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嫁给男主聋哑哥哥[穿书] > 我好爱你啊
    当然了,不是那种真的从耳朵里听到,而是通过媒介,用一种独特的声调,直接反馈给他,比看口型更快。

    方安虞瞪大了眼睛,君月月说完了之后,就一直对他笑,还伸手拨他头顶上的叶子,方安虞故意又吸引君月月说话,拿过手机打字问——这样的异能,是不是没有战斗力,我是不是还不能保护自己,保护你?

    君月月看完之后,拿着手机语音输入,“你不是战斗系的那一种,但是你很厉害,你能够在特殊的时候,保护我们所有人。”

    方安虞眼睫飞速地闪动,连呼吸都错乱了起来,他真的听到了,虽然他知道脑内发出的声音,肯定不是君月月说出来的,可是他真的不用去看手机,就能够听到别人说话了。

    历离在旁边问,“那我们什么时候才会变异?”

    这句话方安虞也听到了,他的激动情绪难以形容,但也仅仅表现为抓着君月月的手用力了一些,并没有急着说什么,只是全神贯注地听着众人说话交谈,甚至是车子行驶起来的声音。

    方安虞已经记不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听不到说不出的,他妈妈说他小时候出过一次意外,可是他一丁点也不记得。

    这还是这么多年以来,他第一次以这种特殊的形式听到了这个世界,他紧紧抓着君月月的手,头上接二连三地冒出了几片树叶,都隐匿在头发里面,帮着他收集这个世界的声音,再反馈给他。

    “时间不太确定,”君月月想到上一次自己变异,是因为“亲人”的背叛,说,“有时候也许要一次刺激才能激发出来。”

    众人短暂地讨论了一下,话题又回到了方安虞的身上,历离说,“你说他的异能不光能安抚升级时候的异能者,还能种东西,那正好度假村那一片本来给游客玩的地交给他打理。”

    君月月本来也是这么打算的,她不想让方安虞参与任何有危险的事情。

    欣然答应,“对,他照顾花花草草就很有一套的,末世之后,天气极端变化,吃到蔬果会很难,有安虞的这个异能,我们就能吃到新鲜的水果蔬菜了。”

    众人又随意说了几句关于激发异能的猜想,车子又行驶了两个小时,他们在空旷无人的高速公路上,把车子靠边停下,短暂地休整和吃东西。

    他们搜集的东西足够,在这种心里发慌的时候,用食物填饱肚子,是一件能够安抚自己的事情,所以众人都吃得不少。

    尤其是方安虞,君月月知道变异之后所需要的食物会成倍增长,她边自己慢慢地啃一袋面包,边一直在给方安虞开各种吃的。

    方安虞吃得并不狼吞虎咽,但速度也不算慢,他头上的几片叶子,隐藏在头发里面,并不在外支着,不伸手拨的话,很难发现。

    君月月看着他就想笑,时不时就掐掐他的脸,捏捏他的耳朵什么的,平时自己面对方安虞的时候也会自言自语,但是从前方安虞听不到,现在全都被他头顶上的小叶子反馈给他了。

    “哎呦这小样……”

    “像个小猪似的,吃得……”

    “真好看啊……”

    方安虞吃着吃着,耳根就红了,不过君月月没太注意,只满心满眼都看着方安虞低头在吃东西,稀罕得不得了。

    吃过东西,短暂地休整过后,众人再度上路,他们本意是一口气开到平川去,但是走到半途的时候,跟在他们车子后面的那辆车车胎坏了一个。

    倒是有备用的,但是换下来再装上,也需要耗费不少时间,刚好也已经傍晚,他们索性将车子停在路边上,顺便吃东西。

    夕阳如火,烧过了半边天,君月月靠在方安虞的肩膀上继续啃面包,和方安虞一起面对着夕阳,眯着眼睛晒着,她平时不太喜欢的东西,这一会她吃着还不错,毕竟这东西,以后再想要吃,就只能靠自己动手了。

