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其他小说 > 言灵女 > 第29章 祸从口出
    听到周大妈在外面喊着火了,我第一反应就是御蒙做的,朝他看去。

    御蒙眼色冷如冰霜:“我的女人也敢肖想,这是轻的!”

    说罢,他朝屋里走去。

    我则朝外面跑去。

    周大妈家,周大妈坐在地上,双手扶着右腿,好像右腿动不了了。

    她家的电视正往外冒着火,很是吓人。

    周大妈看到我来了,指着墙上道:“快,瑶瑶把电闸扳了。”

    我赶紧去找东西,把电闸扳了,然后把电视插头也给拔了。

    电视插头拔掉后,电视的火苗就渐渐小了,最后没有了。

    “周大妈,你没事吧?”我去扶周大妈。

    周大妈也能动了,借着我的力气起来,揉着右腿道:“刚刚电视突然冒火,我吓的不得了,去找东西扳电闸,不小心摔倒了,右腿就抽筋了,动不了了。吓死我了,幸好瑶瑶你来了。”

    哪儿有那么巧的事,这一切都是御蒙搞的鬼。

    我心里知道,却不能和周大妈说,就把周大妈扶到沙发上坐下:“周大妈,电我已经断了,电视的火也灭了,应该没事了,就是电视估计不能用了。我家电视我不怎么看,搬给你吧。”

    “嗐,没事。就是一个电视而已,再买一个就是了,你家的你留着。哎哟……”周大妈呼了一大口气,“就是吓了我一跳,太吓人了这电视,怎么说烧就烧了,我也没动它啊。”

    “我也不知道。防止再发生这样的事,以后把电视插头拔了。”我建议道。

    周大妈点点头:“是的,以后一定把插头拔了。这次多亏了瑶瑶啊……”

    周大妈朝我看来。

    我们四目相对,同时想起什么。

    周大妈不说话了,气氛一下变得尴尬起来。

    我和周大妈又同时移开视线,我尴尬的说道:“周大妈,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骗你。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我突然就有了对象,我……”

    “没事,没事。”周大妈又转过头来看我,“是我家鹏鹏没有福气。你有对象也不影响我们的关系,还跟以前一样,你该叫我周大妈还叫我周大妈,我就把你当亲侄女看。”

    “嗯。”我点点头。

    周大妈问:“你是因为结婚了,才不上学的吗?是不是他不让你上学了?”

    “我自己也不想上了。”不想和周大妈说这些,我就赶紧转移话题道:“周大妈,我去给你搬电视。”

    周大妈却拉住我,笑着道:“搬什么搬啊,一台破电视而已。那电视用好几年了,也该换了。我这里没事了,你回去吧。有什么事需要周大妈,你说一声。”

    “好,谢谢周大妈。那我先回去了。”

    从周大妈那里回来,我意识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我和御蒙不能在这住了。

    就御蒙那个性子,谁不小心让他不高兴了,他就用手段对付别人,太可怕了。

    得找个偏僻点的地方住,就是不知道御蒙会不会同意。

    还有就是钱的问题,不知道我爸还有多少钱。

    我来到我爸的房间,趴在床底,正在翻我爸放钱的地方,身后响起御蒙的声音:“你在做什么?”

    “我在找东西。”我从床下的暗格里拿出一个木盒子,也不怕御蒙知道里面是钱,当着他的面打开。

    御蒙就在旁边看着,也不说话。

    我在想怎么和御蒙说搬房子的事,也没有说话。

    忽然,我想到了一个主意,抬头对御蒙道:“这房子是我爸租的,就要到期了,房东不租了,我们换个地方住。”

    “房东为什么不租?”御蒙果然不好应付。

    我听他这样问,感觉他会去找房东,让房东把这房子租给我们。

    可是,哪儿有什么房东啊,这房子就是我家的。

    我道:“这地方我也不想住了。”

    “你是真不想住,还是假不想住?”御蒙蹲下来,右手虎口一张,掐着我的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我就在这儿住,哪儿也不去。”

    “你、你为什么……”我都不知道怎么问他了。

    御蒙掐我脸的手用了用力,“这一切都是你自己造成的。你早点和那老太婆说我是谁,不就没这些事了吗?”

    他说的轻巧,我怎么跟周大妈说我和他的事。

    再说了,我也没想到周大妈会突然跟我提她儿子的事啊。

    算了,算了,这些事都过去了。

    我看着他:“那你以后别对别人这样了,他们都是普通人,遭受不起这样的折腾。”

    “那得看他们长不长眼。”御蒙说这话时还好好的,说完就突然变了眼色,厉声道:“看来是我这两天对你太好了,你敢管起我的事来了。”

    话未说完,御蒙一把将我从地上拽起来,带着我穿墙,眨眼功夫就到了大街上。

    街旁有一棵树,御蒙将我按在上面,另一只手摸向我的腰间,低头在我耳边邪恶的说道:“你不是喜欢被人看吗?”

    “不要,不要……”我想要转身阻止御蒙,可是我却动弹不得,只能苦苦求他:“求你别这样,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下次?你还想有下次!”御蒙的手抓着我的裤腰。

    我感觉他随时有可能会将我的裤子拉下来。

    已经有人注意到我们这里了,我害怕的要死,拼命哀求他,眼泪都出来了:“我求你了,不要!我真的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哼!”御蒙手一拉,把我拉倒在地上,踩着我的嘴:“管好你这张嘴,别什么话都往外说。不然,我叫你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

    “……”我哭着点头。

    御蒙又踩了我一脚,才将脚拿开,转身走了。

    没走两步,身影就消失不见了。

    我从地上坐起来,擦了擦嘴,没敢看路人的反应,扶着树站起来。

    这时,忽然跑过来一个小男孩扶我:“姐姐,我扶你。”

    看到那小男孩,我吓了一跳,连忙将他推开,并道:“你别来找我了,不然他会杀了你的。”

    说完,我赶紧擦着眼泪跑了。

    那小男孩应该知道御蒙的厉害,没有追上来,只在我身后道:“姐姐,我叫季云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