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其他小说 > 言灵女 > 第7章 真当我死了是吧?
    “……”我的脸被红衣男人捏着,我说不出话。

    即使我能说出话,我也不知道说什么。

    我就那样和那红衣男人对视着。

    他的眼神好冰、好冷、好吓人。

    我知道我不应该这样和他对视,可我就是移不开视线。

    “放开莫瑶妹妹!”王诗景爬起来,手里拿着一根桃木剑冲过来。

    红衣男人转身,手朝着王诗景轻轻一挥。

    王诗景又飞了出去,摔趴在地上。

    “放开、莫瑶妹妹……”王诗景摔的不轻,说话的气息都不稳了。

    我眼睛往王诗景那边斜,看到王诗景正吃力的起身。

    那红衣男人发现我看王诗景,猛地把我脸往他那边一转,眼神阴冷的看着我,话却是对王诗景说的:“莫瑶妹妹?看来你还没看明白,她到底是谁的女人。”

    说着,那红衣男人一把掀去我身上裹着的衣服。

    “不、要!”我预感到他要对我做什么,惊的大叫,用力挣扎。

    因为我的脸被这红衣男人捏着,我说话不利索,那声不要说的含糊不清。

    那红衣男人忽然放开我的脸,快速抓住我的手,把我身体一转,背对着他。

    他紧贴我身后,两手快速控制住我的两只手,然后用一只手抓着放在我身前,这样可以控制我的身体。

    另一只手捏着我的脸,让我看着王诗景,他邪恶的对王诗景道:“换个姿势让你看清楚。”

    “不要、不要……”我用力扭着身体,可他的力气太大,我怎么扭都扭不动。

    见那红衣男人这么欺负我,王诗景双眼通红,举着桃木剑过来:“我和你拼了!”

    “你这么想看,那我成全你。”红衣男人低头,刺人的气息喷在我脖子上,我浑身难受。

    我听出红衣男人这是在威胁王诗景,忙对王诗景道:“别过来,诗景哥,你别过来。你过来,我就完了。”

    已经在王诗景面前难堪过一次,我不想再在王诗景面前难堪第二次,说到最后,我难过又无助的哭了出来。

    王诗景也知道这红衣男人是在威胁他,又听我哭着叫他别过来,他就停了下来。

    “诗景哥,你走吧。你快走,别管我。我就是个祸害,我害死了你师父,我不想再害你,你快走吧,快走……”我哭着对王诗景说道。

    王诗景站在那儿,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只双眼赤红的看着我,眼里有着太多太多的情绪,都是悲伤的情绪。

    我视线下落,看到他手用力握着桃木剑,因为太过用力,手上的青筋都起来了。

    “诗景哥,我真的不想害你,你快走吧。我求求你了。”我求王诗景离开。

    “当!”王诗景手里的桃木剑掉下来,在地上发出当的一声。

    王诗景身体晃了晃,像是要转身。

    可就在这时,我身后的红衣男人忽然把我的脸转过去,让我面对他:“你真当我死了是吧?”

    我还没弄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就见他抬手朝前一挥,前面发出“砰”的一声。

    我心知不好,想扭头去看王诗景,却被红衣男人转过身,让我完全面对着他。

    他手几乎是掐着我的脸,十分的用力,一对冰冷的眼珠子紧紧盯着我:“他是走是留,还轮不到你做主。”

    听到这话,我才明白他那句:你真当我死了是吧是什么意思。

    原来他是恼我做了他的主。

    “哼!”红衣男人掐着我脸的手往后一推,我脚步不稳,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跌去,摔倒在地上。

    红衣男人错开我,朝我身后走去。

    我猜到他要做什么,连忙转身爬起来,看到他已经走到王诗景面前,一只脚踩在王诗景的手上,还用力碾了碾。

    “你想怎么死?”红衣男人一边用脚碾王诗景的手,一边问道。

    “呸!”王诗景忍着疼痛,抬头朝红衣男人呸了一声。

    红衣男人恼怒,抬手朝下拍出一掌。

    王诗景顿时跌落在地上,吐了一口血。

    “不要!”我看那红衣男人还要动手,快速跑过去抱住他的手,却被他排斥的一把甩开:“不要,求求你不要。”

    “你为了他求我?”红衣男人慢慢转过头,一对眼珠子如杀人般的看着我。

    我心神一颤。

    随即,他眼里又盛满笑意:“那我更要杀了他了。”

    说罢,他甩开我的手。

    我“扑通”给他跪下,抓着他的衣摆:“不要,我求求你不要。你要我做什么都行,我求你不要杀他。”

    “是吗?做什么都行?”

    “是是是……”我连忙点头。

    王诗景见我答应了红衣男人的要求,忙道:“莫瑶妹妹,你别答……啊!”

    王诗景的话还没说完,就“啊”一声大叫。

    同时响起的,还有那红衣男人冰冷至极的威胁:“再叫一声莫瑶妹妹,我立刻杀了你!”

    我转头看,看到王诗景瞪着眼,咬着牙,一副疼痛难忍的样子。

    我想到什么,低头去看王诗景的手,见他的手被红衣男人踩掉了一块皮,此时正往外冒着血水,又吓人,又叫人心疼。

    见我低头看王诗景的手,红衣男人将他的脚往我面前一送,抬起脚,对我道:“如果你把我的鞋底舔干净,我就放了他。”

    “好。”我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王诗景咬着牙拦我:“莫瑶……”

    怕王诗景再叫我莫瑶妹妹,惹怒这个红衣男人,被这个红衣男人杀了,我赶紧打断王诗景的话道:“诗景哥,你别说了。”

    又怕王诗景不听我的话,我话没说完,就低头去舔红衣男人的鞋底。

    却不知道,在王诗景开口叫我莫瑶的时候,就被红衣男人给打昏过去了。

    就在我的舌头快要碰到红衣男人的鞋底时,那红衣男人忽然拽着我的头发,狠狠的往上提,恶狠狠的说道:“为了他,你还真是什么都愿意做啊。”

    被这红衣男人这么说,我觉得好委屈。

    明明是他让我把他的鞋底舔干净,他就放了王诗景,可是他却又这么说。

    除了委屈,还有害怕,我怕他出尔反尔。

    “我……”我张着嘴,不知道能说什么。

    他忽然俯下-身来,一对眼珠子紧紧盯着我的眼睛,另一只手捏着我的脸,问:“你那么会算,有没有算到自己有这一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