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慕阳回到宿舍时,戚未晨已经洗完澡,正站在柜子前擦头发,进去的时候跟他对视一眼,戚慕阳的后背一毛。

    “回来这么晚。”戚未晨开口。

    戚慕阳咳了一声,不自在的回答:“哦……跟褚晴在外面溜达了一圈。”

    “墙角有蚊子,你们不该站那里。”戚未晨的声音不带一点情绪。

    戚慕阳惊了一瞬:“你知道我们在?”

    “虽然把手机光调暗了,但在没有灯的夜里,也是十分明显的。”戚未晨扫了他一眼。

    戚慕阳:“……”

    气氛诡异的安静三秒,他故作无事的问:“你怎么知道他来了?”

    “他翻墙进来的,一直在角落里等着,见我回来后就叫我了。”戚未晨回答他的问题。

    戚慕阳点了点头,猜测他和褚晴看到戚未晨的时候,绿毛已经喊过他去后面等着了,所以才没看到蹲守的绿毛。

    “今晚不要玩手机了,去洗澡,早点睡。”戚未晨平静叮嘱。

    “啊……哦。”戚慕阳回神,难得不跟他顶嘴,应了一声后就去洗漱了,等躺到床上时,也不过十点半。

    “手机关机,我定闹钟。”已经躺下的戚未晨缓缓道。

    戚慕阳听话的把手机关上了,灯一关小薄被子一盖,本以为自己会睡不着,结果不到十分钟就睡熟了。他比平时早睡了近两个小时,直接导致他翌日一早醒来时,精神状态都不一样了。

    正当他感到惊奇时,换好衣服的戚未晨淡淡道:“早睡身体好。”

    戚慕阳现在看见他就想起他算计绿毛的事,闻言也没有反驳,只是含糊的应了一声就去刷牙洗脸了。

    绿毛来这一趟似乎没改变任何事,但戚慕阳和褚晴明显乖多了,戚慕阳从第一次十点半睡觉开始,接下来的每一天都是这个点睡,第二天睡饱了的他能精神一天,而褚晴还是按以前的作息,导致最后白天睡不醒的只剩下她一个。

    “不行了不行了,太痛苦了,我再这么下去精神一定会出问题的。”白天能补觉时还好,这段时间一点瞌睡都不能打,她真是要被逼疯了。

    戚慕阳扫了她一眼,真诚的提建议:“要不你以后也早点睡吧,真挺爽的。”

    他这几天睡眠时间一长,脾气都没有之前那么暴躁了,精神饱满头脑清晰心情愉悦,要比之前熬夜的时候舒服很多。感受到这么多早睡的好处,他就想推荐给褚晴。

    “我倒是想,可控制不住啊!”褚晴一脸崩溃,“我只要一躺下,手指头就控制不住的打游戏,要不就是刷剧看综艺,不等困得要死根本睡不着。”

    戚慕阳看一眼她的黑眼前,沉思三秒后道:“我有一个主意。”

    褚晴:“?”

    当天晚上下了晚自习,戚未晨目光沉静的看着褚晴,开口说话时语气都缓和不少:“你这样很好。”

    “我觉得不太好。”褚晴嘴角抽了抽。

    戚未晨当没听见,直接把她的手机关机装进口袋:“明天早上就还给你。”

    “……不行啊,我得定闹钟呢,你把手机拿走了,我明天早上起不来怎么办?”褚晴欲哭无泪,只想杀了那个叫戚慕阳的混蛋,她还以为他给自己出了什么催睡好主意,合着就是让戚未晨没收她的手机!

    戚未晨沉思片刻:“你说得对。”

    褚晴眼睛一亮,刚要开口说话,就听到他缓缓补充:“走吧,去超市买个闹钟。”

    褚晴:“……”

    最后的结果,是她丧着一张脸,抱着一个小猪闹钟和一袋子零食回宿舍了。戚未晨目送她进了宿舍楼,自己才拎着一个塑料袋回去。

    回到宿舍时,戚慕阳已经洗完澡了,懒洋洋的瘫在床上打游戏,看到他回来后皮一紧,下意识的开口:“我就打完这一局……”

    “给你。”戚未晨说完,把袋子放在了他旁边。

    戚慕阳顿了一下,一边紧盯手机,一边还不住往袋子上瞄:“这是什么?”