    而且这样和方安虞在一起,君月月最开始因为末世到来的那些慌乱,已经完全地平复下去了,他们看起来像是在逃难,但是君月月觉得,他们简直像是在度蜜月。

    只不过这蜜月格外的惊险刺激,必定让他们终身难忘。

    面包剩下最后一口的时候,方安虞的唇落在了君月月的额头上,君月月仰起脸看他,漫天的夕阳把他映得像个温暖的小太阳,君月月心里柔软成一片暖红色的棉花糖,只要轻轻地舔一下,就会融化在方安虞的怀里。

    只不过这样美好的气氛,很快被一阵尖锐的刹车声给刺破,车子就停在他们的身边,是一辆小轿车,坐在路边上吃东西的一众人,都有些警惕地站了起来,车门打开,里面下来了三个人,和君月月他们一打照面,双方都愣住了。

    君月月震惊地看着满身血污神情狼狈的午振飞,就在一天前,他在酒店门口和他们分开的时候,还是人模人样的,这下一天的功夫,怎么就成了这样。

    站在他身后的不是别人,正是先前的那个姓张的军官,他下车的时候就只有一只腿在蹦,腿上绑着绷带,血已经顺着绷带流出来了,那个叫娇娇的小姑娘正勉力架着他,不让他倒下。

    三个人的狼狈不堪,和一众手里还拿着吃喝的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君月月还没开口,午振飞就突然朝着她跑过来,似乎想要伸手抱她,但是又碍于自己一身的血污,停在了君月月面前的位置,只是眼泪噼里啪啦地掉下来,声音嘶哑哽咽地说,“悦悦……我们遭遇了好多集结在一起的丧尸攻击,那些人……那些人都死了,明珍也……”

    君月月眉头一跳,末世初期,丧尸是不可能形成尸潮的,难道……难道这才仅仅过去一天的时间,就已经出现了二阶丧尸?

    “快走咱们必须快走!他们就在后面,一直在追着我们的车,有几只速度特别快……”

    午振飞显然被吓坏了,说话颠三倒四,但是很快,由不得君月月和众人过多的反应,一声尖锐的丧尸嚎叫,划破了这夕阳温暖的假象。

    只能听到声音,远处的路上还看不到影子,但是君月月相信午振飞,看着他和唯一幸存的那两个人狼狈的样子,就知道这情况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君月月立刻让历离命令大家全部上车,午振飞和另外那两个幸存的,都被弄上了后面已经修好了轮胎的车,众人迅速驶离,大货车快速在平坦的路面飞驰。

    一开始,他们还能时不时地听到丧尸嚎叫,君月月一丁点也不怀疑丧尸群可以千里奔袭,他们根本没有知觉,就算跑断了腿,如果真的有二阶丧尸指挥,就算爬,也会爬个不停的。

    不过大货车的速度到底是更快些,很快他们就再也听不到丧尸的声音了,货车一路行驶,后面谁开车不知道,但是前面开车的是方安宴,他一直沉默无声地开,大概是真的撑不住了,才侧头叫醒了在旁边补觉的姬菲,“我有点难受,看不清路,你……”

    姬菲本来就是擅长随时随地浅眠,又能警戒,又保存体力。

    这会天都已经黑下来了,方安宴一开口她就马上睁眼扭头看向他,眼里一丁点女孩子睡不醒的迷蒙和娇嗔都没有,凌厉的眼神随时都能冲出去捅一个来回的丧尸。

    反倒是方安宴被吓了一跳,烧得有些发昏的脑子都清醒了一些,有些哭笑不得地说,“你睡好了啊?”

    姬菲沉默地伸手摸他头,然后转头对上同样被吵醒的君月月视线,“他发烧了,是不是要变异了?”

    君月月立刻精神了,“应该是。”

    车子靠边上停下了,方安宴下车准备和姬菲交换位置,君月月也跟着下来,她一动,方安虞也醒了,扯着她的袖子迷迷糊糊地跟下来。

    “你……”君月月见他揉眼睛,拿出手机语音输入,“你下来干什么?尿尿?”

