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都市小说 > 长公主 > 第七章 下棋
    李蓉静静看着他。

    二十岁的裴文宣,比她记忆里的人要英俊许多,但是那份骨子里的傲慢,却是没有分毫变化。

    光是看着裴文宣的眼神,她便知道他是生气了,以前他是裴丞相,生起气来能和她吵嚷,她理解。如今裴文宣一个八品小官,哪儿来的底气同她斗气?

    李蓉轻轻笑了,她站起身来,看着跪在地上的裴文宣,温和道:“行啊,本宫一言九鼎,恩怨分明,你要和我好好说话可以,可在此之前,你做错的事儿,这得怎么算?”

    “微臣不知自己错在何处?”

    “你撕了我的书。”

    李蓉指了桌上被他撕了的书页:“还有,这宁世子怎么突然晕了,其他人怎么来不了,想必裴公子心里也清楚?”

    听到这话,裴文宣心里“咯噔”一下,他竟然不知道,李蓉竟能聪慧至此。

    难道她方才派人盯着?

    裴文宣心里一时有了诸多猜想,面上却仍旧一派镇定:“不知公主要如何处罚微臣?”

    “跳下去。”

    李蓉扬了扬下巴,裴文宣紧抿着唇,没有说话。

    李蓉见他不应,便知他是气得厉害了,笑道:“想做我驸马,这点委屈都受不得?”

    “公主知道微臣想做您驸马?”

    裴文宣抬眼看着李蓉,李蓉觉得有些好笑了:“不然你在这里做什么?”

    说着,李蓉也不想和他多扯,直接道:“要么跳下去说话,要么滚,我可同你说好了,滚出去,你想要再回来,可就不容易了。”

    裴文宣捏紧了拳头,他气得脸都白了。

    一瞬之间,他仿佛是回到了上一世,他和李蓉吵架,李蓉惯来牙尖嘴利,每次都能把他气得气血翻涌。

    怪得很,他同其他人向来气定神闲,曾在朝堂上被人当脸吐了唾沫骂过,被人上家门骂过,这事儿上气人的事儿多得很,他鲜少失态,唯独在李蓉这里,同她吵一次架,他就觉得要短命十年。

    这女人吵起架来又任性又不讲道理,他曾经想这或许是婚后的生活改变了她,如今看来,哪里是婚后改变她,分明就是刚结婚的时候伪装太好,他没有察觉。

    这个女人骨子里就是泼妇,蛮横无理,任性妄为。

    裴文宣看出她讨厌他,他也受够了,他心里清楚,李蓉今日是一定会留下一个人的,而这个人日后也就大概率是她的夫婿。外面几个,谁都不如他合适,现下她也只能找他救急。

    裴文宣深吸了一口气,只说了一句:“那微臣滚了。”

    随后便叩首起身,转身就往回走去。

    李蓉没想到他走得这么干净利落,倒有些愣了,忙道:“你不想同我说话啦?”

    “不说了。”

    裴文宣头也不回,大声拒绝。李蓉用金扇敲了敲手心,朝着静兰使了个眼色,朝着走在湖上长廊的裴文宣大声道:“可本宫想和你说话了啊。”

    “抱……”

    一声“抱歉”还没出口,旁边就骤然窜出一个暗卫,猝不及防一把拽住裴文宣,直直就给人推进了池子里!

    周边顿时一片笑声,李蓉遥遥瞧着,笑着提步,慢慢走到了裴文宣跌落下去的地方。

    裴文宣是知水性的,骤然落入水里,他虽然有些惊慌,但还是极快反映过来,调整了姿势,从水里探出头来。

    而后他就看见李蓉一身红色绣凤宫装站在上方长廊边上,正笑眯眯瞧着他道:“行了,咱们就这么说话,本宫很满意。”

    裴文宣不说话,他死死盯着上方的李蓉。

    旁边侍从窃窃私语,有些婢女轻轻低笑,不知是笑些什么。

    李蓉看着裴文宣浑身湿透,清俊的面容上沾染了些许水草,这样狼狈的姿态,反而给了他一种说不出的美来。

    他仿佛是一只从湖畔探出身子的湖妖,光凭着一张脸,一双眼,就能蛊惑人心。

    只是那双眼里没有诱人的虚情假意,只有愤怒与不甘,像火一样燃烧在裴文宣的眼睛里。

    当这样的情绪流露出来的时候,李蓉先前那份欢快便慢慢散去了。

    她忽地觉得没什么意思,如今的裴文宣毕竟不是后来那个人,她如今如此欺他,似若欺负一个孩童。

    她居高临下注视着裴文宣,神色化作一片冷漠,许久后转过头去,淡道:“行了,不闹了,上来吧。”

    说着,她吩咐了旁边的静兰,淡道:“带他换身衣服去。”