    “零食。”戚未晨回答。

    戚慕阳扬眉:“专门给我买的?”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已经了解到戚未晨的喜恶和生活习惯,都跟老爸一模一样,所以也知道戚未晨不怎么喜欢吃零食,这些吃的显然不是他想吃了才买的。

    果然,戚未晨“嗯”了一声。

    手机里传来一声低沉的‘K.O’,戚慕阳长长的呼一口气,接着看向戚未晨:“为什么给我买零食?”

    “奖励,”戚未晨看他一眼,拿着洗漱用品往浴室走,“你表现很好。”

    他说完戚慕阳就愣住了,直到他进了浴室关上门,戚慕阳才反应过来,他这是奖励自己让褚晴交手机的事。虽然他的初衷只是为了让褚晴白天没那么困,可看起来好像在帮戚未晨的忙一样。

    戚慕阳一脸复杂的看着身边的零食,半晌牙缝里挤出一句:“……艹。”

    不就是收个零食吗,怎么有种被当儿子养的感觉?他恨恨的拆开一包薯片咔嚓咔嚓,等戚未晨出来后不满的问:“一点零食就想打发我?”

    “你想要什么。”戚未晨看向他。

    戚慕阳嗤了一声:“我要什么你都给?”

    “不过分的要求,会满足。”戚未晨说完,心平气和的到他对面坐下。

    戚慕阳被他盯着看了半晌,微微有点不自在:“咳,怎么着不得一顿大餐?”

    “好。”

    戚慕阳没想到他这么快答应,愣了一下后补充:“要吃贵的。”

    “可以。”戚未晨还是直接应了。

    戚慕阳古怪的盯着他看,打量半天后忍不住问:“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戚未晨不语。

    “我不是傻子,知道你不让逃学不让睡觉,是为我和褚晴好,可是我不懂,你为什么要为我们好,这么做对你来说好像一点好处都没有。”戚慕阳一开始思路还不通畅,在他平静的目光下,渐渐能把自己的疑惑顺畅的表达出来了。

    戚未晨看了他许久,眼神突然温和了些:“很想知道?”

    “废话,不然我问你干嘛。”戚慕阳不耐烦的回嘴。

    戚未晨沉默一瞬:“月考之后,我告诉你,在这之前,好好珍惜吧。”

    “珍惜什么?”戚慕阳一脸莫名。

    戚未晨撩起眼皮看他:“珍惜你最后一段能放肆的日子。”

    戚慕阳:“?”

    没想到问完比没问之前还要疑惑,戚慕阳本来想继续追问,然而对方却不肯多说了,好在他没心没肺惯了,睡一夜之后就把这事给忘了,倒是把戚未晨要请吃饭的事记得清清楚楚,进班的时候把这事告诉了所有狐朋狗友。

    “谢谢戚老板!”

    “古人云,姓戚的都是好人,看来果然是真的。”

    “老板威武!”

    一群小学鸡一通感谢,未经戚未晨允许就已经把自己加在了就餐名单上。戚慕阳笑眯眯的看着他,打算看他的笑话,结果他只是缓缓说了句不用谢,就没别的表示了。

    “喂,你确定吗?他们可不是一般的能吃。”戚慕阳忍不住道。

    戚未晨扫了他一眼:“有你能吃?”

    “差不多。”戚慕阳非常实在。

    戚未晨沉思一秒:“还好。”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千万别小气了,”戚慕阳说着拍了拍褚晴的肩膀,“到时候一起去啊。”

    褚晴从刚才听到戚未晨要请客开始,震惊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这会儿被拍了一下,险些没反应过来。她咳了一声,脑子还有些恍惚:“不用……”

    “嗯。”戚未晨打断她。

    褚晴:“……”你嗯什么?

    “那就这么决定了。”戚慕阳拍板。

    戚未晨看了他一眼:“到时候多吃点。”

    戚慕阳嘁了一声,好胜心算是被激起来了,决定一定要狠狠坑他一把,为此在周五晚上的时候,他就没吃晚餐,第二天一早更是没吃东西,等中午该戚未晨请客的时候,他已经两眼发黑了,被左奸臣和右陈秀的搀扶着。

    “……就是一顿饭,你至于吗?”褚晴无语的看着他。

    戚慕阳饿得有气进没气出:“太、太至于了,我今天一定、一定要吃哭他。”

    褚晴:“……”怎么觉得戚未晨还没哭,他就已经要饿哭了呢?