    方安虞没看就点头,君月月着急和方安宴换位置,没注意到他没看就点了头,指着车尾不远处路边的一棵树,方安虞就乖乖地朝着那棵树去了。

    君月月露出点笑意,快步走到了车面前,对扶着方安宴的姬菲说,“你们上车后面吧,刚才查了下,没多远了,我来开。”

    历离也听到声音,放下君愉悄默默地下来,要接替司机的位置,不过和君月月对视,君月月说,“还有不远进平川,你看了吗是盘山路。”

    历离顿时咽了口口水,他有一次飙车,就是从盘山路上翻下去的,但是他还准备硬着头皮上的时候,去尿尿的方安虞回来了,主动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乖巧地在里面等着君月月。

    最后是君月月开车,好在上辈子这种车她也碰过,上手没一会就熟悉了,不过开了一段路,方安虞摸出手机,突然打出一段话给她看的时候,君月月侧头看了一眼,心里猛的一跳。

    手机上显示着——树林里有东西,我刚才看到了。

    方安虞才把手机放下,突然间从侧面窜出了一个黑影子,直接奔着挡风玻璃上面扑上来。

    几乎是隔着挡风玻璃,和君月月正正好好地脸对脸,是一只眼睛猩红的猴子!

    与此同时,数不清的猴子从树丛里面窜出来,朝着正在行驶中的两辆大货车跳上来,车里的几个人都坐直,只有方安宴已经昏死过去了,正紧皱着眉头,枕在姬菲的膝盖上。

    末世来临之前,家养的动物会批量死去,但是野生动物却恰恰相反,这一带是保护森林,里面确实是群居着猴子,但是平时最调皮的,也不过就是跳到路上,和过路的要点东西吃,并不会很过分,经常被网友拍了图片挂到网上,夸又乖巧又可爱,不像旅游的时候去某国街上的猴子,只会偷东西抢东西,甚至挠人。

    但是当这些可爱的小东西从正常的猴子变成了丧尸猴,可爱这个词就完全地和他们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了。

    咚咚咚,不停地有猴子跳到车上,君月月被前面陆陆续续快要趴满挡风玻璃的猴子弄得不得不停下了车,后面车也先她们一步,停在了不远处,猴子们寻着味道,闻到了苫布下面盖着的生人气息,都开始疯狂地撕扯苫布,还有对着挡风玻璃和车门砸的。

    尖锐的嚎叫声此起彼伏,很快后面响起了枪声,接着尖叫声更大了,甚至有人从车厢里跳出来朝着路上跑,很快被猴子们扑到了。

    车里面的人对视一眼,后面都是他们未来基地的伙伴,不能不管,况且三两个猴子轮番地用头撞挡风玻璃,碎裂只是早晚的事情,大货车装着货物,不能像小轿车那样狂甩,甩不掉这些发疯的猴子,只能把他们全都宰了,才能继续行进。

    但是这东西比丧尸还麻烦,他们比丧尸灵活得多了,众人开始快速地武装自己,尽可能的保证衣物完全地覆盖皮肤,防止被抓伤变异。

    后面又传来了枪响,接着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尖叫。方安宴昏睡着,战斗力就只剩历离,姬菲和君月月。

    三个人快速武装好,君月月交代方安虞好好在车里待着,接着和姬菲历离一起跳下了车,姬菲和历离去后面的那辆装载着人的车去援助,君月月则是转身拉住了车窗上趴着的一个还在撞玻璃的猴子后腿,直接将它拉倒地上,一刀扎进了脑壳。

