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其他小说 > 言灵女 > 第27章 你好丑陋
    回家的路上,我想了很多我和我爸的回忆,想到我爸不在了,以后就是我一个人了,我心里难受的很,几次想哭都忍住了。

    回到家,触景生情,看着家里熟悉的一切,尤其是看到那桌子上还放着我那天倒水的杯子,我再也忍不住,泪如雨下。

    我站在门口就哭的走不动了。

    我抓着门框,哭倒在门口。

    御蒙不明白我心里的感受,他看我哭,很不耐烦:“哭什么?”

    我哭着擦去脸上的眼泪,扶着门框站起来,慢慢往里走,越往里走,看到的东西越多,就越是心酸难过。

    客厅里,简陋的厨房灶台上,还放着我生日那天,我爸为我做的、吃剩的菜。

    因为天太热,它们都生虫子了。

    但又因为时间太长,生的虫子把东西吃完了,没有东西吃,又都饿死了,干巴巴的和那干了的汤水裹成一体。

    看到这些,我想起我爸那天专门请假,为我做饭庆祝我生日情景来。

    那天,我爸没有告诉我他请假为我过生日,买完菜回来,看着我惊诧的样子才笑着道:“今天你生日,你忘了?爸要亲自下厨给你过生日。”

    每年的生日,我爸都会给我做一大桌子好吃的,给我过生日。

    我高兴极了:“爸,谢谢你。你对我真好!”

    “你是爸的女儿,爸当然对你好。就是你到八十岁,只要爸还在,爸还给你下厨过生日。”

    “好,爸,你一定会在的。”

    可是,我还没到二十岁,我爸就不在了。

    想到这里,想到我爸是为我死的,我心如刀割,双腿一弯,跪了下来:“爸,我回来了!”

    但我爸却不在了。

    我趴在地上,哭的肝肠寸断。

    御蒙却在旁边踢我:“哭什么哭?起来把这里收拾一下,脏死了。”

    说着,抬手一挥,就把那灶台上的东西给扫到地上了。

    我听到一阵砰砰啪啪的响,抬头看,看到灶台上的东西掉在地上,碎了一地。

    我感觉那是我的心,我的心碎了。

    “你干什么?”我赶忙站起来,阻止御蒙再破坏我家其他的东西,“这是我家的东西,不许你动!”

    “不许我动?”御蒙眼角往上挑了挑,“别说只是你家的东西,就是你,我想动就动。”

    话未说完,他又一抬手,整个灶台都塌了。

    我气红了眼:“你、你好丑陋!”

    “你说什么?”御蒙眼睛一瞪。

    此时,我也气急了,丝毫不怕他,瞪回去,大声道:“我说你丑陋!”

    “你想死!”御蒙的手瞬间伸到我的脖子上。

    我昂着脖子:“你杀了我,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哼!”御蒙却是冷哼一声,掐着我的脖子往他面前拽了拽,“你的命是我的,我让你死,你才能死。你不想活,也得给我活。”

    说罢,他一把甩开我的脖子,把我甩趴在地上。

    然后,他当着我的面,将那地上的东西全都弄走了,还把那被油烟长期熏染的墙壁给弄的焕然一新。

    把整个房子的墙壁,以及地面都弄的焕然一新。

    房子看上去干净漂亮不少。

    但是,我还是想要以前那个房子。

    ……

    御蒙好像不用吃饭,我除了见他喝酒,都没有见过他吃饭。

    我被御蒙气的不想吃,晚上就没有做饭,早早的躺在床-上了。

    躺下没多久,外面忽然响起了敲门声:“瑶瑶回来了吗?瑶瑶,瑶瑶……”

    是隔壁周大妈的声音。

    我本没心情出去见周大妈,但是又想我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以后都会住在这里,周大妈那些邻居们迟早会知道我回来的事,也迟早会知道御蒙这个存在的。

    早见晚见都是见,那就早点见吧,我就从床上爬起来了。

    御蒙斜眼看我,似乎不赞同我出去。

    那样子看着很欠扁。

    我也看着他。

    不知为何,看他那副欠扁的样子,我很想翻白眼。

    我就白了他一眼:“你总不能滥杀无辜吧?滥杀无辜是会遭天谴的。”

    “你!”许是我说的太狠了,御蒙眼色一下变了,一下坐起来,右手微微抬着,想要对我做什么。

    我往后趔了一下,注意着他的右手:“你要干嘛?你……”

    “你以后别在我面前翻白眼。”

    听到这话,我心想我不在你面前翻,我背着你翻。

    这想法像是被御蒙猜到似的,他紧跟着补充道:“你以后不准翻白眼,要是叫我逮到,我就去把那姓王的小子杀了。”

    诗景哥?

    “他真的没死?”我惊喜的问道。

    御蒙冷声道:“他死了,我还怎么拿捏你?行了,你快出去,吵死了!”

    见他这样,我知道他说的应该是真的。

    没想到我就这样确定王诗景没死了,我心里很高兴。

    我高兴的下了床,去开门见了周大妈。

    “周大妈……”周大妈还是老样子,一点也没变。

    我心里这样想的时候,顺便算了算我离开的时间,然后发现其实我就才离开不到半个月而已。

    才不到半个月,周大妈的样子再变能变到哪里去。

    可是这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我却感觉像是过了许久似的。

    我身上也发生了很多事,我也发生了很多变化。

    “瑶瑶,你们回来了。你们去哪儿了?怎么走那么长时间,也没说一声?你爸呢?”周大妈往屋里看。

    她看到了屋里的变化,道:“哟,你家墙重新刷了啊。什么时候刷的?我怎么一点动静都没听到?”

    周大妈一边说着,一边进了屋里。

    我家和周大妈家做了十几年的邻居了,周大妈对我极好,我小时候没少吃她家的东西。

    见她进来,我没有拦她,跟着进来了,道:“周大妈,我爸没回来。他走了。”

    “走了?去哪……走了?!”周大妈说到去哪儿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走了是什么意思,震惊的看着我,找我寻求答案。

    我难过的点点头:“嗯,走了。”

    “走了?”周大妈还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你爸身体不是一直好好的吗?那天你爸骑自行车,我看他骑的快的很,跟风一样。”

    “我问他去哪儿,骑的那么快,小心摔倒磕到牙。他说你生日,去给你买菜做饭过生日。好好的人,怎么说走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