    她嘱咐完后,便转身离开,她回头看了一眼,便见裴文宣游到了岸边,被人拉了起来。

    春日的湖水还有些冷,他上岸的时候打着哆嗦,旁边侍从忙上去给他递外套,每一个帮他的人,他都低声说着谢谢,没有疏漏任何人,小心翼翼的谨慎模样,到让人看出几分心酸。

    毕竟没有任何一个世家公子,会如他这般忐忑做人。

    李蓉久久注视他的目光让裴文宣察觉,裴文宣转过头来,见李蓉在看他,他目光顿时一冷,随后转过头去,疾步离开。

    见他瞪她,李蓉忍不住勾起嘴角。

    年纪挺小,脾气挺大。

    李蓉坐在湖边,让人温茶,一面看书,一面等着裴文宣,等了一会儿之后,裴文宣终于又回来了。

    他换了一身白色卷云纹路锦袍,头发用玉冠高束,从远处走来时,似如从画中走出来一般。

    李蓉定定看了一会儿,等裴文宣来了,她便不着痕迹将目光挪了过去,裴文宣叩拜行礼,李蓉淡道:“坐着吧。”

    裴文宣起身坐下,跪坐在李蓉旁边,李蓉低头看着书,没有说话,裴文宣等了一会儿,听李蓉平淡道:“要说什么,你说吧。”

    说什么呢?

    本来他来,也只是要和李蓉分析利弊,让她知道自己是最好选择,但如此几次交手下来,他已明白,李蓉心里怕是什么都清楚得很。

    “该说的,公主也都知道了。”

    裴文宣声音平淡,沉默片刻后,他又道:“若要多加什么,微臣只能同公主说,若公主愿意下嫁,微臣必定以诚相待。”

    李蓉听到这话,抬起头来,颇为玩味看着裴文宣:“以诚?”

    说着,李蓉靠在身边小桌上,撑着下巴:“你倒是说说,怎么个以诚法?”

    “家中当以公主为尊。”

    “难道还以你?”

    “一生一世,文宣身边只会有公主一人。”

    这倒是真的,但他可不是为她守身如玉,而是为他心里那个退了婚的前未婚妻。

    李蓉笑容更盛:“这不应该的吗?你不但身边只能有我一个,心里也只该有我一个才对。”

    裴文宣身上僵了僵。

    他不是个会撒谎的,或者说,在感情这事上,他是不会撒谎的。他但凡愿意撒一点谎,当年她就不会知道他心里还有另一个人,或许也能被骗一辈子。

    这样的诚实,也不知该骂还是该夸。

    李蓉端起杯子,她以为裴文宣会和上一世一样坦坦荡荡和她承认这段姻缘就是一场联盟,她笑眯眯等着裴文宣开口,然而许久之后,裴文宣却道:“公主说的是,文宣日后,也不会想着他人。”

    李蓉有些愕然了,片刻后,她不免有些嘲讽笑开。她突然发现,相比生气,她更恶心欺骗。

    她将杯子“哐”一下放在桌上,冷声道:“把鸡蛋给我吃了。”

    裴文宣有些茫然,他转头看着旁边一盘子莹白如玉的鸡蛋,李蓉冷笑出声来:“不是说当以我为尊么?这鸡蛋我剥得这么辛苦,让你吃你都不吃?”

    裴文宣没说话,他皱起眉头,好久后,才道:“太多了。”

    “那也给我吃干净!”

    李蓉轻叱,周边人早都退得远了,远远看着两个人,裴文宣不知道她又是发哪门子脾气,但也不想让旁人看了笑话,犹豫了片刻后,他决定忍她,只能道:“现下刚吃过东西,等一会儿再吃吧。”

    李蓉冷哼了一声,想着今日还要给宫里那个老狐狸看戏,便朝着旁边静兰招了招手道,提了声道:“拿棋盘来。”

    下棋是他们两个人能在任何情绪下都和睦共处的方式,因为所有的厮杀和较量,都会放在棋盘上。

    静兰取了棋盘,李蓉将裴文宣叫到面前来:“坐着,下棋吧。”

    裴文宣有些疑惑,他其实也想,若是气氛如此尴尬,他们不如下棋,只是不知为何他还没说,李蓉就先想到了这样的方式。

    好似早已知道,他们之间,如何相处,是更好的。

    裴文宣心中疑虑更甚,李蓉直接提了黑棋,开始同落子。

    她还是和上一世一样,喜欢在星位开局,裴文宣见她落了字,也没打算让她,当下便按着自己一贯的方式,在李蓉对角的星位上落子。

    两人下起棋来,到十分专注。

    在李蓉心里,面对一个二十岁的裴文宣,她大概是稳操胜券,还是稍微让着他一些,给几分面子,免得说自己又大人欺负小孩子。

    在裴文宣心中,面对一个十八岁的李蓉,他还是稍稍让着些,李蓉惯来就骄纵得很,她若输得太惨,怕是又要闹起来。

    于是两人一面怀揣着让着对方自己必胜的心态,一面走棋,开局没到三分之一,双方就察觉不对。

    这棋风,这套路,这模式,和上一世他们两五十岁时候走棋,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