    另外两个猴子闻到了君月月身上的气味,都放弃了撞玻璃朝着她扑了过来。

    君月月全身上下都包裹着,只露着一双眼睛,丝毫不慌,抬手就直接将匕首照着一个大张着嘴朝她扑过来的猴子嘴里捅进去。

    但是猴子有两只,君月月另一只手抬起来,戒备着另外一只猴子,但不知道什么原因,那只猴子在接近她之前突然间顿住了,像是在发起呆来,她把这只猴子捅死扔在地上,另外那只猴子猩红的眼睛还在盯着不远处看,一动不动地蹲坐在车盖上。

    君月月不错过这种机会,脚踩车的保险杠灵活地翻身上去,一刀就把这个发呆的猴子给解决了。

    车子里面方安宴躺在车座上翻滚,似乎是很痛苦,君愉有些惊恐地看着外面,用手拽着方安宴的肩膀处的衣服,防止他滚掉在车座底下,方安虞背对着他们,闭着眼睛感觉着周围丧尸猴子的数量,并试图控制他们。

    方安虞脸色苍白,额角的汗水顺着他的侧脸流下来,猴子们的动作稍微迟缓了一些,这给君月月他们争取了很短暂的时间,但是这短暂的时间已经足够他们疯狂地反击。

    后车厢里大部分人都还缩在里面,但是也有另外一部分人拿着家伙已经冲了出来,男人女人都有混在其中,站在被撕扯开的苫布旁边,挥舞着武器和猴子搏斗,保护里面的人。

    但是车子后面的地上躺着两个人,被猴子撕扯得面目全非,可是姬菲还是眼尖地借着车尾灯发现这两个人并不是死于猴子的撕咬,而是死于子弹。

    车上的人陆陆续续又跳下来的,和君月月他们背靠着背形成了一个一致对外的战斗组合,切瓜砍菜一样,把动作开始变得迟缓的猴子们,很快消灭了一大半。

    但是很快他们就发现猴子们动作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加快了,车上站着的有人被猴子给挠到,接着又是一声枪响,那个还在为保护后面的人搏斗的人,背后中枪从车上摔了下去。

    正在战斗的众人眼睛差不多和猴子一样血红地转过头看去,本来站在苫布的边上和猴子搏命的几个人,愣了一下之后都尖叫着扔了武器,缩回了苫布里面。

    他妈的,受了伤无论是不是变异都会被同伴打死,他们为什么要豁出命来去拼!

    君月月已经猜到了里面动手脚的人是谁,但是现在他们应接不暇,真的没有功夫去找他算账。

    苫布的缺口处没有人堵着,很快有猴子钻了进去,混乱的枪声响起,里面尖叫变得有些不似人声,女人和小孩子的哭声连成一片,君月月气得几乎要呕出血来,但他们手上不停,还在和猴子搏斗。

    众人个个杀得双手发麻,背对着他们战斗的普通人,被猴子挠到了之后,绝望地怒吼了一声,离开了他们身后,开始疯狂地不管不顾地拿着斧子追着猴子砍,尖叫声和嚎叫声交织在一处,血色和车尾灯红成一体,漆黑的天幕当中,有细碎的闪电时不时地滑过,这一角的情景,像人间和地狱的交汇。

    幸好很快,这些猴子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动作又迟缓起来,仰着头开始朝着天幕上细碎的闪电看去,君月月他们愣了一下之后开始疯狂反杀,车上的尖叫声也渐渐停息,枪声停止,众人听到外面的厮杀声逐渐减少,顺着车厢开始往下跳。

    一地的猴子尸体,公路上几乎血流成河,一直在外头厮杀的几个人手臂酸痛,浑身上下几乎被血给染透了。

    车上的人全都下来,猴子被众人杀得差不多,剩下的嚎叫着逃跑了。

    不应该逃跑的,变成了丧尸猴子之后,他们的团队意识君月月可以认为是它们刻在基因里面的,因为它们生前一直都在做着这种事。

    就像人类即便是变成了丧尸,也知道用双腿行走而不是在地上爬一样。

    但逃跑不一样,逃跑是有主观意识的,它们必须感觉到害怕才会逃跑,可变为丧尸的猴子怎么会知道害怕?!

