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千万种心动 > 第二十五种
    颜秋枳到家后,头好像更痛了。

    她拖着沉重的步伐,衣服也没换的往沙发上躺,伸手摸了摸额头。

    思忖了几秒,拿起手机想给陈陆南发消息。

    但打了几个字后,又放下了。

    她口渴,想要去喝水,可又懒洋洋的,连抬起手的力气都没有。

    大约是太久没有发烧感冒了,这一下有种气势汹汹的感觉,直接把她给击倒。

    半梦半醒间,颜秋枳的眼前浮现了很多人,有妈妈,还有小时候的邻居,还有以前家里养着的小猫,还有很多很多熟悉的不熟悉的人……到最后,竟然还有陈陆南。

    颜秋枳皱了皱眉,不能理解自己为什么又梦到陈陆南了。

    明明这人之间都不出现在自己梦里的,最近怎么来的这么频繁,烦人。

    颜秋枳伸出手,下意识想把梦里的这人给挥开,她不要陈陆南,她要妈妈。

    ……

    陈陆南低头,听着她在耳畔的低喃,眉心紧锁。

    他稍稍一顿,刚想要把人抱起来,颜秋枳却再次伸手,直接把他整个人都给抱住了,还往怀里蹭了蹭。

    屋内的灯光从明亮的白织灯调换成了昏暗的暖色调,是最适合入眠的那种,让人的神色隐蔽于夜色之下。

    他顺势到旁边坐下,并没有拉开颜秋枳的手。

    陈陆南伸手,摸了下她额头。

    在发烫。

    他也没改变自己姿势,直接给人打了个电话过去。

    “在哪。”

    傅言致嗓音清冽,即便是夜晚,也一如既往的清醒。

    “怎么。”

    “颜颜发烧了。”

    陈陆南道:“你过来看看。”

    闻言,傅言致冷淡道:“发烧了你应该送她去急诊。”

    陈陆南这边气压低了些许,不耐烦说:“快点。”

    他一笑,“多少度?”

    “很烫。”

    傅言致顿了下:“先量体温,我现在过来。”

    “嗯。”

    傅言致到的时候,颜秋枳已经烧到快要39度了,他看了眼,低声问:“怎么回事?”

    陈陆南:“录综艺落水了。”

    “就这几天?”

    “嗯。”

    傅言致皱了下眉:“你没去?”

    陈陆南没吭声。

    他也不多说,把自己从楼下买的药递给他:“先给她吃下,今晚看看情况。”

    “嗯。”

    “有事给我打电话。”

    陈陆南看他:“你不是单身?”

    ……?

    傅言致觉得大概是深夜了,他脑子竟然有瞬间没转过来。

    几秒后,他指了指道:“你意思是让我睡客房,等颜颜没事了才准我这个外科医生离开?”

    陈陆南没说话,但意思很明显。

    他是这样打算的。

    傅言致难得看他这样,沉默了几秒道:“勉为其难帮你这个忙。”

    “谢了。”

    傅言致“嗯”了声,往一楼客房走:“有什么事直接喊我。”

    “知道。”

    等傅言致进了客房后,陈陆南弯腰把人给抱上楼。

    放床上后,他才起身下楼接水,顺便把药也拿了上来,但颜秋枳吃药不怎么配合,她怕苦,更何况是在生病,还有点任性。

    陈陆南扶着她起来吃药,颜秋枳的唇碰到他掌心好几次,就是不把退烧药给吃下去。

    “颜颜。”

    陈陆南声音低沉,“把药吃了。”

    “不要。”

    颜秋枳这会也清醒了些许,挪开脸道:“不想吃药。”

    她跟陈陆南撒娇:“我睡一觉就好了,我不吃药。”

    陈陆南心念一动,有句话到了嘴边,又压了回去。

    “吃了才会好。”他低声哄着。

    “好苦。”

    颜秋枳瘪嘴,和小孩子无异:“我不要。”

    陈陆南从没想过生病的颜秋枳会这样,他耐着性子,低声说:“不会苦,吃了有甜的东西。”

    “什么甜的?”

    陈陆南哑口,低头亲了亲她唇角,刚要说话,颜秋枳便问:“是蛋糕吗?”

