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其他小说 > 言灵女 > 第52章 别哭丧
    罗依依有些讶异道:“你家里这么早就给你介绍对象了啊?”

    “嗯,旁边有商店,我们先去买一些香纸火炮。”我不想和罗依依聊太多御蒙的事,就赶紧转移了话题。

    买香纸火炮的时候,罗依依指着一旁的铁锹道:“莫瑶,我还想买一把铁锹。”

    “买铁锹干嘛?”我不解的问。

    罗依依解释道:“我每次去看我娘,都带一把铁锹给我娘修修坟。虽然不久前我才去看过,但是不知道我下次什么时候回来,所以我想再去修修。”

    “行。”我又问老板要了一把铁锹。

    买好之后,我们一起去找了车,然后接上御蒙,去祭拜罗依依的娘。

    罗依依的娘葬在迷煞镇的另一边的山上,山的四面都是田地,都是小路,车开不进去,我们就在田地前下了车。

    因为祭拜完罗依依的娘,我们还要坐车回去,我就让司机在这里等我们。

    上了山,找到罗依依的娘-的坟墓,罗依依对着她娘-的坟墓道:“娘,我来看你了。这是我同学和她对象。”

    一边说着,罗依依一边放下了手里的东西,只拿着铁锹,开始给她娘修坟。

    修好后,罗依依开始点香烧纸:“娘,我这次来有几件事要跟你说。大学我不上了……”

    听罗依依说要跟她娘说事,我和御蒙就识趣的走到一旁去了。

    到了一旁,御蒙冷哼一声:“胆子不小!”

    我知道他指的是我自作主张,答应陪罗依依去找她青梅竹马的事,就道:“你带我去找我同学,不就是同意我去救我同学吗?那救人肯定要救到底,如果……”

    “哼!”御蒙重重的哼了一声,打断我的话,“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

    我没说话。

    御蒙又道:“让她快点。”

    “她这次走,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让她和她娘多说……”

    御蒙一个眼神扫过来,我不敢再说什么了,低头道:“好,我去跟她说。”

    我慢慢朝罗依依走去,听到她跟她娘在道歉:“娘,对不起,我没有守住你留给我的房子,也没有完成你让我上大学、去大城市的希望。娘,我给你磕头……”

    听到这番话,我哪儿忍心让罗依依快点,就没有劝。

    罗依依给她娘磕了许多头,才抬起头,继续道:“娘,我有一件事想问你,我不是我爸的女儿吗?他说我不是他的女儿,又说是骗我的,我也不知道他哪句是真的,哪句是假的。”

    “不过,我感觉他说我不是他女儿,是真的。打我有记忆起,他就没对我好过,也没给过你好脸色,还天天惹你生气。对了,娘,我想起来一件事。”

    “我记得我小时候,奶奶曾骂过你,说你不值钱,大肚子嫁进来的。这么说,娘,我真的不是我爸的女儿吗?娘,你能听到我这些话吗?能听到的话,你托梦告诉我,好不好?”

    “娘,我好想你啊。是我不孝,我没照顾好你,娘……”

    听到罗依依说想她娘了,我想起了我爸。

    爸,我也好想你啊。

    可是,我连你葬在哪里都不知道。

    我正感伤着,耳边忽然传来御蒙的声音:“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是不是?”

    我一惊,回头,却见御蒙还站在原地,才知道刚刚是他传音给我的。

    我赶紧收拾心神,弯腰拍了拍罗依依的肩膀,安慰道:“依依,别难过了。快点烧吧,别等你爸他们找来了。”

    “嗯。”罗依依抹了抹泪,继续添纸。

    “我也给姨烧点纸。”我跪下来,拿了一点纸,放进了烧着的那一堆里。

    我拿的纸刚烧着,忽然火堆起了一阵风,把我拿的纸全都卷起来了,火灰、火星卷的到处都是。

    “这……”我和罗依依都懵了,彼此对视一眼,赶紧相互拉着站起来往旁边躲。

    御蒙也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快速跑过来,对着那卷起来的火纸看了看,手一招,就将铁锹招到手里了。

    还好罗依依的注意力全在那飞起的火纸上,没有看到。

    罗依依以为这是她娘给她的什么暗示,又在旁边跪下,仰头望着那飞起来的火纸道:“娘,是你吗?是你来了吗?”

    御蒙将铁锹递给我:“把你同学打晕。”

    “什么?”我震惊极了。

    御蒙瞪着我:“快点!”

    “我……”我左手拿着铁锹,迟迟下不了手。

    御蒙就站在我身后,握着我的手,对着罗依依的后脑勺,用力敲了一下。

    罗依依叫都没有叫,一头栽倒在刚才烧火纸的火堆里了。

    “啊!”我惊叫一声,连忙松开手。

    那时御蒙已经松开了手,铁锹就掉在了地上。

    “依依!”我赶紧跑过去,扶起罗依依。

    幸而刚才火堆起风,把火堆里的火灰和火星都吹走了,不然罗依依的脸肯定不只是沾了一些火灰和泥土,肯定还会被烧到、烫到的。

    “依依,依依……”我伸手摸罗依依的鼻息,也摸不出来,怕她被我打死了,吓的不得了,眼泪都出来了。

    御蒙在旁边凉凉的说道:“她没死,你别哭丧。”

    “你为什么要把她打昏?”我哭着问御蒙。

    御蒙一脚将铁锹踢到我身边,道:“把这坟挖开!”

    “什么?”我更震惊了,不过随后我便明白他为什么叫我挖坟了。

    可能是他看到刚才我给罗依依的娘烧纸时,火堆里无故起风,怀疑这坟里有莲花。

    之前那瓣莲花,就是在我大娘的坟墓里找到的。

    而且我大娘,也会阴阳术法。

    “让你挖你就挖,哪儿来的那么多的废话?”御蒙不悦的说道。

    我哼了哼,道:“我手疼,挖不了。”

    御蒙就走过来,来拿我的手。

    “嘶……”他一碰我的手,我的手就好疼,忍不住嘶了一声,往后躲了一下。

    “别动!”御蒙把我的手拿过去,放在他的手心里,另一只手在我的手背上来回抚摸两下。

    在他抚摸-我的手的时候,我发现他的手长得挺好看的,又长又有型,骨节还分明。

    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溶江的手,溶江的手长得也很好看。

    “还疼吗?”御蒙问我,拉回了我的神思。

    我动了动手,竟然不疼了,道:“不疼了。”

    “那快点挖。”御蒙命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