    但是现在顾不了那么多,君月月感觉自己整个胸腔都烧起来了,被丧尸猴子伤到之后,注定会变异,但是他们不应该死在自己同伴的手里。

    众人纷纷从车上跳下来,惊魂未定地聚集在一块,彼此间才培养出来的一点信任,这一会已经烟消云散了,他们的眼中都是对彼此的戒备和惊恐。

    最后从车上下来的,是手里面拿着枪,被一个小姑娘扶着的那个姓张的军官。

    姬菲正要动,君月月径直走了过去,午振飞正从车上朝下跳的时候,男人的尖叫声就突兀地响起来把他吓得直接摔在地上。

    男人因为对于君月月没有防备,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把君月月这种小丫头看入眼,知道她和午振飞认识,以为她是过来扶午振飞的。

    但没想到君月月直接对着他出手,又快又狠,用刚才撬开无数当时猴子脑壳的刀,直接把他的手腕削掉了一半。

    枪掉在地上,他捂着手血流如注,瞠目欲裂地看向君月月。

    旁边那个叫娇娇的小姑娘,吓得直接跌坐在地上,君月月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直接扯着男人的头发,几乎是拖拽着他,把他拽到了缩在一块的众人面前。

    这种力气已经超乎了寻常人,如此轻松地拉着一个成年男人在地上拖行,是君月月上一世变异的时候才能够做到的事。

    但是她现在脑子被怒火填满了,根本没有办法把今天晚上一切不符合逻辑的事情联想到一块,她把男人甩到地上,用刀指着他,又指了指不远处地上躺着的三具人类尸体,问他,“那些人都是你打死的对不对?车厢里还有对不对?!”

    这男人很显然没有被这样对待过,额角的青筋都绷起来,捂着自己的手,嘶吼道,“你他妈疯了吗?!他们都被挠了咬了!这些猴子已经跟丧尸一样,那些人就算我不杀也会变成丧尸的!”

    “没错。”君月月点头,“但是被丧尸咬了或者是抓伤的变异时间,是两个小时之内,被猴子抓伤会不会变成丧尸,谁都不知道!他们还在为同伴战斗的时候,你却在背后放冷枪!”

    “你该死!”君月月说完这句话,连一个辩驳的机会都没有留给男人,直接一刀抹了他的脖子。

    血喷出老远,他在地上抽搐,君月月看向众人,刀还滴着血,语气却和这几天一样的温和,“我不允许这样的害群之马出现在我们的团队里面,被丧尸咬到确实是会变异的,但是在最开始变异的时候,皮肤血管突出,眼睛变成灰白色,肢体抽搐等等,有一个过程,都会有征兆,那个时候谁都可以为了大家的命为了自己的命下手去杀了他。”

    君月月说,“但是像刚才那种事情绝对不能再发生,否则就和他一样的下场。”

    众人都不吭声,神色各异地看着君月月,君月月手抖得厉害,转头看下那个一直和那个军官混在一起的娇娇,娇娇在地上爬了起来,她身后只有一个午振飞,她朝午振飞的身后躲,“你救救我你救救我……”

    地上的那个男人还没有完全死透,还在一抽一抽的,君月月提着刀走过来,娇娇直接吓得失禁了。

    午振飞颤巍巍地叫了一声,“悦悦。”

    君月月只是看了他一眼,就用刀指着娇娇,问他,“刚才他杀人的时候,你有没有参与?”

    “没有没有……”娇娇哭得不似人声,“我没有!”

    君月月又问午振飞,“你们遭遇了丧尸潮,连明珍都死了,”君月月指着娇娇,“她是怎么活下来的?有没有拉着别人替她挡?!”