    “嗯。”

    陈陆南道:“吃了有蛋糕。”

    “好。”

    颜秋枳张嘴,把药给吞了下去,眉头全都皱了起来。

    陈陆南给她灌了点水,她才舒服了点,但傅言致丢给他的除了退烧药之外,还有一个感冒冲剂。

    “把这个喝了。”

    颜秋枳半睁开眼看着黑乎乎的东西,想也不想拒绝:“不喝。”

    说着,她慢慢往下缩,整个人要躲被子里去。

    陈陆南耐心告急,扣着她的后脑勺把药给她灌了下去。

    颜秋枳咳了两声,刚想要骂人,嘴里被塞了一颗糖。她眼皮一动,还没来得及反应,陈陆南又低头亲了下她。

    有那么几分钟,颜秋枳有点分不出这是梦还是现实了。

    她那点小脾气瞬间被压了下去,下意识往陈陆南怀里钻了过去。

    ……

    翌日,颜秋枳醒来时候头已经没那么痛了。

    她翻了个身,刚想要动,便发现自己整个人都蜷缩在了陈陆南怀里。

    她怔忪几秒,小心翼翼把自己的脚和手从陈陆南身上挪开,拉着被子往里缩了缩。

    昨晚的记忆钻入脑海,颜秋枳记得并不是很清楚。

    但她隐约有感觉到昨夜好像一直都有一个温暖的怀抱,把她圈的严严实实的,偶尔半梦半醒时候,还有一双手贴着自己额头。她总觉得那是温柔的陈陆南,但想了想,颜秋枳又觉得应该是自己的错觉。

    陈陆南怎么可能那么温柔。

    她纠结了几秒,刚想要掀开被子起来,旁边人先动了。

    颜秋枳身子一僵,转头看他:“你醒了?”

    陈陆南看她眼:“嗯。”

    颜秋枳感受着他早起的冷漠,深深认为自己没错――昨夜温柔的肯定不是陈陆南,应该是医生或者是被人附身了。

    她正想着,耳畔传来一句:“感觉怎么样?”

    颜秋枳一愣,连忙说:“挺好的,头好像没那么痛了。”

    陈陆南点头,进了浴室。

    两人洗漱后下楼,颜秋枳还看到桌面上放着不少的药。

    她瞥了眼就把目光给挪开了,往厨房看:“阿姨今天又请假了吗?”

    “没有。”

    颜秋枳刚想问,陈陆南便往厨房去了。

    她跟过去看了眼,锅里煮了粥。

    颜秋枳眨了眨眼,看着陈陆南拿着碗盛粥。

    两碗小米粥上桌。

    她张望了下,看着桌面上清清淡淡的两碗粥:“我们今天就喝粥?”

    陈陆南掀起眼皮看她:“你不能吃其他的。”

    “……”

    颜秋枳噎住,她刚想反驳,陈陆南便说:“傅言致说的。”

    瞬间,颜秋枳到嘴边的话给压了回去。

    “他过来的?”

    “嗯。”

    颜秋枳是有一点点印象的,但记忆力并不深。

    她回忆了一下,没忍住问:“你怎么不喊家庭医生过来?”

    “太麻烦。”

    颜秋枳听着,没忍住踹他一脚:“所以你就让傅言致这个外科医生来给我开感冒发烧的药?”

    陈陆南没否认。

    “傅言致现在住哪里啊。”

    颜秋枳喝着自己嫌弃的小米粥问了声。

    陈陆南说了个地方。

    颜秋枳扬扬眉:“还挺近的,是不是就在我们隔壁的隔壁那个小区?”

    “嗯。”

    颜秋枳“哦”了声,没往深处想。

    这一片都算是豪华小区,无论是别墅群还是高层,都挺高档的,傅言致看着也像是有钱的主,住那里也正常。

    喝了小米粥后,颜秋枳懒洋洋的爬回沙发上休息,半躺着开始看电视。

    她今天没工作,只有明天晚上有一个颁奖典礼。

    颜秋枳半躺在沙发上和沈慕晴哭诉。

    颜秋枳:【发烧了。】

    沈慕晴:【让你老公亲亲就好,找我没用。】

    颜秋枳:【……】

    沈慕晴:【哈哈哈哈哈哈我还不知道你吗,找我干什么,想要我给你送啥?】

    颜秋枳:【我早上就喝了一碗小米粥,陈陆南太抠门了,小笼包都不给我准备。】

    沈慕晴:【嗯!没错,然后呢。】

    颜秋枳:【我现在躺在沙发上,眼前全是蛋糕奶茶火锅和烤肉,还有我们上次去吃的那个小龙虾……】

    ……

    沈慕晴都要服了这个人。

    她瞅着颜秋枳的信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但很无奈,沈慕晴这会不在A城,她在剧组拍戏。

