坐镇,也完全不怕。只有王启最为娇弱,结结实实做了好几天噩梦。

    梦里全是碟仙掐着他的脖子摇晃骂他是渣男。

    因此,眼看着千盛也要拉他,立刻拒绝,抱着原慕厨房的门框根本不挪窝。

    刘申见状,也赶紧抱着菜盆假装在帮原慕摘菜,真的很忙。

    “哎!”千盛试图劝说他们,“做人要有冒险和牺牲精神,你们别看我家现在混得人模狗样的。当初我爷爷那辈在农村种地的时候,饥荒里他第一个鼓起勇气啃了树皮。”

    “谨慎于胆量同在。”

    “你就在这胡说八道吧!这和饥荒年代啃树皮是一个意思吗?那碟仙可是真的!”王启死也不松口。

    千盛大力出奇迹,强行拽走了王启,嘴里还念叨着安慰他,“放心,你是个福人,没问题的。”

    神他妈的福人!王启都快被气乐了,但还真挣脱不开,最后只能被千盛生拉硬拽到院子里去玩。

    还是那个小潭边,还是那个清朝光绪年代的红丝纹碟子。只是这次不同,柳丁和徐有才不在,原慕也忙着干活,他们一共就只有俩人。

    “不行,两人碟仙不会来的。”王启试图二次逃跑。

    千盛一把把他按住,顺手从小潭里捞出三条触手放在碟子上。

    “看!现在就够了。”千盛得意洋洋。

    王启却完全石化了,卧槽,碟仙还能有这种玩法吗?

    殊不知,那碟仙也石化了,甚至觉得自己受到了巨大的侮辱。

    mmp,老娘是特么陀螺吗?没事就被你们拉出来转一转,不要面子的啊!

    最后,等原慕喊着开饭的时候,果不其然,那盘子又碎了一地。

    王启赶紧摆手,“这次真不是我给弄坏的。”

    原慕,“那为什么?”

    王启叹气,“千盛非问碟仙沈睿有多少条腿。碟仙数不出来就气的爆炸了。”

    “好像数学不太好?没事儿,回头我让小木槿教教你。”原慕把菜放在桌上,同情的摸了摸盘子残缺的边缘。

    碟仙别扭的挪了挪,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

    好好地一个厉鬼,总这么欺负人家也不好。原慕想了想,决定以后给小院增加一个规矩,“以后消费不满一千,不许调丨戏碟仙。”

    碟仙看完之后,顿时更绝望了。

    因为会来原慕小院吃饭的只有两种人,不缺钱的和它打不过的。

    然而更加坑爹的,还是谢执回来以后。听说自家厨房里的盘子竟然连如此基本的数数都不会,谢执便觉得十分丢脸。

    第二天他就带着小学到大学所有的数学书回来,打算给碟仙讲课。

    自从徐有才那个找碟仙的直播火了以后,碟仙就成了原慕这里的特色之一。千盛好歹也算是原慕朋友了,万一以后来了个别的客人,问碟仙1+1等于几,到时候碟仙也回答不上来,岂不是显得他们一院子的魔物都没什么文化?

    这绝壁不能够!

    于是,谢执每天的工作,除了改造院子训练幼崽以及给闺女扎小辫以外,又多了一项教碟仙算数的工作。

    原慕看着碟子困难的在纸上列算式,也觉得挺不容易的。最终没扛过碟仙可怜巴巴的恳求,劝谢执道,“又不去考大学,何必呢!”

    谢执反驳,“怎么就不考了?等回头修炼出本体化形了不去念书要家里蹲一辈子吗?”

    原慕想想谢执这话说的没错,于是转头又拜托千盛在省城给碟仙多买了两套《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以及《教材全解》。

    并且还在厨房的角落里专门给它安置了一个书桌和一盏台灯,表示对它努力学习数学的支持。

    就连小木槿和两只胖啾日常没事的时候都过来盯着它时常给与鼓励【并不】。

    碟仙顿时更加绝望,无比怀念过去在老乡家里把他们吓得屁滚尿流的生活。

    时间转瞬入流水,日子一天一天过得飞快。转过年后,还真的有一件大事儿。

    秦怡终于敲定了最终的设计底稿,并且发了通稿正式开放定制。

    但是和她之前的不同,这次秦怡的礼服高定严格限制了数量,并且每一件定制等待的时间也更长,足足有三个月。

    秦怡表示,“这次,每一件礼服都是专属限定。即便是同样的匠人制作,也绝不可能做出一模一样的第二件。”

    “是真正的独一无二!”

    消息一开始发布的时候,圈子里不少人都觉得秦怡这个托大了。就算她是青年设计师里最出色的那一个,可这个口气也有些太过狂妄。

    可当模特硬照公布的时候,展开足足有六米的苏绣满绣裙摆,顿时将所有人的质疑都堵在了嘴里。

    太美了。

    清透可视物的薄纱上,丝线勾勒出的烟雨江南。就是单纯的水墨晕染,只用深深浅浅的墨色,便让那画活过来了一样。

    仿佛行走之间,就能将整个江南的小桥流水的韵致环绕身侧。

    “这是什么神仙裙子,太好看了吧!”

    “是仿汉服吗?之前总觉得走秀什么的出现汉服元素会怪怪的,对不起,真的是我孤陋寡闻了。”

    “看了看价格,是我无法拥有的小裙子。不过真的好美。”

    七十六个绣娘,几乎不眠不休一个月,耗费了上万丝线,就只为此一条。

    在模特硬照公布的当天,秦怡这条裙子也拍卖出了百万的天价。而那七十六个原本寂寂无名的绣娘,这一次,也终于走进了大众眼帘。

    可最令众人惊叹的是,她们拥有这样巧夺天工的技艺,再次之前,却一直埋没在人海里,从未被人发掘。

    真的是太暴殄天物。

    而秦怡也趁机表示,这笔钱,除了支付给绣娘的部分以外,剩余她将在苏省建立一所苏绣教育基地。

    “没有什么门槛,只要你喜欢,就可以报名学习。学费也不会太贵,不为盈利,只希望大家能够记住,咱们从祖辈手里传承下来的,不仅仅是姓氏和生命,还有这样精湛神奇的美好技艺。”

    秦怡发布会那天,原慕也领着三个小的在电视上看了。

    在听到秦怡的决定时,原慕对她也生出几分佩服。

    不愧是被人称为女神的女孩,聪明却不恃才傲物,取财有道却明白还之于民,的确有一颗玲珑剔透的心。想必当初那只绢狸也是看准了秦怡的品性,才会千里迢迢来到小院找上她。

    至于秦怡六月份的巴黎服装秀,依照这个势头,也必定会一炮而红。

    看完了发布会,原慕关上手机站起身。

    他最近也该忙碌起来了。刘申那头的小楼已经盖完,原慕就是再拖沓也应该开业了。

    并且,原慕还打算趁机招几个员工。现在他也有地方安置,不怕魔物们和人类产生冲突。

    这么想着,原慕打开长久没有登录的app,打算按着顺序安排几桌明天来吃饭的客人。

    原本他觉得自己这么久没开门,肯定没什么人在等。然而万万没想到,刚一打开,app就被蜂拥而来的消息给炸得卡住了。

    原慕看着满屏的消息,艰难的从里面找出一个中心思想,就是小老板你再不开门我们就要上山抄你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