    午振飞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咄咄逼人,简直像是索命修罗一样的君悦,他嘴唇颤抖,飞快地摇头,“没有……悦悦,你别这样,她活下来只是因为,因为我叔叔……”

    似乎是难以启齿,君月月猜到了,这样一个小姑娘能在丧尸潮里面活下来,靠的能是什么呢,只能是那个姓张的维护她。

    君月月特别想一刀杀了她,和那个还没死透的人凑成一对儿,她心里面窝着火,还因为先前这个娇娇推了方安虞的事情在记仇。

    君月月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有一点不对,这种只有在上一世异能晋级的时候才会有的狂躁,嗜杀,想把一切看不顺眼的东西都砍了都砸了……

    但是这个娇娇虽然让人恶心,却并不适合现在去杀掉,所有人都被刚才的丧尸猴群的突然袭击给吓到了,她可以杀了那个在背后放冷枪的混蛋,却不能杀了这一个看着娇娇柔柔的小姑娘,否则她会给所有人留下一个杀人狂的印象。

    君月月浑身都有一些发抖,她把脸上和头上蒙着的东西扯掉了,她一动手里的刀也跟着动,午振飞下意识地后退,因为被抱着腿,所以他一后退,也跌坐在地上。

    没有人上前,没人来靠近君月月,也没有人阻止她,有些人是不敢,有些人是恨不得君月月把娇娇也一起杀了。

    不过君月月正准备回头到路边去冷静一下的时候,突然间从身后被人给抱住了。

    这个时候空气里面的血腥味掩盖了一切的味道,但是君月月就是闻到了,抱着她的人身上散发着一种像大树和青草一样的清新味道,是从方安虞变异之后,身上就一直有的味道。

    君月月手一抖,刀就掉在了地上。

    方安虞把她抱着,拖到了路边去,君月月不敢回头看他,她现在那种不太正常的状态已经完全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疯狂的焦躁害怕,方安虞是什么时候从车上下来的?!

    他怎么这么不听话……他到底看没看到自己杀人……

    和杀丧尸并不一样,刚才君月月杀的是人,她不想要方安虞看到她杀人,她怕方安虞会害怕她。

    方安虞抱着她站在路边,从身后紧紧地拥着她,鼻息就在她的侧颈徘徊,温温热热的也不嫌弃她浑身的血腥,明显是在安抚她。

    然后众人开始整理尸体,把车里面丧尸的血污染过的东西都拿出来,受伤的人处理了一下,有个别被猴子抓伤的,因为君月月先前杀了那个男人的原因,也敢站出来主动说了,主动隔离在不远处,有专门的人看着。

    这里并不适合长待,但是刚刚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战斗,他们确实需要稍稍地修整一下。

    姬菲在战斗结束的时候就回到车里去看方安宴了,历离和君愉交代了一声,就开始指挥着众人整理车厢。

    君月月的情绪渐渐地被方安虞安抚下来,终于敢转过头看他,车灯亮着,周围能够看清东西,但是光线并不太明亮,君月月有些躲闪地看了方安虞一眼,在他眼中看到熟悉的温柔,这才慢慢放松下来,仰着脸和他对视。

    她脸上还有血迹,方安虞伸手给她擦下去,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君月月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想哭,方安虞真的是太好了……他肯定看到刚才自己杀人了,要不然他不会这么安慰她。

    她忍不住哭唧唧地说道,“你真好……”

    方安虞头发里的叶子抖了抖,他听到了,但是他装着没听到,满脸疑惑地看着君月月。

    君月月眼泪掉下来,撅着嘴小声嘟囔,“我好爱你啊……”

    方安虞心怦怦怦地跳起来,这种能够听到自己的爱人向自己表白的话,对他来说真的是太难以形容了。

    虽然传到他脑子里的声音并不是君月月的,但是方安虞甚至能够听出她的音调,一定是含着鼻音的软软调子,带着对他撒娇的意味。

    自己喜欢的人对自己表白,无论何时何地,这都是一件让人十分心动不已的事情。

    方安虞捧着君月月的头,低头轻轻地吻在她的嘴唇上,温柔地辗转,给她最真切的回应。

    君月月睁着眼睛,方安虞的嘴唇压下来,她的眼睛眨了眨,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太对。