    思忖了会,沈慕晴继续给她发消息:【我在剧组拍戏,你来探班我带你去吃?】

    颜秋枳:【太远了,我去了就不想回来。】

    沈慕晴:【……你够了,我让人给你送?】

    颜秋枳:【可以,找个能送到我家的人,这样陈陆南才不会把人赶出去。】

    沈慕晴:【你怎么不自己找人送。】

    颜秋枳:【……陈陆南会骂我。】

    沈慕晴要是相信她这个鬼话,她就不姓沈了。

    话虽如此,为了颜秋枳的嘴馋,沈慕晴还是很给力的给姜臣打了个电话,安排妥当后给她回了消息。

    瞬间,颜秋枳开心了。她拿过一侧的遥控器打开电视,随便找综艺看着。

    陈陆南从楼上下来,看到的便是颜秋枳半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画面。

    他瞥了眼不远处的电视机,是一个选秀节目,一晃眼的功夫,出现了大概五六个男生。

    颜秋枳看的很是开心,她半躺着笑,眼睛弯弯。

    大概是发烧还没好彻底的缘故,脸色还有点白,精神不济。

    加上她本身就是冷白肤色,整个人看着病怏怏的,跟病美人一样。

    “你吃药了?”

    颜秋枳一愣,转头看他:“……没有。”

    陈陆南皱眉。

    颜秋枳看向他,“你帮我拿一下可以吗。”

    “不可以。”

    陈陆南毫不留情拒绝。

    颜秋枳哽住,也不生气:“哦,那等我看完这一小段再去。”

    她正在看小鲜肉呢,谁也别想把她的目光转开。

    看着看着,颜秋枳问:“对了,这个小帅哥是你们公司的。”

    她看向陈陆南:“你能不能帮我要个签名照?”

    她还挺看好这小鲜肉的,长得帅,会唱歌又会跳舞,虽然话少,但绝对能成为新一代男神。

    陈陆南转头,把目光放在电视上出现的那张大脸上,沉默了几秒:“不能。”

    “……”

    “为什么?”颜秋枳不明所以。

    她瞅着陈陆南,有点不开心道:“你也太小气了吧,我好歹也是你老婆,要个签名都不行吗?”

    她小声逼逼:“我那天录节目时候听到童老师说她以前很看好你的时候,徐松老师还安排你们见面吃饭呢,我都没要求你带我去见他,就要个签名而已你都拒绝。”

    颜秋枳躺在沙发上感慨:“我果然不是你――”

    话还没说完,面前落下一道人影,把颜秋枳的视线全都给挡住了。

    她皱眉,“你干嘛?”

    茶几上放了一杯水和药,陈陆南脸色沉的吓人,嗓音低沉:“把药吃了。”

    颜秋枳:“……”

    她对着陈陆南目光,怂了两秒,“哦。”

    她弱弱的把药吃了,一张脸皱在一起。

    “好苦。”

    颜秋枳艰难吞咽下去,不太开心说:“我怀疑你是蓄意谋杀。”

    陈陆南:“……”

    他有时候是真不太懂颜秋枳的脑回路。

    颜秋枳瞅着他:“傅言致有没有说我什么时候可以吃重口味的东西?”

    “一周后。”

    颜秋枳叹了口气,趴在桌上道:“他是不是帮着你报复我?”

    “发个烧需要养一周吗。”

    陈陆南没说话。

    颜秋枳在旁边碎碎念:“那小蛋糕呢,什么时候可以吃。”

    “太甜。”

    ……?

    陈陆南不紧不慢说:“影响药效。”

    颜秋枳哽住。

    她“哦”了声:“我百度百度。”

    百度完之后,颜秋枳默默放下了手机。

    什么破说法,竟然说发烧期间蛋糕会加重胃肠道的负担,不利于疾病的康复。

    颜秋枳有气无力的躺在沙发上,感觉生活没有了盼头。

    她瞥了眼电视,小鲜肉帅哥好像也对她没吸引力了。

    正丧气着,门铃声响起。

    陈陆南看她眼,起身去开门。

    姜臣提着蛋糕出现在门口,热情的和他们两打招呼:“颜颜,我来给你送蛋糕了。”

    陈陆南低头,在看到姜臣手里拿着的蛋糕后,毫不犹豫把门关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