    她看一眼淡定的戚未晨,在这群冒失鬼中再一次像极了鸡群里的鹤。一直到现在,她才有种戚未晨要请吃饭的真实感……戚慕阳到底有什么魔力,让学神都开始参与娱乐活动了?

    一群咋咋呼呼的小学鸡们,跟在戚未晨屁.股后面颠颠的往餐厅去。如戚慕阳所愿,果然去了一家非常贵的店,一群人直接进了包间。

    褚晴本来想坐得离戚未晨远点的,结果被这群毛头小子一挤,不知不觉中就到了戚未晨身边。

    “坐。”他将他右边的椅子拉开。

    这个时候如果换座位,就显得太突兀了,褚晴内心叹息一声,在他身旁坐下。

    “点餐!”戚慕阳大手一挥。

    小学鸡们呼啦啦都围了过去,这要一个那点一个的,把平板上的菜差不多点了一遍。

    “喂,你们别因为占便宜而浪费食物啊,点多少吃多少。”褚晴无语的提醒。

    小胖子当即拍胸脯:“放心吧褚爷,有我在怎么可能剩菜!”他说完停了一下,“褚爷,你怎么不挨着我老大坐啊!”

    “坐哪都一样。”褚晴随口道。

    小胖子看一眼她旁边的戚未晨,再看一眼戚未晨另一边的戚慕阳,突然生出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老大怎么回事,光顾着点菜了,竟然让戚未晨坐他跟褚爷中间?

    他本来还想再哔哔,戚未晨突然看了过来,声音清冷的问:“还有事吗?”

    “……有好菜怎么可以没有好酒呢,不如戚老板再请我们喝一杯?”小胖子多年的机灵劲,让他生生憋出一句、和脑子里想的完全不相干的话。

    他这么一说,其他人立刻响应了,褚晴皱起眉头:“喝什么喝,晚上还得回学校呢。”

    “放心,我们也就顶多一人一瓶罐装啤酒,谁都不多喝的。”小胖子立刻道。

    褚晴挑眉看向戚慕阳,戚慕阳点了点头:“真的。”

    他对这群人的约束力还是很大的,既然他都这么说了,相信确实是没事的,于是她才点头答应,答应完想起来,请客的人不是她。她立刻看向戚未晨,戚未晨微微颔首:“点吧。”

    小学鸡们欢呼一声,立刻叫服务员送啤酒。听到这群小年轻一人只要一瓶酒,服务员都忍不住笑了,褚晴莫名觉得丢脸,低着头玩手机,假装自己跟他们没关系。

    因为彼此之间早已经熟悉,又都是活泼的人,包厢里热闹得不像话,等到酒和菜都送上来后,更是有人敢对着戚未晨举杯了:“戚老板,谢谢请哥几个吃饭。”

    褚晴心里咯噔一下,正觉得这人要下不来台时,就看到戚未晨修长的手指勾住啤酒上的铁环,啪的一声把杯子打开了。她再一次露出三观尽毁的表情,看着戚未晨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

    她跟着咽了下口水,正要问问他是不是生什么病了时,其他人开始跟着起哄,都要敬今天的金主。褚晴忙道:“大家一起碰一下吧,就这么一瓶酒,喝完了吃饭都不香了。”

    其他人一听也是,立刻响应号召,褚晴举起啤酒时看了戚慕阳一眼,看到他端的是饭店送的大麦茶,顿了一下后疑惑:“你不喝酒吗?”

    “我妈不让。”戚慕阳随口道。

    奸臣噗呲笑了出来,没忍住说了一句:“老大酒量太差了,几乎是一口倒,喝完还犯神经,阿姨坚决不让他喝。”

    戚慕阳难得没有发火,斜了他一眼道:“我爸就这毛病,家族遗传你有意见?”

    “没没没……”奸臣忙讨好的笑笑,一群人举了个杯再次坐下。

    戚慕阳坐下后,多少还是有些眼馋别人的啤酒,看到戚未晨的瓶子就放在自己手边后,没忍住压低了声音:“戚未晨,你的给我喝一口,就一口。”

    戚未晨停顿一瞬,缓慢的扭头看向他,半晌语重心长道:“慕阳……”

    戚慕阳:“?”

    “你应该叫我爸爸。”戚未晨认真道。

    戚慕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