    但是很快她就想不出哪里不对了,方安虞勒得她呼吸不畅,舌尖简直像是在她的舌尖上跳舞,她只能全神贯注地接着他,不让他踩空。

    不过中途的时候方安虞感觉到了什么,突然间猛地睁开眼睛,他的动作没有停,君月月还在沉溺地闭着眼睛,但是方安虞双眼看向林子的深处,那里面窸窸窣窣的,有三四只猴子纠集在一块,又企图过来攻击人。

    方安虞在这一瞬间,双眼渐渐转变为浅淡的灰色,目光如箭一般越过冰凉的黑夜,直直地朝着那几只跃跃欲试的猴子看过去。

    很快,那些猴子们就呜呜地叫着跑掉了,像是看到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一样,迅速消失在林子的深处。

    一吻结束,君月月身上血腥凝固狼狈不堪,但她眯着眼睛,感觉自己所有的情绪全都被安抚,方安虞的怀里温暖得让人舍不得离开,但是两个人黏黏糊糊总是也得有头的,很快历离站在两人的不远处,清了清嗓子,说道,“差不多行了啊,东西整理好了人也都整理好了,有两个被猴子抓伤的已经捆了起来,放在车里的角落伤不到人。”

    历离说,“这里不是适合久待的地方,谁知道一会儿还会窜出什么东西来,咱们赶快走吧。”

    君月月应了一声,拉着方安虞正要解释,方安虞却率先拉着她的手,朝着车边走过去。

    君月月又出现了那种不对劲的感觉,但是具体哪里不对劲……她一时半会儿又想不清楚,很快上了车,她是负责开车的,又不能一心两用,就只好专心致志地开车,暂时不去想哪里不对。

    车子行驶了一段路,开始上了盘山道,君月月专心致志地盯着前面的路况,方安虞就坐在她的旁边,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闭目休息,也和君月月一样紧紧盯着前面的路。

    君月月知道,方安虞这是在陪她,但现在是晚上了,君月月更想让他休息,他刚才肯定吓到了……

    她总是觉得方安虞的性子,他的模样,就让人想要把他放在温室里头,让他无忧无虑地生长。

    但是很多时候,她的暴躁,她的负面情绪,甚至于她的恐惧,都是方安虞帮助安抚,君月月就觉得很神奇,他好像温温柔柔的,连被打了都不懂得还手,但他又好像比所有人都坚强,不管在什么境遇当中,都随遇而安,不需要刻意地去表现,就能给人最安心的力量。

    哪怕就这样坐在她的身边,给君月月的感觉,倒是像烤着电暖气一样的温暖。

    车子慢慢地在山路上行驶,这段盘山路很快便在黑夜之中被众人甩在了身后,他们进了平川市。

    距离度假村的吊桥入口,还有不到半个小时,君月月把历离叫醒,让他联系自己的朋友胖子。

    历离迷迷糊糊地拨通电话,开了免提,和他们约定好了,让他们准备好接车和这些人。

    胖子在那边答应得很快,“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就在吊桥入口处。”

    历离挂掉了电话,又把君愉朝他的怀里搂了搂,姬菲被声音给吵醒了,摸了摸方安宴的额头,把兜里揣着的液体退烧药,又拧开瓶子给他喝了一点。

    进了平川市,车辆行驶的声音吸引了游荡的丧尸,但是他们的车子比较大,比较高。

    丧尸一时半会儿的也只能挂在车上,或者是嚎叫,还并没有进化到二阶的丧尸,没有丧尸能够指挥同伴朝上爬。

    所以他们警惕了一段路就放松了一些,在车尾的人时不时地用钝器把丧尸的手打掉就好。

    很快他们穿过了市中心,来到了度假村入口的地方,但是就在众人都要松口气的时候,君月月将车子拐了个弯准备上吊桥的时候,却猛地踩住了刹车。

    车灯照着前面上吊桥石台的方向,那里本该放好的桥,现在就只有并排的钢筋,根本没有桥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