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其他小说 > 言灵女 > 第71章 冒死相告
    有了前车之鉴,之后我的祈福带都把石头系的紧紧的,才往梧桐树上挂祈福带。

    两条祈福带都挂上去了,什么异样都没有发生。

    “你祈福了吗?”御蒙忽然问我。

    我感觉他是不死心,道:“刚刚我一直想着能把这祈福带挂上去就好了,不知道这算不算祈福。”

    御蒙看我的眼神瞬间变了,变成看傻子的眼神了,“等到晚上再看看。”

    御蒙果然是不死心。

    我们坐在树旁的矮墙上等,谁都没有说话。

    等到天快黑时,白派的门忽然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两个穿着高矮胖瘦差不多的道人。

    那两个道人看到我和御蒙,惊了一下,左边那道人问:“天都黑了,你们怎么还不下山?”

    御蒙是仙人,不屑于理这些凡夫俗子,就由我来说话。

    我又瞎编起来:“哦,我们想等明天看日出。”

    那两个道人听了,笑了笑,左边的道人抬头看看天空,道:“明天恐怕有雨,看不到太阳。”

    “怎么会呢?这么亮的星星、月亮。”我不信道。

    那道人道:“姑娘别不信,明天真的有雨。我们这里没有空闲的房子可以住了,两位还是快点下山吧。”

    “等明天再说吧。”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就这样说道。

    那两个道人也没有勉强我们,还是左边的道人说话:“好吧。我们这里虽没有空闲的房子可以住,但是却有避雨的地方。明天下雨,两位可以敲门进来避雨。”

    “嗯,谢谢。”果然是修道之人,心地真是善良。

    “不必客气。”那两个道人下山去了。

    天黑下来了,御蒙将我之前挂上去的祈福带拿下来,让我重新挂。

    我重新挂了,还是什么异样都没有。

    “你祈福了吗?”御蒙又问我。

    我:“……”

    我张口无言,我能说我刚刚想的又是能把祈福带挂上去就好了吗?

    御蒙见我张嘴不说话,就知道我是祈了什么福,气恼道:“你除了会胡说八道,还会做什么?”

    太过分了,御蒙伤了我两个自尊,一个是我胡说八道,一个是我除了会胡说八道,其他的都不会。

    我胡说八道,还不都是他逼的。

    自从遇到他后,我简直就像是开启了自己的新人生一样:谎话张口就来。

    想到这里,我忽然知道为什么我会觉得看着那四人的背影有些熟悉了。

    之前在莫家村,御蒙让我把那些找我大娘看病的人赶走,我就是说谎把那一对婆媳给忽悠走的。

    除了时间、地点、人物不一样,其他的简直一模一样。

    御蒙身为仙人,赶人对他来说轻而易举,可是他却从来不做,偏偏让我做,到头来还说我胡说八道,还说我除了胡说八道,不会别的了。

    我真的感到很气,很憋屈。

    可这些憋屈,我又不敢说出来,还得顺着他的意说:“要不你再把祈福带拿下来,我重新挂。我这次肯定会祈福。”

    “哼!”御蒙冷哼一声,“祈福讲究的是心诚则灵,得是心心念念的祈求,刻意的祈求不灵。”

    这祈福还有这么多门道呢?我竟然不知道。

    我想了想,道:“那我从现在开始念,可以吗?等会再挂祈福带。”

    我就念希望罗依依和田大豪生活幸福美满,多子多财,恩爱到白头吧。

    我挖了罗依依的娘-的坟,心里始终愧疚,总想弥补她点什么,却又因我自己的原因,暂时做不到弥补,就先这样弥补吧。

    御蒙没说话,应该是同意我的建议了。

    我们又陷入了安静的等待,只是我在心里不停的念着对罗依依的祈福。

    不知等了多久,忽然听到路上有人说话,是之前和我说话的那个道人。

    只听那道人语气带着责怪,又带着宠溺的说道:“你说你,来也不早点来,这黑天半夜的才来,也不怕路上遇到坏人了。”

    “怕什么?遇到坏人更好,叫他知道我君山混世魔王的厉害。”竟是祝晓枝的声音。

    祝晓枝她还没回去?

    知道是祝晓枝后,我就朝御蒙看了看。

    但是天已经黑透了,我们又站在梧桐树下,月光、星光照不过来,我看不到御蒙的眼睛是什么样的,只模糊的看到御蒙转头看着路口方向。

    我也看着路口方向。

    不一会儿,就看到祝晓枝和那两个道人上来了。

    “这灵树比我上次来……”祝晓枝往我们这边看来,应该是专门看梧桐树的。

    没想到看到了我和御蒙,祝晓枝就愣住了,嘴里的话也就停了下来。

    “怎么了?”另一个道人开口问道。

    祝晓枝小声说了一句:“真是冤家路窄。”

    她说的是比刚才的声音小了很多,但是却能够被我御蒙听到。

    “是你的仇人?”那两个道人齐声说道,声音明显比之前多了几分肃杀。

    祝晓枝道:“不是仇人。不过既然遇到了,还是过去说说话。”

    一边说着,祝晓枝一边朝我和御蒙走来。

    那两个道人以保护的姿态,走在她前面多一点的位置。

    我看祝晓枝还过来了,心里很着急,想叫她别过来,但是我又不敢开口说,怕我说了,御蒙会以为我和祝晓枝感情好呢,以后拿祝晓枝威胁我。

    祝晓枝走进梧桐树的阴影的边缘,就停住了脚,对我们道:“首先,我说明一下,我不是妄想接近你们的。我以为你们下山了,我才来的。”

    “那你怎么还不滚?”御蒙冷声问道。

    听到御蒙这话,祝晓枝没生气,她旁边的两位道人十分生气,想要训斥御蒙,但被祝晓枝阻止了。

    祝晓枝摆手道:“师兄,这是我和他们的事,让我和他们说。”

    那两个道人没有训斥成功,对御蒙警告一番:“你说话注意一些。”

    “你别急着让我滚,一会儿你还得感激我呢。”祝晓枝看着御蒙:“我是个修道之人,修的是正义正气,有件事我不说,我心里过意不去,所以我冒死来告诉你们。”

    “你们是来看那棵小树的吧?但你们看错树了,这不是那棵小树,那棵小树种在白派的院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