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微居 > 其他小说 > 言灵女 > 第73章 很识时务
    御蒙看着梧桐树,没有理我。

    我知道他还没有死心。

    如果是我想找莲花,我想我也不会轻易死心的。

    “再想!”御蒙冷冷的开口。

    我只能继续想,顺着刚才的思路,我想到了修枝、施肥……

    总之,就是我想了很多主意,但是都没有引起小梧桐的反应。

    我想起祝晓枝说这小树还没修出灵性,就道:“祝晓枝说它还没有修出灵气,可能见过莲花,也不知道如何反应。”

    “不如我们先去找别的莲花,等它修出灵气再说,反正它在这里也跑不掉。”

    反正我知道我不想再想主意了,也想不到了。

    御蒙听我这话,朝我看来,眼眸深邃冰冷,像是知道我内心的想法一样。

    我吓的往后退了一步,如实道:“我想不出来了,你也不能硬逼我想。”

    御蒙慢慢收回视线,一言不发,转身走了。

    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就默默的跟在他后面。

    打开院门,我看到祝晓枝和两个人远远的站在走廊那边。

    祝晓枝不愧是修道之人,言而有信,说走就走,也没有偷听。

    看到我们出来了,祝晓枝他们连忙走过来。

    等他们走近了,我看到跟祝晓枝站在一起的两个人,一个是她的七师兄,一个是面容清瘦,精神很好的中年男人。

    快走到时,那中年男人快步走过来,语气恭敬道:“御道长来我这小门派,有失远迎,失敬失敬。”

    “不要叫我道长!”御蒙对道长这个称呼很是排斥。

    那中年男人应该是知道御蒙脾气不好了,也没有生气,道:“失礼失礼。我是白派掌门,道号白启,不知该如何称呼你比较好。”

    “你有什么事?”御蒙语气有些傲慢。

    “……”白启没想到御蒙会问的这么直接,愣了一下,道:“我的确有点事,我有一个道法上的事不明白,想请教……”

    “帮不了你。”御蒙直接拒绝了。

    白启面色僵了僵,随后笑道:“两位还没吃饭吧?我为两位准备了饭菜,不知两位肯不肯赏脸?”

    如果是我的话,我肯定赏脸的,我早就饿了。

    但是御蒙……

    不知御蒙会不会答应,我希望他答应,有些期待的看着他。

    御蒙道:“准备一间房,把饭菜送过来。”

    “你的意思是你们住在一起吗?”白启面露难色,“我们白派的规矩,在白派里,男女不能同住一屋,还请你理解。”

    “那就准备两间房,把饭菜送到她那里就行。”御蒙指着我。

    白启还是面带难色:“可以单独给你准备一间房,但是这位姑娘的话,得委屈她和晓枝一起住了,因为今天人比较多,房间不够住。”

    “不住了,把饭菜送到这里来。”说完,御蒙拉着我就回了后面的院子,留下祝晓枝三人面面相觑。

    不知祝晓枝他们会如何讨论御蒙,但他们还是把饭菜送过来了,还带了桌椅。

    摆好饭菜后,祝晓枝对我道:“莫瑶,房间准备出来了,一会儿吃完饭我带你过去住吧。”

    我还没说话,御蒙就冷冷的下逐客令:“滚!”

    “得,我滚!”祝晓枝知道御蒙的厉害,十分的识时务,转身就走,边走边道:“吃完饭了叫我一声就好,我就在外面不远。”

    我看了看祝晓枝的背影,又看了看御蒙。

    御蒙不悦道:“不吃饭,看我做什么?不想吃,喊她拿走。”

    “吃吃吃,我吃。”我赶紧拿筷子吃饭。

    御蒙没有动筷子,只是把他的小酒拿出来,一边喝,一边看着小梧桐。

    小梧桐像个小姑娘,文文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御蒙看小梧桐,我就偷偷看他,心想他不会在这里等小梧桐修出灵气吧。

    等的话,不知道要等多少年呢。

    我看他现在心情不太好,也不敢说出我的想法,就默默吃饭了。

    吃完饭,我喊祝晓枝来收东西。

    祝晓枝小声问我:“你们来看这小树,是不是怀疑它和莲花有关?”

    祝晓枝是个聪明人,一猜就猜到了。

    但是御蒙说他很讨厌祝晓枝,让我看到她离远点,我不敢回答她的问题,就什么都没说。

    见我不说话,祝晓枝就聪明的没问了。

    祝晓枝只收了碗筷碟子,道:“桌子就放在这了。你们需要被子吗?我这就给你们拿。”

    “滚!”御蒙冷然开口。

    “好,我滚了。”祝晓枝提着碗筷,快速走了。

    祝晓枝刚走,御蒙就看向我:“接着想。”

    “好。”我也反抗不了他,只能接着想,想破头皮也得想。

    我想啊想,想了许久都没有想到一个主意。

    御蒙时不时问我:“还没想出来吗?”

    他的口气越来越不耐。

    我实在想不出来,又不想被他催,就随便编了一个:“它的母亲修出了灵气,它身上应该也有一些灵气,我和它说说话试试?”

    “那你还不快说。”御蒙瞪着我。

    我赶紧站起来,跨过坛子,来到梧桐树边,扶着梧桐树道:“万物皆有灵,小梧桐啊,你应该能听懂我的话吧?只是你不会说而已,你要是听懂了,我可以摇摇叶子。”

    小梧桐害羞的很,没有给我回应。

    我继续道:“小梧桐啊,你还记得你的妈妈吗?它为了生你,耗费了所有的灵气……”

    我巴啦啦和梧桐树说了很多,梧桐树都一动不动,毫无反应。

    晚上这山上也没有风。

    要是有风吹一吹这梧桐树也好啊。

    我蹲在梧桐树下,一个人自言自语,嘴皮子都快说破了。

    两个眼皮子还不停的打架,有好几次我眼睛都闭上了,又忽然清醒。

    “它没有反应啊,也许它……”我正要跟御蒙说,也许这梧桐树和莲花没有关系,但刚说到这里,梧桐树忽然动了起来。

    “哗哗哗……”它的叶子相互轻打着。

    原来是起风了。

    我抬头看了看梧桐树,又扭头看了下风吹来的方向,对御蒙道:“是风吹的。”

    御蒙站在坛子外,忽然抬手,对梧桐树打了一掌。

    只听“咔”的一声,梧桐树裂开了,然后“咚”“咚”两声,梧桐树裂开的两半在我眼前,彼此朝着彼此相反的方向倒在地上。